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48章 圆满结局

    许融身上穿着单薄的夏衫,比上次见面时又长高了许多。七岁的男孩儿承袭了许家一贯的温文有礼,跟在韩采衣身后,走得端方。见着谢璇,他便端端正正的行礼,称呼却还没改过来,跟小时候似的,“融儿给皇后姨姨行礼,皇后姨姨金安。”

    这煞有介事的认真模样还是谢珺从小就教出来的,谢璇忙起身亲自将他扶起,比了比身高就夸奖,“融儿又长高了些,姨姨恐怕要抱不动你了。”

    “融儿长高了就能抱着弟弟妹妹,”许融仰起脸来,方才的恭敬淡去,神色间便现出亲近,“融儿已经好久没见他们了!”毕竟小孩子家心思藏不住,谢珺又不强求他小小年纪就不显喜怒,是以心中渴望便全写在脸上。

    谢璇带着他到桌边,“弟弟妹妹还没睡醒,待会去好不好?”

    许融点了个头,便笑盈盈的看向谢珺,“娘!”将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他并未因谢珺离开庆国公府而生分,甚至因为在谢珺那儿有许多稀奇玩意儿,没事时还要多跑几趟过去,母子俩亲近如旧,没了公府中那些规矩,许融偶尔还能贴在谢珺怀里撒个娇。

    后头韩采衣同唐婉容行礼过了,便乐不可支,“这孩子可真是鬼灵精,看见我往这边来就立马跟过来,还说是因为想念我了,结果却是冲着两个孩子。”躬身在许融脸上捏了一把,往窗户跟前一站,还是从前的开朗性情,“说起来,从小到大来了这谢池不知多少回,却是头一次站在这儿往外瞧,风光就是不一样,皇后娘娘——回头你隔三差五的就让我过来逛逛如何?”

    “何必隔三差五,我就把钥匙给了你,每日来逛吧!”谢璇心情甚好,因为不愿拘束,便将其他女官们打发出去,只留了带进宫的芳洲和木叶在身边伺候。

    木叶这两年技艺精进,比之御膳房的名厨们毫不逊色,每日里到御膳房挑些合心意的食材,回头在小厨房里做几样精致小菜,每回都能叫谢璇多用些饭。

    今日的糕点果脯也是出自她的手,谢璇身边女官不少,木叶专司膳食,有上好的食材伺候着,自然比从前更添滋味。

    韩采衣尝了几个,啧啧称叹,又将许融拉过来,硬要给他喂些糕点。

    其实这小宴也没甚大事,不过是亲近的几人相聚,就着谢池的无边风光闲聊。周围窗户洞开,四下里的浓绿水波尽收眼底,隔着一道凌空拱桥就是韩玠和许少留、卫远道及谢澹几个人,许融在这边玩了会儿,见襁褓里两个小孩始终不肯醒,只好先到那边去。

    谢珺目送他出了珠帘,在一名宫人的带领下踏过拱桥,进了对面。

    她因对儿子心存歉疚,便格外疼爱,见他安然过去时才放下心,想要收回目光,一抬头却瞧见了许少留。

    他不知是何时到了拱桥对面的,身上还是一袭鸦色长衫,锦衣博带,风采如旧。他的目光也正往这边看着,恰恰落在谢珺的位置,隔着一道拱桥,目光似有眷恋。

    夫妻纵然已经和离,却还有许融牵系,谢珺虽在和离的那一日说了些刺心的话,却并未将关系闹僵。客气疏离的点了点头,谢珺没有任何流连,收回目光,听到唐婉容正在打趣——

    “……采衣这一拖就到了如今,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她还是拧着脖子不肯。姨母拗不过她,气得骂了好几回。”

    谢珺闻言也是一笑,睇向韩采衣,“你母亲怕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今日如此顽固,当初就该趁着年弱五花大绑的捆起来送到花轿里去。现在想绑,都绑不动你了。”

    这自然是玩笑话,韩采衣颇为得意,“我娘她打不过我,轻功也不及我,自然没法捉来五花大绑。爹和大哥又都在雁鸣关,没人帮手,我娘只能干着急,嘿嘿!”

