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5章 猜疑(上)

    杜辰离开那间病房之后,并没有急着打电话,而是到了徐驰那个房间,并且把门给关上了。

    走到徐驰旁边,杜辰冲着他笑了笑,笑容里面带着一种邪恶的气息。

    “他,他想干嘛?”徐驰虽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但是却看的清清楚楚。

    杜辰拍了拍徐驰的肩膀,笑道:“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到你有一种不太好的想法,这可不太妙。”说着,杜辰打个了响指,抓出他经常不离手的黑色色子,一晃。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颗黑色的色子,停留在空中,看起来好像是被杜辰的两手心托住一般。

    “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表明一下我的身份。你应该是我的同道,没错吧。没错的话,就眨一下眼睛!”说着,杜辰手一握,将那颗黑色色子握在手心,脸上却布满了汗水。

    徐驰眨了眨眼睛,心里十分好奇,这个杜辰是怎么办到的,怎么让一个色子凭空浮着不掉下来的。

    “既然你是玄门子弟,那我问一个问题。是或者有就眨一下,不是或者没有就眨两下,可以吗?”杜辰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

    看到徐驰眨了一下眼之后,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能像刚才那样是吧,其实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过,我只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却不知道为什么能做到。现在开始第一个问题,你听没听过索命符?”

    徐驰眨了两下眼睛,这已经是他用尽全力了。他从来没有想到,眨睛竟然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

    “那好吧,我再问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童男?”

    现在,徐驰知道为什么刚才杜辰先前的笑意有些邪恶了,原来就是为了这个问题。

    无可奈何,徐驰眨了一下眼睛,就不再理会杜辰了,因为他没有力气去理会了。要知道,这眨眼皮原来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可是现在对于徐驰来说,需要把自己全部的意念精中在眼皮之上,让它缓缓移动。

    “ok,那我暂时可以缓解一下苏老爷子的病情。”说着,杜辰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开始大肆的脱到徐驰的裤子。

    要不是徐驰早有准备,肯定以为这个杜辰要干惊为天人的那种事情。

    “丢死人了,他爷爷的,这算个什么事啊!”徐驰在心里大声的吼着,外界却清晰的传来自己裤子被脱掉的声音。

    脱完之后,杜辰就把徐驰抗到了卫生间。

    也不知道杜辰用了什么办法,顺利的到了徐驰的尿液(好吧,我承认有点那个了)

    “兄弟,放心,我会给你保密的。”说完之后,杜辰把徐驰往床上一放,盖上了被子。

    “靠,裤子还没帮我穿上!”

    这话,也只能无声了,因为杜辰根本就听不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徐驰只感觉门外有动静。

    心道:千万不要是她,千万不要进来,不要……

    “吱嘎”一声,门被缓缓的推开。

    从那里探进来一个头,只不过徐驰却看不到是谁,因为他正躺着,根本没有办法自己转身。

    如果可以,徐驰立马想找个逢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丢人,这回是丢到底了。

    苏欣那双晶莹的眼睛轻轻的眨了眨,看着徐驰静静的躺在那里,她微微松了口气,然后慢慢的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

    苏欣此时的心情好了许多,因为杜辰说找到了暂时缓解她爷爷病情的办法。不过,这个过程需要她避开,所以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所以,她才会路过徐驰那里。幸好,她没有进去。不然,徐驰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靠在床上,苏欣想着自己还躺在医院的父母以及别的亲人。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人竟然要对苏家下这么狠的毒手。

    如果不是她的爷爷坚持在呆在家里,苏欣也可以在医院陪自己的父母。

    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苏欣无力的喊道:“门没关,进来吧。”

    “苏欣,你没事吧?”陈博逸站在门口,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进去。

    深吸了一口气,陈博逸还是决定进去。

    进去之后,陈博逸发现苏欣的房间跟自己想像的有些出入。

    大大的落地窗,淡蓝色的窗帘没有任何图案。房间整体是白色的,墙上除了床头的位置挂了一张苏欣大大的艺术照之外,就没有别的任何装饰画。

    别的布置也十分的简单,除了一个大大的书架外没有任何出彩的东西。

    “杜辰说过几个小时,你爷爷就会醒过来了,你别太担心。相信我,我们会找出办法的。”陈博逸在苏欣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看着苏欣那憔悴的脸,有些心疼的叹了口气。

    听到这个消息,苏欣脸上有了一些笑意。不过,这只是暂时可以缓解的办法,并不能完全根除,所以她还是十分担心。

    “这一次,谢谢你,博逸。”苏欣没有想到,这个陈博逸带来的杜辰还真有些本事。现在也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那个杜辰身上了,希望能找到最后的办法。

    “苏欣,问你一个问题不介意吧?”陈博逸看到苏欣的样子,就想尽早帮她解决这件事情。

    “你问吧。”苏欣看到陈博逸立马变得认真起来,也干脆离开床坐到陈博逸旁边。

    “你们苏家内部算是和睦吗,有没有因为一些利益问题而起了纠纷?”陈博逸怀疑,这很可能是因为苏家内部因为财产问题而引起的。要知道,目前苏家内有继承权的人就一个苏欣跟他另外的几个堂兄妹了。

    听到陈博逸这么问题,苏欣追问道:“你是怀疑……”

    “不错,的确有这个可能性。不然想想,谁会费尽心思把你们全家人都下了索命符?还有,除了自己内部的人,谁还有机会同时接触苏家所有人的?”

    陈博逸一连两个问题,顿时把苏欣问住了。

    想想,陈博逸说的确有些道理。想要让苏家所有人都中了那什么索命符,那也得跟苏家人有接触的才行。可是苏家的人并不是全都住在一起。苏欣父母、苏欣的大姑、二姑姑都是自己有房子,很少聚在一起。只有大家在过节的时候才会回到这栋苏顾住的别野当中。

    那么下那索命符的人,只有在这里才会有机会下手。

    家里的那个保姆也是苏欣在大家都病倒之人才请来的,别人的人都在医院,所以只有自己家人才有机会下手。

    不过,苏家内,谁会下的了这个狠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