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30章

    来请脉的岳太医是个老手,在太医院里呆了一辈子,伺候着宫里那么多女人的身子,诊断身孕的时候向来万无一失。他已近六十的高龄,须发皆是花白,谨慎的诊了三遍,才退到榻边,朝韩玠行礼道:“恭喜殿下,王妃身子康健无虞,瞧这脉象,是有喜了。”

    “有喜了?”韩玠才从宫里出来,有些疲倦的靠在椅上,闻言精神一震,下意识的看向谢璇。

    谢璇坐在帘帐之内,只依约可见曼妙的身段。

    “岳太医说的是真?”她的声音里全是惊喜,似是不可置信。

    岳太医已经将谢璇的身子照顾了两年,于其脉象变化算是了若指掌,闻言一笑,拱手道:“老臣可不敢拿这等大事来消遣。王妃去年调养得当,殿下又正值壮年,这一胎脉象稳妥,请殿下放心。”

    说得韩玠也是喜上眉梢,立时叫人来谢赏了岳太医,好生送他出去。

    待得屋门一关,他健步返回,堪堪将正打算下榻的谢璇抱了个满怀。

    虽说腹中已经有了个孩子,此时她的身体却与往常无异,既不见孕吐不适,也不见双颊苍白,被韩玠抱在怀里,忍不住也笑了起来。明光院的丫鬟们都知道韩玠和谢璇的习惯,无事的时候大多会退出屋外伺候,此时里头只有两个人,韩玠激动之下,竟自抱着谢璇转了两圈,随手让她坐在桌上,捧着她的脸,悦然道:“璇璇,我好高兴!”

    “我也是。”谢璇笑过之后,眼中却泛出了泪花。

    她凑过去在韩玠脸上亲了一下,将脑袋靠在韩玠肩上,双手环绕在他腰间,心里情绪翻涌着不知如何表述,只顾用力的抱着。

    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也曾有太医站在她的榻前说,“少夫人有了身孕,只是愁思稍结,怕会影响胎儿,还请少夫人多看喜乐之事,安心养胎。”那时候她只是靖宁侯府的少夫人,请不到岳太医这样的老手,年轻的太医行了个礼,由韩夫人陪着去隔壁开安胎的方子。

    那时候她是什么心情呢?

    谢璇已经记不太清了。依稀记得是很高兴的,就连看韩夫人那张脸的时候都顺眼了很多,等韩夫人一走,就跑到窗边的书案跟前,开始给韩玠写信。那封信的内容谢璇竟然还能记得大概,她先不急着说这件大事,而是耐着性子说了些琐碎的日常小事,到最后的时候才抛出这个大喜讯。

    玉玠哥哥看到的时候,一定也是同样高兴吧?

    那时候她总爱坐在床边,想象韩玠收到信时的样子。

    他果然很快就回信,喜悦之心溢于言辞。沙场上征战的将领,对于内宅妇人的事知之甚少,只会叮嘱她一些皮毛——怀了孕要安心养胎,不能贪吃凉的食物,不能碰冷水,不能乱跑乱跳,说他专程给韩夫人也写了书信,让她帮着照顾胎儿。

    随后便有了越来越多的书信来往。

    有时候韩玠军务繁忙,家书上也就草草几句,却能叫谢璇高兴上好半天。

    两个人隔了千里的距离讨论孩子的名字,议来议去,觉得若是生个男孩儿就叫他韩昭,取其光明之意,若是个女孩儿就叫她韩妱,如有姝丽之形。

    无数个独守空闺的夜里,她抚着小腹叫孩子的名字,念书或是弹琴给他听,还会讲韩玠在书信中提到的趣事。她曾怀抱了那样多的期盼,慢慢的看小腹由平坦至微微隆起,再到腰腹渐渐圆润,走路时还得扶着腰臀。她熬过了怀孕时的诸多不适,吃完饭就呕吐,就连喝水都觉得难受,熬得脸色都白了。及至身子渐显,好几斤沉的孩子藏在腹中,睡觉时连身子都不敢翻,早晨醒来,浑身都是酸痛的。

    可那些全都像是掺了糖,谢璇纵然苦累,却甘之如饴。

    因为那是她和玉玠哥哥的孩子。

    她就那样等着盼着,就等胎满十月,韩玠归来,一起迎接孩子的诞生。

    然而她到底没有等到,那一场寒凉的秋雨,那些往来抄家的带甲士兵,曾噩梦般在她初初重生时缠绕了许久。

    如今,她终于又迎来了属于她和韩玠的孩子。

    谢璇只觉得眼眶里忍不住的湿润潮热,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到了腮边,渗入韩玠的衣衫。她抱住了韩玠的脖颈,黑白分明的眸子雾气蒙蒙的看着他,嘴角却是翘着的。有一种熟悉的温暖盈满胸间,阻挡住了所有的话语。

