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6章

    韩玠的伤口是毒箭所致,这药膏里便比寻常的伤药多几分药材,气味儿有些奇怪。

    谢璇挑了药膏轻轻抹在伤口,那里的皮肉颜色依旧有些暗沉,她的手微微颤抖着,轻轻将药膏在伤口周围抹匀。背上的新伤是这回在京城外留的,此外还有两个刀疤,伤口虽已愈合,却显然留下不久——谢璇记得出行前的韩玠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而这次一趟雁鸣关回来,却添了这许多。

    前世就算他常年沙场征战,也不曾如现在这样,一次添三处伤口。

    谢璇咬了咬唇,指腹缓缓摩挲过那一道刀疤,低声道:“这个呢,是怎么回事?”

    “在雁鸣关。”韩玠沉声。她的指腹掠过伤口的时候带着一种麻痒窜到心底里,令他忍不住轻轻握拳,解释道:“庸郡王在那边经营得厉害,除了要对付山匪,还得对付藏着的叛军。”

    所以这一道伤疤,就是在他毫无防备时,被同行的将领偷偷袭击所致吧?

    谢璇抿了抿唇,拿手掌贴在伤疤上,声音里全是心疼,“往后不能再这样冒险了。”

    药膏渐渐被吸收,留下一点不起眼的痕迹,谢璇便按着韩玠的指点包扎,细长的纱带绕过他的肩膀与胸膛,谢璇一圈圈缠过去,每回都是从背后拥抱的姿势。有时候将柔软的胸贴在韩玠背上,韩玠便会稍稍紧绷,显然是在极力克制。

    玩火*?想趁着包扎的时候吃豆腐,自己却耐不住了?谢璇暗笑。

    顽皮心起,故意将身子贴得更紧,指腹滑过他胸前,将纱带缓缓展开,偶尔不经意的拿唇蹭过韩玠耳畔,还要轻轻咬一下。

    谁叫他乱动歪心思!

    韩玠终于发现这一时兴起真的是个错误,她可以游刃有余的逗他,他却还带着伤,平白撩起了内火,却不能肆意驰骋。偏偏谢璇存心折磨他似的,缠个绷带都要撩拨一下,好容易等她缠完了,忍无可忍之下一把将她拽到怀里,俯身便吻了下去。

    带着点恼怒与惩罚,韩玠的吻并不温柔,狠狠的压着她攻城略地。

    谢璇勾在他颈间,寝衣的领口不知是何时敞开的,柔软的蹭过韩玠的胸膛,被他的手趁势而入。火苗渐渐被点燃,韩玠将她压得更低,用力的吸吮间犹觉得不够,翻身将她压在榻上。

    这么一动,背后两处的疼痛还能忍受,腰间的伤口却还未包扎,立时痛得稍稍吸气。

    谢璇也发觉玩过头了,喘息着睁开眼,眸中水色微漾。

    “牵动伤口了?”她扶着床榻坐直身子,寝衣几乎从肩膀滑落,连忙扯起来系好最上头的盘扣,往他腰后一看,那伤口还裸着呢。有些后悔,更多的却是心疼,她咬了咬唇,瞪韩玠:“趴好了,我来上药。”

    韩玠乖觉了许多,沉默着趴在榻上,任由谢璇抹完了药膏再缠上纱带。

    等谢璇收拾了药膏银剪等物,重回到帐内的时候,就见韩玠已然仰躺在榻上,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谢璇觉得奇怪,摸了摸脸蛋,“怎么了?”

    “璇璇。”韩玠的声音有点沙哑,伸出手来,等谢璇坐到榻上时便稍稍一拽,令她伏在胸膛,仰头亲了亲,只是低声道:“璇璇。”唇舌再难分开,他的手掌扣着谢璇的后脑,另一只手揽了她的腰贴过来,紧密的拥抱中,谢璇能明显感受到腰腹的□□。

    她有点担心,挣扎着要离开,韩玠却将她箍得紧紧的,哑声道:“我受伤了。”

    伤者为尊,谢璇下意识的停了动作。韩玠便又困住她,眸光像是饥饿的狼,声音低沉粗哑,“七个月了,我想你,七个月。”长久的思念与方才撩拨后的压抑涌动,像是随时能奔腾而出的洪流,吞噬人残存的理智。他猛然揽过谢璇,继续用力的亲吻。

    这会儿谢璇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却也不觉得重。韩玠身后垫满柔软,就连腰下都有软枕,他也不怕压到伤口,手掌肆无忌惮的在她腰背上游移,用力的压合贴近,像是要把她揉进身体。

