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36章 最后的回忆

    “你要用这名片来压我吗?不过我今天就算赶你出去,恐怕老爷子也不会生气。[平南言情小说网]林锐,你别忘了,这名片只有一只机会,你五年前你已经用它换过一条人命了。”孙恒冷冷的看了一眼林锐,似乎并没有把林锐手中的名片放在心上。

    “哦,那你可以看清,这张名片是不是我上次那张喽!”说着,林锐手轻轻一抖,那张名片神知不鬼不觉的落到了孙恒的手中。

    “生死卡,你……你怎么可能会有?”孙恒顿时退后了一步,有些不太敢相信手中的那张名片是可以任意拿取孙家一半产业的生死卡。

    一半产业,足以影响孙家生死。没了一半产业,王家、苏家、赵家恐怕不用什么动作就可以把孙家吞得连渣都不剩下。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孙老爷子做事还不用向你过问吧。我用这卡换你会所一张贵宾的身份,你不会拒绝吧?”林锐眯着眼睛,看着孙恒。

    一旁王羽跟苏释顿时傻了,用生死卡换一张破会所的贵宾卡,林锐脑子烧坏了吧。就算他开口要这整个会所,孙恒也没有拒绝的机会啊!

    “我……拒……绝!”孙恒咬着牙,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哈哈哈,孙恒,你还是这个性格。很好,很不错。孙老爷子没看错人。”林锐笑了笑,那张生死卡又回到他的手中。

    两指夹着卡片,林锐轻轻一转。

    卡片分成了两片,落到了地上。

    “靠,你不要送给我啊,这样我就可以把孙家干掉了。”苏释已经吃惊浑身发抖了。一半的孙家啊。就这样扔了。

    “苏释,你要与我sun jia zheng式开战吗?”孙恒顿时大吼一声,引得所有人把目光都射了林锐所在的方向,心中纷纷冒出一个念头:林锐干了什么,苏家要与孙家要摆上台面大干了?

    “呵呵,你太紧张了,我只是开个小玩笑。”苏释可不敢托大,与sun jia zheng式开战,回去还不得被自家的老爷子给削了。

    “哼!”

    孙恒甩了甩衣袖。不再去看苏释。

    “今天我来只是陪一个朋友过来凑凑热闹的,如果事先知道来的是这里,我肯定不会来。”

    “林锐,算你有种,这事我会转告老爷子。”孙恒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锐会当着自己的面把生死卡给毁了。这到底要多大的魄力,才能下得去手。就算是自己。如果拥有了生死卡都会毫不犹豫从孙家脱离出来立自。孙家一半的产业,也足以让自己傲立商场了。

    “顺便告诉老爷子,我的承诺照就。不过,我林锐无福与他老人家下棋聊天了。”说完之后,林锐转过身去,朝着叶倾心与刘紫怡走去。

    “喂,林锐,别走啊,咱哥几个好久没聚了。”苏释连忙追了上去。动作比王羽快了几分。

    孙恒看了一眼林锐,握了握拳头。

    “这是你说的,我一定转告。”

    王羽与苏释跟上林锐,却发现林锐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不过,当他们看到了叶倾心跟刘紫怡的时候,眼睛顿时放光了。

    “倾心,你终于来了。数天没见。你更加迷人。”王羽直接越过林锐,走到了叶倾心的面前,十分礼貌的欠了欠身。

    “王羽,你烦不烦啊,为什么总能看到你。”叶倾心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示意王羽别接近自己。

    虽然看到了叶倾心脸上厌恶的表情,但是王羽却没有生气,脸上依旧堆着浓浓的笑容,眼神里充满了柔情。

    如果王起在的话,肯定知道王羽说的‘情敌’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是因为到处都有倾心你。不然的话去哪里都没意思。”王羽厚着脸皮,尽管与叶倾心保持了一段距离,可是他还是十分高兴。在他来说,只要能看到叶倾心就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情。

    “无趣,小锐,我们去那边。”叶倾心一边手挽着刘紫怡。一边手则挽着林锐的手,朝着一旁的角落走去。那里有一些沙发,位子不多。

    王羽虽然吃了憋,可还是厚着脸皮跟了过去。一旁的苏释则是直勾勾的看着刘紫怡,眼神一片火热,显然对刘紫怡有极大的兴趣。

    看到林锐三人坐在沙发上,王羽跟苏释顿时发现了四大少的应有的能量,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让坐在那里的几个小青年让开了。

