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34章

    出了乾元殿之后,谢璇并未立即回去。玉太皇太妃带着晋王回了自己宫中,剩下的女眷各自归去,婉太皇太妃便拉着谢璇的手,问她些孕中的事情——

    元靖帝驾崩后留下了众多后宫佳丽,除了三位贵妃和生育有皇子公主的宁妃、惠妃之外,其余妃嫔或是移居别宫,或是干脆被打发出宫给先帝守陵,整个后宫瞬间冷清了许多。

    隆庆小皇帝当然没什么妃嫔,平王留下的女眷们,傅氏自然成了太后,拣顺眼的两个封了太妃,余下的位份都不高。宫室空出来许多,皇上当初养在元靖帝身边的时候也喜欢粘着婉贵妃,且傅太后一时半会儿动不了这位先帝的宠妃,是以婉太皇太妃也没挪,依旧住在坤德宫里。

    只是宫里才经了丧事,虽说新帝应有新气象,坤德宫中毕竟比从前素净了许多。

    谢璇跟着婉太皇太妃入了殿中,瞧着里头不少陈设都被撤去,不免讶异,“太皇太妃这是?”

    “这称呼听着老气,你还是叫我姑姑。”婉太皇太妃论辈分是当今圣上的祖母了,而谢绨却只有三十五岁,宫里的上等脂粉保养着,正是丰腴多姿的时候,却已然独居深宫。谢绨每回听着这称呼都觉得伤感,便抿唇笑了笑,“都是谢家的人,现在先帝没了,我这儿的讲究便不像以前那样多,叫姑姑反而显得亲近。”

    “那就叫姑姑。”谢璇从善如流,目光落在墙边的多宝阁上。

    谢绨便道:“那里头许多东西都是先帝赏赐的,成日家摆着反而叫人伤感,便叫人收在锦盒里了。璇璇——”她牵着谢璇的手走到内间,等宫人奉茶之后便将她们挥退,“今儿太后的意思,你可明白了?”

    “哪能不明白呢?”谢璇哂笑了一下,“从前傅家还得先帝器重的时候,她们就想着夺了咱们的权,没少费心思。如今皇上年幼,咱们王爷摄政,威望也日渐隆盛,还打压着傅家不给出头,太后心里自然不舒服。好容易盼回了另一个皇叔,她自然是想另谋出路了。然而她这也是病急乱投医,晋王当年是为躲避朝堂是非而死遁,难道如今就肯搅进浑水里了?”

    谢绨道:“毕竟五年未见,如今晋王是什么性子,谁也吃不准。况且晋王早年颇有贤良的名声,文臣们大多信服,难保不会被人利用了□□。你可不能掉以轻心,该防备的,还是当防备。”

    她便是这个性子,在宫廷中这么多年,凡事半点纰漏都不肯出的。

    谢璇点头道:“姑姑的话我明白。这段时间晋王守陵,傅太后还管不到那么远,我也会留意,等咱们王爷回来了,他兄弟二人见个面,许多事便能看透。”

    “摄政王的位子不好坐,不成功便成仁。你们啊,还是该早作打算。”

    谢璇装作没听懂的样子,只是道:“姑姑的话,璇璇记着了。”

    谢绨也不知她是不是真的没听懂,然而这种诛心的话却不能在宫里说得太明白,既然人家暂时没这个意思,只好作罢,转而又关心起谢璇腹中的胎儿。

    *

    晋王当晚就启程前往泰陵,却托高诚转达了一句话——当年能侥幸保住性命,全赖韩玠和谢璇相助,这么多年在外过得安稳,也仰仗信王的照顾,活命之恩终身不忘,也请谢璇不必将今日乾元殿里的事放在心上。

    谢璇听罢,也只一笑。

    晋王归来的消息传出去后,在朝堂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于信王府而言,倒是没有太大的影响——韩玠出征在外,即便卫忠敏等人惊诧之下询问韩玠的意思,也只会向那边联络,不会贸然来惊动谢璇。

    倒是韩采衣得到晋王的信儿之后,高高兴兴的往信王府跑了一趟——从此后她不必再磨破嘴皮子请韩夫人允许她出京远游,倒免了许多麻烦。

    谢璇听了忍俊不禁,“怎么,你都快十八了,你娘还许你这样胡闹?”

    “这哪叫胡闹?你且等着瞧吧。”韩采衣摩拳擦掌的模样。

    谢璇抿唇而笑。晋王性格温润,却又过于安静,若是跟韩采衣这么个活泼的姑娘凑在一起,两个人说不定还真能过得有滋有味。

    这一天被韩采衣闹得笑个不住,晚饭后去韩玠的书房听罢齐忠的禀报,回明光院后便早早歇了。

    谁知道竟又梦见了韩玠。

    似乎还是那片广袤的荒原,寒冬的雪积得足能没过小腿的腿腹,冷风呼呼的刮着,漫天漫地都是雪沫子。韩玠单人独骑,像是穿着铠甲,正在雪地里狂奔。梦境里明明只有风雪和韩玠,谢璇却觉得周围全是追兵似的,发急的想让韩玠跑得更快,更快,直到——

    他忽然歪了身子,栽倒在地上!

