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13章 出现的土着

    经过将近八个小时的行驶,游艇终于在一处海岛的深水区停了下来,然后放下了皮筏艇,将东西分两次运上了小岛。

    在那碧波荡漾、云飞浪卷的海中,绿树银沙、风情浪漫的岸边,徐驰有一种来度假的感觉。

    “怎么样,这里的风景不错吧,据说,还是一个富翁买下来的。”黄肠伸开了自己的双手,冲着海风喊了几句。

    “好了,晚上先在这里过夜,明天白天的时候我们再出发。”说着,黑包就拿着几个帐篷招呼大家一起搭好。毕竟现在是下午的四点多了,如果贸然进岛的话不见得会找到了一个理想的营地,还是在海边等待一晚比较好。

    因为事先有他们早就有所准备,连钓鱼的工具的都准备好了,所以大家就各自找了一个地方钓鱼,准备晚上的晚餐。

    吃了一顿鲜美的烤鱼之后,徐驰和他们围在海边的火堆聊了大半夜,可是愣是没有向徐驰透露一点有关于这次盗墓的细节情况,哪怕是位置也捂着没告诉徐驰。

    虽然很郁闷,可是徐驰无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郁闷归郁闷,徐驰倒并没有为此而生气,看眯差不多了便钻进帐篷睡觉去了。

    等到了半夜,徐驰睁开眼睛时,眼前一片漆黑,身体浮在水上,发现自己已经掉在一片温暖的海水里。眼前的夜色黑得吓人,头昏的感觉依然很厉害,海浪轻轻地晃动,海水拍击海岸的沙沙声响得愈加的恐惧。除了海的声音,风的声音。一切冷寂之极!他们呢?

    徐驰脑子里飞速地闪着一个念头:难道他们已经发现了,然后在这里干掉我?

    徐驰慌张地从海水里站起身。海水并不深,距离海滩也不远。

    徐驰哆哆嗦嗦地爬上海滩,身体胆战心惊,轻便的卫士靴踩在沙子上咯吱作响,响声很单调,在漆黑一团中让徐驰毫毛直竖。他刚走了几步,就不敢走了。眼前晃动的全是海岛边的棕榈树的树影,海岸边的黑压压岩石。

    正在徐驰恐惧地瞪着眼珠子骨碌碌地看着海岸周边的地形时。一只大手拉住了他,一声不吭地把他拖向旁边的一座大岩石边。那里,所有人都在。

    “你们全在了?”徐驰有些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他们要干掉自己,不然也不会把自己拉到这边了。

    “嘘,小声点,大家快把枪组好。”黑包用手在嘴边压了压。借着月光能看到他的脸有些阴沉。

    将四个背包放到了地面,然后解开,把里面装物理武器的两只小包分别又背好在徐驰的背上,把带有水和食物的小包束在徐驰后腰的皮带上。水壶是一只扁平的无机塑料壶,不会发热,不会让辐射波捕捉。不管用的或是吃的,每一个人从头到脚都是隐形的装备。

    冰刀组装好了各自的突击bu qiang,他还在背上插上了近身搏斗用的剑,黄肠的背上还多了一把狙击弩。这有一个箭筒,里面插满了箭。

    “这是你要的战刀,将就着用吧。”说着,冰刀将一把战刀递给了徐驰,然后便接着准备自己的东西。

    “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我会被人扔到海里?”徐驰原本的感知能力就很强,不可能被人扔到水里还不知不觉。

    “应该是岛上的土著。他们用了一种mi yao,才会让你被扔下水的。如果不是黑包刚好出去林子里捡柴火,我们都得被阴死。”黄肠解释了一下,然后拉好了衣服,穿上了防弹衣。

    靠,这些人就是眼看着自己被扔进水里的。

    徐驰心里骂了一句,然后从背包里快速的取出了一套战术服换上,将战刀别在了腰间。至于枪,他倒没要,毕竟原本‘徐达’是不会用枪的。

    收拾好装备。大家对了下多功能电子表,对好时间,定好方向,看清了这个岛上的温度,湿度,以及磁场力度等自然因素。这才前后相随地往海岛行进。

    “现在吹的是南风。算起来应该是六月吧……”黑包突然低声地嘟哝。

    “可不是。我们那里是六月,这里应该也是……”黄肠巴不得有人跟他搭话。

    “好了!从现在起,保持静默。无线电通信在没有命令前也不许擅自打开,不许掉队,成行进队形起程。”冰刀看了一眼四周,然后警惕的说了一句。

    四个人的队伍是按严格的战斗队形向海岛内部深入,四人中,冰刀走前面,负责开路,捕捉,警戒,跟着是黄肠和徐驰,负责支援和警惕,而黑包则在后面,负责断后。

    海岛并不小,到处是密集的蒺藜,岩石和蓟类植物。一些丛生的,不知名的灌木生着尖利的倒刺,横七竖八地蔓生在乱石嶙峋的地面上。从海边到海岛深处,走了有三千多米,并没有发现任何土著的踪迹。这不禁让徐驰怀疑,把自己扔到海里的是黑包这些人,还是所谓的土著。

