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47章

    时隔一年,再次筹办皇帝的丧礼,所有的仪程还未生疏,礼部做起来得心应手。

    大殓之后移了梓宫,还是和去年一样,棺前隆重设了几筵、安神帛及立铭旌等物,阖宫上下皆为大行皇帝服丧。只是前次是为年事已高的元靖皇帝,这次是为才止五岁的小皇帝,难免叫人感慨。成孝的时候,要紧的宗亲和众臣都聚得齐全,满目皆是枯白的帐幔,因小皇帝未有传位的圣旨,叩拜后第一件事,就是择定嗣位的皇帝。

    如今朝堂上下,宫廷内外是个什么形势,在场众人都是心知肚明。

    元靖帝膝下现放着两个皇子,晋王固然有贤名,却没什么建树,看平常举止,对朝政也不甚上心。倒是韩玠辛劳,以摄政王的身份总理朝堂事务,于六部三司都极熟悉,更难得的是有射杀南苑王、平定雁鸣关战事之功劳,论才能功勋皆可服众。是以在大多数人眼中,韩玠登基,几乎是众望所归。

    傅太后当然是个例外。

    她是隆庆皇帝的母亲,即便平常疯疯癫癫不怎么能踏出昭阳宫,那也是闭宫静养而非禁足,今日的丧礼上,她自然不能缺席。或许是心头渴求强烈,压住了潜藏于心的恐惧,今日她竟然也没怎么发作,安安稳稳的撑到了现在。

    金德是隆庆小皇帝跟前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待众人叩拜完毕,正想着请韩玠上去,那头傅太后已经挪步上前,抢个先机。她的面色一如既往的苍白,强自镇定,目光扫过底下众宗亲和重臣,开口说了两句客套话后便婉转奔向正题。说了几句,觉得心虚,便又抬眉看向人群中的岐王和晋王。

    因宗亲之中,韩玠以摄政王的身份站得靠前,傅太后这一抬头时,恰恰与韩玠的目光对视,便是一阵莫名的心慌,旋即挪开目光,直奔岐王。

    可惜岐王并未如预料般看向她。

    再看向晋王,那位满面哀戚,更没功夫理会她。

    傅太后掌心湿腻,揪紧了衣裳,强自支撑下去,“……先帝在时,常夸晋王才能卓著,贤良仁善,明宗皇帝在时……”絮絮叨叨的一通话,无非是说晋王贤名仁慈,得前面两位皇帝看重,合该继位等等。可惜她自疯癫后大不如前,即便这长篇大论是先前就想好了的,说出来也不怎么连贯,她越说越紧张,疯癫日久的脑子愈发混沌,最后求救似的看向了晋王。

    这回晋王理会她了,目光一触之后,缓缓挪开。

    “臣弟惭愧,虽忝居王位,未能为先帝尽孝,未能为大行皇帝辅国理政,如何当得贤良二字。论才能、论德行,信王兄为辅佐大行皇帝鞠躬尽瘁,立下赫赫功劳,朝野上下,无人能及。”他稍稍侧身,像是对在场所有人说的,“臣弟自愧平庸,实不敢当此谬赞。”

    傅太后的脸猛然变得惨白。

    众目睽睽之下,最后一丝幻想被击得粉碎,她即便费心安排,晋王自愿退出,她能如何?况原先曾露过口风的岐王岿然不动,先前假意答应的晋王在此时釜底抽薪,那么她所安排的一切,她的垂死挣扎……连日来的期待与幻想化为泡影,那种熟悉的无措与惊恐又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傅太后瞧着底下满目缟素,不小心又对上了韩玠的眼睛。

    他的脸上没太多表情,只是冷淡的看着她,那眼神似是嘲讽,似是不屑……

    傅太后理不清那么多了,脑子要爆炸了似的,整个人都在颤抖,浑身上下像是冒起了虚汗,令她连站都站不稳。天旋地转,她费尽心力的挣扎,在此时显得可笑。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傅太后的目光恍惚扫过一些熟悉的面孔,看到她们眼中的嘲讽,怪异又讽刺的看着她,仿佛她是戏台上自献其丑的傻子。

    韩玠依旧站得笔直,甚至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太后伤心太过,凤体违和,宣太医。”他沉声说。

    *

    五日之后,韩玠登基。

    登基大典与去年没什么不同。又是三月的艳阳天气,宫城上下皆被明媚的阳光笼罩,檐头瓦上,熠熠生辉。经过冲洗的汉白玉阶不染纤尘,丹陛之上游龙飞舞,群臣列于阶下,韩玠一步步走上去,脚步坚定。

    去年这个时候,他牵着思安的手,将他送至皇位。一年光阴折转,那个孩子不再惧怕空荡肃穆的乾清殿,却终究没能抵过身体的拖累。

    “信王叔,将来我长大了,一定会是个明君!”

