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38章

    因这是韩玠受伤后第一次清醒的跟人说话,自蔡高起,一众武将皆过来拜见探望。谢璇不好在这里多待,便先避到内室去。

    这一路车马劳顿,看到韩玠重伤后又心绪波动,此时谢璇也颇疲累,便吩咐芳洲,“我先歪着歇会儿,叫人备好饭食,待会伺候殿下用饭。备好了你叫我。”

    芳洲应命,扶着她在榻上躺好了,才出去吩咐晚饭的事情。

    待谢璇醒来时,月亮已经爬到了半空,肚子里觉得有些饿,起来走动两步,竟不自觉的叫了一声。城守府里的夫人原本为了给韩玠腾地方,已经挪到了后院的几间小屋里,听说王妃驾到时便特地过来侍候,听见那声音,不由微微笑了笑,“王妃一路劳顿,妾身未能照料好饮食,还请王妃降罪。”

    “夫人客气。外头的将军们还未散么?”

    “大半儿都走了,只是蔡大人和拙夫还有些事要请示殿下,顺便伺候殿下用饭。”城守夫人朝旁边的老妈妈吩咐了几句,便引着谢璇往厅上走。

    韩玠伤成了那样,那俩人还拉着他请示……谢璇腹诽了一句,却也没说什么。

    不多时,几个丫鬟捧了杯盘鱼贯而入,将一桌饭菜都摆好了,城守夫人才道:“战事扰乱,府里许多事也不齐备,饭菜简薄,却是潼州城里独有的风味,王妃且尝尝?”她年纪已有四十,论起来比谢璇的母亲还大,说话时虽带着对王妃的恭敬,却也透着体贴,令人亲近。

    “贸然前来,劳烦夫人了。战事才定,盖城里百姓还未能安居,恐怕夫人还有许多事要忙,不必太拘礼。”她微微笑了笑,目光扫过一桌的饭菜,虽然简单,色香味却是俱佳。

    城守夫人便道:“妾身知道王妃怀有身孕,特意叫人嘱咐过,这些菜色都无碍的。”

    如此体贴周全,谢璇也颇感念,饭间说些潼州当地的风土人情,倒也长了不少见识。

    待得外面的蔡高等人离去,已是亥时过半。

    谢璇走至外头,郎中已然告退,就只剩唐灵钧还留在那里,面色愤然,“……我还是觉得殿下不该吃这个暗亏。当时众目睽睽,有那毒箭为证,留了吴冲的性命,回京摔到那人面前,难道她还能抵赖?殿下舍生忘死,亲自率兵追杀南苑王,她在后宫里享福不说,却还想害死殿下,这妇人何等歹毒!”

    “灵钧!”韩玠低声喝止——那位毕竟还是个太后,太过口无遮拦,反会惹祸。

    谢璇有点诧异,因为自小跟唐灵钧惯熟的,且这会儿讲究不多,便也无需避开,问道:“怎么了,竟让唐小将军如此义愤填膺?”

    韩玠还未开口,唐灵钧已忍不住道:“正好,王妃你给评评理。那晚咱们攻破盖城,殿下带着我,点了精兵在小野岭提前设伏杀了南苑王。可那个时候,咱们的精兵里居然有人以南苑王幌子,放箭时射向了殿下!昨晚到现在,殿下昏睡不醒,就是因为那箭上有毒。那放箭的人就是太后派来的,确信无疑,结果殿下明明揪出了元凶,居然不肯追究了!”

    “傅太后?”谢璇讶然,看向韩玠。

    韩玠这会儿还有些虚弱,躺在榻上垫了数个软枕,只点了点头。

    谢璇一直以为这箭来自铁勒大军,谁知道竟然是来自傅太后?想起傅太后那日招揽晋王的姿态,明显是要把韩玠的摄政大权挤下去,这也就罢了,韩玠拼了性命驱敌的时候,傅太后竟然在背后放冷箭,想置韩玠于死地?

    “可恶!”谢璇脱口怒道,“这等行径,比越王还可恶!”

    “是啊!”唐灵钧犹自愤愤不平,“当时殿下已经揪出了那个吴冲,只要带回京中,便能招认罪行,到时候就叫满朝文武看看,那女人究竟是个什么德行!殿下率军出生入死,她却来害殿下的性命!”

    谢璇也是生气,问道:“那吴冲呢?”

    “当时殿下叫我杀了他,我不敢违抗就照办了。现在是越想越气!”

