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章 死婴

    “你别急,听我慢慢说。”林菲看到徐驰脸上急切的表情,林菲收回自己的手,靠在椅子上,看了徐驰一眼。

    徐驰做出一洗耳恭听的样子,等着林菲揭开谜底。

    林菲似乎并不适合讲故事这类的东西,徐驰从她开口的时候就拿来跟苏欣比较。

    在林菲断断续续,没有太多感情的讲述当中,徐驰大约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老余是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医生。不过,却是一个妇科医生。当是,一个男妇科医生是多么难被接受,特别在这样的小县城里。所以,虽然他被分配下来做院长,可是并没有人接受他。

    终于,一对外地来的夫妻因为孩子要出生住进了医院。在生产的过程出了意外,随时就可能孩子跟母亲都保不住。

    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之下,老余不顾一切冲了进去,以用他精湛的医术顺利的让孩子平安生出了,而且孩子的妈妈也安全了。

    从那以后,他的美名就传开了。许多人,慢慢接受了这个医术精湛,风度翩翩的年轻院长,也越来越多人期望他帮忙接生。在他就医期间,接生过许多例难产,没有一次失败过。

    直到有一次,她的妻子进入妇产科起,他的人生轨迹就开始不同了。

    之前,他跟他妻子一直关注着,在预产期之前,他妻子的胎位是正的可以进行顺产。可是,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天,胎位竟然突然移位了。

    无耐之下,老余只好进行剖腹手术。

    可是,却在手术期间出了问题,结果只能保住其中一个。老余选择了保护他的妻子,手术之后抱着死去的女婴跟胎盘离开了。

    医院里的医生担心老余,于是四下寻找他。结果,竟然在太平间找到了老余,还发现他正在吃胎盘。

    从那以后,老余就疯了,喜欢收集胎盘。

    徐驰在听的过程之中,时不时抽几口冷气。在手术失败跟吃胎盘的过程,林菲只讲了几个字。

    可是徐驰可以想像,那场面是多么的恐怖。

    一个人,手上抱着一个死去的女婴,站在太平间里,撕咬着胎盘,传来那种让人毛骨发颤的声响,想想就觉得可怕。

    难不成,当时老余就在收集胎盘?

    不像,徐驰进去的时候老余的确是在修床,没有做别的事情。后来他说东西忘拿了,可是徐驰没有见到老余手上拿有什么。

    “小林,最近医院里有产妇死亡的吗?”徐驰猜想,如果太平间里有产妇死亡,那么喜欢收集的老余一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不过,他如果做了就不怕被别人发现吗?

    “这个倒没有,你问这干嘛,难道你怀疑老余他……”林菲脸色微微一变,却又接着说道:“不可能,老余虽然疯了,可是他在太平间里也只是照看一下尸体,一个月从医院里拿几百块钱。毕竟那地方,没有多少人愿意呆。”

    想想也是,要是老余那么干过,肯定会被人发现。那么,现在的老余也就不会还呆在医院里,而是监狱里了。

    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没,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对了,博逸怎么样了?”徐驰暂时将心中的顾虑都抛到一边,让自己不去想太多有关于什么阴谋之类的东西。

    “我还没有去看他呢,现在我们一起去吧!”林菲今天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告之徐驰有关于老余的事情,她刚到医院的时候的确有打算去看陈博逸,可是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陈家人在里面争吵,所以她才没有进去。

    “也好,一起去吧。”徐驰先站了起来,去买单。

    两人走到了陈博逸跟陈爸的病房时,听到了里面十分热闹,似乎还有笑声。

    难道,他们醒过来了?徐驰不禁有些疑惑,跟林菲相视一眼,推开了病房。

    “哦,是小驰啊,快进来快进来。”陈博逸的老爸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坐在床边,看到徐驰进来立马就笑脸相迎。

    徐驰一看,陈博逸的爷爷也在,看样子是他们两个刚才在交谈了。只是,陈博逸并没有醒过来,依旧静静的躺在床上。

    “伯父,你这病刚好,快躺下休息。”徐驰看到陈博逸的老爸正要起身,忙走过去扶住他。

    “不碍事,我都躺了十几天了。我刚听我爸说,这次能从鬼门关回来多亏了你啊。好小子,我没看错你,果然是我们陈家的福星。”说着,陈博逸的爸爸就要起身,却被徐驰扶着躺下了。

