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44章 救人 上

    他们是要在私下切磋的。因为以陈博弈的名头,松本无风不可能无视陈博弈的存在,必然会与陈博弈一战。而顾忌到陈博弈的身份,松本无风在没有必胜的把握之前肯定不会在大众的目光之下跟陈博弈比斗。他可以输一次,但是绝不能输第二次。

    台下的宋嫣伸直了脖子,看着陈博弈。如今,他是她母亲唯一的希望,她可不想让陈博弈从自己手中溜走。

    药王神龙见首不见尾,等到自己找到他的时候自己的母亲恐怕就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原本她还可以把希望寄托在赵子约这次走私的玉观音之上,可是她派出去的两个已经死了,失去了玉观音的消息。

    所以不论如何,她都要让陈博弈为她的母亲治病。

    松本无风眯着眼睛,盯着陈博弈看了一会,然后才慢慢的伸出手来,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但是陈博弈并不以为意,笑了笑,反手伸出来,大声道:“你先来。”

    “好,那我就得罪了。”松本无风闻声而动,整个人好像被电到了一般,绕着陈博弈转了起来。

    这时,大家才看清楚他与钟子期之间的区别。

    钟子期下针时别人看不清他的动作,但是松本无风的动作大家却看得比较清梦。他的手每动一样,就有一枚银针扎在陈博弈的身上。

    如果说陈博弈赤身的话,那么相对而言认穴要容易一些,可是穿着衣服就比较考验施针者的眼力劲了,毕竟衣服掩盖了身体的本能,一有不小心就有可能扎错位置。

    时间一点点过去。差不多十五分钟的时间,陈博弈身上扎满了无数的银针,咋一看去,他好像被披上了一件银色的衣服,细一看去却像一只刺猬一样。

    台下的宋嫣不由的掩嘴笑了笑,因为陈博弈淡定从容的闭目养神,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

    不过松本无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长形的布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些红色的长针。这些针的长度远比之前他用的银针要长一些。让一旁的钟子期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他,也没有看出来这个松本无风打的是什么主意,拿出这些红针是为什么。

    而闭目养神的陈博弈好像能看到了一样,缓声道:‘钟老,你不必担心,任由他去吧。不得不说,他还有些手段。尽管没有达到以气御针的能力,但是针到病除还是可以做到的。‘

    对于陈博弈正面的评价让松本无风愣了一下,毕竟针灸之术在中医之中算得上速疗,可是它的见效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他刚才有些针只是用了飞针的手段,并没有捻针,按理说是出不了什么效果的,可是陈博弈却好像早就知道似的,这不由的让松本无风暗暗佩服陈博弈的医术。

    红针抖动,让陈博弈的胸口位置跳跃了起来。好像一道道火星一样,针入人体之后还在不停的晃动着。

    ‘的确是有些手段,不错。‘钟子期轻捋胡须,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做为资深中医,钟子期自然弄清楚的松本无风的实力。

    以他的能耐,在华夏杏林界也排得上号了。倒也没有没了日本小神医的名号。

    ‘差不多了,我也好了。‘陈博弈抖了抖手,睁开了眼睛。

    松本无风顿时脸色大变,因为就在陈博弈抖手的瞬间,他身上已经多出了十几枚银针,针针落在他重要的且比较难找的穴位上面。

    一手控十针,针针分毫不差,这是多强的实力啊!

    ‘我输了!‘

    松本无风对着陈博弈行了一礼,被他神奇的控针方法折服了。

    底下的人有些看出了门道,有些却云里雾里的。完全不知道刚才松本无风为什么又认输了。不过在细心人的提点之下,有些人算是明白过来了,暗暗坚起了大拇指,对陈博弈精深的医术大为叹服。

    陈博弈拱了拱手,走下台去。

    接下去,就不是他做的事情了。而且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三个月,只要三个月的时间松本无风就会耗尽生机而亡,而且检查不出任何的异样。