    “哪里有什么人啊,搞什么鬼。”黄肠憋不住不说话的苦闷,望着走在前面的冰刀,抬胳膊肘儿撞了撞专心跟在旁边的徐驰。

    “嘘!保持静默!”冰刀厉色地瞪了黄肠一眼,警告他不要说话。

    时间是午夜。海潮在四人后边沙沙地拍击海岸。一片片白茫茫的雾气从海面蒸腾而起,跟着众人的身影,笼向海岛的密林。穿过小岛的杂树林,海浪拍打石头的声音突然很大,风一吹过,却又什么也没有。很快,走过海边一片繁茂的荆棘地时,就看到了一片被建成圆拱形的石头筑的房顶在夜色中赫然耸起,一种蓝灰色的光亮朦胧地从房顶上透出,一看就知道的确有土著的存在。

    “奇怪,上头不是说只是几个零星的土著,怎么会有建筑物呢?”黑包嘀咕了一句,然后取出了卫星电话走到了一旁。

    就在徐驰他们靠近那土著的时候。另一只小队也不知不觉的接进了,他们似乎也是冲着岛上的古墓来的。

    而林锐,这时正在国内的某架飞机之上,并没有接到黑包的电话。

    ………………

    ‘给我拿个毯子。‘带着一丝不悦的语气,坐在林锐旁边位置的女子以一种命令的口气对着那名漂亮的空姐说道。

    ‘您好,请稍等。‘空姐客气的回应了一句,然后退回去准备去拿毛毯。

    可就在这时,飞机突然传来剧烈的颤动,林锐差点被抖出坐位。

    ‘啊!‘

    空姐因为身子失去平衡。朝着后面倒去。

    林锐眼紧手快,身子一探,伸手搂住了空姐的柳腰,关切的问道:‘mei nu,没事吧?‘

    空姐不好意思的从林锐的怀里离开,略带感激的说道:‘谢谢你,我没事。‘说完之后她就立马朝着机长室走去。虽然她只有一年多的空乘经验,但也知道刚才的颤动属于不太正常的范畴。

    坐回位子后,林锐就听到广播里传来了甜美的声音。

    ‘各位旅客,飞机突然遇到了对流层,将会有轻微的颤抖。请各位旅客放心,并系好安全带,我们的驾驶人员有丰富的飞行经验,一定会平安的驾驶飞机抵达目的地。‘

    ‘啊!‘林锐的旁边传来一阵尖叫,紧接着飞机里一团混乱。尖叫声不断。

    感受着飞机正在急速的下降,林锐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对流层,恐怕不是吧。

    随着广播里不停的安慰声,以及飞机剧烈的晃动,林锐却面不改色,与旁边花容失色,尖叫不断的粟发女子截然相反。

    原本林锐的安全带就没有解开。所以飞机急速下降时他的身体被固定在位子上,整个人向前倾斜。

    可是林锐旁边的粟发女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双手死死的按在扶手上,随时会有甩出去的可能。

