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94章 梦魅入侵 上

    在李延赶往云省的时候,徐驰陷入了一个梦境之中,在那梦境并不单纯的是一个梦,而是他曾经遇到的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这个梦,徐驰恐怕都要忘了自己曾经还遇到过那样的事情。

    ………………

    “请你放重尊一点。”

    一个尖锐的声音混杂在轰鸣的车厢里,让徐驰从失神之中恢复过来。

    两个看起来相对魁梧的男人将一个柔弱的女人夹在中间的位置,其中一人一手抓着女孩子的右手。

    “再不放手,我就让乘警过来。”女生看似柔弱,可是却透着一股果敢与镇定。

    徐驰的眼睛轻轻一挑,不曾想过这光天化日之下两个大汉竟然公然调戏一个小姑娘,而且自己两侧的男人竟然兴致勃勃的看着,丝毫没有制止的行为。

    这,便是老头说的‘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吗?

    眼睛一一从这些人的面上扫过,徐驰心中对这几ren da体有了一些了解。

    “尊重?我可一直很重尊你这身xing gan的打扮。路途漫漫,不如让我慰藉慰藉你如何?”说着,眉角一个刀疤的男人猥琐的笑了笑,一只大手就贴到了那女孩穿着黑色si wa的大腿之上。

    女孩如同触了电一般,整个ren dan了起来,然后一巴掌朝着那刀疤甩去。

    握着女孩纤细的手,刀疤脸上闪过一抹狠厉的眼神,冷声说道:“别他妈给我装纯情,穿的这么暴露不就是给让人看的吗,biao zi。”

    反手一扭,将那女生按到了椅上面。似乎想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徐驰摇了摇头,心道:老头子,不是我多管闲事。而是他妈的,这些人太过分了!

    “住手!”

    “哟嗬,还有一英雄救美的。”刀疤回头瞪了一眼徐驰,对于这个从上了车就一声不吭,穿着破旧的男生一直保持着警惕。因为,他能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位大哥,你这腿可有隐疾。如果再违天道,恐怕一辈子不举啊。”徐驰牢记师门相术之中的‘惊’字诀,一出手必须直击对方的致命弱点,夸大事实,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按老头子的话说,这是心理攻防的第一招。然后,再设好套子让对方钻。便可无往不利。

    “操,你他娘的放什么嘴炮。”刀疤虽然愤怒,但是心中却惊骇不已。没错,他的腿上的确有隐疾,每逢十五就让他痛不欲生,平常却是十分正常。

    “若想脱离苦海,不妨听我一言。”说完之后,徐驰就如老僧坐定一般,双目微闭。

    古怪。太古怪了。这人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孩子,可是刀疤却觉得面前坐的是一个得道老僧。

    松开了女孩的手,刀疤居高临下看着徐驰。

    “呸,我看你能说出什么门道来。”心中虽然有些惊骇,可是嘴上却放不得软话。吃江湖饭的,气势上一定不能弱了。

    “不急,我观你面相带有牢狱之气。恐怕这趟车是你这辈子最后旅途了。杀三人,重伤十九人,轻伤者不记其数,此乃重罪。何况,你还得罪了苗疆的姑娘,也许牢里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徐驰缓缓道来,好像在说一件极为平淡的事情。

    “什么……狗屁玩意。”刀疤原先还不以为意,可是听到后面脸色都吓白了。他,怎么如此清楚的知道自己做下的事情?

