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8章 月下倾诉

    为了讨好诸葛云,陆月儿晚上拿出所有的精神做了一桌子菜,全是她拿手的。

    诸葛云拿起筷子刚要夹菜看着那个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自己的陆月儿又把筷子放了下去,这样被人盯着怎么吃得下去。

    陆月儿看他皱着眉头连忙问道:“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这种关切的话语多长时间没有听到过了,诸葛云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

    陆月儿惊讶的说道:“你,你笑了。”

    诸葛云摸了一下脸,“笑怎么了?”

    “我从来没见过你笑,不过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以后别整天板着个脸像是别人欠你多少钱似的。”陆月儿撅着小嘴教训他道。

    说完她就后悔了,这些年真是被爹娘还有哥哥宠坏了,面前这个人不是她的亲人,而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更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她怎么会这样教训他呢?

    她低下头闷不做声的吃起饭来,眼角却在瞟着诸葛云,如果他有什么异动自己就赶紧躲到指环里去,保住小命要紧啊!

    诸葛云看她不再说话只是埋头吃饭突然有些惆怅,自己就那么可怕吗?

    他拿起筷子静静的吃起饭来,吃晚饭他擦了擦嘴,对陆月儿说道:“总的来说做的不错,不过这个菜应该先放醋再放菜,还有这个菜炒的时候火候不到,这个火又有些大了,这个果盘糖放的有点多了……”

    他还要说就看到陆月儿那满眼的怒火,陆月儿实在气坏了,想她前世的时候因为身体的缘故不大与人接触,平时没事就研究做菜做饭。

    爹娘还有哥哥都对她的厨艺赞不绝口,唯独这个人挑三拣四,真是气煞她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菜都是前世的菜,他怎么知道做法,他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放什么东西,哼,不知道就乱说。

    她气鼓鼓的说道:“你以前吃过这些菜吗?你做过吗?你凭什么这样说?”

    诸葛云站起身来黯然的说道:“我吃过也做过,我母亲曾经做过这些菜,她做的很好吃,你做的有她的味道。”

    说完他就走了,那身影看上去是那样孤单,陆月儿突然觉得有些心酸。

    她想着刚才诸葛云的话,他母亲做过?可是这些都是现代的菜啊,尤其是那番茄酱,还有那水果沙拉,这完完全全是不会出现在古代的,难道诸葛云的母亲也是穿越来的?

    这个想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下决心要打听一下诸葛云母亲的事情,可是像谁打听,这个院子里没有外人,只能旁敲侧击问问诸葛云了。

    正值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晚上暖风习习,诸葛云坐在院子里抬头望着天空。

    陆月儿轻轻走过来问道:“你在看星星吗?”

    “嗯,母亲说每一个死去的人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诸葛云有些伤感的说道。

    陆月儿心想这个人那么残暴竟然还会相信这种鬼话,真是幼稚,她不禁笑了。

    诸葛云看着她那笑脸淡淡的说道:“你也觉得不可能是吗?当时我才四岁,母亲给我讲好多好听的故事,那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母亲说什么我都会信,即使现在长大了知道那些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我还是深信不疑。我希望母亲也变成了一颗星星,就像那颗一样,又大又亮,整天在天上看着我。”

    他修长的手指指着天上的一颗星星,陆月儿抬头望去果然又大又亮,原来他的母亲早已过世,原来他也思念他的母亲,可是既然心里有爱,有感怀为什么要去伤害别人呢?

    想到他冷血的杀死姑姑,想着他残忍的让野兽吃掉那个下人,想着他嗜血的杀了一头豹子。

    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她静静地说道:“你母亲肯定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如果她在,肯定希望你也像她一样善待别人。”

    “是的,母亲是最温柔最善良的,可是在这个吃人的地方温柔善良是没有用的,最后的结果就是被最亲的人出卖被人害死。”诸葛云紧紧的攥着拳头,牙齿咬的格格响。

    母亲是那样的温和,那样的纯净,可是却被那样残忍的害死了,想着小时候父亲对母亲是千依百顺疼爱有加,可是母亲被害死时他在做什么?

