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章 金龟抱穴

    此节正值深秋,却也是奇热非凡。按气节,当属“秋老虎”了。

    不过,这么热的天,却有数十人正立在一处山头,大声的议论着什么。

    “小驰,别玩那鲁班尺,快过来!”

    开腔的是一个年约四十六岁的中年汉子,体形瘦弱,却给人一种格外精神的感觉。

    “哦,三伯有什么事?”一个看起来莫约有十八、九岁的愣头小伙一棵杨树底下钻了出来。

    但是,别被他的外表迷惑了。他叫徐驰,今年二十二岁,刚从一所大专里毕业出来。看他白白净净的样子,与一群皮肤略黑,体态健壮的人格格不入。

    “上去看看,这里有些古怪!”说着,那中年汉子拎着小红布带,便往山上爬去。

    徐驰摸了摸鼻子,将目光从小红袋上收了回来,也跟着他三伯爬了上去。

    越往上爬,徐驰就感觉越凉快。

    不,应该不是说凉快,而是一种阴冷。背粘粘的,像是冰块贴在那里一般。

    回头看了一眼,徐驰发现同样的有跟了上来。这个人,徐弛知道,算起来还算他三伯徐庆明的师傅。不过,他们两同岁,加上又是本家所以没有师徒相称,以兄弟相称。

    徐元贵,这个人徐弛很小的时候就见过。第一次,是在自己爷爷去逝的时候,徐元贵为自己的爷爷开坛超生。在徐驰眼里,这种人是很神秘的。

    “小弛,愣着干嘛,还不上去帮你三伯。”徐元贵看了一眼徐驰,快步超过了徐弛。

    徐驰也没答话,连忙跟上去。按理说,四十几岁的爬山比较吃力,可是这徐元贵却是游刃有余,连徐驰都比不上。他猜想,这个徐元贵一定有什么秘诀。

    很快,三人就站在了一处平地之上。

    这块地,有点怪。

    按理说,这山上杂草是非常多的,可偏偏这块地是光秃秃的,且不像是人为造成的。更奇怪的是,这里特别的阴凉,有种阴嗖嗖的感觉在里面。

    “三伯,这里怎么这么阴啊?”徐弛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缩了缩脖子。

    徐庆明解开自己的小红布袋,取出一个罗盘来。而一旁的徐元贵则走到徐弛旁边,说道:“小孩屁股三把火,你怎么这点阴气都抗不住。”

    徐弛撇了撇嘴,对于这种俗语他是向来不信的。这些事物,在他眼里自有一套看法。比如说,老人家说晚上不能剪指甲,会撞鬼。

    而张弛的看法是,古时晚上用油灯是很奢侈的,为了节省油灯自然要说一套话来吓唬人了。因为,除了晚上不能剪指甲之外,还不能照镜子,不能梳头,不能扫地等等。这些,全都需要灯光才能完成,所以出于节省的目的,一定会编些禁制来。

    所以,他认定,这‘小孩屁股三把火’或许是为了人家省柴木而编出来的。

    徐弛脸上那种不太相信的表情完完全全的落到了徐元贵眼里,他眯了眯眼,走到徐弛身后,往他身上用力的顶了三下,说道:“怎么样,火旺起来没有?”

    刹那间,徐弛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徐元贵,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背后突然热了起来。好像真的有三把火在烧,把自己烘的暧暧的。

    “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徐驰不解,连忙问道。(注,先生,是当地百姓对风水师的普遍叫法。)

    徐元贵瞄了一眼徐弛,懒洋洋的说道:“怎么,现在感觉古话没骗你了。小子,别尽用自己眼光看东西,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假不到哪去。过去跟你三伯学学,省得你跟着我们浪费时间。”

    其实徐弛也知道,这个徐元贵暂时不想教自己什么东西。一来,是因为有些东西讲究个缘分,二来也是因为徐驰这样的小伙子没多大耐性学风水这类东西,所以徐元贵只以为徐弛只不过一时好奇罢了,过些日子性就疲了,自然就不学了。

    徐驰拾起地上的一块石子,快步地走到徐庆明旁边,却没有料到刚才徐元贵脸上诧异的表情。而且,徐元贵的眼睛一直注意着徐驰的手中那块石头。难不成,这石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阿驰,你看的下面的出来这地形像什么吗?”徐庆明捧着罗盘,眯着小眼。

    看了看四周的山势,好一会,徐驰才说道:“像只乌龟!”