    “我去你妈的公安。”刀疤心中料定,只有公安的人才会如此清楚的知道自己曾经干过什么。所以拳头就朝着徐驰脸上打去。

    可惜,他的拳头虽快,却没有徐驰的动作快。

    身子轻轻一歪,闪过对方的拳头后,徐驰四指紧握,重重的击在了对方的肋下。指尖撞到了结实的肌肉上面,引得那刀疤一阵猛咳,按着自己的痛处紧缩在一起,人立马就矮了半截。

    刚才徐驰击中的是对方的章门穴,只要在这个穴位上快速的发力,力道便会冲击肝脏或者脾脏,从而破坏对方的膈肌膜,阻血伤气。

    看着刀疤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痛苦的shen yin,徐驰暗自松了一口气。刚才他用了十成的力道,感觉左手已经麻得抬不起来了。如果他刚才有一丝的偏差,那么造成的结果绝对没有这么严重,到时恐怕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沉道:“老头子说的没错,以我的武力值,平常的军人都可以秒杀我。”他可没有自大认为有了这一手击穴之术就可以笑傲江湖,而是越发的感觉这一次被老头子胁迫下山是多么的危险。对付一个寻常人都这般吃力,何况他下山要去参加每四十九一届的玄门比试。看来,自己的小命堪忧啊!

    “呯!”一声巨响,车厢的滑门被重重的拉开,三个警察在车厢内五双惊骇的眼神之中冲了进来。

    看到车厢内的一幕,三个警察先是一愣,然后朝着想要从地上挣扎而起的刀疤扑了上去,将他重重的按到了地上。

    “我们怀疑你在逃犯萧军,现在正式拘捕你。”其中一个压在刀疤身上的警察掏出了手拷,将对方的双手反锁在背后,然后将萧军提了起来。

    另外两名警察立马靠了上来,然后在萧军身上摸了一圈。[平南言情小说网]

    “嘶!”

    车厢内几人猛得吸了一口凉气,盯着那支掉了大半漆的枪差点没叫出声来。

    “先把他带出去。”刚才拷住萧军的那名警察回头说了一句,然后把目光往车厢内的四男一女脸上扫过,然后接着说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把手指向了徐驰,却没能开口解释。

    “是,是他打了那bian tai。”那个女生站了出来,指着徐驰脸色有些煞白的解释道。如果没有徐驰出手,她不敢想象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好。我是刘铁兵。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们还不能这么容驰的就抓这个混蛋。”刘铁兵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萧军被人伤到了,不然的话他怎么可以那么痛苦的缩在地上shen yin,连一丝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呢?

    “不用客气,我也是看不惯他欺负这位女生。只是没有料到,他竟然还有枪。”徐驰也是后怕不已,原本他对自己的相术是极为自信的,但是竟然没能看出来对方身怀杀器。现在,他越发的觉得自家的老爷子没说错。相术一道博大精深不可能事事料及。

    “今天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等处理完这事我可得请你好好喝上几杯以示谢意。对了,还不知道你准备在哪下车。”刘铁兵也摸不准徐驰的身份,虽然他看起来只有十**岁的样子,可是身上那份沉稳劲比起车厢里其他几个大老爷们可要好太多了。

    “刘警官叫我小驰就好,我此行欲往魔都找份工作。”徐驰并没有拒绝刘铁兵的好意,他是玄门中人。下了山之后就要在江湖上行走。[平南言情小说网]结交一个公门中人好处不小。

    刘铁兵对于徐驰这种讲话有些文绉绉的方式不太适应,但也没有表现在脸上,掏出一张名片笑着说道:“那可太好了,我家就在魔都。这是我的名片,你先拿着,等下车时再过来找你。”

    眼下他还要处理萧军的事情,也不能在这里耽搁了太久,所以留一张名片之后就离开了车厢。

    看了看手中的名片,徐驰嘴角勾出了一抹笑容。

    魔都汇区xing jing支队的副队长。来头还不小。

    看到徐驰坐下来,原本坐在他旁边的两个人立马退到了一边,不敢再坐在他的旁边。倒是那名女生站了起来,落落大方的坐到了徐驰身边,伸出手道:“刚才谢谢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客气,遇到这种事。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出手的,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说着,徐锐的目光往对面的三个男人身上扫了一眼。

    三人面有尴尬之色,纷纷避开徐驰的眼神,然后落慌而逃的离开了车厢。

    “扑哧!”