    如有烈火一寸寸燃烧过去,*迅速被点燃,粗急凌乱的呼吸里,韩玠忍无可忍似的,一掌挥灭了帐外的烛光,继而将谢璇的寝衣扯下。

    裂帛声在暗夜里分外清晰,刺激着意乱情迷的神经,谢璇的惊呼还未出口,就已被韩玠扶着腰坐起来,发间簪子不知何时脱落,满头青丝散在柔润白腻的肩上,扫过前后的挺翘。

    韩玠借着夜里微暗的月光瞧着满目旖旎,手臂向下一引,期待已久的愉悦夹杂着伤口处的痛楚猛然袭上脑海,如冰火突袭而至,他自喉中吐出压抑依旧的呻.吟。

    谢璇的脸瞬间红透了,腰腹处是他火钳般烫热的手掌,有熟悉的酥麻袭遍全身。

    她躬身寻找韩玠的唇瓣,急切而惶惑的亲吻。

    *

    第二次清晨,谢璇硬撑着起床盥洗,却是怎么都不肯给韩玠换药了。

    韩玠哄了半天也只换得谢璇气呼呼的白眼,末了只能叫太医来换药。那太医这回倒是学乖了,捧着药盘上来跪在榻前,谢璇便带着丫鬟们掩帐出去。

    一层层的纱带解下,外头还不明显,到了里头的时候便隐隐透着血迹。背部的两处也只是斑驳而已,那腰处的伤口却有大片的血痕,渗透数重纱布,显然是伤口崩裂得不轻。那太医也是血气方刚之人,一瞧这情势便知是怎么回事,却只是默不作声的清理伤口后慢慢上药。

    这一回上药很快,太医将东西收拾完了,瞧见韩玠面无表情的阖目养神,犹豫再三还是开口了,“殿下虽然身子强健,毕竟身有重伤,臣会尽心医治,也请殿下保重身体。这伤口若是反复崩裂,愈合得就会更慢。”

    “嗯。”韩玠继续面无表情。

    太医悄悄的擦了把汗。自元靖帝瞧过韩玠之后,他便被召到御前耳提面命,要他务必精心伺候,让信王早日康复,元靖帝一通威胁恐吓之后,太医如今可是提着脑袋来的。他自然万分不喜这位殿下的任性折腾,却又不能太过直言,只好委婉的威胁,“若是伤口过久不愈,怕是会留下后患,还望殿下……殿下……”他把心一横,“克制自抑,安心养伤。”

    韩玠睁开眼睛,冷冷的扫过太医满额头的细汗,“本王自有分寸。”

    ……

    这显然是不遵太医嘱咐了,那太医欲哭无泪,更不敢跟韩玠争执,只好战战兢兢的退了出来。

    外头谢璇又问了几句关于伤势的话,便送太医出去。

    过了两天,韩玠的队伍便抵达京城,两辆马车缓缓行过街市,信王为剿匪而重伤的事情也随之传开。百姓们从去年就听说了那群山匪的厉害,如今韩玠虽负伤而归,却也更显其鞠躬尽瘁、用而无惧,于是信王的声势威名渐渐被传开。

    而朝堂之上,元靖帝显然是有意敲打傅家,寻着由头贬了两位高官,又让婉贵妃在平王妃傅氏那里找了个碴,令她暂在府中思过,不得探视皇孙。就连那位沉寂数年、禁足不出的傅皇后都露了回脸,据说有一日元靖帝念着当日夫妻情分过去看她,傅氏却御前失仪口出怨言,叫元靖帝狠狠斥责了一顿。

    与之强烈对比的,则是韩玠的蒸蒸日上。

    父子间的芥蒂逐渐消解,元靖帝既然决定重用韩玠,那荣宠和赏赐便不要钱似的往信王府上送——在王冠上加封东珠,增加封地和王府卫军的人数,种种金银玉器赏赐下来,连带着老丈人谢缜都沾了光,得了个虚衔赏赐。

    最惹人注目的,便是令韩玠协理兵部,内阁议事时也可先征询信王的意思,再报至御前。

    兵部是皇上心目中仅次于青衣卫的所在,哪怕废太子居于东宫时,也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对兵部伸手,而今元靖帝能让韩玠碰触,可见其荣宠。相较于从前信王的可有可无和徒有其位,如今他可是真正有权有位的王爷,自然引得朝臣纷纷随风而动,探视信王病情的人一波又一波。

    为了这个,韩玠不好再留在明光院里养伤,便搬到外头书房隔壁的院落,也好令几个不能不见的外臣进来探视。外头的事自有长史打理,内眷们可就麻烦了,这些妇人们大多知道信王不惜违抗旨意也不肯纳侧妃,独宠谢璇一人的事情,心里或多或少的对这个十五岁的王妃有所好奇,说话时探来探去,实在费神。

    谢璇最初还愿意应付几个,到了后头索性扔给女官去打理,她也只见几个要紧的而已。

    ——比如谢珺。

    自谢老太爷过世之后,姐妹几个已经有挺久时间没见过面。上回因为老太爷的丧事而各自哀戚,谢珺自幼承老太爷抚养,更是哀痛,如今情绪散了,才能好好坐下来说话。

    十月初的天气已然日渐寒冷,谢珺进屋后解了外头罩着的大氅,瞧着地下两个暖烘烘的炭盆感叹,“这才刚入冬就烧成这样,到了腊月里岂不是要天天坐在炭盆边儿上才行?”