    “璇璇。”韩玠像是知道谢璇的心意,俯身含住她的唇瓣,抚慰似的。

    “璇璇。”他低声重复的叫着,手臂轻舒,将她整个人圈进怀里。

    “我们的孩子,终于回来了。”他说。

    像是曾经的破裂一点点被寻回,按着旧时的模样拼凑着,虽然依旧有疮孔,却依稀有了旧时的团圆模样。这已经难能可贵了,前世今生数十年的时光,他所求的无非是家国安宁,妻儿伴身罢了。

    韩玠的心绪也在乱窜,温厚的手掌熨帖的抚过谢璇的背心,在她耳边低声道:“咱们的孩子,还是叫昭儿好不好?”仿佛这样,就能够略过前世的残破、今生的寻索,能够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接续从前的美好似的。

    “嗯!”谢璇点头,柔顺的发丝擦过韩玠的脸颊,带起难言的温柔。

    她伏在韩玠的胸前,道:“想要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咱们的孩子,我都喜欢。”

    “我倒希望是女孩儿。”谢璇仰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眸中已然有了笑意,“这样她才能够安安稳稳,不必因为思安而收敛什么。”——毕竟元靖帝有意让韩玠做摄政王,老皇帝的心思摇摆难猜,若是个女儿,他只会欢喜,若是个男孩儿,不定他会想到什么地方去,徒生是非。

    韩玠便微笑,“好,那就女儿。”

    女儿一定会像她这么漂亮可人,光是看一眼就叫人疼爱。他还记得谢璇小时候的样子,穿着一身鹅黄鲜嫩的衣裳,有些怯生生的站在屏风后看着他,小小的手扒在紫檀架子上,那一双眼睛跟柔弱的小鹿似的,嵌在漂亮的脸蛋儿上,叫人念念不忘。

    他记得谢璇从小到大所有的样子,从稚嫩乖巧的女童,到窈窕多姿的少女。

    她的一颦一笑,都印在他的心上,珍而重之的藏着。

    若是个女儿,他便好好的养着她,将她捧在手心里,绝不叫她受半点委屈。仿佛那样,便能弥补谢璇幼时的破碎,弥补他未能陪伴的那段时光。

    他爱她,想看着她从小到大,看着她笑生双靥,圆满欢悦,多少遍都不够。

    韩玠满心里全是温柔,抛却了朝堂天下的所有愁思,此时心里眼里只有谢璇,小心翼翼的拥抱着,认真的亲吻。

    *

    信王妃有孕的消息很快就报到了宫廷里,不止婉贵妃和惠妃高兴,就连元靖帝都在重病中寻回了些康健的气色,在内侍的搀扶下,到宫殿外头转了一圈儿,沐浴着和暖的阳光瞧宫廷里的春景。

    随即,南平长公主带着大公主和五公主前来探视,随后是几位王妃,待得这一波过去,恒国公府的隋氏便带了谢澹过来,连同谢珺、谢玖和久未露面的谢珮凑在一处,在信王府聚了个齐全。

    恰好这一日韩采衣也在信王府里,一群人聚在一处说说笑笑,喜气盈盈。

    谢玖的孩子是去年冬天生的,才出了月子没两个月,此时便趁着新鲜热乎将些养胎的经验告诉谢璇。说着说着,谢珺便也凑趣,一屋子女人说得高高兴兴,末了不知怎么的将话题转到了谢珺身上。

    “融儿现在也不小了,珺儿不打算再生一个么?”隋氏瞧着谢珺的腰腹,语重心长的模样,“你现在正是身子好的时候,趁着年轻凑全了儿女,便省事了。不然等年纪大些,到底格外辛苦。”

    谢珺知道隋氏的心意,是为她打算的,只是不好说许少留的事情,便微微一笑,“看来回去也得好生调养身子了。”随即将话题带到谢珮身上,打趣道:“如今三妹妹和六妹妹都有了,只等着四妹妹。我听说四妹妹跟着妹夫沉心故纸堆中,连吃饭都能忘记。你呀,可别只瞧见书,忘了孩子。”

    谢珮与夫君感情和睦,姐妹们都是知道的,谢珮脸上一红,不知如何对答,一眼瞧见韩采衣,便拉过来挡着,“可别急着说我,姐姐们快劝劝县主。”

    韩采衣很无辜,“我不着急,反正王妃生了孩子,我能混个姨姨当,足够了。”

    一句话惹得谢璇笑出声来,“什么姨姨,该当姑姑。”

    “都一样都一样。”韩采衣满不在乎。去年往南边儿走了一遭,虽然收效甚微,到底是有进展。她还谋划着今年怎么说服韩夫人,再往南边儿去一趟呢。有山有水,有文雅俊秀的青年,真真是魂牵梦萦起来。

