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50章 撒糖番外

    昭儿最近有点苦恼,因为他的母后怀孕了,父皇不许他再跟从前似的和妹妹一起往母后怀里拱。他是个四岁的男孩子,尚且能够忍受,盈盈就觉得委屈极了——明明以前母后总是喜欢抱着她,也喜欢她钻在怀里撒娇,怎么现在就不可以呢?

    早晨起来的时候,父皇依旧上朝去了,盈盈和昭儿都住在乐阳宫中,在宫人的侍候下洗漱完,穿好了衣裳,兄妹俩便手牵着手来给母后问安。

    兄妹两个长相神似,只是昭儿稍稍高挑清瘦一些,盈盈虽然好动,却也贪吃,有木叶出神入化的厨艺伺候着,将个小小的脸蛋吃得鼓鼓的,胖乎乎的小手牵着哥哥,一步一跳。宫里的嬷嬷说她是公主,仪态应当端庄大方,走路该缓步慢行,盈盈却总不听,爱怎么走就怎么走,有一回心血来潮倒退着走路,摔了一跤后也不改其乐。

    俩人到了谢璇的昭阳宫时,谢璇已经在廊下逗鸟了。

    盛夏的天气,她穿着一身轻薄的飞鸾彩绣宫装,沐浴在晨初的阳光,那上头的金线微有亮光。见了兄妹俩时,她便撇下鸟笼子,走下台阶来。兄妹俩依礼问安,然后一左一右的吊在谢璇腿边,盈盈眨巴着眼睛满含期待,“母后,今天的早膳是什么?有没有我昨天说的牛乳茶和小酥饼?”

    “木叶姑姑都给你做了。”谢璇笑着捏一捏盈盈那肉嘟嘟的脸蛋,旋即带着眉开眼笑的兄妹俩入内。

    待得用罢了饭,谢璇便将二人带至书房,随手翻出一本地理志来,开始给兄妹俩讲故事。这习惯还是去年年初养起来的,那时候韩玠找了名儒徐正来给兄妹俩启蒙,徐正固然满腹诗书,讲课时却不怎么有趣味,虽说在一众文臣里已经算比较亲和的了,面对两个三岁的孩子,依旧不得要领,使出浑身解数也未能勾起两位殿下太多的兴趣。

    兄妹俩原本就年幼,徐正的满口学问在她俩来说简直就是天书,第一天出来就都耷拉着脸,黏在谢璇身边撒娇。

    谢璇没奈何,只好亲自出手,慢慢的教兄妹俩认字,有空的时候将当时去潼州的途中见闻讲给孩子听。谁知这一讲,两个孩子都听得津津有味,每日里去听讲之前都要缠着她听一段故事。

    于是从潼州开始,谢璇便将庸州、廊西乃至再往南边的隋州、泸州的事都讲给他们听,到了后来,腹中存着的那点不够用,便将天下地理志找了个齐全,每日看一段,然后挑有趣的讲给他们听,顺便画个大饼——

    只消兄妹俩认真学字,过不了几年,他们就能自己看到宫城外有趣的天地了!

    昭儿听得兴奋不已,开始每日都惦记起认字读书来。

    母后说潼州有一种灰兔子,有细长的耳朵和短短的尾巴,跑起来飞快,一眨眼就没影儿了;庸州有漂亮的红狐狸,蓬蓬的尾巴翘在后头,眼睛跟琉璃珠子似的,又漂亮又聪明;廊西还有一种叫鹰的大鸟,翅膀比他张开的胳膊还长,扇上一下,就能从山这头飞到山的那头,还有那些他从不曾见过的花草,在母后口中绽放,繁丽华美。

    那种种故事都跟这高墙内四四方方的宫城迥异,昭儿满怀期待,只盼着早些认够了字,就能自己去瞧那些故事,然后讲给妹妹听。父皇还说,等他长大了,还可以自己出去游历一圈,亲眼去看看那些东西。

    昭儿盼着自己能快些长大,也盼着每天到母后那儿去听故事。听完故事再去徐正老先生那儿听讲,一整天都能精神奕奕。

    今儿母后讲的故事依旧很有趣,昭儿听得欲罢不能,明明已经到了该去听讲的时辰,却死活舍不得故事,缠着母后让她讲更多。谢璇却记着韩玠的嘱咐,盈盈还能宠着,却不能给昭儿惯太多毛病,便催他快点去先生那里,剩下的明儿再听。昭儿不肯,爬上谢璇的膝盖,甩着谢璇的胳膊撒娇。

    这是兄妹俩惯用的手段,一左一右的吊上去,百试不爽。

    谁知道这回昭儿还没爬上去,后头就伸过来一只手,轻轻松松的将他从肩膀提起来,然后搁在地上。韩玠身上还是上朝穿的明黄衣裳,负手而立,面色肃然,“怎么还在这里?说了不许往母后怀里钻,怎么忘记了?”

