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章 昏迷与风水

    陈博逸眼睛一亮。

    对啊,那两个先生都是徐驰的亲戚,说不定他能说服他们。

    把徐驰拉到一旁,陈博逸压低了声音说道:“兄弟,你这回真得帮帮我老爸,不然兄弟我就真的成孤儿了。”

    徐驰看了一眼陈博逸,有些疑惑。这陈博逸的老爹他在十几天才见过,还跟他一块喝了酒,怎么会出事呢?

    “这是怎么回事?”徐驰看到陈博逸的脸色,知道他肯定没拿这件事开玩笑。可是,自己怎么帮他呢?

    陈博逸吞了吞口水,把眼睛斜向了他的爷爷,似乎在征求他的许可。

    “都老实告诉他们吧,反正这活必须让他们接下。除了他们,怕是没有人能救你的了爸。”陈老汉叹了口气,望向徐庆明跟徐元贵的眼神带着几分祈求的味道。

    “这事别先求我们,我打个打电话问问。”说着,徐庆明掏出手机,快速拨一个号码,上面显示着:二哥。

    徐驰这边,陈博逸已经说开了。

    原来,八天前,陈爸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不醒人事了。送到医院之后,什么也查不出来,反正人就是昏迷了,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没办法把人把人治醒。

    这要放在民间,大体就可以说丢魂了。

    徐驰对陈爸十他了解,他这个人平时极注重健康问题,每天都会坚持锻炼,身体好的很。但是偏偏这么一个人,就这般无缘无故的昏迷不醒了。

    血压一点不高,脑也没有积血。呼吸正常,体温恒定。按理说,不该昏迷的。

    事后,陈老汉就找了一个算命先生问了一下。那先生说,他家里的墓里出事了,如果不尽早解决就会出大问题。

    在医学没办法解决之下,陈老汉就只好四处找风水先生到他们的墓地看看。他请的人,自然是真的有几分本事的人,看过之后纷纷推脱了。直到今天,他才请来在当地名气不错的徐元贵跟徐庆明这对拍档,希望他们能解决他们现在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

    风水,说起来非常之玄,可如今也算一门学科了,都是有理有据的,只是没有传言中的那么玄。现在大都市之中,不都有什么风水建筑学之类的,学的人不少。那些楼盘在开盘之前,大多都找些风水先生看看,是不是适合居住,有什么要注意的。

    可是,徐驰从来没有听说,人昏迷跟风水,跟墓地有关系的。

    但是,到了这份上,他们又不得不开始相信起来,把一些希望从医学之上转移到这些风水先生头上来。

    但是有一点,让徐驰有点不明白。来之前自己的三伯不是还非常高兴,说是这单比别的要多赚了许多。怎么现在一看,就拒绝了呢?

    这不仅损名声,还不合行内的规矩吧。收了人家的定钱,自然要替主人家把事办妥。

    “二哥,你说这活真能接?可是,小驰他行吗?”徐庆明的声音之中那种不解与不愿相信的情绪一丝不剩的传到了徐驰的耳中,把他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

    这事,关我什么事?

    “好,既然哥你说没有问题,那就没有问题了。”说着,徐庆明高兴的挂下了电话,看了徐驰一眼。那眼神之,还遗留着几分不相信。

    徐庆明的二哥是干什么的?

    徐驰知道,自己的二伯会画画符,算算卦,测测八字,另外还练气功。但是,为什么徐驰的二伯提到了徐驰呢?

    而且,听上去这件事成不成,徐驰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怎么样,可以答应了吗?”陈老汉也听到了,连忙问向徐庆明。

    徐庆明摸了摸下巴,目光从徐驰身上收了回来,对着陈老汉说道:“接是可以接,不过这件事非常大,我还得请几个人帮忙。你看,这钱……”

    陈老汉一点就透,立马笑道:“钱不是问题,你们开个价,一会我就让人送你到家去。”

    “那我侄子那份呢?”徐庆明等人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刚才陈老汉说只要徐驰能说服他们,就给他两万。这到嘴边的钱,徐庆明当然要把徐驰要过来。两万块,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啊。

    “徐驰那份是独立出来,你们那份我一分不少,你们不必担心。只要你们肯帮忙,我们家还有重谢。”说到重谢二字时,陈老汉还特意的咬了重些。意思明显不过,你们要是救回我儿子,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说实话,陈家到真不缺钱。他们家手下好几十个厂,还真没把几万看地眼里。

    “六万六,六六大顺嘛!”徐庆明得意的笑了笑,心里却想:我不会叫的太过份了吧,六万六,我得忙几年才赚的到啊!

