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32章

    韩玠解释完了,也似有些出神,目光习惯性的扫向墙壁上的地形图。自年初至今,短短的两三个月时间,韩玠却消瘦了不少,最劳累的那几天里,眼底一直有淡淡的乌青。他本是习武之人,身子格外健壮,元靖帝的丧礼过后那乌青虽消去,脸上的憔悴却还在。

    谢璇瞧着他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庞,十分心疼,“你不能下令给韩将军实权么?”

    “先帝当初防的就是这个,如今他才驾崩,我就反其道而行?”韩玠摇头,“何况将在外,军令有几分分量,因人而异。倒不如我亲往战场,既能鼓舞士气,还能就近调度,速战速决。”

    ——以这些天的战报来看,雁鸣关会失守、南苑王会连克两城,不止是因铁勒人善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刘铭的自傲与盲目。他熟读兵法、天资聪颖是真,没有多少临战经验也是真,刘铭自己却只知长处、忽视短处,不肯听从驰援将领的建议,一则将领不和,再则用兵有失,才会屡屡退败。若非韩玠亲自过去镇着,单凭一份军令,又如何压得住刘铭?

    谢璇想了片刻,也知如今情势紧急。铁勒的曹太后愿意出兵,那是极好的机会,若不趁此速战速决,久之贻误战机,还真不能保证东南边境安稳。她将头伏在韩玠胸口,道:“既然如此,那就去吧。”

    外头响起轻轻的扣门声,应当是芳洲按她的嘱咐悄悄送了鸡汤来。虽说先帝驾崩的一个月内按礼要持素,可韩玠这般劳累,没日没夜的忙碌着,陀螺似的在宫内外转来转去,要真连着吃素,又怎能撑得下去?

    谢璇这儿虽不敢偷着开荤,却怕韩玠有失,便悄悄命木叶做了一碗进补的鸡汤送来。

    其实偌大的京城,哪能真的做到人人持素,只消先帝进了陵寝,偶尔见点荤腥也无伤大雅。韩玠将一碗汤喝得干干净净,随手撂下汤碗,“这里头加了药材?”

    “怕你太累,加了几样进补的。”谢璇的手指落在他眉心,“瞧你这眉头皱得,都快成老头子了。”

    韩玠笑了一笑,“一树梨花压海棠,似乎也不错。”

    “居然还有心情说笑!”谢璇就势将指尖挪到他鬓边揉着,既然韩玠出征势在必行,留恋无济于事,最要紧的还是后面的安排,“等你出了京城,这里的种种事情,都有安排么?”

    “朝堂上的事情交给卫忠敏尽可放心,后宫之中有太皇太妃在,青衣卫里有高诚在,只要傅太后拉拢不到禁军统领,便难有什么作为。只是有一件——”他忽然想起件要紧的事情,“先帝驾崩发丧之后,晋王得知消息,想要回京。我已安排了人接应,关于过去的这几年,到时候他自会有解释,你只当做不知道即可。”

    谢璇诧异,“晋王要回来了?”

    “先帝已经驾崩,皇上登基后由我摄政,这是先帝临终前亲口跟众臣说的。他如今回来,不必再面对从前的尴尬处境,倒是能跟他的母妃团聚。”韩玠见她每回都对晋王之事格外上心,忍不住还是泼了点醋,“怎么,许久没见,有点期待了?”

    成婚至今,两人感情一直十分融洽,韩玠未有过什么醋意,谢璇便也没什么提防,下意识就道:“年他离开时还是个少年,如今四五年时间过去,能够侥幸留得性命,当然……”一抬头瞧见韩玠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后面的话就咽住了。

    “当然什么?”韩玠圈紧了她的腰,不肯放过。

    谢璇赌气,“当然有点期待!”

    韩玠一挑眉,显然有点不满意,回身在书架的小抽屉里一拉,里面藏着他曾经送给谢璇的那个装满了红豆的乳白瓷瓶,往谢璇跟前晃了晃,“这辈子你只能收这个,旁的不许看,也不许期待。”心意动处,将谢璇打横抱在怀里,大步进了内室。

    谢璇勾了勾唇角,没做声。

    韩玠半晌没听到她的回答,低头时就见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瞧着他,隐约一丝狡黠。她打趣似的睇他,“至于么?”

    “至于。”韩玠将她放在榻上,很认真的吻她。

    谢璇有身孕,且月数还小,韩玠不能放肆,却还有旁的办法来厮磨她。亲吻的间隙里,谢璇想起他还没说什么时候走,便低声儿的问,“什么时候出征?”

