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42章 人头

    站在高楼上的徐驰望着底下的人群,感觉有些感慨。那些人,或许奋斗一辈子也无法拥有他现在的地位。

    原本徐驰还打算自己在帝都买套房子,可是他刚刚被告之林锐的房子已经移到他名下了,他可随时搬去住。

    林森和阿索虽然现在也是徐驰的‘兄弟’不过他真正的好兄弟却远在金陵,正做着一些与他类似的工作,还接触到了他之前接触过的人,比如第七局的兵子。

    当然,这一切现徐驰是不知道的。

    就在徐驰想的入神的时候,突然传了阿索的声音。

    “驰哥,你在想什么呢?”阿索看到徐驰突然对着窗台发呆,便冲了一杯红茶走了过去递给徐驰。

    “哦,没什么,在想一些比较诡异的案子。”对于阿索和林森几乎把自己当成了林锐让徐驰有些不太习惯。不过他也知道,他们需要一个心理慰藉,而徐驰和林锐差不多是同属于一个部门,又有许多相似之处,还有徐驰曾经救过林锐那么多次,这些东西缠在一起就很难一一解开了。

    “案子,什么奇怪的案子,我平时最喜欢收集这些东西了,能不能和我说说?”阿索一脸兴奋的看着徐驰,眼中有些许期待。

    在徐驰看来,他有这样的表情有两种可能,一是想和自己接近一些,二是他真的想知道。不过不管是哪一种,他都是想和徐驰更亲近一些。

    “也好,说不定你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徐驰并不反对阿索这么做,这些人其实也是林锐托付给徐驰的,不管怎么样对林锐的遗愿他还是会尊崇的。

    “等下我。我去拿下平板来录音。”阿索显得很兴奋,不过却被徐驰叫住了,他递给了阿索一个平板。这个平板,就是徐驰之前用的平板,看起来和平常的不太一样。

    阿索是一个电子迷,当他看到徐驰递给自己的平板时就眼晴一亮。

    “哥,这台平板似乎是市面上没有的哦,是不是你们内部用的啊?”

    “对,是我们内部用的工具。”徐驰肯定不会告诉他这是外星人的产品。而刚才阿索那么问正好顺着回答最好了。[平南言情小说网]

    “原来真的是你们内部的东西啊,可不可以借我研究几天啊?”阿索做梦都想要一台华夏军队内部研发的东西,不过一直没能如愿。

    当然,他指的不是一般普通军队所使用的,而是徐驰他们这种特殊部队所使用的先进设备。

    “不行,上头有规定不可以,不好意思啊。”看着对方眼中的炙热之情徐驰有些心软。因为他感觉借给阿索他也不可能看出其中的玄机是什么,但是规矩不能破,上头也是的确有这样的规定的。

    “是我太二了,明知道不可能还问,嘿嘿,徐驰你别见怪啊,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快言快语。”阿索笑了笑,然后点开了那些图片放大来看。

    阿索感觉,从操作上来看它还是主流的安系统。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些照片怎么这么诡异啊,是不是什么邪教的献祭之类的义仪式啊?”阿索第一的感觉就是像邪教的仪式,其实不仅他这么怀疑,那些查案的人也曾经怀疑过,毕竟全国有许多类似的案子。所以他们找了全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宗教案件,可是没有一例是和这样的是一样的,也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所以他们排除了宗教狂徒做案的可能。

    “应该不是,之前有人调查过,没有相似的作案手法。”徐驰摇了摇头,不过他现在的确看出来这个阿索对这类案子比较感兴趣。

    “不一定没有,我来找找。”说着,阿索就拿着徐驰的笔记本往他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可是一个电脑高手,而且本时也有收集一些这样的案子,自然想试一试能不能找到相似的了。

    徐驰看着阿索离开便也跟了上去,想看看这个阿索有什么办法。

    阿索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立马就把那些照片传到了他自己的电脑上面。然后用一个软件开始搜索图片。

    只有敲了几下之后,他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上好的瑞士雪茄给了徐驰,让他品偿一下。不过他并不知道徐驰是抽烟的,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以前和林锐在一起的时候有这个习惯,所以下意识的就把雪茄给拿了出来扔给徐驰。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抽烟。”反应过来的阿索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徐驰。

    “我抽烟。不过抽的比较少。”徐驰露出了一丝理解的笑容,然后接过阿索网络递过来的雪茄剪,剪开了雪茄开始坐在一傍享受着。

    阿索也坐在电脑面前吞云吐雾,等待着他的电脑系统直动收找的结果。

    “对了二哥,你可以教我一点防身之术吗?”最近阿索感觉军盾里的高手越来越多,要是不学几手那可就太对不起这公司的名字的宗旨了。虽然他一直是在幕后,但是学些防身之术总没错。