    谢玖瞧她这副得意样儿,便喊唐婉容,“我记得采衣身手虽好,却打不过唐小将军的吧?听说唐小将军正在回京途中,到时候请他出手,事儿就成了。”

    “其实……”唐婉容就坐在韩采衣身边,声音依旧如从前般温柔,“我哥哥一直没娶亲,到时候直接把采衣抢来也不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当初同为闺中姑娘,提起少女心事时都能脸红好半天,如今这四位嫁了人生了子,就连一向温柔的唐婉容都这般打趣起来。除了不怎么相熟的温百草一直笑眯眯的不说话之外,这三位刚才可一个劲儿打趣她,韩采衣满脸的失望哀叹,“你们呐……合着伙欺负我。”

    “不过说真的,”唐婉容正色,“我哥要是能抢了你,我娘得高兴死。”

    你哥才不想抢我呢,他惦记过我嫂子!如今守在雁鸣关外,那边民风粗犷开放,不定哪天就学他父亲的例子,抢个民女当媳妇。韩采衣腹诽。

    谢珺也凑趣,“说我们合伙欺负你?你自己算算,如今都十八了,当日的姐妹都成了母亲,就只你,还这样散漫。”

    “十八岁就活该被五花大绑塞进花轿?我如今闲云野鹤,二十岁都不算晚!”韩采衣不服气,直拿眼睛往谢璇身上瞟。

    显然她已经招架不住几位的围攻了,谢璇不声不响的瞧了半天热闹,啜了口茶啧啧一叹,“咱还是别操心了,采衣这副模样必定是心有所属,且等着瞧吧。”——先前已经从韩玠口中得知晋王有意于韩采衣的消息,如今谢璇就等着国丧过去,晋王请礼部筹备,风风光光的将韩采衣娶过去。

    韩采衣顺水推舟,哈哈笑道:“还是皇后知我!”举杯虚敬,一饮而尽。

    这般坦然磊落,倒让其余三位不辨真假,于是翻过这篇,另寻他趣。

    韩采衣坐在窗边,瞧着外头的谢池长堤,稍稍出神。

    是啊,她就是心有所属,一直在等他。

    从十二三岁时渐渐明了心意,到后来追去泸州,直至晋王回京后因国丧而耽搁,流年如同逝水在不经意间滑过,秋尽夏至,四时流转,春花盛开零落了许多回,昔日的豆蔻少女愈来愈高挑,明朗活泼之外偶尔也学会了伤春悲秋。惊觉这些变化时,韩采衣才明白,原来她已经十八岁了。

    自那年初遇,竟已是八年时光。

    其实何尝不羡慕谢璇和唐婉蓉?身边有夫郎陪伴,膝下有稚子承欢,许多女儿家最渴求的,也无非是这样平实熨帖的幸福。

    可她还是固执的守在闺房,等那个人来提亲。

    远处的沿堤杨柳葳蕤生姿,细长的柳丝儿浮于水面,参差的掩映着后头古朴雅致的院落。

    恍然忆起很多年前,她同谢璇在谢堤上游玩,小院外绿柳拂堤,那个少年郎佩玉衣锦,言语神情令人如沐春风。那时的韩采衣还不曾对这位殿下多留心,还贪恋着跟唐灵钧一起打闹的欢畅淋漓,直到后来,不知从何时开始,目光不自觉的往他身上流连——那份从容与通透,温和与蕴秀,令他与所有的少年截然不同,像是春日的阳光洒在院子角落里,安静又温暖。

    而她即便习惯了上蹿下跳,却很想像墙根下的猫儿一般,慵懒的沐浴在柔和春光下。

    *

    半日欢笑,叫人心神皆畅。

    韩采衣已有许久不曾来谢池游玩,被一番打趣后想起旧日之事,便蠢蠢欲动的要到谢堤上走一走。唐婉容和谢玖也都颇有兴致,温百草从前极少来这里,听说谢堤上有不少好去处,便也跟着一起走走。

    这楼阁里就只剩下了谢珺和谢璇。

    毕竟姐妹心有灵犀,对面许少留时常瞟过来的目光不止谢珺感受到了,就连谢璇都有所察觉,于是很自觉的以怕热为由,赖在了楼阁之中。待得韩采衣她们出去,谢璇才开口,“姐姐打算一直这么避着?”

    “你也觉得我该跟他再谈一次?”

