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10章 卧底任务

    “师父,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徐驰看着李延那激动的表情,就越发的感觉那个东西不简单。

    “回去再和你细说吧,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走吧,东西拿到了,我们离开这里。”这里头危险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李延也没有把握对付。至于徐驰怎么得到这东西的,李延也非常的好奇,可是现在不是说的时候,离开了自然有时间好好了解。

    “嗯,还是早点离开吧,这里太邪门了。”这里简直就是怪物的窝,徐驰可是一刻都不想呆。如果不是为了找到李延,估计他连一路跟过来的勇气都没有。

    李延也没有把那个东西交给徐驰的打算,而是直接放到了身上便和徐驰往外走去。

    离开了山谷之后,徐驰就遇到了莫萱还有箭鱼他们,好在所有人都平安无事。

    “徐驰,那个鱼人脸呢,怎么没和你一起了?”莫萱发现,这次并没有看到那个之前追上徐驰的鱼人脸,便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什么鱼人脸?”李延有些不解,因为他并没有见过鱼人脸,所以当莫萱那么问时,他便有些愣住了。从字面上理解的话,是一个长着鱼一样脸的人。

    “我也没有见到,我还以为它沿原路返回了呢。”回来的时候徐驰和李延没有遇到那四只怪猴子一般的怪物,也没有看到鱼人脸。

    “鱼人脸,就是长着一种像鱼头一样的人形生物,不知道师父您见没见过这样的生物。”说着徐驰看了一眼李延,他总感觉李延是无所不知的。

    “鱼头一样的脸?”李延沉思了一会,然后突然间抬起头来。沉呤道:“你说的应该是海族先民,这里还有他们存在?”

    “有的,有三十几个。对了师父,什么是海族先民啊?”听着来,这名词就特别的奇怪,什么海族先民,难道它们比人类还早生活在这个地球上?

    “据说是在人类之前出现的智慧型生物,亚特兰蒂斯就是它们文化的巅峰时期。不过,并没有具体的考证来证明那二者之间有关系。”李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门内记录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不过现在可以证明的一件事,就是那海族先民是存在的,至于与亚特兰蒂斯的关系便无从去考证了。[平南言情小说网]

    “既然有海族先民存在,岂有不去见一见之礼。走吧,我们去找找。”李延也想亲眼看一看那海族先民究竟是怎么样的。

    这时,徐驰站了出来了,告诉大家他知道那些海族先民之前住的融洞。

    于是。徐驰便带着所有人回到了墓室,然后找到了之前那个女的海族先民带他走的那条安全路线。

    可是当徐驰他们通过那条安全通道找到了徐驰提起过的溶洞时,却发现海族的先民已经不知所踪了。

    除了那里还留了一些痕迹能证明之前的确有人在这里活动之外,再也没有找到其他证剧能证明那些海族先民存在的痕迹。

    “看,这里有水道。”箭鱼在溶洞的一角找到了一个被掩盖的水道入口。

    “看来,它们是走了,离开这里寻找天地了。”李延看了那水道一眼,有些失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错过了与海族先民交流的机会。

    “或许它们还会回来呢?”莫萱有些不甘心。因为她都忘了把那海族先民的照片给拍下来了,只有拍了一张那黄金墓室内的照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十分的模糊。

    “如果它们真的是海族先民,那么就不会回来了。对它们来说,只要见到人类就会远远的避开,这也是为什么人类一直没能发现它们的原因。”以前,李延以为这一点不过是前人杜撰的。可是这里的这么多人都见过,那就代表这个世界上还有海族先民,最少也有这三十几个,多的话那就说不准了。

    大家不死心的找了一圈,还是没有任何的收获,于是徐驰便提议去那个他们最初进入的古墓,因为那里还有海族先民的遗体呢。

    可是后来他们却发现,那里的一切却坍塌了,再也没有机会看了。除非,能把那里挖开来看一看。可那工程没个小半年是搞不定的。

    无奈之下,大家只好离开。

    出去之后,莫萱和徐驰还有李延直接去了机场回上杭市,而箭鱼他们则是回第七局报到。有关于这次行动的一切,他们还需要整理出一份完整的报告。

    回去之后,李延直接回到了山上。也没有向徐驰解释他从那底下得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向徐驰询问他是如何得到那个东西的。

    而莫萱回去之后就直接去了帝都,想联系也联系不上。

    徐驰也乐得如此,因为没有人打扰他和苏婉的小日子,可惜徐驰回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接到了第七局的一个任务,让他前往岭南执行一个卧底任务。

    对于这样的任务,徐驰表示很不解,因为他的专来是风水有关的,怎么也跟卧底沾不上边吧。

    经过了解他才知道,原来他是要去一个盗墓集团里头当一个卧底,好将那个盗墓集团给端了。

    对于这个任务,苏婉很反对,可是他也知道无法阻止徐驰。只能忍受着分离的苦楚,将徐驰送上了飞往岭南的飞机。

    下了飞机之后,徐驰就和一个特工接上了头,被带着到了一个酒吧。他今天的任务,就是去接近一个人,一个盗墓集团的重要成员。

    在酒吧的一个包厢里,徐驰和那名特工正观察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上面的画面,那里显示的是外一个包厢里的情况。而那个包厢里,有徐驰这次要接近的人。

    ……………………………………

    “呯!”

