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章 八仙宫上遇“仙人”

    阳光明媚,山道两旁散发着草木的清香。

    徐驰嘴里叨着一根草,使命的往上奔去,停下的时候气喘如牛。

    “啊,啊,啊!”徐驰放开嗓子,大声喊了起来。

    群山回应着徐驰的喊叫,一声声传开去,无数之声叫喊,越来越小声,好像把他心中所有的烦闷都带走了。

    休息了一会儿,徐驰接着往上爬去。他认为,既然来了,就要到达山顶。在那里,看看一云海。

    徐驰记得,自己大约十三岁的时候,跟陈博逸每周末都会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偷偷起床,牵上各自的狗爬到这上面来看初升的太阳与云海。

    只可惜徐驰的那只小黑被车撞死了,陈博逸的那只小白被人用药给毒死了。从那以后,他们再也不养狗了。因为,他们不想再次体会失去心爱狗狗的感觉。

    “呼!”

    “呼!”

    “呼!”

    在迈上山顶的那一刻,徐驰有一种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感觉。他,实在是太久没有这样爬过山了,根本不像小时候那样轻松。没有到,人长大了反而没有小时候的那股劲头。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幽幽扬扬的声音,千回百转,在群山之间响起无数回声。

    有那么一瞬间,徐驰以为自己回到了古代。

    这一句,是用半喝半唱的方式,让人感觉十分清新又古朴。总之,有那种古时的感觉。

    徐驰不禁有些纳闷,能来这八仙宫的无非是村里的老人家,他们可没有几个识文断字的,更加不可能把这千古名句唱喝的让人有些神醉。

    徐驰想像着,一个衣着古朴,骑着白鹤的道人手拿着拂尘,望着满目翠山回忆往惜的样子。

    只是,这时那声音再次响起,唱道:“黄帝铸鼎于荆山,炼丹砂。丹砂成黄金,骑龙飞上太清家。云愁海思令人嗟,宫中彩女颜如花。飘然挥手凌紫霞,从风纵体登鸾车。登鸾车,侍轩辕,遨游青天中,其乐不可言。不可言……”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李白的飞龙引。

    李白,乃唐时大家,有诗仙之称,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不少明间传闻,都说李白是天上神仙下凡。不过,这谪仙却是贺知章夸那李白的。只是没有想到,却将的命运如此神奇的定格了下来。(谪,是贬的意思。谪仙是指谪居在世间的仙人。)

    徐驰越发的好奇起来,到底是何人在吟唱古诗呢?

    揣着满腹的疑问与好奇,徐驰慢慢的朝着八仙宫的后方走去。如果自己辨位没错的话,声音的来源应该是在八仙宫的后方传来。

    随着徐驰越来越接近,心跳就越来越快,好像随时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

    “满心疑惑藏不住,少年虎气震山颠,想看就过来吧!”那吟诗之人好像早已经料到徐驰来了一般。

    徐驰停下了脚步,眼睛闪烁了一下,然后才迈着步子接着走过去。

    八仙宫的后方是一面平地,但不足十平方的样子。

    一个穿着白色唐装的老者,站在石台的边缘,目光注视着远方。他的手里托着一个铜色的盘子,徐驰一眼就认出那是一面风水罗盘。

    只是,这老者的胆子也忒大了点,竟然站在山涯的边缘。

    “小伙子,我这模样让你失望了?”说着,那老者缓缓回过身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扫了一眼徐驰。

    “老……老先生。”徐驰差点喊了一声老前辈,但又觉得不合宜,便改称先生。

    “难得遇上个人,过来陪我坐会吧!”说着,那老者就在石台边缘坐了下来,手上一翻,罗盘顿时没了身影。

    在这么一个人烟稀少的山顶遇到这么一个怪人,徐驰心中难免有些想像:这人,不会是仙人吧?

    如果突然一个装着古装,长扮又像古时的人站在你的面前,满嘴还是知乎则也,兴许你也会觉得自己要么突然回到了哪个古时的朝代,要么就遇到传说中的“仙人”了。

    坐在悬崖边上,这个徐驰是从来没有偿试过的。可是既然对方邀请了,徐驰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只是,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眼睛怎么也不敢往下瞧去。

    好不容易坐定,却被那老者反搭了一下肩,吓的徐驰一身冷汗。

    “你这小娃儿,就这么点胆识?”说着,那老者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徐驰。

    徐驰脸上有些尴尬,没有想到竟然被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给鄙夷了一把。只是,坐在悬崖边上的确是心惊胆颤的。要是一个不小心掉下去,铁定粉身碎骨的。

