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8章 洞玄宗

    “坐下。”说着,元真指着那地上说道。

    徐驰也没敢发表意见,只好乖乖的盘腿坐着。

    看着那元真,徐驰不知怎么的就生出一丝感慨来,那是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韶华不返的沧桑感。

    想当年,这个元真肯定是走尽大江南北,出入阴阳,来去如风。

    “小子,你现在已经算是我们洞玄宗的弟了了。很有幸运,你成了我们洞玄宗有记载以来的第二百五十个弟子。”

    “二百五?”

    “别废话,接着听我说。”说完,元真在徐驰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

    徐驰摸了摸发疼的脑门,不敢有他想。

    “我洞玄宗钻研医、命、卜、相、风水各类玄学。我们洞玄门中人非佛非道非释非儒,无清规戒律、尊三界五行、有七情六欲。行事助人,只讲一个缘份跟能力。这些,你明白了吗?”说着,那元真道长就站了起来。

    “明白。”徐驰点了点头,心想:这洞玄门要真没有什么清规戒律,那你怎么不娶妻生子,让他拜入洞玄宗,何必费这么多苦心找弟子呢?

    “哦,有一点差点忘了说。那就是,不能以自身手段背天背地背道,不可住贪得无厌,不得喜名好利、不得肆无忌惮,不然必遭天谴,你得好自为知。”其实,他还有一句没说,那就是:就算不遭天谴,我也会亲自料理了你。

    “明白了。”徐驰正要站起来,然后那元真如瘦如柴的手却搭在自己肩上,像是千斤之重一般,让徐驰动也动不得一分。

    “你那电视剧的白看的,里面的人做了某些宗派的弟子是像你这样的吗?”说着,那元真吹了吹胡子。

    徐驰只感觉眼前一黑,这算是什么事啊。

    “弟子明白,谢师尊教诲。”说着,便乖乖的行了一礼,活脱脱是演古装剧的。

    好像很满意了一点,元真捋了捋须道:“好徒儿,我这元真的道号不过是在紫云观的道号罢了,在别的地方我可能叫玄元、道心。不过,在洞玄宗内我的法号是葬玄,俗名李延,你可记住了?”

    “弟子记住了。”徐驰对于入门一事,本以为还有什么仪式之类的,却没有想到这个李延几句话就说完了。

    “明白就好,以后出去切不可提洞玄宗三字,更不能说你入了我洞玄宗,记下没有?”这时候,李延一脸严肃。

    “那我的家人呢,也不能知道?”徐驰原本还想跟他家人通个气,说自己入了什么什么门派的,可是看情况,这个李延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入了这个洞玄宗。

    “自然不可。现在整个洞玄宗就四个人,另外两个,一个是你师伯,他远在国外也不知道我收了你这么个徒弟,还有一个是你师叔,她已经知道我收了你为徒了,但是目前并不打算让你知道她是谁。除了我们门内,你不得告诉任何人你入了我洞玄宗。”

    “好了,我记下了。现在,师父大人,可以救我的兄弟了吧?”徐驰只所以加入什么洞玄宗,无非就是为了救陈博逸一命。现在既然自己成了洞玄宗的一份子,他自然就要那李延快点救那陈博逸了。

    “你急什么,打个电话回去不就行了。什么狗屁鬼婴,让人昏迷三天已经算了不起了。”说着,李延从兜里摸出手机扔给了徐驰。

    快速拨了一个号码,那一头立马响起了陈博逸那特有的笑声骂道:“你小子死哪去了,不会抛下我拜什么高人为师去了吧。我可听我爹说了,你跟我命犯什么识来着,你可别想就这样躲开我啊,现在你怎么说也是我的下属吧!”

    听到陈博逸这一张串的话,徐弛终于松了口气。

    “没啥,我过段时间就回来了。先不说了,我现在有点忙。”说着,徐驰就把电话给按了。

    “师父,你存心诈我入门啊!”徐驰现在知道了,那个陈博逸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也根本没有因为什么鬼婴而中了相同的病毒。

    李延嘿嘿一笑,说道:“徒儿啊,话不能这么说。想当日,我早把方法给你,谁叫你不用呢?”