    林锐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对于王羽跟苏释这两个人,与他的交情都不算浅,即便是有些怨仇也不会表现出来。

    “刘紫怡xiao jie,我可是你忠实粉丝,你拍的每一部戏我都没有错过。”苏释笑眯眯的看着刘紫怡,略微有些昏暗的灯光映照在他脸上,顿时把他慵懒的气质衬托得十分迷人。

    就算是见惯了圈子里的帅哥俊男,刘紫怡也是眼前一亮,不由的多看了一眼苏释。

    这些细微的动作落到了苏释的眼中,顿时让他大放神彩,嘴角微微上翘,优越感由然而生。

    一旁的王羽撇了撇嘴,笑道:“刘紫怡xiao jie,你别听他胡说,这小子从来不看什么影视作品。”

    一来就拆了苏释的台,这让苏释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接着道:“哈,王兄果然是爱开玩笑的。不过,你一不是我苏家的人,二不是我的跟屁虫,你怎么知道我不看?”

    你来我往,话里有话。

    王羽好似没放在心上一样,招来待应要了一杯酒,缓声道:“苏小弟真了解哥哥我,这苏释的确是看片子,不过看的都是爱情动作片。”

    ‘噗!’

    林锐的酒水顿时喷了出来,看了一眼王羽,大声笑道:“你这话让我想在在中戏的时候小释子躲在车里看片那段时光,真是……”

    还没来得及说下去,林锐的嘴巴就被苏释用一枚樱桃给堵住了。

    “你还好意思说。当年哥几个进中戏追那林若月可没少费心思。也不知林若月那丫头瞎了哪只眼睛,竟然选了你这负心汉。”

    互相挖苦着,三人好像回忆起了那些年的时光。尽管只有短短一年,却让他们三人结下了十分深厚的情宜。

    “切,你还好意思说,当年要不是你苏释从中作梗,我早就把叶若月拿下了,哪里还轮得到小锐子。”看了一眼林锐,王羽话锋一转。接着道:“我就特别好奇,你这小子当年爱林若月爱的发狂,怎么会在订婚宴上跑了?”

    “喂,你们想讨mei nu开心也不用成心跟我过不去吧。这事谁还提,我就跟谁急。”林锐顾作生气,但是眼神却往远处飘了飘。

    他们议论的主角,就在远处与人交谈着。

    林锐知道。林若月肯定看到自己了。

    “王羽,苏释,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我警告你,不许打我紫怡妹妹的主意,不然我叶倾心第一个不放过你。”叶倾心卷起袖子,一副就要收拾苏释的样子。

    “对哦,还有我呢。”王羽不甘示弱,露出了一对尖牙。坏坏的笑道。

    “我说叶姐,你今儿咋不彪悍起来。要往常,你都敢往我脸上甩酒瓶子。”苏释不以为然,好像没把二人的威胁当回事。

    “行了,行了,这里这么多人,叶妖精你还是收敛点好。”林锐看叶倾心有发飙的趋势。连忙拉住了她。

    这场宴会可不简单,如果真让苏释出了丑,恐怕到时叶倾心也会为难。台面上的话可以说说,打打嘴仗。真是动真格,那还真不行。

    苏释有多大能耐林锐门清,而叶倾心嘛,林锐虽然四年没有见,但也知道她的根基在哪里。

    “谁是叶妖精了,放开。我今天就把话亮这了,你苏释要敢乱打主意我叶倾心绝对不会放软招。”

    也不知道叶倾心受了什么ci ji。起身就拉着刘紫怡站了起来,朝着远处走去。

    苏释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林锐,低声道:“我怎么惹这姑奶奶了,她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林锐翻了翻眼皮,好像在说:我哪里知道。

    一旁的王羽阴着脸。瞪着林锐,放下了酒杯,指着林锐的鼻子问道:“林锐,你跟倾心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是情侣关系你直接挑明了告诉我,如果不是你以后就别叶妖精叶妖精的叫。”

    情侣关系?