    “老先生胆识过人,哪是我这小毛孩能比的。”努力控制内心的恐惧,徐驰把注意力移到老者身上。

    这么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让徐驰满心好奇。

    “少说这半调子古文,老人家我还能学样子你,你嘛……简直是在糟蹋。”这个老者似乎说话向来不怎么客气,也不管他与徐驰相不相识。

    “老,老先生,你似乎不是本地人?”徐驰没话找话。

    “当然不是,难道你这本村土生土长的人还看不出来?”说着,老者瞪了一眼徐驰。

    听着老者有些严厉的语气,徐驰不禁又缩了缩头,暗道:这老头气场也太强了,怎么在他面前我连抬头都不敢?

    “你看这山,有何感觉?”老者沉默了半响,突然问道。

    看山?

    徐驰想起之前老者手中拿着罗盘,猜想对方可能是个风水师,来此地看风水的。不然,哪会没事往这上面跑?像这种事,他三伯也常做。徐驰毕业回来后,也跟了好几回,每次都是往大山深处跑。

    所以,对于老者出现在这里,徐驰潜意识里认为没有什么多大的问题。

    “我感觉,像许多龙趴在那里。”徐驰嘴中的龙,并不是传说中的龙,而是风水师口中的龙。

    “龙你的脑壳,我说的心里的感觉,没让你说像什么。用心去感受,别用那双被尘世沾染过的眼睛!”说着,老者没有由来的敲了一下徐驰的脑门,像是他家里的长辈一样。

    【你倒是自来熟。】徐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又看了看远处的群山。

    被尘世沾染的岂止是眼睛,连心不也一并沾染了吗?

    徐驰慢慢的把心静下来,试着像那老者说的用心去感受。

    “我感觉,是静,宁静。”徐驰憋了良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老者摇了摇头,好像十分失望的样子,看着徐驰的时候十足像一只斗败的公鸡,扯着破嗓子道:“没前途,没前途。竟然感觉不到灵动的气息,竟然无视那股洗涤心灵的气息。可惜了,可惜了。”

    徐驰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老者,心中有些疑惑。那些山不就安安静静的座落在那里吗,有什么不对的呢?再说了,这山顶又听不到别的声音,不是安静还能是什么?

    “也罢了,只能凑合着了。”老者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从兜里摸出一块东西来。

    “老先生,你说什么我没听懂,能给我讲讲什么是灵动,什么是洗涤心灵的气息吗?”徐驰看到老者脸上失望的神色,心中有些触动。这种感觉,就像幼时望着自己的爷爷在说自己几个不中用的儿子时的情形相似。

    他记得,他的爷爷常常在自己面前提起自己的小叔,说他如何如何不是,如何如何不孝顺。可是徐驰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爷爷最疼的儿子就是自己的那个小叔,那个混混小叔。也许,自己的爷爷常常跟自己念叨,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吧。

    而今天,他竟然在老者的身上再次看到了这种表情,不由的想起了他死去的爷爷。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徐驰以为自己的爷爷又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说起他那个让他伤心的儿子。

    “说了你现在也不明白,你的心已经静不下来了。这里有块石头,你留着好好玩,等玩透了我再来找你。”说着,那老者将手中一块碧绿色的石头塞到了徐驰手中,站起身来也不管徐驰便自顾的走了。

    “老先生,老先生。”徐驰赶忙站起来,浑然忘了自己刚才坐的是悬崖边。

    “你还有事吗?”听到徐驰急切的叫声,老者停了下来,看着徐驰的时候眼神有些恍惚。

    徐驰顿了顿,问道:“老先生,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说吧,可以回答你的我自然会回答你。”老者语气之中并没有不耐烦的样子,让徐驰松了口气。

    “我想请教一下老先生,我的好兄弟因为与我命犯不识而晕倒了,请问有什么解救的办法吗?”徐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向一个陌生的老者求助。但是他心里感觉,这老者肯定比自己的二伯跟三伯要厉害,说不定会知道。

    “取三钱灯心草放在杯中烧尽,然后将杯子盖住你那兄弟的胸口,过几日自然就会醒来。若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你在这里好好感受感受大自然吧。”说着,那老者负着手,朝着山下的方向走去。

    “灯心草,就这么简单?”徐驰喃喃自语说了一句,抬起头时那老者已不见了踪迹。

    “喂,老先生,你的石头!”说着,徐驰便要追上去,可是哪里料到脚底一个不稳,竟然摔了出去,手上的石头也跌了出去,不知道落到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