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章 命犯不识

    第二天,徐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握着手机睡着了。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九点了。徐驰赶忙打了个电话给林菲,想知道今天苏欣是什么时候的车。

    林菲告诉徐驰,苏欣刚刚上了车。

    徐驰懊丧的垂着头,为自己起晚了而后悔不已。

    他正准备起身的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一看却是陌生的号码。徐驰想也没有想,接了起来。

    “接的这么快呢,呵呵,知道我是谁吧?”一个暧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好像带着一种不舍的情绪。

    “苏欣,我猜的没错吧?”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徐驰淡淡的说着。

    “真没意思,一猜就猜中了。怎么样,陈博逸没事了吧?”苏欣在电话那头,似乎无比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嗯,没多大的事了,过几天就能醒过来了。”徐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或许是为了苏欣不那么担心吧。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徐驰就听到了车子发动的声音。他知道,这次一别,想要见面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了。他,与苏欣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每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

    只是,未来的事,谁能说的准呢?

    挂完了电话,徐驰深吸了口气,匆匆的抹了把脸,准备回趟老家见见自己的两个伯伯。陈博逸突然昏倒的事,他想回去请教一下是不是风水阵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因为,陈博逸的老爸还是昏迷着,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出了医院之后,徐驰就先了回了家。不管如何,这么多天没有着家,总要回家看看。

    回家的时候,徐驰路过一家麻将场,看到了他老妈的身影。只是,他并没有走进去,看了一眼就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中,徐驰也没有见到人。回到自己房间,拿了些钱,换了套衣服徐驰就急冲冲的赶到了老家。

    徐驰的二伯跟三伯都住在他们老家的大院子里,这里住着徐家的四户人家。这座房子是建于民国末年,采用夯土墙为主体,至今天还为徐家的挡风遮雨。

    在徐驰的记忆里,自己很少在这座老房子出现。他老爸,从军中退伍之后,就在村里的另一个地方盖了房子,所以他很少在徐家的大宅子里。

    “小驰,你来啦,怎么了?”坐在院子当中幽闲的抽着抽的二伯看到徐驰,敲着他自制的烟杆子,手里捏着一本书。

    “二伯,我那兄弟陈博逸也晕倒了,这事跟那风水阵有关系吗?”徐驰向来是开门见山,这次也不例外。

    徐明龙也了解自己的这个侄儿,听到他这么问便笑了笑,说道:“前些天还夸你性子稳了,没有现在今天又回去了。你那兄弟的事,说有关也有关,说无关,也无关。”

    徐驰摸了摸鼻子,并没有听懂徐明龙的话。

    “你们两个人,今年命犯不识。原来就不应该相见的,要是那天却在墓地里见面了,自然要出些事情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借风水局的事了结了。”徐明龙继续抽着他的旱烟,并没有看着徐驰脸上疑惑的神色。

    “命犯不识,这又是什么意思?”徐驰实在憋不住,索性问了出来。

    “今年是你们本命年,两虎相争,必有一败。怎么样,是不是你们两带同时看上了一姑娘了吧?”说着,徐明龙哈哈的大笑起来,把徐驰搞的一愣一愣的。

    徐驰脸涨的通红,可是却没敢问。他从心底承认,对苏欣的确是有点动心。同时,他也知道,陈博逸也喜欢苏欣。所以,这点上徐明龙并没有说错。

    敲了敲烟杆子,将书放到了一旁,翘起二郎腿看着徐驰,问道:“五行相冲知道吧?”

    徐驰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五行有相生相克一说。”

    “相克,也可以是相乘、相侮。相乘与相侮,乘,即乘虚侵袭。侮,即恃强凌弱。”说着,徐明龙看到了徐驰一脸不解,于是接着讲解什么是相乘与相侮。

    相乘与相侮,是五行关系在某种因素作用影响下所产生的反常现象。乘,即乘虚侵袭。侮,即恃强凌弱。相乘,即相克的太过,超过了正常制约的力量,从而使五行系统结构关系失去正常的协调。此种反常现象的产生,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被乘者本身不足,乘袭者乘其虚而凌其弱。二是乘袭者亢极,不受它行制约,恃其强而袭其应克之行。

    相侮,即相克的反向,又叫反克。是五行系统结构关系失去正常协调的另一种表现。同样也有两种情况:一是被克者亢极,不受制约,反而欺侮克者。如金应克木,若木气亢极,不受金制,反而侮金,即为木(亢)侮金。二是克者衰弱,被克者因其衰而反侮之。如金本克木,若金气虚衰,则木因其衰而侮金,即为木侮金(衰)。

    “陈博逸,陈属火,博属水、逸属土。而徐驰,徐属金,驰属火。你们两人,他的八字缺水,你的八字缺火。想想看,他火旺,你水旺会不会冲?”徐明龙边说,边敲着他的烟杆子,眼睛使终半眯着。

    徐驰一头雾水,这些东西自己的二伯是怎么算出来的。好吧,就算自己的二伯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陈博逸的呢,他怎么知道?

    “你小子肯定好奇我怎么知道的吧?别说陈博逸的,陈家上上下下的我都知道。”说着,徐明龙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接着又说道:“你小子又不懂了吧,人家请我们家搞风水,自然要把他们家所有至亲之人的生辰八字都列好给我们,不然万一冲了谁岂不坏事?”

    徐驰知道,这冲又有什么天干地支,五行阴阳,生肖之类的。由于太过烦杂,他索性就不问了,免得自找苦吃。

    “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是吧,不过你只能憋着。今天我已经对你说的够多子,没瞧见我跟你三伯今天都挂黄旗了吗?”说着,徐明龙指了指门口处。

    这时徐驰才想起来,自己进来的时候的确有看过两面旗子。他知道,自己的这两个伯伯一但挂出黄旗,就代表他们要休息了。如果挂绿旗的话就说明现在有空接活,若是紫旗侧代表接活外出。

    “为什么不能说,我又不是外人。”看到自己的二伯还要藏着自己不让知道,徐驰心中难免有点不舒服。

    徐明龙拿着烟杆敲了敲徐驰的头,有些严肃的说道:“并不是我不想跟你说,而是我跟你三伯还有先生都躲在家里避灾,对你说这么已经是极限了。没事你就赶紧回去,现在我们家里头可是不那么安生。这符我早画好了,你拿去将就着用吧。”说完,徐明龙起身站了起,朝房间里走去。

    “砰”的一声,门便被重重的关上了。

    徐驰有些纳闷,自己这个二伯还从来没有对自己下过逐客令,今天这是怎么了?

    想不透也没有办法,徐驰只好垂着脑袋离开了老院子。

    只是,一大堆疑问堆在他心口,让他实在有些难受。走在小村子里,徐驰的心却不知道飘到了何处。

    突然,徐驰想要到山上走走。他小时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往山上跑,跑累了就随便找处地方躺下看天空,心情很快就能平复下来。

    徐驰家的老宅子就建在马路边,后面挨着山。山上,有一座小小的八仙宫。徐驰小时候经常在初一、十五的时候跟着他奶奶跟外婆到上面去上香。

    今天,徐驰所去的就是那座八仙宫。

    走在山道上,山风徐徐的吹过,让人心情舒畅。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在这条山道上,他将遇一个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