    这,还真算不上。

    可要说林锐与叶倾心之间没点什么,那还真没人相信。

    耸了耸肩,林锐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说不清楚。

    “是兄弟的晚上就别说这事,一会王爷会过来,恐怕要把林锐直接踢出‘京流’这个圈子了。喝酒吧,以后没这样的机会聚在一起了。”苏释好像了解了什么东西,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眯了眯眼睛,林锐微微皱了下眉头。

    回来天几没有动作,就是等到现在出手吗?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你会跟刘紫怡一起来,原本你应该跟叶倾心一起来的。”苏释拍了拍林锐的肩膀,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一切,早就准备好了。只是主角的出场方式有些出乎意料罢了。

    如果林锐还想不明白,那他就不用再混了。

    “既然人家都准备好了,缺了我这个主角岂不是太没意思了。走吧,我也想跟‘京流’告个别。我本不属于这个圈子,淡出去很好。”林锐当初为了林若月费了许多心思,弄不了少关系才融入了‘京流’。

    现在想来,自己倒傻得可以。

    “喂,你真的甘心?”王羽追了上来,压低了声音。

    “那能怎么样,已经有些人往我身上踩了,你觉得他会放过我吗?”林锐知道,自己这次回到燕京已经意味着他脱离了龙罚的保护,不再是那个做任何事都有人擦屁股的燕京锐爷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兄弟一场。我家老太爷昨个还问起你,希望你有空过去陪他钓钓鱼。”王羽看了一眼林锐,突然觉得他有些陌生。不。应该说他一直都很陌生。在他认识林锐之前,他老爸就认识林锐了,而且对林锐这个人还极度赞赏。每每向王羽提起林锐的时候,总是把林锐放到与自己对等的位置,而王羽则成了小孩子一般。

    苏释也有同样的感觉,而且在握着实权的苏家掌舵人不止一次告诫苏释要小心林锐,千万别与他交往过深。

    “林锐,好久不见。”一个声音从林锐的背后响起,王羽跟苏释听到之后立马退到了一边。

    京城四少。其实是他们自己互相捧出来的。虽然他们是燕京四大家族的公子哥,可是家族企业却没有让他们插过手。说难听点,他们就是一富二代,成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打点自己的小算盘。

    而开口这个人,绝对不是他们这个级别的。就算是他们的父亲,见到这个人也要以礼相待。不敢有一丝的马虎。

    “付少,好久不见。”林锐伸出了,与面前一位将近三十岁的男人握了握。

    就算是站在不远处的王羽跟苏释也听到他们二人的骨头咯咯作响,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这两个狠角,一来就较劲了。

    “哈哈哈,四年没见,林少的臂力见涨了不少,看来在外面没落下。”付燃眯着眼睛,心中暗暗有些吃惊。自己练的是内家功。而林锐所学均来自龙渊,怎么可能比自己还厉害?

    手微微抖了一下,付燃的手臂从林锐的手中脱离开来。

    “付少也不差,看来这四年过得很清静呐。”

    “那还得托你的福,我得难清闲了几年时光。”

    “是吗,可我却听说你在背后阴了我不少呢。”眨了眨眼晴,林锐有些开玩笑的说道。可是那眼神里却不似那么回事。好像要把对方撕开一样。

    “那估计是你耳朵不太好使,听了不该听的话。”付燃冷笑一声,他也没有料到林锐话锋突然一转,直接挑明了说。

    “该不该听我还是分的清,付少不必费心。不过有句话,我还是想告诉你。希望你对若月是真心的,不然我的刀可不认人。”手着,林锐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苏释,我是不是眼花了,刚才林锐在威胁王爷?”

    “没。没看错。这疯子,果然牛逼。”苏释吞了吞口水,看着林锐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心想:老子说的没错,这家伙完全把我当成小孩子。

    “真不真心关你屁事,若月如今是我女朋友,而且很快我们就要订婚了。你。还是该哪去就哪去。”付燃的声音极大,在场所有人都静了下来,纷纷看着付燃与林锐。

    静,静得哪怕是一根针掉到地上也听得清清楚楚。

    “那我就先道声恭喜,不过还是那句话。你若过线,我必杀你。”

    “嘶!”

    在场无数的人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四周寒意袭来。

    过线杀人?

    我的乖乖,那付燃的‘王爷’可不是随便叫的。

    在‘京流’之中,对林锐身份真正了解的人并不多,恐怕只有在场的林若月与付燃两个人才真正知晓。而在旁人眼里,林锐只不过是救过王家、苏家还有孙家老爷子,借助这三大家族的脸面才挤进‘京流’的。

    可这样一个人物,竟然敢放言要杀王爷。这胆,也肥过天了吧!

    “哈哈哈,好,很好。林锐,林大少,我付燃今天又重新认识了你一次。你可以狂,但是你也要准备好各位太祖的刀子可不是软的,能废你一次就能废你十次百次。”

    太祖?