    徐驰愣了一下,然后苦笑道:“恐怕这个愿望我也无法满足你,因为我所学都是师门所传,没有师父同意我不能乱随武功。”

    这一点徐驰倒完全没有骗阿索,因为他们师门的秘术的确从来不外传,如果徐驰在没有出师之前就算是他儿子他也不能教他任何有关于师门秘术的绝技,不然违背师门规定那可是要受大刑的,而且还要被废去所有修为。

    “原来如此,那我还是向其他人学点吧。”阿索并没有因为徐驰无法教他就放弃学的想法,毕竟他是真的很想学。

    “嗯,学点总没错。”徐驰点了点头,其实他也见过军盾里的其他人,特别是那些特级保安都是特种队退下来的,本身实力就非常不错。对付七八个普通人小意思,所以阿索跟着学一些总会有一点自保之力。

    “嗯,我会好好学的。”阿索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兴奋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电脑面前叫道:“有结果了,有结果了,有一样的照片。”

    “什么结果?”徐驰被阿索这篸一叫也跟着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电脑面前一看。

    阿索用手指着三张图片,说道:“你看,这其中两张是我的电脑自动搜出来的。我们来看一看。”说着,阿索点开了放大功能。

    果然,也有两张老旧的照片是和徐驰得到的照片是一样的,死者同样是女性,身上也是被绑着密集的绳子。不过那些照片是黑白的,所以看不出来是红绳还是其他颜色的。

    “能不能查一下这两张照片的背景,是什么时候的。”徐驰感觉事情变得有些出乎意料了。难道真的是有邪教狂徒对人进行什么仪式?

    “没问题。”阿索一脸兴奋,毕竟事情真的如他猜想的一样,真的是相同的案子发生。

    阿索开始在电脑上飞快的敲击着键盘,搜找着那两张照片的时代背景以及其他消息。

    没过多久阿索就将一个平板交给了徐驰,然后有些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我厉害吧,这都被我找到。”

    徐驰看了一眼,是两个照片的案件背景。

    第一个文章的时间是一九八八年,上面详细记录了死者的死亡时间。还有当时的一些情况。

    徐驰大致的看了一下,发现当年的案子也是不了了之,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凶手。不过第二个案件却提供了一个很有力的证物,一枚铜钱,一枚明显是经常被碰的铜钱,表面被磨的很光滑。

    徐驰不由的想到和他有相同职业的人,只有风水师或者相师以及道士才会经常使用这种铜钱。因为毕竟它是老古件了,不是现代所使用的钱,现代人不可能时常去摸它。

    “难不成,真的是人为的案件?”徐驰眉头紧锁,因为当时报过来的时候他们说的是灵异案件。

    “难道不是人为的,还有鬼不成?”阿索有些被徐驰的话弄蒙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人为的杀人就只有意外了,总不会是那三个人自己把自己绑成那样zi sha吧?

    “那倒没有,我先去一趟现场看看吧。”徐驰感觉自己还是得去现场看一眼,说不定有什么其他的收获。如果是他的同行做的。肯定会留下一些线索的。

    阿索并没有说自己要跟着去,因为他也知道现场不是自己可以随意就能进去的。

    所以他送着徐驰下了楼之后就回去了。

    徐驰上车之后打开了之前有人交给他的箱子,发现里面是几张证件,有xing jing的,还有国安的,虽然照片用的都是他的。不过名字却不一样。

    一个是徐天,一个是林驰。

    这些对徐驰来说并没有什么,他也不希望用自己的本名,因为他可是去过巴西的,天知道会不会被人查到。

    开着车子到了那个案发现场之后徐驰便发现那里已经被贴上了封条,还有一些居委会的大妈守在那里,似乎防止人进去。

    所以当徐驰走到那里的时候立马就被拦了下来,不许他进去。还好徐驰有证件,不然还真被这些大妈给拦在外面进不去了。

    “各位大妈,我是警察,过来勘察现场的。”徐驰掏出了自己的其中一张证件示意了一下,其中一个大妈还不怎么相信,因为死者已经死去九天了,警察前前后后不知道来过了几次了。

    “真的是警察,不怎么像啊,你们看是不是?”其中一个大妈拿着徐驰的证件看了好几遍似乎就是不怎么相信徐驰是一个警察。

    “大妈,我真是,您看这证件还假的不成?”徐驰都有些无语了,没有想到这些个大妈这么较真。

    “我看挺像,要不就让他上去吧,这几天搞的人心慌慌的,听说我对面那户人家也开始闹鬼了。”另外一个大妈看过证件之后把证件还给了徐驰,接着又问道:“警察同志,你们的案子究竟查的怎么样了,小红那孩子太可怜了,一定要抓到凶手啊。”