    昭儿仰头瞧着父皇,那样高健的身子看得他脖子疼。

    他心底里有点敬畏父皇,不敢太放肆,只好低垂着头不吭声,见韩玠又躬身跟谢璇说起什么,那眉眼瞬间舒展开,就连声音都柔和了。

    昭儿渐渐的委屈起来。

    父皇偏心!他瞧着韩玠的脚尖,郁闷的想。明明对母后那么好,对他却总是严厉,其他的也就罢了,今天居然拎兔子似的将他从母后身上提开!他已经有一个月没能在母后怀里撒娇了!

    小男孩儿赌气起来,冲父皇母后行完礼,拉着妹妹就往外走,“盈盈,咱们去听讲。”

    盈盈被他拉着跑了两步,偏头见他气鼓鼓的,有点不解,“皇兄怎么啦?”

    “父皇偏心,都不许我们跟母后亲近,他一定是想自己霸占着母后。”昭儿走出昭阳宫就轻声嘟哝。

    盈盈深以为然,“就是,还骗我们说母后肚子里有小娃娃,怕我们伤了小娃娃。”

    “嗯!”昭儿点头,“母后肚子里怎么可能小娃娃?我那天偷偷摸过,母后肚子里什么都没有,父皇一定是在骗我们!”越想越是深信不疑,昭儿想起父皇经常抱着母后的样子,再想想他刚才被韩玠“粗暴的提走”,母后却没有半点袒护,就更加觉得委屈——父皇不疼他也就算了,如今就连母后都不疼他了,呜呜!

    兄妹俩鼓嘟着个嘴去徐正老先生那儿听讲,晌午的时候暂时忘却清晨的不快,用完午膳便牵着手在附近散步。

    盈盈好动也贪吃,但身子骨不及昭儿强健,走上一阵子便喊累,也不叫宫人帮忙,只是抱着昭儿的胳膊慢慢挪。昭儿也习惯了妹妹这个小累赘,自觉的将胳膊递给她,盛夏天气里被她抱出一胳膊的汗,也甘之如饴。有时候碰见高点的台阶,他便先爬下去,然后扶着妹妹过来,保护得十分周到。

    盛夏天气热,偶尔碰见没有林荫的地方,能把人给晒化了。兄妹俩不耐烦宫人们恭敬笨拙撑伞的样子,叫人摘了两片大荷叶,一人顶了一片在头上,沿着鹅卵石小路踩石子儿玩。远远的瞧见韩采衣走来,兄妹俩便手拉手的迎过去,“婶母!”

    长相酷似的小不点各自顶了大片的荷叶,那模样可爱极了,韩采衣笑眯眯的迎上去,蹲身一左一右的将两个孩子揽进怀里,“居然在这里偷懒玩耍,今儿晌午没去皇后那里么?”

    说起这个,盈盈就想起了伤心事,委委屈屈的告状,“母后不疼我们了!”

    “母后怎么不疼你们啦?”韩采衣觉得有趣。

    昭儿一本正经的解释,“父皇说母后怀里有个小娃娃,不许我们缠着母后玩,他骗人!母后也是,跟着父皇一起骗我们,她不疼昭儿和盈盈了。”越想越觉得委屈,爹不疼娘不爱,就只有兄妹俩相互疼爱了。他撅着个嘴巴,拉住妹妹的手,颇有点相依为命同病相怜的凄苦模样。

    韩采衣强忍着笑意,“皇上可没骗你们,皇后她肚子里真的有小娃娃了。”

    “真的吗?”对于这个常带笑脸的婶母,昭儿显然比较信任。

    “真的,再过上几个月,那个孩子就能长大,回头等他生出来,昭儿就又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到时候昭儿可得像疼盈盈一样疼他。”韩采衣爱极了这对龙凤胎,挨个香了一口。

    小时候被亲时无力反抗,这时候的昭儿却不乐意了,当即从韩采衣怀里溜出来,让在旁边,“婶母要去哪里?”

