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05章 梦魔 上

    “我当然知道怎么办,这个不用你教。”莫萱白了一眼徐驰,然后退到了徐驰的旁边,小声道:“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看,除了她的脸和人类的不同之外,其余的都没有多大的差别,也不像是生活在水里的。”

    “好了,暂时别研究这个了,还是先去找找我师父吧。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徐驰总感觉,李延对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有了解,可是他却没有跟自己说过。

    或许,找到他之后就能解释清楚这里的一切,以及徐驰在另外一个地方见到的一切。

    他感觉,或许那里的一堆堆白骨,或许就是这鱼人脸的先祖们。

    “知道了,可是有谁会知道义父他在哪里呢?”莫萱轻叹了一口气,这次的考古完全超出了她的想像,不仅遇到了一个完全由黄金打造的墓室,还看到了一种新的智慧型生物。

    “不知道,或许它知道师父在哪呢。”徐驰想了想,感觉如果这个鱼人脸能找到莫萱她们,或许也可以找到李延也说不定。

    “她,怎么可能。难道,她还能听懂我们的话?”莫萱摇了遥头,无法认同徐驰的观点。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能找到你们也是因为它带我来的。”说着,徐驰把箭鱼拉了过来,然后对着那鱼人脸说道。

    “我要找一个这么高,穿着这样衣服的男人,你有见过吗?”说着,徐驰先在箭鱼身上比划了几下,然后又比了比自己的衣服。

    鱼人脸怪异的看着徐驰,脸转来转去。

    良久,在徐驰不停的比划之下。她似乎有些理解了徐驰的意思。

    “唔哟,喇哟。”说着,她用手比了比古墓的一个方向,然后走了过去。

    徐驰立马露出一个笑容,对着莫萱道:“看到了吧,她懂我的意思了。”

    “切,谁知道是真懂还是假懂。”莫萱翻了翻眼皮,显然无法相信这个鱼人脸听懂了徐驰的意思。

    “是不是,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着。徐驰便跟上了那鱼人脸的脚步。莫萱也只好跟了上去,很快一行人又回到了古墓的后室。

    “这里不是我们下来的地方吗,怎么又回到了这里。”莫萱看那鱼人脸停了下来,然后下次到一面墙上用力的推着墙。

    轰了一声,那面墙被推开了一个小口,足以让一个人挤进去。

    莫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鱼人脸。

    那墙是一个整体的。被推进去之后露出了一端,莫萱看了一眼,足足有半米厚。这该用多大的力量,才能推的动这样十来吨重的墙体啊。

    “走吧,进去看看。”徐驰也没有料到,这墙后还暗藏玄机,同时也为鱼人脸的力量感到震惊。

    他很庆幸一开始没有对鱼人脸发起攻击,不然对方一拳就能将他的拳头全都打断,说不定当场就挂了。

    进去之后。大家就看到了一个黄金的棺停放在那里。

    鱼人脸走了过去,用力一掀,将那黄鱼棺的盖子给掀飞了,然后爬了进去。

    徐驰走到了那里看了一眼,现里棺内竟然有台阶通往下底下,不由的眼睛一亮。或许,它真的知道李延的踪迹。

    “徐驰。要不要我们派几个战士下去先探探路?”看了一眼棺内的台阶,箭鱼有些小心的问了一句。

    “不用了,你们留几个人在上面,我先下去。”虽然徐驰也感觉有些不妥,可是没有理由让战士去冒险,还是他自己下去比较妥当。而且他认为,那个鱼人脸既然会救他,就没有理由再害他了。

    箭鱼叹了一口气,留下一半的人,然后带着其他人也爬进了那黄金棺内。跟上了徐驰的脚步。

    一行人不停的往下走,好像走了近千个台阶,才到了平地。

    “这,这是一片森林?”莫萱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看到了一片深林。

    “是的,这里应该是活火山口。外面的阳光能溢进来。而且这些树,也不是我们外面能见到的的,应该是新物种。”

    “走吧,跟上去,说不定就能找到师父了。”徐驰越发的相信,这个鱼人脸能找到李延。

    所有人跟紧了脚步,不停的从嘴里发出一阵阵的惊呼。

    因为,森林里有许多植物进他们不曾见过的。

    深入深森之后,徐驰就闻到了空气之中夹杂着浓厚的血腥味,让人忍不想吐。

    还有森林传来一阵阵青苔混杂著腐木的气味,地上满是虬垒的树根和错杂的乱石。在树根和乱石中有一行人艰难的行进着。

    而此时,就在他们前方大约五千米的地方,李延正被一只怪物给缠住。

    他的手一抖,将手中的罗盘掷了出去,嘴中念道:“寻灵盘,起!”