    “信王叔,皇爷爷说了,为人君者,不能怕吃苦,要读更多的书,做更多的好事,才对得起这朝堂天下!”

    “信王叔……”

    “信王叔……”

    那个孩子曾在这明黄龙椅上畏惧惶惑,曾在这龙椅上孤独无依,也曾在这龙椅上端坐,借着他给的胆气,颁下一道道圣旨——如果身体再健朗一些,将来的他,必定会是个好君王。

    韩玠手指拂过龙椅,端端正正的坐下。

    阳光铺满了皇城,殿外的汉白玉阶和护栏边是整整齐齐的禁军守卫,朝臣们跪列两侧,往外是韩玠所熟悉的宫宇楼阙,巍峨而肃穆,那檐头的明黄琉璃瓦映照着阳光,稍稍刺眼。群臣叩拜,韩玠朗然开口,颁下登基后的第一道圣旨——例行的为大行皇帝上谥号,封皇后,尊太妃。

    待得小皇帝的丧礼完毕,已是四月了。

    去年因元靖帝驾崩和雁鸣关战事而推迟的春试被列上议程,韩玠对这些事算是驾轻就熟,从摄政王到皇帝,除了身份转变之外,做的事情却仿佛没有太大的变化。

    倒是谢璇不大适应。

    从信王府搬进皇宫,诸般事务都有些陌生。她以前不怎么择床,这回却不知怎么的娇气了起来,连着两三天都没能睡得安稳,只能在晌午时补眠。从王妃到皇后,手上又多了许多事务,难免要费些神思——好在有婉太皇太妃在旁边帮忙,大小事宜经她详细一说,倒是全都捋顺了,能让她安心歇觉。

    韩玠议完事回来时正是晌午,四月的天气渐渐暖热,谢璇已经用完了午膳,由芳洲扶着散步完了,正在午睡。

    他今儿在朝堂上事情不多,将前阵子积压的事情全都理完了,只觉得无事一身轻,瞧着谢璇那恬淡睡容,自己也犯困起来,便也蹭上去,同谢璇一道午睡。

    等真的躺在了榻上,却又睁着眼睛睡不着,他将手搭在谢璇的腰间,摸到那渐渐消瘦下去的腰腹时,十分心疼。其实自打生了昭儿和盈盈之后,谢璇已经丰满了许多,该显得身段儿全都显出来,经月子里一养,更是丰腴了不少。

    而这一个月劳心劳力,他忙着小皇帝的丧事和登基之初的诸般琐事,两个孩子就只能留给她,加之她身上事儿也不少,不知不觉之间,竟清减了这样许多。韩玠叹了口气,凑过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怀里的谢璇似被打扰了梦境,不满的皱皱眉头,却往他怀里蹭了蹭。

    “玉玠哥哥……”谢璇的手也环到了韩玠腰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你回来了?”

    “嗯,今儿事情少,没耽误太多时间。”他的声音中也有倦意。

    “用午膳了么?”

    “跟卫首辅他们议事,顺便就用了。”韩玠的手掌在她腰间摩挲,“这些日子事情多了疏忽,才发现你瘦了不少,在宫里不习惯么?”

    谢璇凑在韩玠跟前,点了点头,“自打生下这一对宝贝,就比从前更少眠了。夜里睡不着,白天就没心思用饭,你又那么忙……”自小皇帝驾崩以来,两人已有许久不曾行房,此时谢璇午睡才醒,心绪慵懒,便不自觉的撒娇起来,往韩玠唇边凑了凑,“待会你再陪我用些点心。”

    “好。”韩玠趁势吃了一嘴豆腐。

    “这宫里太空荡了。”谢璇枕着韩玠的胳膊,闭了眼睛喃喃,“先前那几位妃嫔移居别宫,几位太皇太妃也不怎么出门,好多宫室都空着,出门去除了找几个长辈,反倒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从前她若觉得闷了,出门就能找温百草,或是去找谢珺等姐妹,或是去城外游山玩水,乃至坐车到街市走一圈,也能散散心。

    如今倒好了,四四方方的宫城,走来走去全是一样的宫殿长廊,想散心都没多少地方可去。

    “过两天请你姐姐她们进来一次吧。”韩玠低头,征询她的意思。

    “可以么?”

