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4章 索命符

    “什么,徐驰也得了那怪病?”苏欣神色慌张的站了起来,看向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徐驰。

    原本,她就有些好奇为什么徐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后来因为讲到家中之事,所以就没注意到不曾说过一句话的徐驰。

    从一开始徐驰听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当徐驰听到博逸说自己得了那怪病时,他就在心里骂道:好你个色狼逸,我这哪叫怪病,你才得怪病咧。

    “博逸,不懂就不要乱说,徐驰不是那种情况。”杜辰有些瞧出了苏欣的担心,一脸正色的对着陈博逸说着。

    “是,营长!”说着,陈博逸还站起来敬了个军礼。

    “行了,都退伍的人还来这一套。”白了一眼陈博逸,杜辰接着说道:“徐驰的情况有些特殊,没有经过他的允许我也不能随便乱说,总之你们别担心他,他安安心心的睡几天就没事了。”

    听到杜辰这么说,苏欣稍稍的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往徐驰那边扫一眼,然后才转过来说道:“博逸,听说你醒来之后有些不一样了,你能看出这房子有什么问题吗?”

    陈博逸手抱着头,半靠着床,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变化,可能跟你阴阳有些类似,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气体,我还专门问了这小子,结果你猜他怎么说?”说着,陈博逸就捶了捶杜辰。

    “他说,我这是间歇性的。”陈博逸当时听了杜辰的解释,大感失望,还想追问太多就被以师门之事不便外传给推了过去。

    所以陈博逸才跑到杜辰那里,赖着杜辰引他入门修什么通灵之术去。结果,苏欣打电话给陈博逸,他就屁颠屁颠的赶来了。

    “那我是不是该请个风水师过来?”苏欣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这次叫陈博逸来是对的还是错的。

    “风水师既然已经看过了,说明问题不在风水之上,这事还是交给赌猴吧,他是什么茅山派的弟子,什么鬼怪都可以应付的来。”说着,陈博逸就用来拍了拍杜辰,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杜辰再次白了一眼陈博逸,对于他脑子里的想法是一清二楚。半响,他才说道:“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爷爷吗?”杜辰觉得,如果医学上解决不了的,可能就是奇术所致,说不定自己能瞧出些玄虚来。

    “好吧,你们随我来。”苏欣没有想到,这个杜辰竟然是玄门中人,感觉有了些希望。

    可是,徐驰那个玄门弟子却只能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苏欣带着陈博逸跟杜辰来到了二楼,遇到了一个中年男子,长得十分英俊,带着一股中年男人的迷人特质。

    “二姑丈,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来看看爷爷。”说着,苏欣礼貌的点了点头,就带着两人朝里走去。

    “这个年轻时一定很帅,不过我不喜欢他,有点娘了。”杜辰口无遮拦,没走几步就嘀咕了几声,还回头看了一眼那苏欣的二姑丈。

    陈博逸无语的看了一眼杜辰,心道:你一会说会死啊,明摆了不是得罪人吗?

    苏欣推开门,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就扑鼻而来。

    里面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年过八十的老年人,脸色苍白,带着呼吸机。旁边,站在一个医生,正在做着什么记录。

    “李医师您好,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陈博逸跟杜辰。”苏欣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两人,又对着两人说道:“这位是李医师,我们家里的私人医生。”

    “小欣,这两位想必又是什么奇人异士了吧?”说着,那李医师脸上有一种戏虐的神色,好像极瞧不起陈博逸跟杜辰这种江湖骗子。

    陈博逸迎着那李医师的眼神就是一个回瞪,他跟杜辰本是军人出生,眼色向来凌厉。把那李医师一瞪,还果然把他给吓住了。

    “博逸,搭把手,把老爷子扶起来。”说着,杜辰就走到床边。

    “你们……”苏欣也没有想到,杜辰一来就要把自己的爷爷扶起来,不由的有些担心起来。

    “放心,杜辰他心里有谱,肯定不影响爷爷休息的。”说着,陈博逸跟那杜辰就扶起了苏顾。

    一旁的李医师冷眼看着,这段时间来苏家不知道请了多少形形色色的人,全都没有一个人能缓解苏老爷子的病痛。

    杜辰见陈博逸扶好之后,把苏顾的衣服拉了上去,看了看他的背后。

    “嘶!”杜辰吸了口凉气,神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陈博逸感觉到杜辰脸上的变化,不由的问了一句。

    “你们看!”说着,杜辰把手指在苏顾身上一处地方。

    苏欣跟陈博逸都把头凑过去看了看,不由的都吸了一口冷气。

    在苏顾的背上,一个古怪的斑纹。

    说它古怪,究竟是怎么一个古怪法呢?

