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章 恶梦

    在病房里,徐驰的心里总是有些发毛。他的脑海之中闪过苏欣的那些话:“有只动物趴在你身上!”,好像是影子一般跟随着他,纠缠着他。

    开了窗,让自己吹一些冷风,希望能清醒一点。

    沉默了半响,徐驰掏出电话,发现已经是将近十一点了。这时,自己的二伯应该早睡了吧。他可了解自己这个二伯,如果他没有什么要忙的话就是晚上九点到九点半睡觉,第二天六点准时起床。

    滑盖手机随着徐驰的推动与闭合,有节奏的响着。

    冷风吹过徐驰的身体,让他感觉到一丝阴冷。这种冰冷,就好像今天早上在山上时遇到的那片地一般。背后突然黏黏的,十分的不舒服。

    徐驰还记得,那会徐元贵在自己身上顶了三下,然后便不觉得冷了。难道,是点了自己的什么穴位吗?

    现在中医越来越受人重视,许多人也知道穴位也不再是武侠小说里的那么奇妙,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而且它们发挥的神奇作用,是西医无法解释的。

    可以说,今天一天之中,发生了许多超乎了徐驰能接受的事情。

    坐在靠窗的床上,耳边时不时传来病房外面的脚步声与交谈声,声音都不大,好像带着崔眠的作用。

    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时候,徐驰已经迷迷胡胡的睡着了。

    而且,他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里,他似乎回到了十岁左右的时光。

    那天,他正坐在房间里正鼓捣着他的四驱车,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听起来像陈博逸的声音。可是,他爸告诉他今天不可以出房门,所以就当没听见,继续摆弄着手中的小电机,似乎想要它的马力更强一些。

    可是,“陈博逸”好像不太甘心,一直在那边叫着,说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跟他说。

    不知怎么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缓步走到小窗处。

    徐驰只看到陈博逸站在窗外,朝着他招了招手。只是,他看来不是那么真切,像是一团气。

    不一会的功夫,自己就出现在了山道之上,前面是一团黑影。可这时正值下午,徐驰却看不清前头是什么东西,只能看到一团雾气。

    也许是不懂什么是害怕,迷迷糊糊的跟着那个黑影。

    徐驰发现自己身子轻飘飘的,好像飞在云里雾里。这种感觉,梦里时常有遇到,比如他常常梦见自己跳崖,有如飞一般。

    没多过久,徐驰就跟着那团黑雾来到了一处他末见过的小庙宇前,趴在地上看,里面供着一个奇怪的神像。神像的样子,看上去小一只猴子,极小的猴子,不到巴掌之大。只是,它的头长的却像狐狸。

    可是,渐渐的,徐驰发现那庙宇变高大了,神像也变得高大起来。

    迷糊之中受黑雾所指引,徐驰痴愣愣地走进了庙宇之中,犹如提线木偶不由自主的朝着那奇怪的神像拜了三拜。

    拜完之后,黑雾中传来一阵嘶哑的笑声,像是锯子在木头上拉过。接下来的话语几乎让徐驰抓狂,那似乎是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他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声音进入自己的耳朵,可是自己好像突然失去对语言的理解能力一般,无法听懂它。

    接着,那黑雾领着徐驰走了庙宇,徐驰才发现不是那庙宇自己变大了,而是自己变小了。

    黑雾陪着徐驰玩了一阵,便拿来一碗面给徐驰吃,说吃完之后就可以飞了。徐驰听到之后,自然高兴无比,便吃了许多口。

    那在这时,徐驰听到了二伯的声音,又听到自己爸爸的声音。想要回头,身子却僵直了,怎么转也转不动。

    突然,徐驰看到一道黑光砸在自己的身边,正打中那团黑雾。

    徐驰被黑雾吓了一跳,那是一个长的十分难看的动物,虽然有人的身体,却是十分的矮小。那张脸,好像是好几种东西拼凑起来的,像是山羊,又像猴子,又或者像一只山猪,总之找不到合适的东西来形容它。

    徐驰正想尖叫,手中的碗却被他爸一把打了出去,翻在地上。那碗里装的哪里是面条,分明是一只只蚯蚓,正在地上移动着。

    徐驰被他爸爸抱在怀里,感觉身体暧和了起来,身体却也慢慢能动了。

    就在徐驰转动脖子的时候,发现一张脸正对着他。

    那,是一张苍白而又带着血迹的脸,似乎向徐驰哭诉着什么。

    “啊!”

    徐驰大叫了一声,可是自己却是什么也没的听到。

    这,是什么情况?