    只见一道黄光从那罗盘中心钻了出来,绕了一圈之又钻回了罗盘当中。

    片刻之后,一道黄光浮了起来,变成一只箭的样子,原地打着转。

    “开天眼。”李延双手捏成剑诀在眼处一抹,眼里就闪出一道白光。

    一道劲风吹来,带起层层落叶朝着那他卷去。

    李延大喝一声,反手抽出了背后的长剑,往前一封,将劲风挡了下来。

    沙沙沙!

    虽然劲风被李延挡下了,却没有散去,转而将四周的树木吹的沙沙作响。

    “何方妖孽,速速来受死。”李延大喝一声,朝前冲去。

    就在这时,一阵笑声从四周转来,时男时女,极为难听,让人头皮发麻。

    “小小的猎妖师竟然来敢此地,找死。”一个由落叶聚成的骷髅朝着那李延飞来过,带着腾腾的妖气。

    李延脚尖一动,高高的跳了起来,一剑朝着那骷髅头斩了下去。

    不料。他这一剑却斩空了。

    那个骷髅头凭空消失,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轰!

    被那骷髅一撞,李延重重的摔了出去。

    抹了一下嘴自的血液,李延站了起来,将剑插在地上,手捏指诀。

    临!

    兵!

    斗!

    者!

    皆!

    阵!

    在!

    前!

    九字真诀一气喝成,那长剑竟然嗡的一声从土中飞了出来,朝着那骷髅飞去。

    轰!

    带着青光的长剑好像长了眼睛一般,旋直的朝着那骷髅斩了下去。

    落叶四散。

    “啊!”

    一声惨叫无比凄厉。摄人的心神。

    “幻生幻灭,进了本老祖的幻阵,你这小小的猎妖师岂不是任由老祖揉捏。嘿嘿嘿,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碰到你这个样的猎妖师了。似乎几十年前,也有一个和你一样气息的人来过过里。或许,你们是同根同源。这样,让你感受一下他的记忆好了。”

    那虚虚幻幻的声音让李延十分的警惕。听了内容之后更是大吃一惊。

    “师父!”李延知道,那隐藏在暗中的所谓老祖提到的肯定是他的师父无疑了。

    突然间,一道彩光爆涨,李延就看到世界好像完全慢来下来了,然后开始渐渐的停止。

    ………………………………

    古镇清源,依山靠海,水陆通便,常有商贾路经此地。故而这清源镇ren liu如潮,繁华似锦。

    这时正值巳时。炎热的空气中,一根白色的羽毛随着偶尔掠过的一丝风,在天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轻柔的轨迹,缓缓的飘下。顺着那一片白羽往天空看去,霎那间掠过几只觅食的大鸟,长长的羽翼剪过漫天滚滚的浓云,渐渐消失在远方。但见那云虽浓密,却因为风里太小,始终不能飘过来遮住那毒辣的阳光。