    “嗯,我也觉得。”谢璇咬重了那个“也”字,握着谢珺的手微微一笑,“恐怕当日和离,许大人还是负气的,所以许多话没说清楚,至今都觉得遗憾。我虽不该多掺和,不过姐姐这般坐卧不安,我瞧着也难受啊。”

    确实坐卧不安,被许少留的目光那样瞟着的时候,谢珺哪儿都难受。

    她已经和离了,走出庆国公府,除了许融之外,跟许少留已经没有太多干系。而他那种藕断丝连的目光,确实让她浑身难受。

    谢珺意有所动,拱桥那边许融已经蹬蹬蹬跑过来了。半日松快,此时的规矩也没那么重,他跑到谢璇身边,仰着脸满是期待,“皇后姨姨,弟弟妹妹该醒来了吧?”

    “醒来了,我带你瞧瞧。”谢璇牵起他的手,转向侧间。

    侧间里的龙凤胎才睡醒没多久,正头并头的吐奶泡泡玩。盈盈好动一些,侧着个身子面朝昭儿,将哥哥放在外面的手拿来玩,昭儿任由她折腾,被糊了满手的口水也没什么意见,目光落在襁褓外的一架绣屏上,在彩绣的河山间流连。

    许融瞧着有趣,偏头跟谢璇探讨,“妹妹好喜欢玩手,上回我把手指头递过去,她就握住了不放。”询问似的瞧了谢璇一眼,见她没有反对,便把手指头伸过去蹭蹭盈盈的脸蛋,“小公主,小公主,我是表哥。”

    盈盈显然是被这新来的表哥吸引了,丢开昭儿的手,张开嘴笑着,捧住了许融的手,却没往嘴里送——她如今挑剔得很,除了自家嫩笋般的手指头和亲哥哥的手,旁的一概不吃。

    被婴儿牢牢攥着,许融显然小心翼翼,又觉得高兴,趁着谢璇跟奶娘问话的时候,在两个小宝贝脸上各自香了一口。

    昭儿被这动静打扰,不满的瞪着许融,扭头一瞧自家妹妹竟然捧了旁人的手,就有些怔怔的,眨巴着眼睛瞧了片刻,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妹妹居然丢下他,去抱着别人的指头玩!

    许融吓坏了,还以为他是因为被自己亲了不满,忙小声哄着,“殿下不哭,殿下不哭,我……我……我给你唱歌听。”对着婴儿紧张,竟然连话都有些结巴了。于是小心翼翼的唱起谢珺给他唱过的催眠小曲儿,才慢慢安抚了昭儿的不满,便又破涕为笑。

    这头三个孩子其乐融融,楼阁之外,谢珺同许少留隔着三四步的距离相对。

    谢珺面上水波不兴,是一如既往的客气,倒是许少留刚才喝了些酒,情绪起伏之下有些难以自禁,目光笼罩着谢珺,“……就当是从前我错了,不该擅做主张纳了崔凤,叫你不快。融儿很依赖你,我母亲……即使我们已经和离,母亲还总是惦记着你。谢珺,一年多了吧?你惩罚我的我已受了,昔日的错处我也已明白,回来吧。你还是庆国公府的少夫人,不必为生意奔忙,也不必和融儿两处相隔。只要你回来,过去的全部划清,咱们还是一家人。”

    他的身姿还是跟从前一样儒雅,甚至更添成熟男子的韵味。

    谢珺却再难生出当初的那种怦然心动。

    大概对他的心已死寂,所以即使春风燎原,于她而言,还是扬不起半点火星。

    “过去的已经过去,我既已选择和离,就不会回头。”谢珺缓缓开口,往后退了两步,出乎意料的心平气和,“少留,庆国公府门第贵重,你在朝中前途无量,何必囿于过往。”

    “可我为过往而遗憾。”许少留的手扶住了旁边的桌案,“你当初提出和离的时候,我生气、愤懑、恼怒,所以不曾挽留,更不愿意软语低头。隔了一年,现在才觉得遗憾,你是我的妻子,是融儿的母亲,我不想就这样错失了你。”

    可遗憾又如何呢?两人早已和离了,婚事斩断的时候,所有的感情都已割裂。

    谢珺瞧了许少留片刻,没有半点犹疑,“醒醒吧,射出去的箭,哪有回头的。”