    女生哪里听不出徐驰的言外之意,不由的便笑出声来。

    在对方的介绍中徐驰得知女生叫张雯雯,是复旦法学系大二的学生。

    两人年龄相仿,加上张雯雯本身是难得一见的mei nu,所以相谈十分的融洽。

    “看来,出门遇贵人是应在了这个张雯雯身上了。”空无一人的车厢内。徐驰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喃喃自语。

    从刚才的交谈当中,他明显可以感觉出来对方的谈吐中所透露的学识与涵养都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此行要在魔都生存下去,这个张雯雯肯定能帮到自己。

    车长室里,假意尿遁的张雯雯对着刘铁洪敬了一礼喊道:“队长。”

    此时的张雯雯表情严肃,眉宇之间透着一股英气,与之间在车厢里那个娇弱的她完全不同。

    “小雯。你说说车厢里是怎么回事,那个男生是什么来路?”刘铁洪一脸严肃,似乎并没有因为抓捕了一个a级通缉犯而感到兴喜若狂,反而因为徐驰这个意外的出现而感到几分凝重。

    “徐驰说他是乡村里出来的,学过一点的相术,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至于其他的,我没打听出来。不过,这一次多亏了他。”对于比自己大了两岁,且富有正义感的徐驰还是颇有好感的。

    “嗯,这一次的任务相当的出色,你通知的很及时,上级对你的表现十分满意,正式通过了你的考核。”原本,刘铁兵是安排张雯雯se you萧军,让她找机会zhi fu萧军。可是没有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了个程咬金,还没有等张雯雯找到机会就把对方zhi fu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主要还是徐驰的功劳。”张雯雯不敢居功,毕竟当时她只是暗中发出了通知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嗯,回头写份报告交上来,你先回去吧。还有,记住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尽可能的摸清那个徐驰的来路。”交待完几句之后,刘铁兵就让还有些疑惑的张雯雯离开了。

    等到对方走后,刘铁兵翻开了手中一份资料,徐驰的照片赫然就在上头。

    回到了车厢门的张雯雯深吸了一口气,又恢复了柔弱的样子,轻轻地推门走了进去。

    “饿不饿,刚才我去买了点吃的。”说着,张雯雯就递给了徐驰几包零食。

    徐驰也没客气,接了过去。

    撕开一看,徐驰发现里面都是一条条不停蠕动的虫子。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是虫子?”徐驰喃喃自语着,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四周的场景都变了,哪里还有什么小雯与动车,而是一片荒无之地,地面上被一层层的白骨覆盖,一眼望不到边。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徐驰还记得,自己是从那古墓里出来了,然后便按他的师父的吩咐找了一火离之地,然后自己就在那里盘腿打坐。后来似乎自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半年前一次去魔都的经历。

    可是梦到了一半,竟然变了。这一切都非常的真实,如果不是场景换了,徐驰都要以为自己回重到了那一次去魔都的时光。

    就在徐驰在梦境里疑惑的时候,帐篷内莫萱和箭鱼死死的按住徐驰的身体,不让他的手不停的挥舞。莫萱在五分钟前找徐驰发现他的身体好像被什么控制了一样,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好像头很痛想要将它敲碎的样子。

    “斩魂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我们该怎么办?”箭鱼原本也想找徐驰问清楚为什么临时撤出了古墓,而且一句解释也没有。

    “暂时我还不知道,不过很快就没事了,我义父很快应到云省了,你让人拿绳子把他绑好,我去趟机场。”虽然不放心徐驰现在的样子,可是莫萱知道李延是唯一能让徐驰恢复正常的人,于其在这里着急,还不如早点过去接李延,省去李延自己过来的还需要花费多余的时间。

    箭鱼点了点头,立马叫了两个战士然后合力将徐驰绑的结结实实的,然后他自己留下来盯着徐驰,以免一直叫不醒的徐驰又做出别的什么事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