    “案子还在查。具体的情况我还不能透露,不好意思。”徐驰接过证件,直接就往楼上走去。

    死者的住房是在九楼,除了死者的房子之外对面的那家人也搬走了,似乎也担心发生同样的事情。毕竟万一那是人为的,把他们家的人也杀了怎么办,当时他们可是看过现场那种让人惊恐的场面的。心理素质要不强的,看到肯定会很长时间的恶梦。

    撕开封条并让它保持完整之后,徐驰便推门进去。

    一进门。徐驰感觉一股凶煞之气迎面袭来。

    “好强的煞气,怕是不简单了。”徐驰眉头紧锁,因为他很少看到阳宅会有这么强的煞气。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

    徐驰取出了罗盘,然后就发现上面的指针正不停的飞转。

    “难不成,真有的鬼?”徐驰知道如果是单纯的煞气不可能让罗盘转的那么疯狂,只有另外一种东西才有可能。

    不过虽然徐驰见过一次鬼。而且那只鬼还在他师父李延手上,不过他也知道要形成鬼肯定非常难以达到。

    “会是什么东西呢?”徐驰立马开启了灵眼,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只见那原本画有人死亡的边缘线那里竟然

    有一个红色的人影躺在那里。

    “真的是鬼?”徐驰惊讶的叫了一声,然后快速的走前一看。可是当他走近了几分时,那人影却不见了。

    “奇怪,怎么会这样?”徐驰又往后退了几步,发现又能看到人影了。

    “真是稀奇了,怎么回事?”徐驰取出了破邪。想看看那玩意是不是真的是邪物或者鬼。一般来说鬼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他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他当然希望能搞一鬼了,最好是封在玉石里头这样可以经常研究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不定他就可能搞清楚要如何形厉鬼,并且研究鬼是如何生存,又是如何维持这种状态的。

    不过当他开启了破邪的金龙之后,那影子就慢慢变淡了。空气之中的煞气也很快被吸的干净。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那道人影就消失了。

    “看样子,不是鬼,只是煞气。”徐驰突然想到,师门之中曾经有人也遇到这种情况,最后的结论是死者在死前有很大的怨气,这种怨气会转变成一种特别的东西,会保持死者死之前的样子,不过它并不是鬼,而是怨影。

    怨影存在的时间有限。最多一个月之后就会消失不见。

    “看来,我遇到的只是怨隐而已。不过看情形,似乎真的是被什么东西给吓死的,死的很不甘心。”只有看到死者的影子,却没有看到行凶者的影子。

    徐驰感觉,应该都是人为的。不可能是鬼物所为。

    因为在此之的两个案子一个是在天津一个是在金陵,而这一个是在帝都。应该是同一个凶手流窜作案,而且肯定是上了年纪了。

    想到这里,他立马拿出了电话给了阿索,让他帮忙查一下这三个案子的死者有什么共同点,说不定会有其他发现。

    “警察同志,喝杯热茶吧。”其中有一个大妈端着茶走了进来,不过她的眼神却在四下瞟来瞟去,似乎在看什么东西。

    “谢谢大妈。”徐驰礼貌的接过茶喝了几口,便问道:“大妈,你知道住这里的人除了死者之外还有什么其他被遗漏的亲属吗?”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这个柳xiao jie今年才搬进来,以前还见过她带着一个小孩子好几个月,不过后来就没有见到那孩子了。”

    “孩子,多大的孩子?”资料上显示这个柳女士是单身的,也没有在医院有过任何产子的记录,应该不是那个孩子的母亲,。

    “大约十岁吧,看着不像她的孩子。”大妈接着说了几句,然后往厨房门口移了几步,看了一眼徐驰道:“警察同志啊,我之前借给她的一个锅能拿回去吗?”

    “可以的,您尽管拿回去吧。”徐驰可太相信对方是想骗走一个锅,应该真的是借出去的,不过后来可能因为警察调查的时候没同意让她拿走,所以今天又过来试一试。

    “真的吗,不会让你被领导骂吧?”大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很是高兴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过她边说就边往里走,一点担心的意思都没有。

    徐驰不禁笑了笑,正准备进卧室看看是什么情况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厨房的一声尖叫声。

    徐驰一个箭步冲到了厨房,只见那个大妈坐在地下,地下已经湿了一大片。

    “怎么回事?”徐驰连忙扶起了大妈。

    “头,锅里有人头。”大妈大惊失色,尿还在流,显然是被吓的失禁了。

    “人头?”徐驰连忙放开了大妈,不过她一子又软倒地了。顾不上她,徐驰走到了那放着锅的地方一看。

    “嘶!”徐驰猛的吸了一口冷气,显然他也没有意识到竟然有这个东西出现在锅里面,难怪那大妈被吓了一跳。

    不过,那东西并不是人头,而是一种特别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