    那道愈来愈有风韵的背影已经离去,许少留却还怔怔的站着,头一次觉得茫然无措。朝堂上起落沉浮,他自认眼光独到,几乎能将每一位同僚的心思揣摩得熟透,看人几乎从未错过。而今,他却觉得茫然。

    这样的谢珺,似乎同他所认识的完全不同。

    那个端庄沉默的谢家长女,识大体、懂分寸、谙规矩、知进退,处事圆融,得体大方,是最为合适的庆国公府少夫人。而渐渐离去的这个女人,她舍夫而去,从尊贵的公府少夫人转身成为沉浸衣铺的商人,疼爱着儿子,却又不肯回到丈夫身边。甚至刚才那坚定不容置疑的态度,都跟从前的温婉截然不同。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谢珺?

    *

    许少留离开的时候稍稍有点失魂的模样,韩玠同他相识日久,从前只在许少留和离的时候见过这副神情,如今重温之下,颇为感慨,“朝堂上端方稳重,碰见个情字,也还是难逃一劫。你姐姐还是不肯?”

    “姐姐当然不肯!”谢璇靠在韩玠的怀里,临窗远眺,还能看见谢珺渐行渐远的身影,“姐姐外头瞧着温婉和气,其实很骄傲的。许大人不管性情还是志向都不适合姐姐,只盼着将来能有个人出现,爱重她,护着她,两个人能为彼此的处境考虑,携手往前走。”

    “以我的了解,要等你姐姐缓过来,这得好些年。”

    “其实也不必非要缓过来。”谢璇伸手环着韩玠的腰,喃喃,“碰见了合适的人,就会有很多让人意料不到的事。就像是高大人在外是冷脸阎王,对着温姐姐却是慈眉善目,温存体贴。就像采衣看着诸事不萦于心,碰见了晋王,就还是爱出神。等姐姐碰见了那个人,许多事也就不足为虑了。”

    韩玠深有同感,“说得很对,就像我在朝堂上立志做个明君,令天下升平,百姓富足,到了你跟前,就什么志向都没了。”

    “这是在说我红颜祸水呢?”谢璇伸手捶在他胸口。

    韩玠轻轻捉住了,手臂一揽,将娇妻锁在怀中。

    窗口送来湖面的凉风,湖光云影之侧金楼玉阙,威仪皇城之外江山万里。那些固然是令人心潮澎湃的绝世风景,于韩玠而言,此时这一隅之内却是天底下最叫人贪恋的景致,她的柔腻肌肤,她微微乱了的呼吸和娇嗔,她随呼吸起伏的雪峰和紧紧贴过来的腰臀。

    失而复得的圆满,肌肤相贴的温柔,胜过所有的锦绣荣华。

    *

    因元靖帝驾崩而推迟一年,又为隆庆小皇帝驾崩而推迟数月的春试终于在六月落下帷幕,张榜的那一日,谢府迎来了满满的贺客。

    十八岁的谢澹金榜题名,喜中探花。

    数年寒窗苦读,又小小年纪就在韩玠和许少留等人的指点下接触朝堂事务,谢澹平常就爱思索,闲时请教琢磨,考场之上斐然文采佐以真知灼见,一篇文章写出来令主考官拍案叫绝,名动京城。

    皇帝的小舅子中了探花,这一日的谢府自然是久违的喜气盈盈。

    宫廷之内,得知消息的谢璇将送到韩玠唇边的果子收了回去,“就因为他是国舅,你便刻意压他的风头,以示避嫌?哼,原来你也是这样俗!”

    到了嘴边的美食哪能让它飞了,韩玠当即捞住谢璇的手腕,将果子抢过来吃了,顺便将她的指头含进去吮一吮,叹气道:“你当真不知我的苦心?”

    “欺负澹儿还有苦心?”谢璇才不信。

    “进士及第后有探花宴,要由探花郎游园摘花,踏遍京城。这样好的差事,我不给俊秀年轻的小舅子,难道给那两个已有家室的?”

