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28章 神秘大老板

    “现在怎么办?”徐驰看着空空如也的控制室,一屁股坐到了那最高的位子上面。

    他已经很疲惫了,如果再不休息一两个小时,估计都没有精神再做任何事情了。

    “先休息会吧,再不休息会就要累死人了。”林锐也有些支撑不住了,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坐在位置上,徐驰的手放在了椅子两旁。可是当他的手碰到上面时,突然间感觉上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便四下摸了摸。

    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控制室突然亮起了绿色的银光,好像科幻片场景一样的透明显示器出现在了徐驰和林锐的面前。

    “这,这太神奇了。”林锐看着面前出现的那些屏幕,虽然看不懂上面的图形的文字都是什么意思,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激动之情。因为这些东西的出现,就代表着他们并没有空手。

    林锐站了起来,朝着那些屏幕走去,似乎想要把其中的一些拿下来。可是当他走近伸手去摸之后才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实物,似乎就是单纯的光线。

    “怎么会没东西呢?”林锐四下看了看,想寻找光源,不过他却发现那些光线都不是从其他地方照过的,而就是在那空中自动形成的。

    这种技术超出了林锐和徐驰的理解能力,因为毕竟不在他们的常识之内。

    当林锐从那椅上下来之后,那些屏幕便再次消失。

    “不管我们能不能从这里头拿走什么东西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这是一艘怎么样飞船。这里的科技哪怕是我们的人花十年二十年来po jie,都会让整个人人类文明有质的飞跃。”徐驰并不指望从这里拿走什么,对他来说看到这些东西存在已经足够了。

    没有办法带走。但是人有办法进来研究。徐驰说的不错,只要把这里的一切如实的汇报上去,就是最大的收获了。想通了这点,林锐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对着徐驰说道:“你先睡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们离开这里。”

    “好,我休息一会。”徐驰实在是太疲劳了,哪怕刚刚的收获让他很兴奋但也没有带走疲劳的感觉。

    徐驰再次躺在那个椅子上面,很快就进入了熟睡之中。

    林锐坐在其中一个椅子上面。检查着自己的qiang zhi。虽然他也很疲劳,不过他却不敢睡着,毕竟他不敢保证这里就是绝对安全的,万一又有什么怪物出现他和徐驰都睡着,岂不是等于zi sha了。

    所以,他掏出了一烟,一边抽着。一边让自己处于回忆之种,用这种方式消除疲劳。

    他的回忆总与一个有着拖不了的关系,她,便是林若月,那个让他一直深爱的女人。

    ……………………

    躺在床上,林锐什么也没有想。不,应该说他不敢想。

    六年了,自己得到了一些,失去了一些。

    也许。是该做回自己了。道者逍遥也,当初为了磨炼自己的意志与自制力,他毅然加入了龙罚。虽然他只有24岁,可是却为十二局的龙罚服务了九个年头。九年来,他立下无数功劳,也算是做为一个华夏子民为国家尽了应有的责任。

    阳光透过窗射入房间,林锐翻了一个身。睁开了眼睛。

    猛然间,他抓过被子,缩到了一旁。

    一个女人正笑盈盈的盯着林锐,换了一身黑色套装的她将妙曼的身姿完美的展现出来,黑色的si wa贴着增一多则多减一分则少的腿上。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让人精神一震。

    “都六点半了,你还赖在床上。”叶倾心将散乱的头发扎起,缓步走出了房间。

    林锐翻了翻眼皮,连忙掏出电话打给阿索。

    “三哥,这么早给我打电话不是你的风格啊。是不是要我给你送药?”阿索在办公室里伸了一个懒腰,陪林若溪打了一个晚上的游戏腰都快废了。

    “给我弄套衣服过来,地址是……”林锐这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在自己的家里。

    “又给哪个小"qing ren"打电话呢,折腾了一个晚上还没够,你可真生猛哟。”叶倾心一手抓着三名治。一手拿着牛奶,还故意舔了舔嘴角残留的牛奶,再次向林锐发起了攻势。

    “哇三哥,你昨晚真疯啦,好好好,我马上送来。”阿索在那边欢呼了一声,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打下一行字后火急燎原的就冲了出去。

    林锐手上的电话掉了下来,心想:妈的,一世英名全毁了。

    “哈哈哈,老娘我就想看到你吃鳖的样子,太好玩了。”叶倾心笑的杯中的牛奶都洒了一手。

    林锐总感觉,当年牛鼻子的话说反了。不是她栽在自己手上,而是自己栽在她手上。

    林锐走到卫生间刚准备洗脸的时候,叶倾心突然冲了进来。

    “弟,有人准备拆你房子了。”

    “什么?”林锐大惊失色,冲到外面,就看到一群人围在自己的房子面前,还有几辆折迁专用工程车。

    还有几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停在一旁,其中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正对着林锐的房子指指点点。

    “八点准时开折,记住动作快点,别让叶总烦心。”

    林锐阴着脸,大步的朝着那t恤男走去,对着他的背后猛的就是一下。

    “谁让你们折的,给我滚。”

    这一声吼可不得了,把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林锐身上。

    “是我让人折的。”车子里走下一个人来,穿着粉色的套装,七分袖,手上带着一个精致的手表。

    听到这个声音,林锐就知道主人是谁了。

    林若月。

    “凭什么?”