    悄无声息的杀了吴冲化解是非?谢璇皱了皱眉,看向韩玠。

    那头韩玠静静的看了半晌,见唐灵钧停下了,才悠悠道:“说完了?好,那就听听我的道理。自我成为信王以来,朝堂上下有多少反对我的声音,你可知道?先帝哪怕让年幼的皇上登基,也不肯对我松口,一则是他心中有私,再则也是朝臣中质疑我的声音不少。”

    他毕竟还病着,劳神费思的说罢,就有点气力不支的模样。

    谢璇再生气,此时最要紧的还是韩玠的身子,忙道:“你还是歇着吧,反正吴冲已经死了,等伤好了再解释不迟。”说着便取了旁边的茶杯斟满,递到韩玠唇边,扶着他慢慢喝下。

    “不要紧。”缓了缓,韩玠继续朝唐灵钧道:“我吩咐你的另一件事,还没办吧?”

    “什么?”

    “把吴冲的首级用锦盒装好,送给太后。”

    唐灵钧别过头去,“我这一天一夜都守在你旁边,哪有心思给那恶……给那太后送礼!”

    “好。先帝虽给了我摄政之权,傅家的势力却未完全削弱。如今朝堂上下皆知我信王威势隆盛,皇上年幼、太后在后宫安分守时,若我将此事翻出来,即便证据确凿,难道大家就会相信?”久处朝堂,见惯了种种构陷,真真假假,极其难辨。即便证据确凿的事,大部分朝臣都还是会思考再三,未必全信。

    难道韩玠摆出这个吴冲,朝堂上下就深信不疑了?

    唐灵钧一怔,就听韩玠续道:“届时傅家会怎么怂恿?说我仗着威势,随意捏造证据,欺压孤儿寡母!以如今的情势,旁人会信谁,你敢保证?退一万步讲,即便我证据确凿,朝臣深信不疑,你打算拿傅太后如何处置?”

    “自然是按律法论处!”

    “律法?当今皇上尚未出生时便已失怙,从前还有先帝照拂,如今就只有傅太后抚养,你难道要我以律法论处,杀了傅太后?或者是干涉后宫,将她禁足在哪里?且不说我没那般本事,即便处置了,也是无关痛痒。”

    他说的确实是实情,先前唐灵钧义愤填膺,并未细想其中利害及处置的后果,如今听韩玠细细道来,却也觉得他说得没错。

    皇上身边就那么一个太后,又哪是那么轻易就能碰的?

    “可就这么便宜了他吗?殿下白受这一场苦,我看不过去!”

    “所以让你准备礼盒。”

    唐灵钧依旧不解,谢璇跟韩玠朝夕相处,隐约明白了韩玠的打算,低声道:“将那个吴冲的首级作为贺礼,送到傅太后跟前?”见韩玠颔首,心中的愤怒郁气稍解,便嗤笑道:“以傅太后的性子,见到这样的贺礼,恐怕能吓得当场就昏死过去!”

    “何止昏死,等我回京,只这一件礼物,便能将她折磨疯了!”

    ——若非他挺过了这趟鬼门关,此时的他便是与谢璇天人永隔。傅太后的行径委实令人发指,怎么回报都不为过。

    谢璇明白了他的意思,便道:“那就请唐将军好生筹备,傅太后的居心有多恶毒,就将那礼盒做得多精美。”

    “我会修书一封给高诚,让他派人送到傅太后跟前。”韩玠补充。

    那夜事态紧急,未能有任何解释,此时韩玠将话说得透彻,唐灵钧总算是明白了韩玠的打算,便道:“殿下放心,我一定准备最好的礼盒,必定要让傅太后……魂飞魄散!”

    *

    唐灵钧离去之后,屋里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谢璇原本不知韩玠受伤的经过,如今听了,才觉得心有余悸。她除了绣鞋,屈腿坐在韩玠旁边,灯下看着那张憔悴的脸,只觉得心疼。言辞难以达尽心意,她凑过去与韩玠额头相抵,低声道:“玉玠哥哥,我想你。”手指乖觉的挪到他的鬓间轻轻按摩,低柔的声音像是诉说,“在京城时我总做噩梦,实在熬不住就任性追了过来。还好你挺了过来,玉玠哥哥……”她凑过去在韩玠唇上轻吻,停下了言语。

    韩玠身上毒未清尽,行动稍稍迟缓,枉顾疼痛伸臂抚上她的脸颊,一声叹息。

    “都过去了。”他含着她的唇瓣,像是抚慰。

    是夜相伴而眠,谢璇怕睡梦里往韩玠怀里蹭时碰到他的伤口,自觉的往远处躲,只是伸了手与韩玠交握,心底全是踏实。

    这些日子她便一直陪在韩玠身边,或是读书给他听,或是讲这一路上的见闻,或是沉默着依偎,不管在京城奢华的王府,还是在潼州这经历过战乱的府邸,只要相伴在一处,这初夏的凉风月光就变得格外美好。