    这还能怪谁,只怪自己太小心了。

    想想,自己既然入了门,那就绝对没有反悔的可能了。而且,这个洞玄门除了四个人知道,不等同于别人不知道的一个门派吗,入了跟没入差不多。

    徐驰感觉,这样一个传承了几千年的门派,肯定有非常深厚的底蕴,一定有各种奇术杂学可以让自己学的。

    想到那些东西,徐驰就是一阵兴奋。

    “徒儿啊,你可能要在这里住上三个月了,先出去给人家打个招呼,能带来的就带来吧。这三个月里,我得好好调教调教你。”说完之后,李延摆了摆手,接着说道:“你把咱洞玄宗的五宝都得去了,也算是缘份。不过,我先帮你保管着先。”

    什么,那五样东西是洞玄宗的?徐驰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得来的五样宝贝竟然是洞玄宗的,难不成自己跟这个洞玄宗真有的缘?

    交出了东西之后,徐驰带着惊骇的心情离开了石洞,回到了他跟老莫来的地方。

    看到徐驰出现,老莫立马就迎了上来,问道:“怎么样,那元真道长同意了没有?”

    徐驰此时的脑海里还在想着那墓室里的那个会发光的道长,猜想着他跟洞玄宗的关系,听到老莫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说道:“哦,他答应是答应了,不过要我帮他砍三个月的柴。”

    “什么,你才三个月,我可砍了十……”老莫后面的声音细弱蚊蝇,徐驰根本听不到。

    不过,就算老莫说的再大声,徐驰也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他的思绪根本就没有在这里。

    两个回到老莫家之后,徐驰也发现那叶小竹送自己的手机已经充满电了。换上卡,徐驰有些踌躇的拨了一个号码。

    “爸,是我!”

    “小驰啊,你跑哪去了,也跟家里细说一声就走了,吃了没有啊?”

    “爸,我现在在浙江呢,刚吃过,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知道就好,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要三、四个月,你们两要照顾好自己。”

    “三四个月啊,挺久的。不过你在外面一切小心啊,要吃好,穿暧,手头紧了跟我吱一声。你妈那边我会去说的,你放心吧。你上学这几年,我们老两口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放心吧,孩子大了总要放出去闯的,尽管去吧!”

    接下来,徐驰都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

    只是没有由来的,他感觉到一丝恐慌。

    换成别人,早就在毕业之后顺顺当当的找份工作,谈个合适的女朋友然后介绍给自己的父母了吧。

    而自己呢,毕业半年了,每天都是往山上跑,去看什么风水。虽然他的老爸还很支持,可是徐驰有时心里却格外的难受。

    为人子女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父母过的好点呢?哪个不希望自己能有些本事,让含辛茹苦把我们拉扯大的父母享享清福呢?

    惆怅了一阵,徐驰打点好一切,背上背包跟老莫夫妇两道了个别。

    “小驰啊,过几天我们就要下山了,你自己好好保重啊。你放心,紫云观的那些前辈都很好说话的,不会为难你的。”老莫看着徐驰,说了一些让他感觉有些莫名奇妙的话来。

    难不成,这个老莫也求过紫云观里的道长一些什么事,然后对方真的要求他砍多久的柴?

    “莫伯伯,你们以后不住这里了?”徐驰傻头傻脑的问了一句。

    老莫回过头看了看那座老房子,笑了笑,说道:“也不瞒你说,我跟你一样是有求于紫云观的道长,为此我在这山上砍了十年柴。”

    “十年?”这也太狠了吧,一个人有多少个十年啊,竟然为了一件事用十年的时间来还。

    “你感觉很久是吗,但是我却感觉很值。所以说,紫云观的那些道长都很好,你放心吧。只要做好你份内的事,你所求的他们一定会帮你解决的。”说着,老莫轻轻的拍了拍徐驰的肩膀,然后搂着他的老婆走回到了屋里。

    看着两人的背影,徐驰不由的一愣。刚才这个老莫,绝对不是那种简单的农夫,他之前肯定是个大人物。不过,这样一个大人物竟然为了一件事情而在此耗费了十年光阴,而且没有一点儿后悔之意,的确让徐驰好奇是什么事件可以让老莫下那么大的代价。

    听着那门“吱嘎”一声关起来,徐驰摸了摸鼻子,转过身子就朝着紫云观走去,开始他人间炼狱般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