    一声巨响,一张玻璃桌子顿时炸散开来,玻璃茬子碎了一地。

    “妈的,睡的还挺沉。动手!”包厢里五个粗汉正准备朝着躺在沙发上一个赤着上半身的男人冲去,却听到后面一个阴阴的声音响起:“行了,下阴手可不是我乌鸡干的,把他弄醒。”

    “好的老大。”之前开腔骂人的立马换上了一张笑脸,与刚才凶神恶煞的他完全是两个人。

    拎了两瓶酒,咕咕的就往那男人的身上倒去。

    也许是感觉到一些异样,躺在沙发上的男人翻了一个身,但却没有醒来的意思。

    “老大。”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一个黑影走了进来。苍白的脸在绿色的灯光下如同打过白蜡一般渗人。

    人都退出去之后,自称是乌鸡的人走到了沙面前,喃喃自语道:“我说林锐,你也够意思的,竟然跑到老子的场子睡觉。”

    躺在那里的林锐感觉到兜里的手机震了三下,翻了一身,突然发力蹿了起来。一手掐在乌鸡的脖子上,冷声道:“老子已经从道上退下了,别搞我,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啪,啪,啪!”

    乌鸡拍着手,十分欣赏的看着面前不到二十五岁的林锐,脸上抽了抽。

    “堂堂君道堂的老大竟然从道下退了,谁信呐?”乌鸡好像并不接受林锐的威胁。手抓在林锐的手腕上,想用力掰开,可是任他怎么使力,林锐那只手就是纹丝不动。

    “信不信由你,别惹老子不高兴。”说完之后林锐推了乌鸡一把,坐到了沙发上,也没去管那里积满了酒水。

    “信。我当然信了,你们的盘口都被我接下了,我自然信。我可以不惹你,但是希望你出头说句话,让你手下的三君子跟我混,我给你一千万。”乌鸡摸着发疼的脖子,眯着三角眼看着林锐。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林锐已经不是道上的人了,可是心中对他还是忌惮万分。语气再怎么强势,心里还是有点儿虚。

    “滚你妈的。他们从良了,少在这打主意。虽然我们君道堂散了,但是要你一条命还是很容易的。乌鸡,别拿自己当羊城一霸,在我眼里你屁都不是。”林锐变魔术似的掏出一把军刀,玩的呼呼作响。让坐在对面的乌鸡抽了一口冷气。

    “你……”

    “啪!”

    脸上火辣辣的,乌鸡心里火气冲天,恨不得当场就杀了林锐。可他不敢,至少不敢跟林锐当场硬干,因为他不是林锐的对手。

    “记住把我的话,还有把单签了。”说完后,林锐拍了拍乌鸡的小脸,大笑一声离开了包厢。

    走到门口,之前守在门外的五个大汉就堵了上来。可是被林锐一眼,全都退后了几步,脸色难看的目送着林锐离开。

    “呯!”

    包厢里传来巨响,那五个人立马冲了进去。

    “杀了他,不管花多大的代价,立马让人杀了他。”乌鸡歇斯底里的叫吼着,苍白的脸一丝潮红,只是扭曲的有几分狰狞。

    而此时林锐正大摇大摆的离开了ktv,当然不再是赤着上身,而是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抓了抓有些湿的头发,林锐有些不满的摸了摸下巴。

    “林先生,林先生,我们老板有请。”一个穿着紧身小便西的女人小跑到了林锐的面前,微微喘着粗气,香气四散。

    “你们老板?”林锐看了一眼面前的都市丽领,在自己的印象中并没有这类人物打过交道,她的老板又会是谁呢?

    “是的,姜雨老板。”她似乎意思到自己疏忽了什么,立马往后退了几步,自我介绍道:“我是宋老板的私人秘书小冉,麻烦您跟我来。”

    林锐恍然大悟,拍了拍脑门道:“原来是姜妖精,我道是谁呢。走吧,前面引路。”他在那家ktv吸引了许多黑暗中的目光,如今猎鹰行动已经展开,会会大mei nu也无妨。

    小冉吐了吐舌,把俏皮的样子展现在了林锐的面前。

    她还从来没有听过有谁敢这样叫自己老板的,眼前的这个林锐还果真与老板所说的‘与众不同’呢!

