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15章 他也是卧底

    三个人不敢停留,一口气就朝着海边跑去。

    可是等他们到了海边时却傻眼了,因为他们的游艇不见了。

    “该死的,肯定是另一拨人将我们的游艇弄沉了。”冰刀此时差点爆走了,后有怪物,前无退路,岂不是要在这里等死了?

    “我先联系林哥,你们去找找另一伙人的船在哪里。”那些人既然从海里上来的,那肯定是通过船的上来的,除非他们的人早先撤离了。

    徐驰和黄肠便四下搜找起来,可是他们并没有发现有其他船只的踪影,所以便有些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怎么样,有船吗?”冰刀看到两人回来,连忙追问道。

    徐驰和黄肠摇了摇头,都露出了一丝绝望。不过黄肠的眼神是真实的写照,而徐驰则是装出来的。虽然他没有见过那两个怪物,可是内心里并没有惧怕。

    “林哥怎么说,会派船来接我们吗?”黄肠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离开这个地方。

    冰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过没那么快,至少要等一天的时间。”

    三个人把帐篷从海里捞了回来,还找到了一些之前掉在水里没机会捞回来的药品和食物。布置好了一切之后,三个人围在火堆旁边烧起了篝火取暧。

    虽然这样做有些冒险,可是他们却不得不这么干,毕竟这里的温度比较低,而且食物也必须加热一下才能吃。烤着火,也让他们有些安全感。

    吃过东西之后,徐驰便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刚才他们几个就商议好了。由黄肠和冰刀轮流负责上半夜和下半夜的保卫,以防止有怪物突然袭击。至于徐驰,他们可不太放心他的枪法。

    徐驰也乐得如此,守夜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倒不如好好睡一觉来的痛快。

    就在徐驰他们在岛上的时候,林锐则是进入他在帝都的一家公司里头。

    …………………………

    军盾安保公司。

    看了一眼烫金的大招牌,林锐咧了咧嘴。

    好家伙,两千万没白败,租的位置不错。门面够牛。

    回身看了一眼繁华的街道,林锐眯了眯眼。这里,将完全属于自己,不会再有人对这个地方说三道四了。

    没了一个君道堂,换了一个军盾安保,林锐的心情大好。

    ‘三哥怎么样,还满意吧?‘阿索舔了舔嘴唇。然后把目光投到了自己手上一tai jun绿色的平板电脑上,不知道在玩着什么。

    ‘满意,当然满意。领我上去瞧瞧,看看里面布置的怎么样。‘林锐嘿嘿的笑了笑,大步的朝着电梯走去,时不时把目光飘向路过的都市白领们。

    军盾安保所在的位置是数家大企业所租用的写字楼,刚好前一阵子有一家大公司搬到了别处,趁机就租了下来。[平南言情小说网]

    十六楼,刚进去林锐就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军营味道。四周均是迷彩墙面,格局分明,颇有干练的味道。

    ‘阿锐。‘

    一个虎背雄腰的大汉走了过来,与林锐所抱了抱。

    ‘辛苦了,森哥。‘林锐拍了拍林森的肩膀,感谢他所做的一切。

    林森被林锐这一说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有些憨憨的笑道:‘哪里。我就是比比手比比脚的事,说辛苦还是你啊,一个人在羊城顶那么大的浪。‘

    林锐摆了摆手,说道:‘自家兄弟不说两家话,刚才是我欠抽行了吧!‘

    ‘这才像三哥说的话,对了,大哥,三哥,刚才二哥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说意大利那边一切都好。‘说着。阿索晃了晃手中的平板电脑。

    ‘这家伙,有个消息只跟你说,太不把我们俩当兄弟了。‘林森有些不满意的接过平板电脑,发现上面只有一张画。

    一个拉风的男人站在海边,比了一个k的手式。

    ‘嗯,画风不错。最近这货肯定闲的慌了。算了,森哥,咱不理那家伙了,你快带我看看公司怎么样,都有什么人手。‘

    听到问及人手时,林森脸色就有些难看了,阴着脸道:‘别提人了,不知道什么人打过招呼了,根本没人敢来我们公司应聘。‘

    ‘有人打招呼?不会吧,是不是工资低了?‘林锐皱了皱眉头,自己才刚弄好地方就有人跟自己过不去,这不是提着灯笼上茅房--找死[屎]吗?

