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20章 陈博弈的成长

    就在徐驰他们在岛上拼命的时候,徐驰的好兄弟陈博弈,身上发生了一件与徐驰所在的那坐飞船里有关的事情。而且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个飞船里最要的东西,竟然被博弈给拿走了。有些事本来就是这样的,在冥冥之中就有了定数。

    ………………

    一辆火红的兰博基尼在街头划过,轰呜的引擎声让无数人侧目。随着车子的熄火,从车上下来一个莫约三十岁的男人,莫约一米八,西装革履,留着一头短发,引得路过的女孩子纷纷相看。

    他摸了摸鼻子,将身后的运动包往上提了提。

    看到远处一个圆胖的中年人走来,不由的挑了挑眉,说道:‘胖三,你这一脸苦瓜脸是做什么?‘

    ‘六哥,您可算回来了,今天海少他们把咱的洒吧跟餐厅都包了,又把诚少那帮人得罪了,正在里面闹呢。‘胖三是有苦难言,他嘴里的海少与诚少是h市的两帮二代领头人物。如果非要分清楚的话,就是官二代与富二代。

    ‘哧,又是这两小子。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说着,他便朝着一家装饰看起来不怎么样,与周围高楼大厦有些格格不入的六层小楼走去。

    陈博弈也从出租车跳了下来,然后朝着那个方向跟了过去。

    推门进去,你就会发现里面与外面完全不同。豪华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这里面的装饰了。因为它不仅豪华,还极富有个性。

    ‘龚林思维大哥,您什么时候回来了,也不跟哥几个支会一声,好给您接风去啊。‘一个一身名牌的少年看到龚林思维出现。连忙奔过去谄媚道。

    龚林思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小罗去告诉小海跟小诚一声,别在我这瞎闹,不然我就打断他们一条腿。‘

    ‘啊,师父,你总算回来了,我可在这里等了你两个月了。师父你出门前可是答应我的,什么时候传我那个云游手啊。‘一个莫约二十岁的男人走了过来,穿着一身运动装。

    ‘诚哥。我去给海少传话,你们慢聊。‘看到对方给自己使眼色,小罗便知道自己的老大要自己去拖住小海,所以就离开了。

    ‘知道了,没见你对别的有这么上心。上次你爸还打电话告诉我让我训训你,说你好好的英国不呆跑回国内来。‘龚林思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与之前对小罗的冰冷完全不同。

    ‘我爸就那样。英国有什么好的,咱国内哪里差了。真没劲,不提这事了。师父,你看在我这么诚心的份上,就把那套云游手传给我吧。‘

    ‘别嚷嚷了,后天你跟小海过来找我。还有,下面再怎么闹你们两个也不看住点,哎,算了。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就不管了。‘说着龚林思维摆了摆手,朝着拐角走去。

    ‘知道了,我太爱你了师父,您慢走。‘说着,那小诚就屁颠屁颠的跑开了。

    就在龚林思维消失的时候,陈博弈也出现在了会所里面。但是他却被一个小胖子给挡住了,因为陈博弈并不是这的会员。尽管现在不是营业时间,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

    陈博弈二话不说,直接将那小胖子给击晕了,接着跟了过去。

    转过拐角,就可以看到一道黑色的门。这里,没有龚林思维的允许谁开不许打开。在门前,龚林思维将自己的拇指一按,门便打开,露出一个电梯。可是他不知道。正在身后有一个人正盯着他手上的动作。

    等到对方进入电梯将近三分钟后,陈博弈也走了过去,从兜里取出一张透明的卡片放到了刚才龚林思维拇指所按的地方。

    叮的一声,门便打开了,陈博弈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钻进了电梯里。

    片刻功夫之后。电梯的门就打开了,出现了一个地下室,看起来如同古墓一般,若没有照明系统的话,所有人都会误以为这里是一处古墓。只是有些奇怪,地上面有一排排尖尖的凸起,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陈博弈古怪的看了一眼,然后往前走了几步。

    一张梨花木案前,五个角度射出的明亮灯光正聚集在一柄古朴的长剑之上。八面长剑泛着寒光,好像在讲诉着它的身世一般,神秘、悠久。

    此剑,是龚林思维从一处古墓得来的,乃秦代青铜剑,千年不锈。

    走到那桌子面前,龚林思维将背包往桌上的空地一放,从里面取出一个木制的盒子。

    将木盒推到一旁,龚林思维则是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传真机面前。

    过一会,龚林思维手上拿着一堆资料坐回到了桌子面前,看了一眼桌上的长剑,然后把目光放到了资料上。

    这份资料,是从美国传来的,上面的内容是他面前这柄青铜剑的样本鉴定资料。

    以前他经常听说秦陵出土的青铜剑上渡有铬盐化合物,他一直不怎么相信,因为这种铬盐氧化处理方法,只是近代才出现的先进工艺,德国在1937年,美国在1950年先后发明并申请了专利。

    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他见到化验结果之后久久无法释怀。毕竟,一个不属于那个时代的科技现在就真真实实的摆在自己的面前。

    外星人?或者上古文明的遗留技术?

    龚林思维脑中也不由的抛出这个已经被人用烂的词。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古人究竟是怎么找到含量极少的铬,又是怎么将其融化并且渡到剑表的。[铬是一种极耐腐蚀的稀有金属,地球岩石中含铬量很低,提取十分不易。再者,铬还是一种耐高温的金属,溶点大约在4000c。]

    点了一根烟,龚林思维习惯性的托着下巴,脑中思绪飞转,闪现出种种推论,但随着他的头不停的摇来摇去,将一个个推论排除掉。

    也许是过度思考显得有些累了,他沉沉的缓了一口气,按了按太阳穴之后取过了原本从背包里拿出来的盒子。

    这东西,就是他出门两个月的结果。因为这个东西,他还险些把自己交待在里头。可以说,这一次盗墓,是他这一生最失败的一次。前前后后准备了近一年多,可一下去里面根本没有他想要的秦朝文物,除了盒子里的东西之外就是一堆又一堆的机关。

    ‘啪‘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块八边形的呈蓝色的半透明石头,石头的中心是不规矩的纹路。

    远处的陈博弈眯了眯眼睛,他之前感觉到的古怪气息正是那块石头。如果他的师父在的话,肯定二话不说就把那块石头抢下来。那不是别的,而是法盛时代的灵石。不过,按了的话说,现在已经没这种玩意了。

    这一次,他师父让他悄悄跟着这个,就是想要考验他的能力,看他是不是能够出师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苦修,就是想早点出师,这样他才能回到苏婉身边。可是他哪里知道,苏婉已经和徐驰在一起了。不知道,如果陈博弈知道了,之和徐驰发生怎么样的冲突,会不会影响到兄弟感情。

    也就是因为这一点,苏婉才没有把事情告诉陈博弈,打算有一天在徐驰和阵博弈都在场的时候,把事情说开。毕竟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楞能因为陈博弈的关系,她和徐驰就不在一起。那,就不是爱情了。

    看到对方没有什么防备,陈博弈慢慢的从兜里取出了一只吹箭,朝着对方的脖子吹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人倒了下去。陈博弈没有关点的迟疑,立马冲了过去,将那些东西取走之后快速离开回去找他的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