    大家顿时傻了眼了,那可是……

    “是,他们是把我赶走了四年,但是我林锐依旧回来了。付燃,换成是你,恐怕没那个命回来吧。当nian de shi,我早晚会查清楚。如果不是你最好,是你的话天王老子也帮不了你。”说完之后,林锐看了一眼付燃,正准备离开。

    “林锐,你站住。今天在场的都是受了我的邀请,而唯独你不是。怎么,骂了我男朋友就想灰溜溜的走了,像四年前一样吗?”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来,让大家都把目光往别处移去。

    林若月。你终究还是站出来了!

    林锐看了一眼林若月,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痛。

    看着她走到付燃身边,挽起他的手臂,林锐感觉胸口有一股东西往外冲。眨眼的功夫,林锐嘴里阵阵腥甜。

    强行把血液吞了下去,林锐一只手负在身后转了几下,整个人的气势好像被打散了一样,有些颓然在站在那里。

    ‘啪,啪。’

    两巴掌。左右各一道红印。

    林若月的手微微发抖,指着林锐道:“我说过,我不想再见到你。”

    “若月姐姐,你怎么可以打林锐。”一道蓝色的倩影挡到了林若月的面前,让林若月不由的退后了一步。

    “妃芸,你这是做什么,让开。”付燃也没有想到。挡在面前的竟然是楚妃芸,自己的亲妹妹。

    “不让。哥哥,爷爷说过不许你跟林锐起冲突。”楚妃芸早就在场中,而且之前一直在后面忙事情,是听到自己哥哥与人吵起来才出来,却没有想到跟付燃争吵的是林锐。

    “怎么,哥哥的话都不听了?”付燃看了一眼楚妃芸,然后越过她恶狠狠的看着林锐。

    他,究竟是怎么认识妃芸的。难道。她也知道了当nian de shi情?

    爷爷,没有想到你还是偏心,竟然对一个外人这么好。

    付燃越想越气,恨不得当场把林锐击杀。

    可是,他不敢。因为,他没有那个把握一招致敌,更没有把握林若月不会突然阻止。

    “你滚吧。从今天起我付燃正式与你为敌。如果有人想有帮助你的话,就准备接受我的疯狂打压吧!”付燃森冷的说着,目光之中带着阵阵杀气,让在场的人噤若寒蝉。

    正式宣战,这是正式宣战了。

    “随时欢迎,不过我希望你别辱了‘王爷’的名号,有种就正面为敌。”林锐毫不示弱,用一种极为冰冷的语气回应着。

    “林锐,等等我。”三个声音响起,楚妃芸、叶倾心、刘紫怡分别追了上去。可是刘紫怡还没有追到门口就被黄菲菲挡了下来。用眼神告诉她绝对不能出去。

    出去,就意味着与付燃为敌。

    要知道,在场的不乏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要让他们跟付燃为敌,恐怕没有一个人有那个胆量。

    “菲菲,你为什么拉着我。放开。”刘紫怡尽管不懂林锐与付燃还有林若月有什么恩怨,可是当他看到林锐被人欺负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去安慰他。

    “紫怡,我们惹不起。你别忘了,伯父的命还系在你身上呢,不要乱来。”

    听到‘伯父’二字时,刘紫怡顿时松开了黄菲菲的手,往后退了几步。紧咬嘴唇,站在原地。

    苏释见此机会,立马走上前去,大声道:“紫怡xiao jie,不过是一枚戒指,他林锐拿了便拿了,回头我送你一枚更好的。”

    黄菲菲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好在有人出来解围,便笑道:“苏公子太客气了,不过林锐赢的是紫怡母亲的遗物,所以她才有些激动,让您见笑了。”黄菲菲也是聪明之人,对方递来梯子岂有不下的道理。

    相比会所里紧张的气氛,站在街上的林锐倒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两巴掌虽然不疼,却将林锐打清醒了。

    她,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了,何必再难为自己呢?

    其实在林锐跟刘紫怡出现在御皇会所的时候,他早就看到了林若月的影子,不然的话他不会进去。

    这,是林若月最后一次看到林锐。虽然两个人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对于林若月而言却是很重要的一段记忆。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要和‘王爷’对着干,因为他想让自己回到他的身边。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可能了。

    世界没有后悔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至少她现在知道,林锐死之前还是想着她的,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

    p:

    林锐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这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端,接下来徐驰的重心会移到帝都,这里会有很多灵异故事,大家期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