    那地上像是有一把剑似的,穿透韩玠的身体,劈开风雪,犹自带着猩红。

    谢璇猛然从梦中惊醒,只觉得手心里全是冷汗。她怔怔的望着头顶撒花的帐子,好半天才努力平复了心绪,开口叫芳洲。帐外的芳洲立时有了动静,掀开帘帐进来,道:“王妃……”瞧见谢璇那失魂落魄似的神情时,便是一惊,“王妃这又是做噩梦了么?”

    “给我倒杯水。”谢璇半坐起身子,就着芳洲的手将一杯热茶灌到腹中,才觉得好受了许多。

    芳洲怕她再为梦境所惊,便坐在谢璇的床榻边上,“王妃睡吧,我在里头陪着。”

    主仆俩交情极深,谢璇年幼时,偶尔夜里害怕,还会把芳洲叫进来,拉着她的手睡觉。此时便如从前般拉着芳洲,心跳渐趋平缓,睡意却还没攒多少,谢璇不敢再想韩玠的事,有意转移念头,出神之间又想起芳洲的终身大事来,“你还是没挑着顺眼的?”

    这话问得突兀,芳洲一怔,才低声道:“王妃怎么又操心这个。”

    “算算你都多少岁了?”谢璇一笑,手掌抚上小腹,“我都有孩子了,你却还孤身一人,叫你父母兄长担心。”

    “奴婢在王妃身边很好,不想嫁人。”

    “这又不冲突。”谢璇侧头看着她,噙了笑意,“不如从咱们王府选一个?”

    “王府里啊……”芳洲想了想,“似乎没有合适的。”

    “其实我瞧着齐忠就不错,敦厚又能干,人品信得过,也不敢欺负你。”

    “王妃!”芳洲面色一红,“齐大人有官位在身,您可别折我了。”

    “人家齐忠又不这么想。我可是瞧出来了,他到哪儿都目不斜视,也就见着你,那眼珠子能灵活的转上几圈儿。”谢璇睇着芳洲,捕捉到她脸上的娇羞,续道:“何况你又差在哪儿了?月钱不比他的俸禄少,霞衣阁里每月还要分银子给你这个小管事,嫁妆我给你出,回头风风光光的嫁了人,我心里才踏实。”

    她这样说,倒让芳洲有所触动,安静了许久,才低声道:“王妃待我已经很好很好了,芳洲不敢奢求太多,这辈子能伺候着王妃,就已心满意足。真的,芳洲是打心眼里感激。”

    谢璇握着她的手,也勾了勾唇。

    前世今生,有许多事令人沮丧痛恨,却也有许多人令她感激。彼时她在玄真观里清修,身边跟着的人不多,唯有芳洲时刻陪伴,及至嫁入靖宁侯府中,芳洲也是尽心尽力的伺候,陪她熬过许多个漫长的夜晚,直到临终的那一刻,芳洲还为她撑伞,扶着她走在湿滑冰寒的秋雨里……

    对于芳洲,谢璇心里藏满了感激。

    夜色深浓,主仆俩低声说着话儿,不知是何时再度入睡。

    谁知道那噩梦并未终止,断断续续的,总是在深夜袭入谢璇的梦境。连着四五天都是这样,哪怕谢璇白日里过得高高兴兴,丝毫不去想战场上的凶险,到了夜晚时,依旧总被噩梦所惊,而且翻来覆去的全都是相似的梦境——

    或是韩玠负了重伤,浑身是血的跌在雪地里,或是韩玠被人追杀,在如雨的箭矢里艰难奔逃,更甚者,他浑身是伤的跋涉在迷雾里,背上刺穿的箭簇令人触目惊心。而谢璇只能在旁边干着急,哪怕嘶声呼喊,却也换不到他的回头……

    梦里万象变幻,她像是浮在空中,像是溺在水里,根本走不到韩玠跟前去。

    这样的情境令人惧怕,谢璇思来想去,总觉得内心不安。

    经历了重回童年这样诡异的事情,就算平常少去道观佛寺,对于这样不合常理的事情,总还是会有触动。相似的梦境反复出现,这意味着什么?