    这样一说,谢璇才算是顺了气儿。谢澹如今都十八了,先前是谢老太爷的家孝,之后又是两位皇帝的国孝,婚事一拖再拖,至今都没定下人家。她这里儿女双全,最疼爱的弟弟却还孤身一人,谢璇有时候想得多了,夜里梦见谢老夫人去世,谢澹又得守孝三年时,简直能哭出来。

    如今韩玠既然已有这个意思,自然是打算给谢澹挑个好姑娘了,谢璇还算满意,“帮澹儿挑人可以,不过都得我掌眼,还得澹儿愿意,也不能因为朝堂上的事逼着他娶什么重臣之女。”

    韩玠应着,最后摇头无奈,“我这皇帝当得真累。”

    这是真话,谢璇经常去御书房给韩玠解闷,有时候瞧着那堆满案头的奏章几乎将韩玠淹没时,恨不得全都拿出去烧了。此时闻言而动,乖觉的帮他揉着双鬓,“晚上帮你捏捏好不好?新学的,很管用。”

    这当然是美事了,韩玠自然乐意,凑过去在谢璇脸上亲了亲,又闲闲解释,“联姻可是笼络朝臣的好手段,总能事半功倍,你瞧前头那些皇帝用的多顺手。到我这儿,后宫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后妃这个幌子是没法用了。难得有个当王爷的弟弟,原本也能多娶几个侧妃,谁知又守着我妹妹——总不能去给采衣添堵吧。”

    “给小舅子添堵也不许!”谢璇抢着威胁,“你可就这么一个小舅子。”

    “所以我常常在想,真到了这一步,我该祸害谁去。”

    谢璇环上他的脖颈,“玉玠哥哥英明神武,只消安安稳稳的撤了司礼监的权,归权给内阁,朝堂上下清明和顺,哪还需要用这些手段?说起来,晋王打算什么时候安排礼部去提亲,采衣她耳朵里都快被唠叨出茧子了。”

    “腊月安排,明年二月成亲——日子是采衣挑的。”韩玠轻笑。

    *

    建宁二年仲春,晋王陈惟良迎娶靖宁公府千金、得封县主的韩采衣,轰动京城。

    今上唯一的弟弟迎娶昔日的妹妹,礼部几乎用了全部心力,排场铺陈皆做足了功夫,帝后二人的贺礼流水般送到了晋王府,两处的喜宴完毕,韩玠又特地在南御苑设宴,广宴群臣,同庆大喜。

    二月里草长莺飞,春风剪柳,南御苑中丝竹管弦依约,窈窕舞姿婀娜,从清晨热闹到后晌,赴宴之人才意犹未尽的回去,顺道再给新婚的晋王和韩采衣道贺。

    待得人都散尽,傍晚的春风依旧和暖,韩玠索性放纵恣肆一回,携了谢璇和一对龙凤胎,到谢池上游湖。自他登基以来,这谢池便告别了从前的沉寂,除了每月一回的谢池文社之外,帝后二人常常御驾亲临,纵览湖光。

    仲春的湖面水波粼粼,远处的满堤杨柳已然转为新绿,柔嫩的柳枝随风款摆,拂水成波。乘舟横穿湖面直抵谢堤,两侧湖石上绿波微漾,有才醒的彩蝶盈盈飞过岸边的斜逸花枝。

    当年初临谢池,谢璇也只是仰慕其中蕴藉风流。彼时谢堤上满是高门贵户的千金公子,宝马雕车,锦衣丽服,暗香盈盈,语笑随风,迤逦蜿蜒的谢池边上尽是蓬勃富丽,而她只是谢家默默无闻的六姑娘。

    而今湖光水色、柳风鸟鸣,一切风景如故,人事却已悄然改换。

    谢璇将盈盈抱在怀里走着,感慨之下稍稍走神,待回过神才发觉胳膊有些发酸,这小公主虽还只是个婴儿,抱得久了还是觉得沉重。她转手就把孩子递给韩玠,于是当今皇上左手是皇子,右手是公主,两个孩子奶声奶气的叫着“父皇”,齐齐凑过去在那俊朗的圣颜之上边亲边舔。

    韩玠被亲得措手不及,等两个小宝贝总算松口,便肃然将他们递给后头的嬷嬷。

    谢璇瞧着他那副别扭的模样,心中暗笑,便取了娟帕帮他擦拭,被韩玠揽入怀中。

    帝后二人总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旁若无人的搂抱,伺候的宫人习以为常,各自低下头去,继续从容的跟着缓行。倒是谢璇憋不住,低声笑道:“孩子亲你是喜欢你,瞧瞧这嫌弃样子,就不能宠着点儿?”