    “好,那就这么定了。说吧,还须要什么,开个单给我,我让人准备。”陈老汉也松了口气,以为徐庆明会狮子大开口乱要价。还好,这个价码离他的底线还有一段距离。

    “嗯,这样吧。我们晚上回去例个单子,明天交给你。你现在带着徐驰去那医院,让徐驰陪你儿子七天。”徐庆明说着,看了看徐驰,知道他不会拒绝。陪个人七天,就有两万块收入,这生意很划算。

    “三伯,为什么要让我去陪陈伯伯啊?”徐驰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好开口问徐庆明。

    刚才徐庆明在帮他争取那两万块时,他可乐歪了。虽然说是兄弟家的钱,但生意是生意,该赚的还是要赚的嘛。再者,这都是陈老汉提出来的,可不是自己逼他给的。

    徐驰虽然这么问,但是心里已经同意了。只是,他想要个明白,为什么要让自己去陪陈爸,这跟二伯在电话里说的有什么关系?

    “回来跟你说,你先去。救人如救火,何况是你兄弟的爸爸。”徐庆明看了在场的一眼,好像在告诉徐驰说:这里人多,不适合说。

    徐驰无奈的点了点头,自觉的闭上了嘴巴。

    陈老汉听说徐驰竟然有如此作用,立马让陈博逸带着徐驰赶去医院,自己跟几个家里的留在这边处理这里的事情。

    “钱眼驰,你的两个伯伯挺神秘的。你这小子,大学回来不会就跟着你伯伯学这个的吧?”陈博逸跟着徐驰走着山道,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向徐驰。

    “也谈不上学,我爸说我23岁前都走懵懂运,让我先别急着找工作,跟两个伯伯学点东西。”徐驰白了一眼陈博逸一眼,自己的两个伯伯哪是什么神秘,就是俩财迷,凭着一些风水知识加上一张嘴混口饭吃罢了。

    “你爸还是跟以前一样逗啊,嘿嘿。这样也好,不如我也跟你混吧!”陈博逸捶了徐驰一拳,笑着说道。

    “你这色鬼逸少跟我的开这玩笑,想你堂堂陈家公子像干这活的人吗?说说吧,这几年你都死哪去了,怎么都联系不上你。”徐驰可不相信陈博逸真的想跟自己一样,跟着自己的两个伯伯学点风水知道,学学如何走“江湖”的门道。

    “别介,我是真想学的。好好好,你要不信,我就不提了成不?”一眼哀求的样子,接着说道:“还能怎么过,被我老爸踢到军队里混了几年,去年才刚退役。回家之后,经营着两个厂子。怎么样,我这里可给你留着一个总经理的位子,有没有兴趣啊?”

    “总经理?”徐驰眼睛一亮,知道陈博逸不是说着玩的。

    “怎么样,有兴趣没有?”陈博逸几乎是跟着徐驰穿着同一条裤子长大的,他脸上的这点变化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你这不是开我玩笑嘛,老子学的是服装设计,跟你那厂子的经理有五毛钱关系?”徐驰猜自己的是兄弟是想拉自己一把,不过他真不是要靠着兄弟才能活的人。

    “别介,兄弟你有什么本事我还不清楚的吗?让你当经理算是委屈你的啦,说吧,你应是不应?”陈博逸又是捶了徐驰一拳,脸上的表情特严肃。

    “你都这么说,我要不是答应,还是你兄弟吗?不过,我还得跟我二伯学点东西,时间上可就不好办?”对于自己兄弟的要求,徐驰不答应不行,答应也不行,干脆就挑明了说。

    “我不也说了,跟着你跟你二伯学点东西。再者,厂里平时也没有什么大事,业务那边有人在做,质量那边也有人抓,你担心什么?”陈博逸高兴的笑了笑,终于松了口气。

    “听你这么说,你是专门请我这个闲人来陪你学艺啊?”徐驰好气没气的拍了拍陈博逸的肩膀,心想这小子孩还是没有变啊,做起事来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要不是自己太了解,还以为他在逗自己玩呢。

    “具体让你做什么也不急不是,现在关键是赶去医院啊。”说着,陈博逸加快了脚步,粗气喘的更厉害了。

    看着自己的兄弟,徐驰怎么也不相信这小子是从军队里下来。怎么可能一年时间,这小子就喘成这样?

    难不成,这小子一年就把自己掏空了?

    不可能啊,这小子不是那样的人。要不是,在军中受了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