    阿索探过头来,也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不低了,特保的工资一万五,其余文职人员也五千,是行业内的中上标准了。‘

    ‘就那是他娘的说,有人跟我们过不去了?‘林锐眼睛一挑,顿时有了火气。

    ‘就是啊,要不三哥你招呼一声,让我们在羊城的手下杀过来。他们个个都是好手,做安保没问题吧。‘阿索在一旁提着建议,目光一直锁定在林锐身上。

    ‘不行,他们都是道上的,我们开的是清清白白的安保公司,雇的人背景一定要清白,不然没有什么雇主会用我们公司的人。这样吧,阿索你去查下什么人放的风,我去招人。‘说完林锐也没什么心思观看自己的公司,随便钻进一个房间。

    林森跟阿索对视了一眼,然后阿索比了一个v的动作。

    ‘先别高兴,让阿锐知道有你苦头吃。对了,你查的怎么样了?‘林森没有想到林锐竟然真的如阿索想的那样,亲自找人去了。虽然他跟阿索都不知道林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但隐隐猜到他与军方有所联系。

    ‘小意思,我的本事大哥你还不知道吗?放心,我会过一两天告诉三哥的,先把公司弄起来再说。燕京庙多佛挤,咱也不想还没有开业就被人整得太难看吧。‘说着阿索用肩膀顶了顶林森,然后吹着口哨就朝着一间专属于他的办公室走去。

    在门口扫了一下指纹,大门就缓缓打开了。

    一个大约五百平方米的房间里立着数十个架子。上面全都是阿索从公款里挪用了一些加上自己的积蓄专门定制回来的。

    对他来说,这才是属于他的舞台。

    坐在宽大的位子上,阿索兴奋的转了一个圈,然后把椅子调成了四十五度,在他的前上方安置着六块大型屏幕。

    隔着门口看了一眼,林森笑了笑,走到了落地窗前着外面的世界。

    好一会,林锐才从那个会议室里走出来,到了林森的旁边说了一句话:‘人已经找了一些。最快的明天能赶到,开业的日子你定没有?‘

    ‘日子还等着你这大老板定呢。‘

    林锐皱了皱眉头,有些生气道:‘不是股份均分吗?‘

    林森耸了耸肩,看着林锐道:‘阿锐,钱是你出的,线也是你拉的,我们都认为这公司应该完全属于你。不过为了不让你生气。我们三人协定过了,你占百分之五十,我们三个占百分之五十。所以,你就别生气,也别让我们难为呐!‘

    自己兄弟都这么说了,林锐也不好再坚持什么。拍了拍林森的肩膀,算是坐实了大老板的身份。

    林锐在林森的带领下把公司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公司内部的部分情况,十分满意。了解了之后。林锐跟林森还有阿索就风风火火的杀向酒楼,三兄弟准备好好喝一场,然后大吉大利的开业。

    三人刚到酒楼,正准备进包厢的时候一个干瘦的人走了上来。

    ‘哟,这不是军盾的老板林先生吗?吃饭啊,不好意思,这里被我们包了。‘说着摆了摆手。示意林锐等人赶紧离开。

    客服人员原本还想说林锐等人早就定好包间了,可是站起身来看到了林锐等人背后的人便止住了口,默默的坐了下去。

    ‘凭什么啊,我们已经定过包厢了,是不是啊前台!‘说着阿索回过头看了一眼前台那个正准备逃离的女生。

    ‘听不懂人话吗,我说这里被我包了。‘弹了弹身上白色的西装,脸上一副厌恶的表情,好像看到林锐他们就要倒霉一样。

    林锐笑了笑,往前走了一步,说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瘦子动作停顿了一下。白了一眼林锐,心道:这是哪里蹦出的野猴子,连我都不知道是谁。

    ‘王少白,匪号白起。‘

    ‘靠,你还真敢起啊,白起。如果没说错的话。你应该是王家不入流的人物吧,闪一边去。‘林锐听到对方自报的匪号就乐了,没有想到这货竟然搞了一个杀神白起的名号,真不是一般的狂啊。

    ‘找死不是,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你。‘说着王少白手一抖,就要朝着林锐打去。

    林锐身后的阿索顿时急了,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想把王少白给踹了。

    不过他却被林锐挡了下来,而就在那一刻王少白的拳头离林锐的脸不足20c。

    呯!