    “我去皇后那儿,你们去不去?”

    “不去,待会还要听讲。”昭儿摇头,同韩采衣道别过后,依旧擎了荷叶,跟盈盈四处闲逛。他自小就爱思索,小时候对着一样新奇物事能好奇的打量半天,渐渐的明白事情了,也总爱琢磨大人们言行举止的原委。这回父皇母后的表现让人委屈,回想近来父皇母后的种种表现,再想想刚才韩采衣说的话,昭儿恍然大悟——“盈盈,父皇和母后肯定是不想要咱们了!”

    “啊?”盈盈瞪大眼睛,有点慌了。

    “以前母后总是抱着咱们对吧?可现在她不抱我们,还不许我们往她怀里钻,肯定是为了婶母说的那个小娃娃!”昭儿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你还记得吗,上次咱们在母后那边吃糕点,父皇和母后在帘子里面,父皇说,‘两个孩子在这儿,挺麻烦’。”

    盈盈想了半天,似乎是有这么个印象,当即点头,“对!那时候母后还在笑。”

    “父皇一定是嫌咱们麻烦,才想另外生个小娃娃,然后再把咱们丢了。”昭儿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委委屈屈的将那荷叶耷拉下来,“他不要我们了。”

    皇兄说的似乎很有道理……盈盈的荷叶也耷拉了下来,随即觉得慌张,“那咱们怎么办啊?”

    “没关系,皇兄会护着盈盈的,父皇母后不要盈盈,皇兄要盈盈。”昭儿觉得父皇母后都是大坏蛋,握紧了妹妹的手。盈盈自小就依赖着昭儿,这时候颇有点六神无主,便往昭儿身边贴了帖,“嗯,我到哪儿都跟着皇兄!”

    兄妹俩赌了气,想着父皇母后要丢了他们另要个小娃娃时就觉得伤心,走着走着,昭儿便借假山花木之便拉着盈盈藏了起来。

    *

    晌午才过,天气便愈发闷热,远处雷声隆隆后便是一阵瓢泼大雨。雨势未歇,谢璇正跟韩采衣在窗边闲聊,就见乐阳宫的宫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在殿外磕头,“皇后娘娘不好了,两位殿下不见了。”

    谢璇微惊,“怎么回事?”

    “两位殿下用过午膳后就在御花园里玩,奴婢们在后头伺候,谁知道一个恍神,两位殿下就不见了踪影。奴婢们四处没找到,求皇后娘娘恕罪!”

    “糊涂东西,丢了殿下还要恕罪!”韩采衣立时起身,扶住了稍有惊慌的谢璇,“不必担心,皇宫就这么大点地方,肯定是两个孩子在哪儿藏着玩的,丢不了。”

    “他们是在御花园,那儿有水池。”谢璇哪能放心,立时叫宫人备伞,四下里去找。

    御花园的水池里当然没有两个孩子的踪影,这边的动静惊动了韩玠,几乎成了阖宫上下一起找公主皇子。两个孩子年纪都不大,可昭儿自幼就机灵,很会玩捉迷藏,宫里就这么大点地方,却没什么人瞧见兄妹俩。

    雨势早已停歇,谢璇同韩玠、韩采衣寻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有了点收获——在北边角落的一丛蔷薇上,挂着今早系在盈盈发间的丝带。因韩玠后宫虚置,许多宫室都是闲着的,宫人大多绕昭仁宫附近居住,这一带平常十分冷清。盈盈她居然来了这里?

    谢璇心里一跳,当即叫人挨个搜寻,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有宫人满头大汗的跑来跪在跟前,“启禀皇上,找到两位殿下了!”

    循着宫人的指引匆匆赶过去,一座废弃宫室的门敞开,里头的家具摆设俨然,中堂的檀木柜边歪歪斜斜的铺着一张毯子,昭儿将盈盈圈在怀里,正靠着柜子睡觉。两个孩子都还小,平常都锦衣玉食的伺候着,如今兄妹俩缩成一团,盈盈的眼角似乎还有泪痕,怎么看怎么可怜。

    宫人们大气都不敢出,悄悄跪在两侧,谢璇两步赶上前去,蹲身将盈盈揽过来。

    身后韩采衣也快步上前,抱起了昭儿。

    两个孩子将眼睛眯开条缝儿,显然还是睡意朦胧。盈盈稍微马虎,只瞧了谢璇一眼便又阖眼继续睡觉,昭儿却是眨巴了两下,瞧见满脸焦急的父皇母后和跪了一圈儿的宫人,懵了片刻才道:“婶母?”