    首先,它的颜色是呈现一种淡紫,紫之中又带着一些青色。然后,它看起来像是无数只蚯蚓堆积在一起,像是静脉曲张的状况。

    “李医师,这是怎么回事?”苏欣没有想到,在自己爷爷的背上竟然发现这个古怪的东西。难道,就是让她爷爷犯病的元凶?

    李医师自然也看到了,他走到杜辰的那个位置,仔细的观看起来。

    大约十分钟后,李医师面有难色,说道:“大小姐,在这之前老董事长身上并没有这个奇怪的东西。”

    “我要知道的不是这个。”苏欣看了看李医师,不满的情绪已经表现出来了。

    李医师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个自然,自然。从表面来看,是静脉曲张,不过想要确定是什么,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李医师此时背冒冷汗,他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苏顾背上的那些东西,不像是人为的伤,更不是什么静脉曲张。

    “行了,你先出去吧,我有话对苏欣小姐说。”站在一旁一直沉思的杜辰开了开口。

    李医师看了一眼杜辰,难道:难不成你知道那是什么,怎么可能,我乃是堂堂医学专家都不知道。

    “李医师,麻烦你先出去一下。”苏欣看到杜辰脸上的表情,就猜到他有什么发现,并且不愿让李医师听到,所以立马支开了他。

    苏欣开口,李医师自然不敢违背,带着一丝恼怒就离开了。

    “请把门关上!”杜辰托着下巴,说了一句。

    陈博逸站在杜辰身边,面色有些疑重的问道:“怎么了,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杜辰点了点头,从兜里再次摸出一颗黑色的色子,说道:“大约知道一点。这是一种阴邪的邪术,叫作索命符。”

    “索命符?”陈博逸光听这名字就感觉毛毛的,好像自己身上也有什么符一般,不由的打一个哆嗦。

    “不错,这是一种极为阴邪的邪术,我也是偶尔从一本古书之中看到的。书中记载,但凡中了这种索命符之人,必受三年头痛之苦,再受三年烂肉之痛才会死去。”说到这里,杜辰也感觉有些不寒而粟的感觉。他刚才只是挑简单的说,他自己看的书写的极为血腥。想到那些描述,杜辰感觉自己要是中了这索命符还不如一头撞死的好,省得受那么多的折磨。

    “三年头痛之苦,三年烂肉之痛,可是我爷爷并不止三年了。”苏欣听到自己爷爷得的是那么可怕的索命符,险些要哭出来。不过,听到最后的她才松了口气。因为,杜辰说的那症状,跟自己爷爷的并不一样。

    “这才是我担心的,因为你爷爷背上的那些东西就证明它的确是索命符。不过,却不是原版的索命符了,而是被人改过的。”杜辰将色子紧紧握住,脸上流露出一丝凶厉的神色来。

    “你对这个索命符这么了解,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求求你,快救救我爷爷,救救我爸妈吧!”说着,苏欣已经哭出来了,一旁的陈博逸立马上去安慰她。

    “没用的,它已经被人改过了,原来的办法起不了任何作用。”杜辰摇了摇头,内心却是挣扎不已。

    “不,你可以试试,你看过的那本书一定有破解之法的,对不对?”苏欣不甘心,好不容易知道了是什么原因,可是偏偏却不医治,这要她怎么去接受?

    “是啊杜辰,你帮帮忙嘛,好歹也试一下啊!”说着,陈博逸扶着苏欣,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部。

    “这样做是有风险的,我们不能冒险。这样吧,我请教一下我师父,看她怎么说。”说着,杜辰拍了拍陈博逸的肩膀,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就剩下陈博逸跟苏欣两人,也许怕影响到自己的爷爷休息,苏欣默默的趴在陈博逸的肩头,任由泪水划滑。

    索命符,听这名字就知道它会要人的命。可是,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有人要对苏家下此毒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