    睁开眼,徐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做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来的。

    这个梦,自己曾经做过几次,却都没有这样清晰过,可是即使再清晰,潜意识里总觉得失去了最重要的一段,黑雾嘶笑后的那一段话似乎能解开一切的迷雾。无论是梦醒还是梦中,听清那段话的阻力就如其诱惑力一般强大。

    “你怎么了?”陈博逸被徐驰的叫声吓了一跳,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他的旁边。

    原来陈博逸早就回来了,只是看到徐驰睡着了,就没有叫醒他。可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装的尽是晚上发生的事情。

    一想到那碗被自己吃过的蚯蚓,徐驰胃部一阵翻滚,立马起身来,话也不说,冲向洗手间。

    狠狠的冲了把脸,徐驰在抬头的那一刹那,似乎又看到了那张从未见过的脸。

    见鬼了么?

    徐驰向来不信鬼神,那些都是年幼不懂事才会时常摇着自己爷爷的手,让他给自己讲一些鬼故事。

    只是,那个疼爱自己的爷爷,已经无不再给自己讲任何故事了。

    甩了甩头,接过陈博逸递过来的毛巾。

    “我没事,只是做了个恶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叫醒我?”徐驰看到陈博逸眼里布满了血丝,看样子他根本就没睡,或者说睡不着。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回来好一会了,看你睡的香就没叫你了。对了,饿不饿,要出去吃点东西吗?”陈博逸明显的松了口气,拍了拍徐驰的肩膀,看来他被徐驰吓到了。

    “不了,再说我现在也离不开身,二伯他交待我离开病房不得超过半个小时!”徐驰在以前肯定不会拿这样的理由,可是经过今天的事,有些东西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嗯,那就不出去了。”说完,陈博逸便掏出烟,两个人站在卫生间门口抽了起来。

    “她们都回家了吧,你小子竟然舍得回来?”徐驰不想自己受那个梦的影响,尽力把注意力话到别的地方。一提到她们时,他便不由自主的想起苏欣来。

    “什么啊,你当我是那种色狼,把她们一双都吃了?”陈博逸玩世不恭的笑了笑,又恢复了他的本性。

    弹了弹烟,徐驰轻轻的笑了笑,说道:“你是有那个心,没那个胆吧?”

    “切,这你都发现得了?”说着,捶了徐驰一拳,接着又说道:“你这小子在校园里还是守身如玉,没把那事给办了?”

    看了陈博逸一眼,徐驰发现他好像从高中起就一直追着自己问这个问题,从来没有觉得无趣过。

    “我哪能像你学习啊,色鬼逸?”说着,便笑了起来。

    “得得得,少给我装纯情男啊,钱眼驰!”说着,也笑了起来。

    他们这个外号,是彼此对方起的,私底下经常这么叫。男人之间的外号,往往是一种情宜。

    听到对方这么叫自己,徐驰也是一乐。才想起来,今天可是赚了两万块。

    “怎么,掂记着你的两万块了?放心吧,下午的时候我爷爷就让人送你家去了,估计把你老爸给搞懵了,嘿嘿!”说着,用肩顶了顶徐驰,掐灭了烟。

    “惦记钱,也比你惦记美女实在。”好气没气的看了一眼陈博逸,虽然两兄弟之间有好几年没见了,可是那份感觉却一直保持着。

    “你是抱着钱能过日子,我得抱着美女才能过的有滋有味啊!对了,我送她们回家时,临回来时苏欣让我转告你她想请你吃饭。”

    “咦,我怎么听着有股酸酸的味道?”徐驰笑了笑,接着又说道:“你小子也受邀了吧,尽拿我当大头。”

    “你是大头糍吃多了,自然大头!”说着,陈博逸走到自己的床边,轻松的往那一倒,将腿阁在床头的小柜子上。(注:“大头糍吃多了”地当方言,指有点傻跟憨的意思。)

    “我看你是差一灶火,跟我半斤八两。”徐驰往陈博逸身边挤了挤,也躺下了。(注:“差一灶火”当地方言,指天生有些傻,与少根经差不多。)

    “好了,不抬扛了。瞧你这双眼跟兔子似的,赶紧睡会吧。”徐驰看到陈博逸明显很困了,只是一直强忍着没睡。

    “那我可就真睡了,我老爸就拜托你照顾了。”说着陈博逸也不跟徐驰客气,拉过被子就躺好了。

    徐驰摇了摇头,自顾的笑了笑,也回会了自己的那张床上。脑海之中,不时的闪过梦里的片段,让他满心的不舒坦。

    “也许,我梦里见到的,就是跟苏欣见的动物一样吧?蚯蚓面,会不会是二伯今天说的那半碗面呢?”徐驰喃喃自语,眼睛一直在天花板上游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