    “因为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名义上这套房子属于我,我不喜欢这个样式,拆了重建你也有意见?”林若月面无表情。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林锐张了张口,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是啊,当初这套房子是买给她的,她要真心想拆还真可以拆。以她的手段跟背景,没人因为这事而自找麻烦,更何况她背后还站着一个手眼通天的‘王爷’。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是现在做?

    “哟,这不是林若月林大老板吗?”叶倾心踩着高跟鞋缓步走来。眉目之间带着几分火气。

    “叶老板,怎么你还想管我的事情?”叶倾心不出现还好,一出现好像点爆了林若月的炸点,整个人的气场顿时就变了。

    “哪里,我这做小三的好不容易转了正,岂会自找麻烦。[平南言情小说网]我倒感觉你那房子拆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样我的就独一无二了。”叶倾心见到林若月的反应顿时眉开眼笑。走到了林锐的身边,挽起了他的手臂,娇道:“走,咱回家换衣服,昨晚累了一夜,浑身都是味道。”

    林锐看了一眼叶倾心,有些生气。你这是来解决问题的吗,这分明是回应对方下的战书。

    “恬不知耻,做小三还沾沾自喜。”林若月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个叶倾心竟然用这一样种方式来回应自己,是让自己难堪吗,昨天晚上她与林锐做的一切都被监控拍下并传到了她的电脑上,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出。

    “那也总比某些人被抛弃后像怨妇一样,胡乱咬人吧。”叶倾心挑了挑眉,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林若月。

    林锐拉了一把叶倾心,将她往回拖。

    “呯!”重重的关上大门。林锐只说了一句话:“我跟她的事以后你别管。”

    叶倾心委屈的看着林锐,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找zha dan专家,给我炸了这里,马上!”叶若月彻底愤怒了,恨不得把眼前的房子移为平地。

    “可是xiao jie……”

    “没什么可是的,马上给我找来,一个小时内我就看到栋房子在我眼前消失。”说完之后林若月钻回了车子里面,竟然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哭了起来。

    当zha dan专家赶到时,阿索正慢慢悠悠的走在小区里的小道上。手里拎着七八个袋子。当他走到林锐家时,看见一群人正围在那里,不由的愣了一下。

    “喂,三哥,怎么有人在拆你家啊?”

    “别管这破事,你走到三十七号来。”林锐站在阳台上。早就看到了阿索出现。

    “哦,那个女人跟若溪蛮像的,是不是她姐姐?”阿索八卦了一句,却听到电话被人挂断。

    “贵族圈真乱。”嘀咕了一句,阿索风风火火的杀到了叶倾心的房子,正想敲门门就被打开了,叶倾心正笑眯眯的站在门口。

    “是阿索吧,叫嫂子。”

    “不许叫。”林锐从楼下走了下来,寒着脸。

    “必须叫,不然你以后就别想过好日子了。”叶倾心出言威胁。

    “那个,准嫂子,三哥,你们好好商量,我先闪了。”阿索把衣服往叶倾心身上一推,拔腿就跑。

    “嘻嘻,你这兄弟挺有意思的,品味也不差。”说着叶倾心笑咪咪的看着林锐,故意用身子挡住了林锐的视线。

    刚才她那一声叫‘嫂子’可是专门说给不远处的林若月听的,声音控制的很好,她相信林若月应该可以听到。

    林锐无奈的看了一眼叶倾心,她的意图自己怎么会不知晓。

    回到房间换好衣服,林锐搓了搓脸。

    今天他算是彻底被林若月抽巴掌了,想必用不了多久今天早上的事就会传到一些人的耳朵里了。

    一袭黑色修身西装,为林锐平添几分帅气。人靠衣装这话素来不假,林锐身上就好好印证了一番。

    叶倾心好似妻子一般,走到林锐面前帮他整了整领子,柔声道:“姐姐我还是头一回见你穿西装,真帅,看来今天注定是我的绯闻日了。”