    的确,那底下的五座小山连起来刚好像一只趴在那里的乌龟。

    “不错,这陈家气运不错。金龟抱穴,难怪这么有钱!”徐庆明的话里,似乎带着那么点嫉妒的味道。

    其实哪个风水师不想做发自己,不过好像能做发自己的风水师没有几个。这种感觉,像是医不自治,说不太清楚。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有些人不愿意相信风水这门学问吧。

    说到徐家的墓,徐弛也去看过,那可是相当的漂亮。以徐驰目前的风水知识来说,的确只能说出漂亮这样的话来。

    徐家的墓,正对的是三座相连的山,看起来像笔架,也就是“山”字。据说,调山对着这种笔架山,后代能出个把文人。风水这种事要用很长时间来考证的,短发几乎不太可能。

    墓地所在的那座山,像只一条青蛇。徐驰曾立于山顶看过,山势弯弯延延朝下,的确非常像一只蛇。

    至于为什么不叫龙呢,这个徐弛就有点不太明白了。他问过自己的几个伯伯,都没有告诉他为什么。兴许,在他们看来,说了自己也不懂吧!

    “三伯,金龟抱穴是什么风水啊,有什么用?”徐驰听的有点不通透,知道这金龟抱穴是他们喝形的结果,换个风水师傅或许会叫它金龟朝圣或者别的。

    “好风水!”白了徐驰一眼,省得跟他解释,因为他遇到了有点棘手的事情。

    “不是好风水你会说陈家发家是因为他们的坟好吗,好在哪里不跟我说,我怎么学?”徐驰看着徐庆明走到一旁,坐下来自言自语。看着脚下不远处的坟墓,感觉心中有说不出的怪异感。

    “你别怪你三伯,刚才他心神受损了。”一旁的徐元贵好像听到了徐驰的话,在他旁边蹲了下来。

    “心神受损?”这些,只有小说里才看的到吧,这个徐先生怎么也这么说,难不成他也常看小说?

    “不错,有高手啊!”说着徐元贵站了起来,一脸凝重,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

    徐驰却是越来越不明白,一会是什么心神受损,一会又是什么有高手。难不成,这个徐元贵看小说看的走火入魔了,一开嘴就是乱跑火车。

    看着自己的三伯心事重重,眼中有些慌乱的神色,徐驰大为奇怪。在他的印象之中,自己的这个三伯好像天不怕在不怕,半夜还给人家拾过人骨头,今天这是怎么了?

    徐驰跟了上去,还没有来得急问,徐庆明跟着徐元贵就迎向了陈家人那里。

    “这活我们接不下。”徐庆明直奔主题,想要拒绝掉这单他之前好不容易拉来的生意。

    那个满头白发,拄着拐的老汉拿着一双小眼睛看了一眼徐庆明跟徐元贵,缓声说道:“你们两个都是靠名气吃饭的,难道你们不想吃这碗饭了吗?”

    语言之中,带着浓烈的威胁。就算是徐驰这个刚毕业的毛头小伙,也听的明明白白。

    “陈伯,话不是这么讲的。你们陈家不知道找了多少人,照样没有人敢接。就算我们推了,这碗饭照样吃的香。”徐庆明皱了皱眉,别个时候都是别人求着他的,哪有人敢威胁他?现在到好,沾亲带故却摆起脸来了。

    那个老汉好像被人戳着伤口,一下子焉了气焰。可是一想到还躺在医院的儿子,立马又拿出那种强硬的口气来。说道:“不行,你已经收了我五千订金,这活你们必须接。”

    就在徐庆明想要开口时,却被徐元贵拉了一把。

    “靠,钱眼驰,你吖的也在这里?”

    徐驰抬头一看,一个小胖子从人群里钻了出来,朝着徐驰奸奸地笑了笑。

    “色鬼逸,你怎么在这里?”徐驰连忙冲了过去,跟着那小胖子抱在一起。

    “呸,呸,呸,什么色鬼逸。老子是陈博逸,陈博逸。”小胖子用力抱了抱徐驰,明显的用武力威压。怎么说,在场都是他的长辈,徐驰这么叫他,太不给他面子了。

    “咳咳,那个博逸。哎,这名字太不习惯了。”徐驰知道陈博逸在担心什么,但又开起了他的玩笑。

    看到徐驰又要叫那个名号,陈博逸立马堵住了陈博逸的嘴巴,想把他拉到一旁。

    可是,那老汉的拐杖却横在他们的面前,问道:“博逸,这位是……”

    “爷爷,这是我兄弟,从小一起玩的兄弟。”说着,陈博逸眼里闪过一些神色。

    那老伯看了一眼徐驰,对着他说道:“小伙子,你要说服你伯伯接下这活,我给你两万如何?”

    “两万?”

    在旁的人,都能看到徐驰眼里冒着光。

    “好,好,我试着说服我三伯。”徐驰虽然喜欢钱,可也知道能拿定这主意的不是他,是他的三伯跟那个徐元贵。

    “小驰,你这是干嘛?”徐庆明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开了两万的价,而且徐驰竟然答应了要帮忙了。

    钱眼驰,有这个外号的人能不喜欢钱吗?

    陈老伯冷冷的笑了笑,心道:这下,你们得救我儿子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