    走在前面,小冉时不时的回过头去看林锐。

    说帅吧,林锐算不上。一米七八的样子,身材匀称。走起路来步步生风,冷俊的脸上表情很少。

    被林锐看了一眼,小冉不敢回头再去看林锐,心中暗道:“也不知道老板喜欢他什么,听说他是黑道上十分有名的人物,这样的人肯定有许多女人吧。”

    走了一段路,小冉引着林锐进了一家格调高雅的咖啡厅。

    “林先生,我们老板在包间里等您。”说着小冉拉开了房门,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林锐低着头走了起去。才没有走几步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然后一个火热的身体就将林锐包围了起来。

    烈焰红唇不停的在林锐的耳旁呼着热气,挑逗着林锐的身理反应。

    林锐眯着脸,双手移动,怀里的女人如同被惊到的小鹿一般,身子瑟瑟发抖,呼吸更重了。

    “啪!”

    在能掐出水的粉臀轻轻一拍。林锐身子一转,从那火热的身体之中退了出来。

    “媚妖精,你这样投怀送抱我可受不了,万一把你吃了,你家海爷可不得把我剁成肉泥包饺子喂狗。”

    “奴家明明是林公子你的,你怎么舍得把我往外推吖,而且羊城只有您一个大佬。”黑暗中,女人继续把身体靠向林锐,但却落了空。

    “行了,谁是大佬你心里明镜似的。说吧。找我什么事?”林锐并没有因为对方惹火的话而感到兴奋,而是冷静的把手压在开光上,打开了包间橘黄的灯光。

    然后就自顾的坐到了桌子面前,看着姜雨扭着柳腰与他对面而坐。

    “人家可是清清白白,什么海爷我可不认识。凭心而论,在我眼里只有你才配得上大佬二字。”姜雨窃窃地笑着,眼睛弯成一道迷人的月弧。精致的瓜子脸配上白里透粉的皮肤,美得不可方物。

    如果她愿意上演绎圈混一年,林锐敢打包票她会大红大紫。

    “原来zhuang b不是我们男人的特长,你们女人才是,嘿嘿。”林锐坏坏的笑了笑,手上一滑,就压在了姜雨的小手上。

    “小se lang,我本来有,何必装。”姜雨假装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如同娇羞的小女子一般。

    如果让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对话。恐怕会把舌头都吞下去。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雨妖精,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吧?”林锐将姜雨的手翻过来,手指在她的手心轻轻的挠着。

    姜雨原本想抽回手,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依恋着那种感觉。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燥热不已。腹下有一团火,更让她羞涩的是xia ti有一股暧流正顺着大腿往下滑。

    舔了舔嘴唇,轻轻的咬住,从鼻子间轻轻哼出一个‘嗯’。

    林锐只感觉浑身一热,但是他立把舌抵上鄂,瞬间恢复了清明,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改变了几分,往她的手腕处移去。

    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身子微微抖动,林锐笑了笑,收回了手。

    “呼!”

    姜雨轻吐舌头,小脸红扑扑的,滚烫不已。

    “行了,找我有什么事?”

    林锐见好就收,这个女人他不能占太多便宜。

    如果让姜雨知道林锐这样想,估计会气的一把掌抽死林锐。不能占太多便宜,你刚才做的还不够多,自己身上有哪个地方没被你碰过,还用了‘那一手’,着实可恨到了极点。

    “听说你明天要离开羊城,然后去燕京?”

    林锐没有否认,点了点头,接着道:“你们的消息还不错,蛮灵通的。”

    “去燕京有什么好的,那里鱼龙混杂,随便拉个人出来都不知道会牵出什么大人物来。”姜雨用自己的方式提醒着林锐,至于领不领这份情,那就看对方有没有这个心了。

    “我感觉挺好的,我们哥几个准备开个安保公司,虽然与宋大老板没法比,但好歹也是一个小老板,我挺知足的。”林锐知道,这事估计姜雨背后的那些人已经查的清清楚楚了,也没有什么好瞒着。

    姜雨举起了杯子,手指在杯子上轻轻的转了一圈,媚笑道:“那就恭喜林总喽,海总让我转告您一声,转身后手里千万别握着刀,更别指着他。”

    林锐点了点头,知道这句话才是姜雨今天找自己的重点。

    被后放刀子嘛!

    这事自己会干吗,用得着干吗?

    呸,老子猫在羊城三年时间,就是为了扳倒你背后的海爷,这叫正面击杀,不叫背后捅刀!

    “行,也麻烦你转告一声,今晚过后海爷在牢里有什么需要可以转告我!”说完之后林锐从姜雨手上拿过了那个杯子,将里面的热茶一饮而尽,直接离开了房间。

    姜雨大惊失色,连忙掏出手机。

    “海爷,快跑!”

    “晚了,什么都晚了,我已经被警察包围了。小媚,你别管我,记得帮我照顾我一家老小。”

    “嘟,嘟,嘟!”

    姜雨身了一软,无力的坐到了位子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林锐,没有想到你真的天盗的人。你和海爷都吃一碗饭,为什么要害他?”轻喃一句,姜雨盯着还有些许热气的茶怀愣愣出神。

    “你等着,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进去的。”说完之后,姜雨站了起来,转身就走了出去。

    这时,在远处观察的徐驰终于出来了,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