    “伯父,你今天气色好多了。这些天,可把我们给吓坏了,特别是博逸他……”说着,他又转过身去看了看陈博逸,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在好了,陈博逸的爸爸醒过来了,他却昏迷了。

    不过,徐驰也松了口气。看样子,自己的两个伯伯跟徐元贵的确有些本事,竟然真的让陈爸醒过来了。

    “建斌,你好好躺着休息。小驰他的几个伯伯会想办法解救博逸的,就像把你救醒过来一般。”说着,陈博逸的爷爷拍了拍他儿子的手,轻声安慰着。

    徐驰顺势看了看这陈家老太爷,发现他脸色没有昨天那么苍白了。显然是陈建斌的醒来,给了他很大的安慰与信心。

    不过听到陈老太爷那么说,徐驰只能苦笑回应。说实在,他也不清楚这陈建斌醒来是不是真的因为那天破风水阵的关系。

    “是啊小驰,你可得帮帮我们啊。这次博逸能不能醒来,就看你们的了。”说着,陈建斌侧过头看了看躺在一边的儿子,脸上不由的划过泪。

    徐驰心里在睹的慌,忙安慰道:“伯父你放心,我今天出去就是为了这事情的。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博逸之所以昏迷,是跟我有关系。”虽然徐驰嘴上不信那一套,可是不代表陈家人不信啊?

    毕竟,在陈家人心里,徐驰跟几个伯伯算是救了陈建斌的命。所以,徐驰只好把今天自己在二伯那里听到的那套说辞搬出来。更何况,徐驰见到的三个人,都说了有关系,这就不得不让徐驰自己都接受了。

    听到说跟徐驰有关,病房里的另外三个人都把目光转到了徐驰身上。

    “小驰,这是什么意思?”陈建斌十分不解的看着徐驰。

    徐驰吸了口气,将手中的灯心草放到了桌子上,缓声说道:“今天我去找过我二伯,他说博逸之所以晕倒,是因为我们两今年命犯不识。”

    “命犯不识?”几乎是三人异口同声。

    “嗯!”徐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今年我跟博逸相冲,所以两人必有一人出事。所以,就……”

    “那有什么办法解除吗?”看到徐驰内疚的样子,陈建斌立马转移了徐驰的注意力。

    听到陈建斌这么一句,徐驰抬起头来,回答道:“我二伯说,过几天陈博逸就没事了。”原本,徐驰是想用可以用灯心草试试。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不相信今天遇到的怪风水老先生,还是怕再次出问题。

    “那就等几天吧,只要没事就好。”陈老太爷也出声安慰着,不过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他现在已经放心许多了。

    “所以,我今天来看看博逸,然后等到他醒了再来看他。”徐驰突然觉得,呆在这里十分的难受。

    “如果,如果你们以后再见面,博逸会没事吗?”陈老太爷的话好像憋了很久才敢问出出来。

    虽然徐驰心里早有准备,可是听到这么一问心里难免还是有些难受。

    “你别见怪,我这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了。”陈老太爷自然明白徐驰的心里,不然他也不会憋了许久才问。

    “爷爷说笑了,这本来就是你们应该知道的。你们放心,只要博逸他醒了,以后我们就不冲了,他也不会因为我出事了。”徐驰这话同样是在安慰自己,他要不希望再因为自己而让陈博逸出事,那样他怎么都无法原谅自己。

    病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门口传一阵敲门声。

    徐驰回过头一看,竟然是老余站在门口,朝他招了招手。

    【他来找我干嘛?】徐驰心中一愣,随手拿过桌子上的灯心草,跟陈家父子以及林菲打了个招呼就走出去了。

    林菲见自己也不适合呆在里头,便跟徐驰也走出去。

    刚门口的时候,林菲看到老余看了一眼自己,连忙加快脚步离开。不过,没有走出多远,林菲就回过头来。

    因为,她分明听到,老余说道了“鬼婴”二字,让她身子微微一颤。

    只是,徐驰跟着老余往太平间的方向走去,并没有看到林菲脸上那种惊诧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