    一提腿,王少白的身子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飞了出去,砸在远处的屏风上,屏风整个碎裂,但王少白却没受什么伤,只有腹部轻微的痛感。

    ‘操,老子灭了你。‘王少白勃然大怒,在燕京从来只有自己揍人的份,何时被人打过。

    ‘少白,站住,你干什么。‘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如同雷炸响一般。

    王少白听到这个声音立马停了下来,转过身去喊道:‘哥,这小子打我。‘

    一个穿着休闲装的人缓步走来,一米八的个,体形健硕,虎步含威,让人不敢正视。

    林锐眯了眯眼,看清了来人。

    ‘还有人敢打我弟弟,真的活腻歪了。‘来人明明看到了林锐,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关心的看了一眼王少白,柔声问道:‘被伤到哪里没有?‘

    迎着对方的目光,王少白不敢撒谎,老实道:‘被踹了一脚,肚子不痛脸疼!‘

    有道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如果今天的事被传出去,无疑是他王少白被人当众抽了一脸。他丢不起这个脸,王家同样丢不起。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吱个声,好让我弄几十桌为你接风啊。‘似乎是有意不道出林锐的名字,他瞪了一眼王少白后大步的朝着林锐走来,伸出手与林锐握了握。

    ‘今天刚到,最近混得不错啊,王家大公子--王羽。‘林锐看一眼面前的王羽,三年没见,他与以往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张杨的他内敛了许多。

    ‘不会来个匪号叫项羽吧?‘阿索插了一句,引得一旁的林森噗哧的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个阿索实在太搞了。

    王羽并没有把阿索的玩笑放在心上,对着林锐笑了笑。

    ‘既然今天这么巧,不如一起吃个便饭,算是为你接风接尘了,顺便与我弟弟喝一杯。‘

    林锐原本想拒绝。可是想了想自己刚回燕京,实在没有必要去得罪,何况是燕京十分显赫的四大家族之一。[平南言情小说网]

    ‘哥,他是谁啊?‘王子白看到自己的哥哥都对林锐颇为客气,不由的问了一句。

    还没有等王羽介绍,一个火红的身影就朝着林锐飞奔而来。

    ‘林锐哥哥,你怎么回来了,真没义气,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四年了。你到哪去了,从来都不联系人家。‘扎着马尾,穿着一件红色小礼服的女孩挽着林锐的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林若溪,你跟他关系很好?‘王少白有些不太敢相信面前的一切,那个号称燕京第一大少候公子都不爱搭理的林若溪竟然会挽着刚才揍他人的手臂,还亲昵的往他身上凑。

    ‘光你什么事。王小白。‘林若溪瞪了一眼王少白,继续问林锐:‘林锐哥哥,你怎么不理我呢,是不是四年没见我太漂亮了,所以你不敢认了?‘

    林锐翻了翻眼皮,心道:这小丫头几年不见风格大变呐,以前这种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的,现在说的还挺溜。

    ‘哪能啊,堂堂的若溪妹妹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呢。说真的,四年不见。长大了,你更漂亮了。‘林锐趁势环着林若溪的小蛮腰,笑眯眯的走进了一个包间。

    ‘哥,他也太……‘

    放肆二字还没有出口,王少白就看到了王羽瞪了他一眼,然后听他低声道:‘他救过我命。而且背景不浅,别搞事。‘只是还有一句话他没说,那就是:我们还是情敌。

    不过,王羽说这话的时候却不是感激,反而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这就更加让王少白好奇。

    不过既然自己的哥哥都说了,那今天这事只能这么算了。只是他妈的,今天竟然在自己的场子被人踹了,干。谁要把这事传出去,老子割了他舌头。

    心中的怨气发完之后,王少白也跟着进了包间。

    加上林锐三人,包间里一共六个人。

    ‘这杯我先干了,给锐哥赔不是了,希望锐哥不要生小弟的气。‘菜才上桌,王少白就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一场识会罢了,不算什么。‘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方才王子白是诚心道歉,林锐也不好骑马看驴甩脸色。

    ‘那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大家吃菜,吃菜。‘王少白招呼着,又是给林若溪夹菜,又是给大家倒酒。

    ‘你在羊城弄得动静不小啊,听说你可是得罪了上头不少人,如今回燕京恐怕没有那么安稳吧。‘言外之意就是你不该回来,回来就是把人得罪死。你想啊,下面被你这么一整,不仅灭的是恶势力,连带的一些官员落马了,岂不是让那些上头的人少了一份利。如今大摇大摆的回来开个安保公司,岂不是抽人家脸吗?

    ‘王兄消息还是一样灵通,不错,我的确是得罪了一些人,但那是给国家办事。他们再大,能大过国家去?‘

    听到林锐的言论,王少白傻眼了。

    这人是傻了还是脑子缺根筋?人家想弄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还国家,国家能保你一辈子,能保你不被人下黑手?