    那根羽毛轻轻划过一面酒旗,好似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颗流星般醒目。

    洒肆门口站着一小二,每有客到必点头哈腰,若遇乞丐就恕目而视,立而赶之。

    酒肆之内传来嘈杂的喧闹声,热闹无比。细声倾听,你便可闻到劝酒声,划拳声。碰杯声,还有那小曲流转。当真是闲杂人等,三教九流应有尽有。

    这酒肆地处清源镇最繁华之地,ren liu如潮,前往酒肆的客人络驿不绝。引得店主手负背后笑逐颜开,在店中踱来踱去。训斥小二好生伺候客人。

    酒肆正门对着清源镇的招财街,看着街边密而有序的摊位和摊位前拥紧的顾客,便知道这街担当的起“招财”二字。

    街上吆喝的,咒骂的,低语的,讨价的,吃饭的,挑货的,买东西的交杂在一起,构画了这清源镇热闹无比的早市。

    顺着这长街走去,有一条小坡。镇上人称其为望钱坡,据说当年有一落魄书生路经此地,看到坡上布满铜钱,顾而称其望钱坡。

    止时,有数位孩童正在坡头追逐玩耍。突然,一位女童呆住片刻,似乎被什么东西惊吓到。

    “啊,蝙……蝙蝠。”小女童手指空中,惊叫一声。只见与那女童玩耍的孩童立马哭叫着跑开,只剩下那名女童呆立坡头。

    突然一个粗旷的声音好似惊雷般从人群里炸开,众人纷纷侧目。

    只见一个男人急速冲了过去,抱起那女童飞快的奔跑起来。边跑边怒骂道:“老子出门前就跟你说过,不要乱跑,现在好了罢,遇上那个妖怪。难怪老子今天进赌场没半柱香就输的精光,原来是走了这等霉运。”

    “大家快跑,那毒人又出来害人了。难道他真的想把我们镇里的人都毒死才甘心吗,这个该死的畜生,魔鬼。”

    “快走快走,你看到没,那毒人来了。还吃什么吃,快点跟我回家。”面摊上,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拉着一妇人逃命似的从那面摊跑开。

    “哎,好不容易才弄点东西出来买。他娘的,又被这该死的畜生给拌黄了。”另一个在地上摆着古董的老人快速收起地上的古董,也快速往小巷里退去。

    街上的行人商贩纷纷离开,好像在逃什么瘟疫一样,人心惶惶。

    原本热闹非凡的街市,不消片刻就寻不到一个人影,这气氛相当之诡异。

    空荡荡的街上,只留下坡头那几颗被烈日晒的无精打采地垂着头,柳枝笔直向下,纹丝不动。

    突然,狂风大作。天空中的乌云挡住了阳光,使得天色昏暗许多。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为本就诡异的小镇又添了几许妖异之色。

    就在此时,从坡头探出了脑瓜子,莫约十来岁的少年的样子。他面色发黄,头发有些凌乱。一双眼睛却是灵动无比,神彩奕奕。他四处望了望,慢慢的探出了整个身子。

    只见这少年衣衫褴褛,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邪气,让人不寒而粟。

    这少年在心里问道:“我真的该死吗?”

    看着街上消失的人,少年心想:“也许该死吧,这些人都希望我死。可是我有错吗,我错在哪?”

    少年随手从一个无人的摊位上拿走了一个水果,然后缓步离开街道。

    等少年走后,有人探出了脑袋。

    这不就是刚才那摊位的老板吗?

    那老板小心翼翼的走回到自己的摊位面前,却是大惊失色。因为他看到了他摊位上的水果全都变成了黑色,还发着腥臭。

    “天杀的,你这个该死的,把我生意全毁了。你不得好死,毒人,你不得好死。”那老板也不敢在摊位停留,害怕自己也跟成为那一堆水果一样。

    少年经常听到这样的咒骂,知道这些人恨不得他立马死去。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前来说这么一句话,因为他们怕死,怕被少年身上的巨毒给毒死。

    原本这少年也是上一户富户出生的小公子哥,姓李,唤暮晨。就在他出生不到五年时,他的母亲就重病不治而死了。他的父亲又娶了一门亲事,给李暮晨添了一个后娘。刚开始,那后娘对李暮晨也算可以。

    可是他父亲因为思念亡妻,最终抑郁而终。自那之后,李暮晨的后娘对李暮晨就恶言百出,说他克死了自己的亲娘,克死了自己的亲爹。时常不给他饭吃,还让他干这干那。这些,作为只有七岁大的李暮晨都忍下来了。

    那后娘凭着自己的姿色又勾搭了一个外镇的浪荡公子哥,两人合计之后把李家的家产变买,而李暮晨也被她买给了人贩子。

    李暮晨被一位神秘的毒药师给买了下来,并给他好吃好住的。李暮晨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好人,可他却不知道,这位毒药师只是想用他来给自己的新药试效果。

    李暮晨啃着手中拿来而变黑的水果,重重的咬了一口,把剩下的水果全都吞进肚子里。飞快的在街上奔跑,似乎在追逐什么东西。

    “小邪,小邪,你等等我。”李暮晨对着空中说了一句,然后跑的更加快了。

    细一看,原来是一只血红色的蝙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