    “嗯,宫中诸事已定,外头有我,你可以安心做皇后了。”韩玠翻身起来,拿手臂撑着头,居高临下的瞧着谢璇,“其实做皇后也不难,事情挑几个得力的女官分下去,也无需费心,你呢,照顾好两个孩子就好。若是觉得闷,也能来书房找我,正好一起解闷。”

    “我怕打扰你,”谢璇的手臂吊在他脖颈间,“新官儿上任都有一堆事情理不清,更何况你是个皇帝。玉玠哥哥,我倒现在都还觉得恍惚呢,怎么忽然就成了皇后。有时候半夜醒来瞧着这寝殿也觉得陌生,要不是身边有你,我都怀疑是跑错地方了。”

    “习惯就好,有我在。”韩玠低头,吻住了谢璇的唇。

    缠绵又温柔的吻,稍稍安抚了谢璇的心绪,她心里那股莫名的焦躁渐渐散了,才道:“嗯,有你在身边,哪儿都是一样的。”——不管是前世的靖宁侯府,此生的信王府,乃至这座威仪皇城,有韩玠在,心里便能踏实许多。

    躺着难受,谢璇便又坐起身来,拉着韩玠去看两个孩子,谁知道那俩也正睡觉,于是到窗边吹着风,商议请谢珺她们入宫的事情。谢璇毕竟不如韩玠经过大风大浪,陡然成了皇后,许多事情便束手束脚的不敢放开手去做,“请姐姐她们进来的话,在哪儿好呢?太皇太妃也想念姐姐呢,到时候也得见见。”

    “既然觉得宫城无趣,就在南御苑,或是谢池。”

    “可以吗?”谢池的风光当然是诱人的,谢璇惊喜。

    “有何不可?”韩玠带着她在宫廊慢行,“这宫廷内外,你想去哪儿都行。等南御苑和谢池都玩腻了,咱们就挑时间去行宫,其实北边还有个宫苑,只是从前失于打理,回头休憩出来,去那儿散心也很好。”

    这样多的地方列出来,那种枷锁禁锢的感觉便消失殆尽,谢璇侧头睇着韩玠,笑意盈盈,“才当了皇帝就这样大费周章,放任我各处散心,不怕言官们说你昏聩?”

    “朝堂上无愧于心,后宫里的事碍着他们什么了?”

    “那往后我就能多去谢池!”——从前谢池被圈住,没有皇家宗亲引路便很难近来,谢璇贪恋其中风光,却总难以尽兴游玩,如今这满湖风光放到了眼皮子底下,倒是不能辜负的。

    于是三日之后,谢璇在南御苑设了小宴,只邀请谢珺和谢玖、温百草、韩采衣、唐婉容几个人过来。那一日韩玠的也得空,顺道请了卫远道和小舅子谢澹,以及晋王。因有谢珺在,对于邀请好友许少留的事有些迟疑,问了问谢璇的意思,谢璇却是半点都不犹豫,“当然请啊,为什么不请。姐姐又没欠着许家,难道还要时刻避着?回头把融儿也带过来,还能让姐姐高兴些。”

    韩玠果真邀请了许少留,又吩咐带着许融,许少留不得不遵命。

    初夏的南御苑自然是极美的,谢璇这小宴与冬至等大宴不同,不去挑那宽敞阔朗的地方,却设在了御苑外谢池边上的一座楼阁。楼阁临水而立,推窗便是谢池的满湖碧波,拂堤杨柳和近处成片的碧绿荷叶送入眼中,心旷神怡。

    谢璇因为贪恋这儿风景,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半个时辰过来,挑了龙舟同韩玠游湖半圈,将连日的郁气散尽。

    谢珺和谢玖来得最早,途中顺道接了温百草,三人行礼拜见,原以为成了皇后的谢璇能正经严肃些,谁知道一照面,谢璇头一个问起的竟是霞衣阁——

    “温姐姐如今不必每日照顾孩子,该有不少精力放在霞衣阁上,那边近况如何?”

    谢珺便将近况说个明白,末了打趣,“高夫人前两天还说呢,这回咱们仰仗着皇后,也不怕那些宵小之徒,回头再盘下两间铺子,将生意做大些,也不浪费她的心血。就是不知道皇后意下如何,毕竟这还是你的铺子。”

    “我还不是都听姐姐的。”谢璇倚窗而坐,长发挽起发髻,飞凤珠钗挑在鬓边,比从前更增娇艳贵丽。她前阵子忌口了不少东西,如今渐渐放开些,便不时的拿了蜜饯慢慢嚼着,“说起来这霞衣坊以后可就要托付给姐姐了,我这儿担着母仪天下的名字,再要把掌柜的召进来吩咐生意上的事,还不得叫人笑死?只有一样,尚衣局的衣裳都不及温姐姐的衣裳秀气,回头等温姐姐有空,也得帮我做两件才是。”

    这是自然的,有皇后娘娘这个金字活招牌放着,温百草怕是要名躁京城了。

    这头正自说着,女官在外禀报,不多会儿帘子掀起,却是韩采衣和唐婉容到来,她们的身后,跟着许融小郎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