    想了一下,林锐翻过身去摸了摸,终于找到了安全带,于是他的大手在粟发女人身上一压,迅速的固定了对方的身体然后把安全带给系上。

    做完这些之后,林锐自己则是解开了安全带,灵巧的走向了机长室。

    ‘对。对不起先生,您,您不能进去。‘

    这倒真误会林锐了,他并没有想进入机长室,而是想看看那名空姐怎么样了。刚才她还在直在广播里安慰众人,让大家不要害怕。可是突然间声音却中断了。

    林锐一手撑在墙面,一手伸过去拉起那名倒在地上的空姐。

    ‘谢谢你,你又帮了我。‘

    ‘不客气,你还是赶紧安慰大家吧,里头乱套了,想跳伞的都有了。‘林锐过来之前扫了一眼机舱内混乱的场景,所以提醒道。

    空姐感激的点了点头,看到林锐镇定自若的样子不由的握紧了小拳头。她知道,其实情况并不是她刚才所说的那样,而是飞机出了一点故障。

    深吸了一口气,她再次打启了广播系统。

    林锐担心她会摔倒,于是环着她,将她的安全带系上。

    感激的看了一眼林锐,她的声音变得更甜了。

    而就在此时,飞机也渐渐稳定下来,似乎正在爬升当中。

    机长室的门也打开了,里面一个人朝着空姐道:‘小……苏婉,故障已经排除,辛苦了!‘

    不过他看到林锐站在那里时,却闪过一抹不高兴的神色。

    ‘好的,我知道怎么做。‘

    眼神滑过林锐身上时,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然后立马着手自己的应该做的事情。

    林锐也不好意思一直站在那里,看了一眼妙曼的背影,林锐朝着自己的位子上走去。

    刚坐下,就听到旁边有如蚊子般的声音道:‘刚才谢谢你。‘

    ‘不客气。‘林锐连头也没回,自顾的盖上被子,准备闭目养神。

    也许是林锐的冷漠让对方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没有诚意,她提高了声音柔声道:‘您好,我叫刘紫怡,刚才多谢你帮忙。‘

    ‘不必客气,为mei nu效劳是我的荣幸。‘话虽然说得很好,可是林锐却没有一丝荣幸的感觉,继续闭眼养神。

    刘紫怡皱了皱眉头,心道:难道他没听清自己叫什么吗?

    可是看林锐爱理不理的态度,她也不愿意继续跟林锐说话,嘟着小嘴看向窗外。

    真可气,难道我就不如那个空姐吗,怎么说我也是一线……算了,跟他生什么气,爱理不理,哼!

    刘紫怡努力让自己不回过头去,可最终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微闭的双眼,光线透过窗打在林锐的脸上,他长长的睫毛十分好看。那张脸,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可是嘴角微微的弧度却生出了一丝坏意。

    刘紫怡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林锐,最终也躺了下去,然后带上耳机。

    感觉到对方没再做什么举动,林锐微微的笑了笑,心里想着距离燕京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林锐准备好好睡一觉。这段时间,为了分晰一些证据,他都没有怎么休息,经神上十分疲劳,所以不知不觉间就沉沉的睡着了。

    在他睡着的期间,那个叫苏婉的空姐路过林锐身边时都会不经意的看他一眼,而这一举动都被坐在林锐旁边的刘紫怡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

    临近下飞机的时候,刘紫怡突然微笑了起来,从自己随身的包包里取出一个乳胶嘴唇一样的东西,然后拿着口红细心的在上面涂抹着。

    最后她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作品,把目光投向了林锐。

    趁人不住意,刘紫怡拿着那个乳胶唇模在林锐的左嘴角轻轻的印了一下,然后立马躺回去,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嗯!‘

    林锐则了一个身,把脸朝向了刘紫怡,吓得她把手中的za zhi都丢了。

    良久,她才发现林锐并没有醒过来,便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各位旅客,飞机已经抵达此站的终点燕京国际机场,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广播里传来苏婉那独有的声音,让刘紫怡更加放心了。

    等飞机停稳,刘紫怡小心的越过林锐,然后落慌而逃的离开了。

    等到飞机上的乘客陆陆续续离开,林锐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

    苏婉走到了林锐的旁边,看到了他嘴角留有一道不算是很明显的唇印,停顿了一下才推了推林锐。

    ‘先生,先生,你醒醒,已经到了。‘

    林锐幽幽的睁开了双眼,看到苏婉正俯着身子看向自己,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对不起,睡过头了,没给你造成麻烦吧。‘林锐略带歉意的起身道歉。

    苏婉连忙摆手,说道:‘没有,没有,我还得多谢你呢,诺,擦一下嘴角。‘

    林锐迟疑了一下,然后摸了摸嘴角,发现手指被染红了。

    口红,奇怪,刚才哪个女流氓趁着如此帅气的我睡着时偷偷吻袭了?

    接过苏婉递上来的手帕,林锐不好意思笑了笑,然后义正言辞地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太可恶了,让我逮到非得告她性骚扰!‘

    苏婉偷偷的笑了笑,对着林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毕竟飞机里只有林锐一个乘客了,他也不能久留。

    林锐意会,把手帕还给了苏婉,并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动作就下飞机了。

    下了飞机之后,林锐立马拿出了电话,说道:“喂,黑包,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