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章 人不言鬼

    “接下来呢?”徐驰的好奇完全被陈博逸给钓起来了,听他这么说,兴许那时他们真的遇到鬼了。血符,显然是对付鬼的利器。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吗?

    “别急啊兄弟,我人又不会跑了。现在也该吃饭的点了,我让人送两份过来。”陈博逸笑了笑,似乎很享受此时徐驰脸上的表情。

    “省了吧你,多半又编了。我出去下。”说着,徐驰起身就出去了。

    因为,徐驰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他二伯发来的。

    小驰,你现在在医院了吧,到天台来,一个人。

    阳台上,一个穿着布衫的中年人,正在阳台看风景。

    这个中年人身材高大,看上去却很瘦,只有一副骨架一般。肤色略黑,留着一些长须,身上有一股与现代人格格不入的气息。

    这个人,便是徐驰的二伯徐明龙。

    “小驰,你来了。”徐明龙眯了眯眼,似乎不习惯夕阳最后刺眼的光芒。

    徐驰点了点头,走到徐明龙旁边。

    下午的时候,自己的三伯答应陈家,就是徐明龙说了些什么。对于电话里的内容,徐驰很是好奇。

    “刚才我路过那间病房了,算他命好呐,不然也撑不到现在。”徐明龙捋了捋须,像是古时的老先生一般。

    “那房间有什么问题吗?”徐驰不知道自己的二伯为什么开口就跟自己说这个,他既然到了病房门口,为什么又不直接叫自己,却让自己上天台来。

    “房间的位置,坐北朝南,阳气足,又合他八字。若换一边,又正对着太平间,早死翘了。”徐明龙看了一徐驰一眼,笑了笑,指头夹着须尾处。

    “哦!”徐驰虽然听的明白,但却不懂这其中的关联。

    “你不想听听我下午在电话里说的是什么吗?一年没见,你这性子倒是稳了些。”徐明龙的印像之中,徐驰是那种心里有什么问题就会立马追问的。可现在呢,他脸上露出很想知道的表情,却不开口。

    “嘿嘿,二伯不是常跟我说,性子稳,事方成。再说,好奇害死猫不是。”徐驰掏出烟,给徐明龙点上。

    “你啊,算了。还是实话跟你说吧,你这小子阳气重,震的住那东西。还有,那半碗面,给你带了些好处,所以才让你来。七天后他们作风水阵,少不了你出力的时候。”徐明龙好像在回忆什么事情,任由烟在空中燃着,眼睛盯着徐驰眨都没眨。

    “什么半碗面?”徐驰疑惑的看了一眼徐明龙,想知道自己的二伯说的半碗面到底是什么。他从小就不喜欢吃面,何时吃过什么半碗面。

    “咳,咳,那是你小时候的事,可能是你忘了。”徐明龙目光徐驰身上移了回来,接着说道:“这五张符你拿着放在身上,这张挂脖子,这四张放在两边口袋,各两个。”

    徐驰原本还想拒绝,可是看到徐明龙脸上的表情,只好幸幸的接下,把那张用红线系好的纸符挂到了脖子上。

    “还有,这两张送你的朋友,一张烧着吃,一张贴心带着。”说着,徐明龙从兜里掏出两张符递给徐驰。

    陈博逸吃符,他愿意吗?

    不过徐驰还是会按着他二伯的话照办,吃不吃那就是陈博逸的事了。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你记住,离开病房的时间不能超过半个小时,若是见了什么东西也不要大惊小怪,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好了。我们老徐家就你这根好苗子,别丢脸。”说完,也不管一头雾水的徐驰,匆匆的就离开了。

    等徐驰回过味来,徐明龙早就不知所踪了。

    无奈的笑了笑,徐驰又回到了病房之中。刚到门口,徐驰就听到了一个护士的笑声。他不用想,就知道陈博逸老毛病又犯了。

    靠着门,徐驰看到那名护士侧着身,捂着嘴,好像怕吵醒陈爸似的。而那陈博逸呢,削着苹果,嘴上说道:“小林,你晚上有没有时间让我这把肥锄活动活动,松松你这厚实的墙角啊?”

    说着,陈博逸将手中的苹果递给了称作小林的护士,笑眯眯的看着她。

    “切,少来了你。一肚子坏水,不跟你讲了,我正值班呢!”说着把那苹果咬了两口,就塞回了陈博逸的嘴中。

    唔,这是什么个意思?

    徐驰有点瞧不太明白了,这姑娘是接受了还是拒绝了呢?