    十日之后,韩玠身上的毒性彻底解尽,伤口愈合得也极快。

    蔡高暂时留在盖城里,韩瑜已在六天前离开盖城,前去与韩遂会和,共同将残余的铁勒人驱逐出雁鸣关。而唐灵钧毕竟还不属于潼州或是庸州的任何军队,便还是留在盖城,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四月下旬的天气已然热了起来,轻薄的夏衫穿在身上,步入庭院的芭蕉下站着,便有掠过庭院的风偷偷掀起裙角。

    谢璇的身孕已经有了四个多月,腰身毕竟有所不同,衣裳多半裁剪得宽大,反倒穿出飘然欲仙的味道。韩玠也卸下了军伍中的装束,还是信王的打扮,玄色的对劲长衫勾勒出挺拔劲瘦的身躯,几枚随身的玉佩悬在腰间,衬出威仪。

    两人出得庭院,便跟随唐灵钧的指引,往盖城大狱而去。

    当日南苑王率军攻城时,为了防守,几乎所有犯人都被驱赶上了城墙御敌。到此时牢狱里空空荡荡的,除了狱卒之外,几乎不见什么人影。往里头走,却渐渐有侍卫现身,越往里越多,到最内侧的石室时,更是围了六名带甲操戈的侍卫,凶神恶煞的盯着铁门内的越王。

    越王已经完全没了王爷的样子。

    脚上的铁镣并未解开,他穿着盖城犯人的牢服,被韩玠打出的鞭伤经过粗粗处理,在脸上留了一道疤痕。听到脚步声,越王抬了抬头,见着韩玠的时候,他的面色像是有些恍然,只管直愣愣的盯着韩玠。

    韩玠只扫了一眼,便冷声道:“明日启程回京,将他也带着,交由三司论处。”

    “殿下,是否再加铁镣锁着?”旁边一名侍卫问。

    韩玠犹豫了一下,就听另一位恨声道:“久闻他狡猾无比,就连先帝囚禁时都能让他逃脱,从潼州到京城将近千里的路,难保不会再次逃跑。殿下,末将以为,不止要加铁镣,还应断其手足,令他无法逃跑!”

    说话的原是雁鸣关的一名将领,雁鸣关破后身边的兄弟尽皆战死,他因断腿而被撤出雁鸣关,疗伤后归入庸州残余部队作战,如今伤势已愈,便被派来守着越王。他拱手冲韩玠行礼,话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字皆是愤恨——韩玠也摸清了前后军情,雁鸣关之所以被破,刘铭的指挥不当固然是很大的原因,越王通敌叛国泄露雁鸣关的布防也不容忽视。

    那么多将士因此丧命,越王遭恨,再正常不过。

    韩玠环视四周,看守的众人纷纷拱手,“末将附议,殿下万万不可大意!”

    铁门之内越王的身子微微颤抖,却是低垂着头不发一语。

    “取一把弩。”韩玠看着越王,心里的恨并不比别人轻多少。待得弓.弩到手,便叫人入内将越王架起来贴墙而立。

    箭支已然备好,韩玠拉满弓.弩,手指松处,疾劲的箭支飞射而出,穿透越王的右臂,深深钉入石墙。伴随着越王的惨呼,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相继飞出,穿透越王的左臂和双腿。

    骨头破碎的声音被越王的惨嚎掩盖,韩玠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钉在石墙上的人,冷声道:“拿铁链穿着四肢,看他如何逃脱。”言毕,将弓.弩掷到越王跟前,冷着脸抬步往外走。

    ——从前在青衣卫中,他虽不显山露水,却是比高诚还要心狠手辣的人。对于狼子野心、该处以极刑的越王,韩玠下手时没有半点手软。

    后头几位将士纵然久经沙场,看到韩玠这样的狠手时也各自有点惊呆,旋即回过神,泄恨一般大声吩咐:“去取铁链来!”

    越王的惨嚎已然传不到耳中,韩玠握着谢璇的手缓缓走出牢狱,外头日光明媚。

    前世今生对于越王的私恨已在那狠辣的四箭中泄尽,如今要做的,只是将他移交刑部,待三司会审之后,依律法处决。

    次日韩玠整装启程,因为照顾着谢璇的身孕,八日后才抵达京城。彼时刚刚进了五月,京城外的官道上树木葱茏,旗帜招展的茶坊酒肆里宾客来往,行走的客商探讨着今年的生意,有纨绔们射猎出游后骑马飞速的驰过身边,依旧还是从前的安稳富贵气象。

    韩玠和谢璇进了城,未有任何停留,直往皇宫去面圣。

    到得宫中,才听说太后卧病,小皇帝已经往那边问安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