    他在和祖父商讨着诸葛家的利益,他在母亲死后不久就纳了一房美妾,他就那样把母亲抛之脑后,所以他不会像母亲那样温柔善良,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诸葛云是不好惹的,他诸葛云是残暴嗜血的,是魔鬼一样的人物。

    陆月儿被诸葛云的话惊呆了,听他的意思他母亲竟然是被人害了,这是个什么社会,这是个什么破地方,怪不得诸葛云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看来是受了什么刺激。

    她的心被诸葛云弄得有些疼,她安慰道:“你别太偏激了,毕竟,毕竟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

    她的话是这样无力,也许在现代这话会成立,可是在这个时代这话太苍白了。

    诸葛云淡淡的转身离去,微风吹来他的一句话,“你像我母亲一样善良。”

    不,陆月儿心里呐喊着,我不善良,我是要来毁了你,毁了诸葛府的,你别把我当好人。

    她觉得以后要少和诸葛云接触,为什么这两天接触下来发现他身上有很多优点和无奈,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被他打动了,他是自己的敌人,仇家,她深吸了一口气回房睡觉。

    第二天上午,诸葛云给了陆月儿一个包袱,陆月儿狐疑的看着他扔下就走掉了,打开一看,天呢,是一条华丽的衣服,紫色的长裙外面罩着一件淡绿色的小褂,还有一个碧玉簪和

    碧色的耳坠,这,这也太贵重了,这哪是她一个丫鬟可以穿的啊!

    她有些不安,思来想去还是算了吧,作为一个下人她就该谨遵自己的本分。

    当诸葛云看着依旧一身素装下人打扮的陆月儿时皱着眉头说道:“去把那衣服换上。”

    “不,太贵重了,不符合我的身份。”陆月儿执拗的说道。

    “就你整天我啊我的,像个做下人的吗?你这样不懂规矩如果以下人身份去参加宫宴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脑袋就没了,去把衣服换上,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远房表妹。”

    “什么?”陆月儿瞪大眼睛看着诸葛云说道,“那别人问起诸葛府的情况我都不知道,还有我是你什么亲戚家的表妹啊,别人问我怎么说?”

    诸葛云皱着眉头道:“你怎么那么多话,不知道就不说,实在不行就当哑巴。”

    “哑巴”两个字勾起了陆月儿的回忆,她一扭头倔强的说道:“我不去了,我才不爱当哑巴。”

    诸葛云冷哼了一声,“不去就不去,我把院子锁起来,你哪儿都别去,老老实实在这儿待着。”

    陆月儿急了,不去怎么行,万一哥哥也去参加宫宴那自己不就错过了,她赶紧说道:“去,我去,不就是当哑巴吗,我会。”

    她一溜烟跑回去换衣服,诸葛云看她那样子笑了,这丫头就是得激一激,就会嘴硬。

    他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改变,以前谁敢这样对他,以前他最讨厌别人尤其是女人和他说话了,而且还没好气的和他说话,可是他却喜欢这个女子这样对他。

    当他看着走来的陆月儿时他却又非常后悔答应让她去参加宫宴了,面前的这个女子好美,她美得不似凡人,那衣服很合身,穿在她身上更是别有一番特殊的韵味。

    他想要把她藏起来不让外人看到,他能想想到那些世家子弟看到她会是什么眼神,他心里突然就特别烦躁。

    走出院门他径自上了马车也没理陆月儿,陆月儿有些纳闷这人的反复无常,算了,找哥哥要紧,她也上了马车,看着诸葛云依旧黑着脸,她把脸扭向一边,哼,你不搭理我,我也懒得搭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残暴将军的逃奴(百度最新章节)  残暴将军的逃奴(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