    “你就是个心软耳软的慈母,我可得当严父。”韩玠肃容。

    “不过昭儿将来要做太子,确实该好生教导。”谢璇无奈,旋即抿唇打趣,“咱们皇上担负了此等重任,只好由我来宠着孩子了。”

    “嗯,你宠孩子——”韩玠飞快在她脸上轻了一下,压低声音,“我宠你。”

    即便成婚已有数年,他不经意间说出的情话还是叫谢璇怦然心动。

    仲春的晚风温柔的抚动心绪,谢璇站在长堤上瞧着湖对岸的的巍峨宫墙,那里头飞檐翘角、恢弘肃穆,是天底下最庄重富贵的所在。时至今日,谢璇依旧觉得这像是一场梦,有时候都觉得不真实——有她这样的皇后吗?不必太过费心宫闱琐事,不必去发愁后妃宫嫔,偌大的皇宫里就她和韩玠厮守,闭上重重宫门,在书架前摆一张长案来相对习字,明明身在帝王宫阙之中,却能寻出家的味道。

    “玉玠哥哥,”她隔水远眺宫墙,“时间久了,我慢慢变老,你会不会纳妃?”

    “不会。”韩玠答得斩钉截铁。

    他怎么如此笃定,想都不带想的?谢璇心里没底,“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韩玠心内失笑。

    舍去永世求来这一生的圆满,多少时光都嫌不够,半点都不容旁人打搅。每一个跟她相伴的日子,都是生命中剩下为数不多的圆满时光,那样弥足珍贵,他哪里舍得浪费?时光流逝,年华渐去,他牵着她的手渐渐变老,对她的爱也只会与日俱增。

    只是这些,韩玠都不会告诉谢璇。

    那是他的秘密,永远藏在心里,不舍得叫她知道、令她难过的秘密。

    韩玠睇着她,“因为你笨。”

    ……莫名其妙,居然说自家的皇后笨!谢璇舒展手臂环在他腰间,狠狠捏了一把。

    是夜浓情蜜意,相拥沉沉睡去,恍恍惚惚的,韩玠又开始做梦。梦里没有了曾经的惶惑与孤独,他像是跋涉在高山险水与荒漠戈壁之间,身子却未觉得疲累,甚至觉得轻盈——闪现过无数遍的梦里,他还是头一回这样轻松的走向那座漆黑的石峰,没了彼时的沉重绝望,心里竟似隐隐有愉悦。

    梦里再一次推开那石门,意识沉坠之间,又感受到了那份烫热。

    只是这次他能够睁开眼睛,看到那炽热的烈焰,和石峰底下压着的黑色巨龙。眼前尽是火红色的光芒,渐渐融了那冰冷坚硬的黑色石峰,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却看到那黑色的巨龙缓缓腾空而起,周身的漆黑剥落,渐渐泛出金色的光泽。

    龙翔于天,韩玠意识昏沉,恍惚之间,觉得自己似乎与那巨龙化为一体。

    他是真龙天子,跋涉回到过去,是为寻回挚爱,也是为了自救。梦境中,这个荒唐的念头清晰又突兀的窜入脑海,令他讶异。身体像是随着巨龙腾空翻飞,时而高升时而俯冲,他猛然自梦中惊醒。

    身上是明黄色的寝衣,帐顶上金龙盘飞,处处昭示他皇帝的身份。

    韩玠怔忪片刻,吁了口气。

    果然是皇帝当久了便开始自命不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满目的绣龙与记忆混杂,竟然织出了那样荒唐的梦境。他哪是什么真龙天子,不过是个曾经失去挚爱、拼尽努力才寻回圆满的苦行之人而已。

    韩玠下意识的收紧手臂,将怀中的谢璇揽得更紧。

    帝王寝居不能昏暗,帐外还有灯烛之光。朦胧月色自窗外泄进来,洒了满地银辉,轻薄纱帘将月光漏得更加柔和,照在她的脸庞,像是前世的柔弱依赖,像是今生的娇美憨态。韩玠心绪翻滚,侧身将谢璇揉进怀中,悄悄的吻她的眉心。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他永远记得那时的悲伤绝望,亦永远感念此时的圆满幸福。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