    几个人团团说得热闹,外头说高阳郡主来了,便又忙迎入。

    亲眷一过,再往后便是一些朝臣命妇的拜访,闹哄哄的过了五六天,雁鸣关外却有一道奏报炸雷般飞入京城,立时扰乱这喜庆的氛围——

    铁勒的南苑王举三万精兵南下,已经到了雁鸣关外。

    消息是二月十五日报来的,朝堂上下皆为之色变。韩玠此前已在雁鸣关外布防,立时召集首辅卫忠敏及兵部尚书、户部尚书等人入宫商议,元靖帝在听说消息的时候已经惊得晕厥了过去,几个人无奈,只好先草拟了方案,等元靖帝清醒后报上去。

    元靖帝昏迷了大半天后醒来,眼神还有些空茫。

    自去年冬天那一场大病之后,他就愈发显得苍老了,满头银发衬着脸上深深的褶子,尽是老态。他茫然将御榻前的韩玠等人看了半天,才想起方才发生了什么。立时有怒气涌上心头,他躺在御榻上咳嗽了好半天,才喘着气道:“逆子,逆子!”

    韩玠同卫忠敏及兵部、户部两位尚书跪在地上,不敢则声。

    好半天,元靖帝才道:“朕已在雁鸣关外加了防守兵力,传令下去,务要守住雁鸣关,射杀那逆子!”——就算奏报中并未提及越王的事情,然而有先前越王与南苑王相与的消息在,且越王原本就有谋逆之心,此时的元靖帝确信无疑,越王那逆子必定是贼心不死,引外寇入侵,想要瓜分江山。

    这是何等的狼子野心!

    当年就该让他死在铁勒,或是永远在铁勒为质,不该有半点歉疚!

    或者早点听了韩玠的建议,在太极殿之事后就斩了这黑心黑肝的东西!

    老皇帝急怒之下又是一阵喘息,待太医扶着他靠在明黄枕上的时候才稍稍好转。

    底下卫忠敏不敢则声,韩玠便缓缓道:“父皇息怒,儿臣已与几位大人商议,草拟了御敌之策。”遂将方案说了。这个头一开,卫忠敏和两位尚书大人便各献其言。元靖帝又召了两个在京中赋闲的武将来议事,随后叫人备好钱粮,要调附近的兵马赶去增援雁鸣关。

    晚间韩玠回到明光院的时候,满脸疲色。

    谢璇也听说了这消息,熬了补身子的汤备着,也不必芳洲等人伺候,自己上前将韩玠的披风解了搭在衣架上,才问道:“外面怎样了?”

    “父皇增派兵力驰援雁鸣关,只是不知道能有多大用处。”韩玠在桌边坐下,眉头依旧紧紧拧着,“这两个月时间仓促,雁鸣关外虽增了兵力,内贼却未除尽。若单论防守,以目下的兵力,倒也不惧铁勒,只要那边能撑住这几天,待增援大军一到,便可退敌。”

    这话有个假设,便是单论防守。

    谢璇也是蹙眉,“雁鸣关外,难道还有未清的余孽?”她并不知道前世越王登基后韩遂父子被杀的事情,只是从前越王以魏忠来构陷废太子时,才知道雁鸣关守军中已有虫蚁侵蚀。

    韩玠点头道:“上回征缴廊西的时候,我已将查出来的人清理干净。可毕竟山高皇帝远,那边的守将与我又没有半点来往,这两年里是否还有人在作祟,都不得而知。越王能无声无息的逃到铁勒去,那里还能是铁板一块?”

    这样说来,情势确实令人忧心。

    谢璇对军政之事委实不懂,只能为韩玠揉着双鬓,帮他舒缓疲劳。

    良久,才听韩玠叹道:“若非父皇病重,我倒想自己去趟雁鸣关。”

    “韩老将军那里呢,皇上还是不肯用他?”

    “父皇很信任雁鸣关的守将刘铭,且钱粮和援军都派了过去,自信能守住雁鸣关。”他随手将谢璇捞进怀里,依旧蹙眉沉思——自唐樽之后,雁鸣关的守卫日渐牢固,北边的军队虽然悍勇能战,关内却是升平日久,军情堪忧。且雁鸣关先是唐樽立威,后由韩家镇守,那刘铭上任没多久,中间跟铁勒也没有过太大的冲突,论起熟知敌情,委实不如韩遂父子。

    韩玠前世随父镇守雁鸣关,看武将才干时极少走眼,那刘铭虽称熟读兵法,却少临战的经验,口中能将种种战法讲得天花乱坠,真个用起来……实在是令人头疼!

    如今也只求雁鸣关的将士们能协力抗敌,扛住铁勒的迅猛攻击,等到援军。

    千里之外战火燃起,朝堂之上却还是只能唇舌论战。

    韩玠无暇理会那些腐儒。铁勒人有多凶悍,朝堂上下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一旦他们踏破了雁鸣关,这千里平原便会袒露在其铁蹄之下,承平日久的江山若稍有动摇,东边、南边的邻国若趁机发难,情势将更加危急!抗敌的事情一件件安排下去,另一边,许少留负责打探的消息,也终于到了韩玠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