    “明天。”韩玠侧头细细品尝,“归期未定,所以这回要多亲,带着慢慢回味。”

    这是什么话,谢璇的脸愈发红透,好半天才断续道:“我等你……回来。”

    *

    韩玠是次日清晨天蒙蒙亮时离开的,彼时谢璇还在熟睡。待她一梦醒来,外头早已大亮,叫来芳洲一问,才知道韩玠已经走了。

    她也不急着起身洗漱,只是抱着被子怔怔的坐着。

    昨夜的温存依偎依旧清晰的印刻在脑海里,比之更清晰的,是那已经许久未曾出现的梦——梦里她还是靖宁侯府的少夫人,站在城楼上送韩玠出去,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官道上,她却仿佛能飞过去似的,跟着他一路向北,竟看到了雁鸣关外的那方天地。真的像韩玠所说的那样,荒凉又广袤,梦里万象变幻,仿佛能看到高飞的雄鹰,看到带甲操练的士兵,她在梦里跟着韩玠骑马疾驰,他将她拥在怀里,颠簸的风景中,就连掠面而过的凉风都是真实的。

    甚至他的体温,也是熟悉的温热,她贪恋的依偎,却发觉那暖热渐渐低了。

    转过头时就见韩玠浑身是血,伤口处的甲衣都已破碎,一支箭自他后背穿心而过,将乌沉带血的铁器翘在她面前。周围像是有很多的士兵围着,她手里不知哪里来的剑,也跟着韩玠四处乱砍,眼睛里似乎只有血雾,她看到韩玠拼尽力气之后坠落马下,被周围士兵的长矛刺穿。

    谢璇嘶声的哭着,却没有声音,她想跑到韩玠身边去,却总都没法触及。

    疲惫而痛心的梦,像是揪走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直至此时怔怔的坐在榻上,谢璇犹自觉得后怕。梦境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只有梦里的情绪是真切的,她悄悄的握紧了锦被,安慰自己这只是个梦。

    狂跳的心渐渐稳了下来,谢璇洗漱后匆匆用了早饭,往皇宫赶去。

    韩玠出征时挑了几位将士随行,要先入宫拜见皇上,再由首辅率众臣在皇宫外相送。

    谢璇赶过去的时候队伍已经走了,百官都散尽,只有卫忠敏缓缓的往宫里走——内阁的衙署在宫城里面,这段日子他几乎是跟韩玠一样,每日忙到深夜,就差卷铺盖住在衙署。谢璇将马车停在护城河边上,两侧的杨柳已然抽了细长的枝叶,轻盈的掠过水面。心里只觉得空洞洞的,很不踏实。

    回到明光院的时候,谢璇的面色依旧很不好看,紧抿着唇坐在窗边不发一语。

    芳洲有些担心,挪步上前跪在地上,十分的愧疚,“奴婢该死,王爷出门前吩咐不许打搅王妃,奴婢才没敢惊扰。没想到竟累得王妃误了时辰,请王妃降罪。”她深深的跪拜下去,目光还落在谢璇脸上,满是担忧。

    好半天没等到回答,芳洲瞧着自家王妃那紧紧捏着衣袖的手,还是劝道:“王妃如今怀着身子,万不可自苦。奴婢若有不是,王妃尽管责罚……”

    “不怪你。”谢璇忽然开口了,手指悄悄的松开,低声道:“只是想起些从前的事情,有点出神而已。吩咐人晌午时做得清淡些,我要歇午觉,外面的事还是跟上次一样,你出去给齐忠传话,后晌我要见他。”

    扭头见芳洲满面担忧,谢璇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走吧,陪我去后院走走。”

    朝政上的事就连傅太后都不能插手,她更是无从置喙。如今最要紧的便是养好胎儿,将这后宅安定了,也给韩玠免去后顾之忧。这一圈儿走得有点累,回来后用完饭再消消食,午觉竟睡得格外沉。后晌去书房见了齐忠,叫他加紧王府戍卫,又将王府长史宣来吩咐了府内外的事情,待得说罢,已经是黄昏了。

    这一夜依旧寝不安枕,如是连着两天,就连每日来请安的岳太医都急了,“王妃近日忧思颇重,于胎儿很不好!”他是个老人家,须发都快花白了,虽是臣下,因韩玠待他格外礼重,渐渐的也愿意做些“犯言直谏”的事情,板着个脸劝道:“信王殿下才出了城,吩咐老成每五日便将王妃的脉案给他送过去,老臣若将这样的脉案送过去,岂非惹殿下担忧?”

    谢璇有点不好意思,“只是这几日寝不安枕罢了,太医能否开个安神的药?”