    韩玠踏步上前,负手站着,“怎么在这里睡觉?”

    昭儿默默的看了他两眼,低下头不说话,还挣扎着从韩采衣怀里溜下来,两只小手缩在袖中,规规矩矩的站在地上。他平常很少露出这样的情态,除非是受委屈后赌气,或者是做错了事觉得愧疚。

    韩玠瞧着他衣裳沾了不少灰尘,叹了口气矮身抱起儿子,放柔了声音,“昭儿不高兴么?”

    昭儿抬头,唇角动了动却没说话。

    另一侧盈盈终于在睡梦中察觉了不对,眯着眼缝瞅了瞅,将两只手臂环在谢璇颈间,往谢璇胸前拱了拱,“母后……”

    昭儿这孩子不肯说,盈盈却是很好哄的,谢璇低头亲了亲女儿,“怎么睡在这里了?”

    “皇兄带我出走,躲雨时睡着了……”盈盈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在母后怀里有问必答。

    韩玠诧异,看向儿子。

    出走?这孩子想做什么?显见得是儿子心里有了疙瘩,韩玠也不能再当严父了,手臂换个姿势,让儿子正对着自己,“父皇让昭儿不高兴了?”

    其实他宠起孩子来,比谢璇不遑多让,这么低沉温柔的声音一问,霎时将昭儿心底的委屈全勾了起来。小男孩儿吸了吸鼻子,憋不住道出实情,“父皇和母后不要我们了,昭儿带着盈盈出去住。”

    “父皇怎么会不要昭儿。”韩玠失笑,在儿子额头亲了亲,“父皇最疼昭儿。”

    “真的吗?”昭儿将信将疑,见韩玠点头,就又问,“那父皇疼盈盈吗?”

    “当然。”

    “那父皇有了别的小娃娃,也还会要昭儿和盈盈吗?”

    原来兄妹俩计较的是这个……谢璇忍俊不禁,过来宽慰他,“不管往后有几个弟弟妹妹,昭儿和盈盈都是母后最疼爱的孩子。等将来弟弟妹妹出生了,昭儿也像照顾盈盈一样照顾他们好不好?昭儿最懂事了!”

    最后的夸赞显然安抚了昭儿,他心里的大石头落地,总算是将阴着的小脸儿转晴,使劲点头。

    怀里的盈盈揉着小鼻子打了个喷嚏,谢璇不敢再耽搁,忙将兄妹俩带回去,宣了太医。

    晚间兄妹俩不肯回乐阳宫,谢璇便将她们安置在偏殿里,夫妻俩在榻边讲故事哄他们。待得两个孩子睡着,韩玠揽着谢璇出门时才笑着摇头,“昭儿年纪不大,心事倒是不少。我这两天冷落他了么,竟叫他以为咱们不要他了。”

    “小孩子心思敏感,这些天你一直不叫他们来撒娇,当然要乱想。还有今儿早上,你把昭儿拎开的时候他就不大高兴,谁知道后晌就要带着妹妹出走——”谢璇懒懒的靠在韩玠身上,嗔他,“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待孩子了!严父说的可不是粗暴。”

    “是我疏忽。”韩玠失笑,“以前父亲喜欢这样拎我,却忘了昭儿年纪还小。”

    谢璇舒了口气,缓缓伸展胳膊,“许久没抱盈盈,她可重了不少。玉玠哥哥,胳膊酸。”

    孩子跟前是慈和温柔的母亲,到了他跟前,还是要不时的软软撒娇。

    韩玠偏头亲她的脸,“待会给你揉揉。”

    “其实可以叫芳洲……”谢璇惦记着韩玠在朝堂上的劳累。

    两人入了帘帐,宫人们便守在外面,韩玠朗然一笑将谢璇打横抱起,两步到了榻上,便坐上去将她圈入怀中,“我的媳妇儿,当然我来照顾。”

    谢璇攀到他胸前肌肤相贴,面上笑意盈盈,捧着韩玠的脸亲吻,“不怕累么?”

    韩玠趁势攻入她的唇齿,手掌游弋,由背及腰的摩挲,渐而滑落到腿面,慢慢揉捏,声音含糊而眷恋——“虽苦犹甜,甘之如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