    谢璇请她坐下,道:“是太医说我身底子弱,平常该多保暖,芳洲就记在了心里,没命的往里加炭。这么暖烘烘的烤着,都不想去外头活动了。姐夫已经去外头了?”

    “在王爷那里。”谢珺仿佛漫不经心,瞧着谢璇那窈窕的身量儿,“平白无故的说你身子骨弱,怕是有人催着要孩子了吧?你才多大,就急成这样了?”

    “他倒是不急,只是宫里催得紧。总归好生保养是没错儿的,姐姐——”她笑着睇向谢珺的小腹,“你什么时候再给我添个侄儿呀?”

    “我有融儿就够了。”谢珺微微一笑,举杯喝茶,目光中却有淡漠。

    谢璇暗暗叹了口气。丫鬟们都已被屏至外间,只有姐妹两个说话,倒也无需顾忌,“姐姐你说句实话,是只有融儿就够,还是你已经不想再要孩子了?”就算谢珺平素总是冷情的模样,这大半年里观察着,谢璇也能瞧出她的日渐沉默和疏冷。恐怕许少留纳妾的事情,也给她心头添了不浅的伤疤。

    谢珺抬头看她一眼,抿唇笑了笑。

    “不想再要了。”她低声说。

    谢璇稍稍诧异。以她对姐姐的多年了解,谢珺自幼便是奔着公侯府中当家主母去的,当初诞下许融的时候也格外高兴——毕竟要在婆家站稳脚跟,打理家务只是其次,子嗣却是头等要紧的事情。许融快要三岁了,谢珺这个时候,正是要第二个孩子的好时机。

    “姐姐。”她握住谢珺的手,一时说不出话来。

    谢珺却是冲她一笑,忽然道:“我记得你把从前的那两个香铺改成了成衣坊,如今似乎做得不错?霞衣坊的名头如今在京城里也是叫得响的,你现在觉得高兴么?”

    “高兴啊。”谢璇毫不迟疑,“那时候我听了姐姐的劝,才下了这等决心。如今虽然要多费一份神思,却也添了不少乐趣。这两年霞衣坊里的光景越来越好,先前我还想着,如果姐姐得空,或许也能跟我一起做这个,回头多个进项,于你也是有益的。”

    谢珺点了点头,缓缓道:“我最近一直在想,我留在许家是为了什么。”

    她的声音冷静而低沉,叫谢璇心里突的一跳,就听谢珺续道:“当年老太爷教导我要当家主事,不止要学人情往来和管制下人,也要读史明事,好将家中人收得服服帖帖。所幸许家老夫人为人开明,这几年里我掌着家事,也渐渐的顺手起来,只是近来忽然觉得索然无味。”

    “索然无味?”

    “璇璇,你跟信王殿下相处的时候,他会跟你说外头的事么?”

    对着亲姐姐,谢璇并无太多隐瞒,“除非极要紧的事情他不会透露,其他事上并无隐瞒,有时候还会指点我朝堂形势,好叫我在待人接物时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姐姐问这个做什么?”

    谢璇笑着摇了摇头,“就是白问一句罢了。信王殿下待你很好,这出乎我的意料。其实在庆国公府待久了,每日里除了伺候婆母、往来人情之外,我能做的事情又有多少?他虽在朝堂上有进益,许多事却不能同我说,而我,忽然觉得自己渐渐的就成了管家婆。”

    她的语气有些低落,谢璇也能大致体会她的心情,握着谢珺的手,坐得离她近了些。

    谢珺扭头看着谢璇,十五岁的妹妹虽然是盛装的王妃,却还是和从前一样,喜欢依偎在她怀里。她笑着拍拍谢璇的肩膀,将目光挪向窗外,“我总在想,这么多年的准备,我难道就只是为了守住庆国公府当家少夫人这个位子?我活在这世上,难道就是为了庆国公府后宅这方寸之地?”

    ——如果他和许少留感情融洽,如果许少留值得她托付,那么为他打理内宅、守住属于他们的家业,或许是值得的。而如今夫妻感情日渐淡薄,不可避免的走回最初的相敬如宾,谢珺纵然依旧在内宅得心应手,纵然依旧能跟许少留相处,却忽然觉得这一切都了无意义。

    未出阁的时候,她觉得这大概就是女人出嫁后的全部。

    与许少留两厢情浓的时候,她也觉得这就是理所应当。

    直到许少留纳了妾室,原先温暖飘荡起来的心思冷落之下回到地面,她才恍然发觉,或许曾经的那些想法,未必完全正确。她连许少留都不想守了,守着许家的内宅又有什么用?

    谢珺收回目光,同谢璇认真道:“璇璇,我也想做些事情。”

    与许少留无关,只属于她自己,值得花费精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