    “王妃怀有身孕,用药总得十分谨慎,与其以药物安神,不如王妃多出去走走,郁气散了,不去忧虑别事,自然睡得安稳。”岳太医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还请王妃听老臣一言!”

    “多谢岳太医。”谢璇隔着帘帐也能察觉老太医的焦急,便道:“我会想法子排解。”

    其实要排解,也无非就那么几样,看书听曲赏风景而已。

    谢璇近来为梦境困扰,自己也觉得该想法子透透气,不能再囿于过往。

    看书费神,并非首选,听曲儿上谢璇并没有太浓厚的兴致,而且如今还是国丧之内,谁有那个胆子去碰丝竹管弦?况谢璇还是王妃,先帝仅有的两个儿媳妇之一,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往郊外去赏风景,想来想去,索性派人去给谢珺递了个话,邀她同去温百草那里。

    温百草的住处离信王府很近,只是自打高诚与她成亲之后,韩玠为了在元靖帝跟前避嫌,明着的来往少了许多。如今先帝驾崩,霞衣坊里的生意也冷清了许多,趁着这个空当,谢璇打算好生跟谢珺、温百草而已商议往后的事情。

    谢珺来得很快,一袭云雾烟罗衫下是柔绢曳地长裙,满头乌发以素净的银钗玉簪点缀,比之从前的打扮少了华丽贵气,却添了恬淡的意思。她的气色很不错,手边还带着许融,母子俩进了院子,许融见着谢璇的时候,远远就招呼,“姨姨!”

    “融儿也来啦?”谢璇有点意外,坐在藤椅之间招手,“过来。”

    四岁的许融蹬蹬蹬就跑上前来,好奇的盯着谢璇的小腹,“娘亲说姨姨肚子里有小弟弟了,是真的吗?”他这儿童言无忌,后头谢珺上来同谢璇见礼,嗔道:“见了王妃先行礼,又忘了?”

    许融果然想起来,退身往后就行礼。

    谢璇想要阻止时,谢珺已然道:“你就让他乖乖行礼,如今正是养习惯的时候,不可松懈的。”她的目光落在谢璇脸上,能瞧见眉目间的郁郁,略微觉得吃惊,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近来总是睡得不好,所以出来走走。”谢璇并未隐瞒,拉着谢珺坐在身边,往屋里指了指,“温姐姐还在里面描今年要用到的花样,不叫人打搅。姐姐答应我的可别忘了,这个铺子还指着你呢。”

    “忘不了。这一个月里忙了些,他去了铁勒还未回来,所以事情多抽不开手,等他回来我就有精力了。还别说,从前没接触过生意,如今才知道,这里头门道不少,也挺有意思。”谢珺微微一笑,凑在谢璇耳边低声道:“只是还不敢叫我们府上的老夫人知道。先前我稍微提了这个意思,她从不跟我发脾气的人,那天却撩了脸子。”

    “许老夫人出身名门,怕是瞧不上谋蝇头微利的事情。”

    “可这蝇头微利却是不必可少的。你瞧如今北边打仗,户部为了筹钱粮,眉毛都要烧着了。前儿见着阿玖,她还说卫远道整日的在衙署里忙碌,都恨不得把一块银子掰成两块儿来使。我管着府里家事的时候,各项开销账目都从我那儿过,才知道这家宅之大,外头尊贵荣宠,若是没有足够的银钱,许多事也还是会捉襟见肘。”

    谢璇忍俊不禁,“姐姐这儿倒是感触不少。先前我也跟澹儿提过这个意思,他也觉得很好。”

    “说起来,我已许久没见澹儿,他在国子监里还顺遂?”

    “春试推了一年,他也无可奈何,刚袭了爵位,府里还有一堆事情呢,去国子监的次数倒是少了。”

    两人说话之间,温百草已经描完了花样,带着个花样册子出来。

    她和高诚去年成婚,腊月里诊出了身孕,如今已有六个多月,身子渐显,行动却依旧爽利。也不用人扶,捧着肚子稳稳当当的下了石阶,同谢珺见礼过,便说起今年要用的花样来——她过两个月就要备产,等生下孩子的半年里高诚必定也不许他费神,是以及早准备,这段时间可也费了不少心思。

    三个人都想做好衣坊,一直商议到黄昏时才罢。

    待辞了温百草出门,谢珺便道:“信王殿下这一出门,你这脸色就差起来了。养胎可不是这么养的,明儿我打算去看几处宅院,不若劳烦王妃跟我走一遭?多走动走动,精神头自然就有了。”

    谢璇当然乐意,只是觉得诧异,“姐姐要买宅院了?”

    “嗯。”谢珺牵着许融,微微一笑,“打算给自己置办一处宅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