    小林走到门口,发现徐驰笑眯眯的站着,便看了他一眼。

    徐驰也不说话,径直朝里走去。

    “臭小子,你胆子够大的,当着你爸的面泡妞,还是有男朋友的。”徐驰坚起了个大拇指,然后接过陈博逸递过来的盒饭。

    徐驰想起来有张符要给陈博逸吃的,便说道:“我二伯给了我张灵符,让你吃下,另一张你贴心带着,你自己决定吃不吃吧。”徐驰感觉,这个陈博逸是不可能会吃的。

    可是哪里料到,陈博逸接过黄符,眼睛一亮,说道:“怎么能不吃,我求都求不来呢。嘿嘿,等着!”说完,陈博逸就飞奔出去了。

    没一会功夫,陈博逸就拿着一个玻璃杯回来了,里面还装着开水。

    徐驰就看着陈博逸掏出打火机,将那黄符点燃,放在杯子上方,看着纸灰掉入水中,直到火燃尽。

    陈博逸二话不说,拿着开水混着纸灰的杯子,仰头就喝了个干净。然后,将杯子倒扣着桌子上。

    徐驰没有想到,这一套陈博逸也会。他也知道吃完符后,杯子要倒扣。至于为什么,他却不知道。

    “吃饭吧,吃了我给你接着讲。”看着徐驰,陈博逸笑了笑,似乎刚才那张纸符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一般。

    吃完之后,陈博逸果然讲开了。

    …………

    杜辰的举动让陈博逸有点摸不着脑,刚才在车上还是清醒的不得了,怎么一下车就发起疯来了。

    难不成撞邪了?

    看到陈博逸要开门下车,那机司立马将车门一锁,说道:“兄弟,千万别下去,外头有脏东西啊。你的兄弟是高人,高人啊!”

    “什么脏东西,胡扯。我兄弟是什么我不知道吗,说枪法他的确是全营第一,别的马马虎虎。”说着,陈博逸显了显自己的手譬。

    “好,你们觉得我没资格管你们这些阴魂的事是吧?好,如果你们现在散去,我就不插手,反正你们除了这片刑场也去不成别的地方。”杜辰的声音有些软下来,似乎真的不愿意思动手一般。

    “呸,给脸不要脸。哦,我忘了,你们根本没脸了。那么,就来吧!”杜辰似乎跟什么人谈崩了,说着就要动手。

    听到这里,陈博逸就更加要下车了。

    那司机架不住陈博逸,只好打开门。

    就在这时,杜辰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无比凄厉。

    “杜辰!”陈博红着眼睛冲了下去。

    可是,哪还有杜辰的影子,根本连半个鬼影都没有。但是,刚才的声音的确是从车外传来的,听着距离车子并不远。

    突然,一双冰冷的大手搭到了陈博逸的肩让,让他身子一颤。

    正想回过头去,就听到杜辰骂道:“妈的,你滚出来干嘛,滚回去!”

    “杜辰……”陈博逸还想说什么,猛然的被人一拽,远远的摔了出去。

    “想上我兄弟身,门都没有。金甲听我律令,符击!”杜辰突然跳了起来,以一种常人不可想像的高度,落到了陈博逸旁边,朝着他的胸口重重的拍了一下。

    “你想打死我啊,发什么酒疯呢,快跟我回去。”陈博逸的倔脾气上来,说什么也要拉杜辰上车。

    就在这时,陈博逸猛然间看到一张脸出现在杜辰的背后,张着大口,就要朝着杜辰咬去。也就在这时,杜辰肩上一亮,好像一盏灯一般。

    那张脸好像受了什么激刺,缩了回去,瞬间就不见了。

    “闭上眼睛,千万别张眼。”杜辰看已经没有机会,只好豁出去了。

    陈博逸已经被吓住了,听到声音立马闭上眼睛。

    听到一阵野兽般的怒吼,与一阵撕打的声音。

    陈博逸脑中满是那张脸,怎么也挥也挥不去。那空洞的眼神,脑门上有一个小指般大小的小孔,白到可怕的肤色。

    “***,快带我走,快!”杜辰不知何时已经摔到了陈博逸的旁边,嘴角不断的流着血。

    陈博逸顾不上害怕,立马扶起杜辰,没命似的往车里钻。

    那司机早就把车子发动了,就等着两个上车。看到两人上车,立马开动车子,绝尘而去。

    “喂,兄弟,你倒是醒醒啊!”陈博逸发现杜辰竟然昏死过去了,猛掐他的人中,却没有一点效果。

    “快上医院,快!”陈博逸把耳朵贴在杜辰的胸口,发现还在强有力的跳着,小小的松了口气。

    一路上,陈博逸都没有敢打开车窗,直到车子开到了市区,他才连忙开了车窗。

    “后来呢,怎么样了?”徐驰听陈博逸讲完,特别讲到那张脸时,汗毛不由的坚了起来。大半夜的在郊外在自己兄弟的肩上看到一张脸,换作自己早吓的尿裤子了吧?

    陈博逸叹了口气,说道:“他昏迷了七天,后来就被他家人接走了,到现在还没有联系上呢。也从那以后,我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好像怎么睡也睡不够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