    倒是王羽听懂了林锐的话,笑了笑,举起酒杯道:‘原来徐兄没有被踢出去,看来我的情报不是很灵通嘛!‘

    ‘行了。你们别打哑迷了,还让不让我吃饭了?‘林若溪把筷子一放,嘟着嘴巴,眼睛谁也不看只看天花板。

    ‘你这小公主都发话了,我们岂敢不从,来吧,吃块荔枝肉,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说着,林锐夹了一块荔枝肉放到了林若溪的碗里。

    林若溪顿时眉开眼笑。眼睛眯成一道弧线,柔声道:‘原来林锐哥哥还记得我爱你荔枝肉,那就不生气了,嘻嘻!大家吃菜,不够继续点,反正这里是王小白的地盘。‘

    坐在林锐旁边的阿索一直盯着全身散发着俏皮气息的林若溪,似乎对她有极大的兴趣。可一旁的王少白有些不乐意了。所以不停的给阿索夹菜,把他的碗堆的高高的。

    对于王少白的小举动阿索好像没看到一样,时不时眼睛就往林若溪身上飘去。

    ‘这两位是你从羊城带回来的兄弟吧,还不知怎么称呼呢。‘王羽举了举酒杯,轻轻的晃了晃。

    ‘林森。‘

    ‘阿索。‘

    林森与阿索各自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一杯过后,气氛就缓和了下来,边聊边吃,几人如同多年没见过的老朋友一般。当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说的不过是场面话。

    饭后王羽原本想邀请林锐参加一个聚会,但是被林锐拒绝了。他刚刚回来,身上还带着任务,所以王羽也没有勉强,倒是林森跟阿索一起跟着去了。

    王羽人脉广大,而林森作为军盾名义上的老板与王羽多接触接触自然有好处。

    分开后。林锐独自打了一个辆车离开了。

    车子停在了一家疗养院前,林锐下车后直接进去,然后从里面开出了一辆军牌的陆虎朝着西郊飞驰。

    莫约一个小时后,林锐出现在了一处秘密的地下军事基地。

    或许第七局的人也没有想到,林锐竟然是那个跨国集团里面最大的卧底,更加不会想到他是第十二局的人。

    ‘龙罚阎罗报道!‘站在一个黑色的门外,林锐敬了一个军礼。

    ‘进来吧!‘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紧接着门就徐徐打开了。

    ‘你回来了,坐吧。‘一个穿着黑色太极服的中年男人站在一张桌子面前,桌子上摆着一张宣纸。他正缓缓的移动毛笔书写着。

    ‘是。‘再次敬了一个军礼,林锐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中年男人放下笔,凌厉的目光看向林锐。

    ‘这三年你办的不错,没有让大家失望。‘

    ‘谢shou chang夸奖,这是我应该做的。‘林锐一脸严肃的回答着。

    ‘还应该,我看你是心有不甘吧?是不是还在怪我派你去做这件事?‘

    ‘不敢。服从命令是我们军人的天职。‘林锐还是绷着脸。

    ‘还不敢,不敢你会一回来就去见你那两个朋友而不是回部里报道?不敢,你会偷偷放过宋嫣?‘中年人每说一句脸上的笑容就少一分。

    林锐终于装不下去了,站了起来,嘻笑道:‘老爷子,您不都知道了还问我。是,我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有那么一点点自私,不过在您明亮的眼睛下我还是很老实的做事的。‘

    “行了,这次叫你回来,是为了让你配合第七局的斩魂行进收网活动。”

    “第七局的斩魂,是那个新入伙的徐达吧?”林锐笑了笑,唯一可能是卧底的,只有那个徐驰了。除了他,他还真想不出来究竟会是谁。

    “不错,就是他。这一次他们在岛上被陷住了,我想你背后的那些人肯定会调集所有的力量涌到岛上。”

    林锐点了点头,他太清楚那岛上的东西对他们背后的那些人有什么样的意义了。所以,就如同自己的老上司所说的,他们会投入一切的力量去那岛上,把那个古墓里的东西给弄出来。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就着手安排吧,我想你背后的那些人应该开始动了。”说完之后,对方有些疲惫的闭了眼睛。

    那不仅仅是一个文物走私集团,更是一个杀手组织和军火商,只要这一次将他们的人都抓走了,那些人自然就逃不掉。光光盗窃文物这一样,就足够让他们进牢到了。到了里头,自然有办法撬开他们的嘴让他们认罪。

    “shou chang放心,我已经做了前期的安排。可是,现在要通知第七局的人吗,我怕会产生误会。”林锐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对方,毕竟他的底子只有自己面前的上司才知道。

    “放心,我十分钟前已经和第七局的局长交流过了,他们会想办法让斩魂知道并且配和你的行动。记住,你上了岛之后,要听他的安排。”

    “为什么?”林锐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自己那里个集团那么久了,凭什么听一个才加入不到十天的徐驰的命令?

    “因为他很强,拥有常人不可能有的力量。行了,你赶紧去巴西吧。”说完之后,老shou chang摆了摆手让林锐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