    担忧与不安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岳太医又一次发现她胎象略有不稳。皇家子嗣单薄,这么个胎儿就跟宝贝似的,岳太医尽心竭力的伺候着,难免又是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谢璇口中虽然应着,心思却已飘到老远——

    前世韩玠出征,每回她都是在府里等候,盼过春夏秋冬,直至年末才能看到他的身影。四载季节轮回,却终在那年的深秋,迎来那个噩耗,至死都没等来他的归影。这一世,如果旧事重演,那该怎么办?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谢璇就再难压下去。

    战场凶险,谁也无法预料那些冰冷的箭簇会射向何处。

    如果她又一次等不到韩玠归来呢?难道就这样担忧着等下去?如果没了韩玠,这荣华富贵、天下安稳,于她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谢璇对着窗外发了一整个后晌的呆,最后叫了芳洲去外书房,把齐忠叫到了跟前,“我想去潼州,需要多久的时间?”

    齐忠诧异的抬头,隔着薄纱屏风看不到谢璇的表情,心里却是突的一跳,“王妃还请三思!潼州距京城八百余里,即使快马加鞭不舍昼夜的赶过去,也得一天一夜,王妃现下怀有身孕,又怎能去往那样的地方!”

    “无妨,我已问过太医,三个月后胎象渐稳,只消精心保养,不会有大碍。”谢璇摆了摆手,只问道:“我以马车赶过去,需要多久?”

    齐忠为难了下,却还是按照谢璇的吩咐算了算路程,道:“以王妃如今的身子,每日就算晓行夜宿,也只能走百余里的路程,想要赶到潼州去,怕得要七八天的时间。”

    那也不算太久。

    她前世怀过身孕,也了解如今的身子,岳太医虽说她胎象不稳,那也只是噩梦劳累后心绪波动为其察觉。认真赶起路来,选辆稳当的车驾出行,铺上极厚的锦褥垫子,再备好安胎养身的药物,这会儿肚子未显,并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而每日晓行夜宿的走百余里,一个时辰也只二十里的路程,也不算太快……

    她默默盘算了半晌,便道:“我已决意前往潼州,只是此事不可张扬,府里的事还请齐统领安排。芳洲,吩咐人准备车马,明日启程。”

    旁边芳洲还欲再劝,见到谢璇那坚定的模样,终究把话咽了下去,只请示道:“奴婢知道王妃近来夜不安枕,怕是操心担忧之故。既然王妃决意前往,芳洲也要随行伺候,除了舒适的车马之外,是不是带个太医同行?”

    “不必惊动太医,叫魏郎中跟着就是,一应事务以简洁为要。”

    芳洲依命而去,谢璇便又叫了王府长史及女官过来嘱咐了些话,随即往温百草那儿走了一趟,等高诚回来的时候,将这打算说了。

    高诚显然也觉意外,“据我所知,信王殿下已收复了潼州数座城池,待得收回盖城,大军越过宽水,便可拒敌于外,暂时解了忧患。后续战事自有韩将军坐镇,殿下也将回朝,王妃何必此时过去?”

    “我不放心。”谢璇直白道:“近来总觉心神不宁,怕殿下在潼州有恙。高大人,我心意已定,这回过来,只是同你借几名青衣卫中得力的侍卫随行。这段时间里,诸事也请高大人格外留意。”

    高诚沉默了半晌,才道:“既然王妃执意前去,高诚自当从命。今夜会有侍卫过去找齐统领,请王妃放心。”

    “那就谢过高大人。”

    *

    谢璇这一趟出京,几乎可以算是无声无息。

    简单朴素的马车驶出王府,里头坐着谢璇和芳洲,后面的一辆马车则载了魏郎中,以及路上必备的药材和些日常用物。府里余下的丫鬟仆从一概不用,只选了两名凶神恶煞的侍卫坐在车辕上,便于开道,吓走路上可能碰见的宵小之徒。而在暗处,韩玠留下的女侍卫和高诚选派的青衣卫或是乔装跟随,或是不露首尾的随行,护卫颇为周密——

    好不容易盼来了跟韩玠的这个孩子,谢璇当然不会大意。

    马车缓缓驶出京城,四月初夏,满目都是青翠。拿了茶壶斟茶来喝,目光扫见那丛简单勾勒的芦苇,随即看到了秀丽的字——邂逅相遇,与子偕臧。这还是当年韩玠送给她的茶壶,虽然不算名贵,却叫谢璇格外喜爱,嫁往信王府的时候便随身带了过来,上回专门从韩玠送的礼物堆里挑出来,日常拿来泡茶喝。

    她的目光在芦苇间徘徊,好半天才挑帘去看郊外的景致。

    绿树成荫,桑陌纵横,远山如黛,近水似练。

    谢璇忽然很想念韩玠,非常非常想念。

    如果他还在京城,大概会抽空陪着她来郊外散心,哪怕只是挽手走过这青翠天地,也足矣让人幸福盈胸。

    他现在会在做什么呢?

    数百里之外,韩玠也在出神,只是面前摆着的是潼州一带的沙盘,以盖城为中心,沙堆上插了大小不同的红绿旗帜。他的身旁站着满副铠甲的唐灵钧,另一侧则是潼州都指挥使蔡高,沙盘的对面,是几位盔甲俱全的部下将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