    说着,叶倾心挽着林锐的手臂,朝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走去。

    就在林锐钻时车子的瞬间。站在林若月旁边的一个男人嘀咕了一句:“这个煞星怎么回来了,看来燕京会很热闹了。”

    “你认识他?”林若月寒着脸,看着‘王爷’派过的得力助手zha yao。

    “岂止是认识,他废了我三个兄弟的腿,我跟他之间仇深似海着。”平淡的语气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恨的感觉,古怪的紧。

    “你们的圈子也真够乱的。”

    “林xiao jie所在的圈子就不乱了吗,那小子常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有圈子的地方就乱的精彩,不精彩的圈子活不久。”

    林若月目光停留在房子之上。根本没有回应zha yao的话。

    “炸吗?”

    “炸!”林若月抢过zha yao手上的一个黑色遥控器,轻轻一按。

    耳边传来微弱的声响,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有巨大的bao zha声。

    “新型zha yao,威力还不错,优点是声音小。当然,是因为我们接受的声波问题。”zha yao看着已经移为平地的房子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心道:龙罚出品的东西果真让人着迷。

    最后看了一眼废墟。林若月钻进了车子,开足了马力冲出了小区。她知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

    “轰!”

    一声巨响,让林锐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刚才他陷入回忆之中处于半睡着着状态,但是巨大的爆弹声让他瞬间惊醒过来,推了一把徐驰:“快醒醒,有动静。”

    可是这一推不要紧,却将徐驰陷入了危险之中。

    只见徐驰身下的那张椅子出现了电流。和之前林锐看过的那些电流一样。

    他还想趁着电流刚刚出现的时候将徐驰从那个位子上面拽下来,可是当他的手再次碰到徐驰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都掀飞了,摔得远远的。

    “该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林锐强忍着全身的巨痛站了起来,这时他看到徐驰已经完全被电球级覆盖了,以他的能力肯定不能将徐驰从那电球之中救解出来。

    “bao zha声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些人还没有死绝吗?”林锐眉头紧锁。那时可是上百只怪物去追魔鬼小队的人,魔鬼小队就算再强也不可能从那上百只怪物手下逃生,并且抵达这控制室附近吧。

    林锐检查了一下qiang zhi,然后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不管如何,他不能让人进入这里,更加不能让徐驰出意外。上一次徐驰在电球之中并没有发生意外,但是中间发生过什么林锐并不知道。所以,中间如被人打扰了,林锐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林锐小心的警惕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通道终于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

    “大老板。”林锐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老二不是说大老板并没有过来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林锐的身份并没有暴露,所以他就想利用现在自己身份还没有暴露的时候让大老板放松警惕,可以借着两个人接近的时候林锐可以突然暴起干掉大老板。

    所以他站了起来,喊了一句:“大老板,你怎么过来了?”

    大老板也没有想到。林锐竟然活着到了这里,眼角不由的抽了抽。林锐的身份,他已经知道了。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来,收起了枪,大声回应道:“我感觉不妥当所以就过来了,老二他们呢,怎么一个都没有见到?”

    “二老板他们被一群怪物给逼退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对于其他人,林锐敢肯定已经死了。

    “这些废物,还是你行啊,竟然跑到了这里。”大老板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兄弟的死而感到伤心,反而有些高兴。

    林锐能理解对方的这种心理,因为九个人分的话他就少了,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所有东西卖掉都归他一个人所有,比以前多了九倍,怎么会不高兴呢?

    “我也是运气好。”林锐嘿嘿一笑,朝着大老板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大老板似乎有些怪怪的,但具体怪在哪里他却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人呐,运气就是实力,这也是我看好你的原因。走吧,我们去看看能从这里得到什么好东西。”说着,大老板拍了拍林锐的肩膀,他并不急于一时干掉林锐,因为他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还存在着什么样的危险。这一次他进来不是一个人,而是整整带了三十个,结果能活到这里的就只有他一个人,可想而知这一路上来他遇到多少的危险。

    “说起运气,大老板的运气才一直是最好的吧。”林锐笑了笑,他说的倒是实情。大老板以前不过是是一个小学毕业的土夫子,在一次偶然当中他捡到一个古董,从此他就开始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而且越来越富有,生意越做越越大,从小二道贩变成了地产商,然后搞起了走私,后来又做起了盗卖文物并且越做越大,最终组建起了一个跨国的犯罪集团,手下养了一帮亡命之徒,不知道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被发人逮到过,次次都幸运的被他逃过去了,而且在国际上也极有名气。

    “好了,不要奉诚我了,快去找找有什么好东西吧,我可是好几年没有亲自出马了。”大老板笑了笑,跃过林锐的身边,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p:

    祝大家中秋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