    别看陈博弈的针只扎在一些看似没有伤害,而且能激发人潜力的穴位上,可是连通起来却是能要人命的。

    这一手,是鬼医的绝学,传不外传。从起针点到落针点如果不按顺序的话,它的效果就是通肺利气,激发生机。可是按照一定的顺序,那就是崔命符。

    ‘张神医,张神医,你等等我。‘宋嫣看到陈博弈向外走去,连忙追了上去。

    而台上的黄部长则主持交流会的下一个环节,但这已经与陈博弈没有任何关系了。

    “张神医,张神医,您等等。”宋嫣一口气追上了陈博弈,却发现坐在一辆出租车上对着自己招手。

    扭着小蛮腰,宋嫣火急火燎的朝着陈博弈走去。

    “上车吧,你不是想我去看下你母亲吗,就现在吧。”陈博弈打开车门,脸上带着一丝严肃的表情。

    “上车?”宋嫣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陈博弈,撇见那脏兮兮的座位就更加犹豫了。

    “怎么,不乐意,那算了。老师傅,火车站。”

    “好咧,您坐好喽。”司机应了一声,发动了车子。

    宋嫣立马知道陈博弈没跟自己开玩笑,连忙钻进了出租车里。

    狭小的空间,车里还充斥着古怪的味道,让宋嫣浑身不舒服。这是她头一次坐出租车,不免有些不太习惯。

    ”怎么,宋xiao jie以前没有坐过出租车?“对于宋家的情况陈博弈并没有刻意去了解,只是大体上知道现在的宋氏集团是一个很庞大的企业,它的触手在各行各业都有影子。

    面对陈博弈的问题,宋嫣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嗯,从小到大我都极少在外面,就算出来也跟着一群保镖,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相比之下,我妹妹比我幸福多了,不仅可以像一个平常人一样生活,更能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

    陈博弈自然知道宋嫣的那个妹妹,正是自己在公安局里遇到的那个宋警官。

    听着宋嫣那种感伤的语气说出这么一翻话来,陈博弈不禁有些同情起这个宋嫣来。她看似风光无比。却过得并不开心。

    “呵呵,让先生见笑了。”宋嫣轻轻的笑了笑,然后僵直的身子慢慢缓和下来,冲着司机说道:“麻烦您开到香山水岸。”

    香山水岸是本城最有名的小区,那里全都是别墅,一般人住不起。所以,听到宋嫣说要到香山水岸的时候。司机便古怪的看了一眼后视镜。

    看着陈博弈正在闭目养神,宋嫣也知趣的安静着。只是,她时不时的把目光撇向陈博弈,红唇紧咬,显得有些紧张。

    陈博弈是她唯一的希望,如果陈博弈都束手无策的话,那么自己的母亲真的就要离开人世了。尽管生老病死是再所难免的,可是当它降临到你身上,或者你亲友身上的时候。总是难以释怀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出现在了香山水岸的门口,但有两名保安却将车子挡了下来。

    他们来香山水岸工作已经有六个年头了,还是头一次见到有出租车出现在他们的小区之中。

    “不好意思,这里不允许业主之外的车辆进入。”保安还算客气的说着话,可当他看到宋嫣遥下车窗的时候顿时就傻了眼了。

    “宋,宋老板。怎么是您吖。”保安怎么也没有想到,香山水岸的大老板竟然坐着一辆出租车回来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赵,麻烦你收起挡杠,我们要进去。”宋嫣自然认得自己的员工,说起来这片香山水岸有一半是她赠送出去的,只有一小部份是销售的。所以说,这片地方几乎是宋氏的产业。

    “好咧。”保安屁癫屁癫的开门去了,而陈博弈也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探出脑袋的宋嫣。

    这时。司机才明白过来,之前宋嫣说的那番话并不是装13,而是真的是地位显赫,从来没有坐过出租车。

    “前面拐一个弯就到了。”宋嫣恰时的提醒了一句,整个人看下去显得更加焦急了。

    下了车之后,宋嫣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自己没有带钱。

    陈博弈从口袋里抽出了两百递给了司机,然后也没找钱就直接往前走去。

    “咦,张先生怎么知道住的是这一户?”宋嫣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往自己家里走去的陈博弈,她可没有告诉陈博弈住在哪一户。

    “呵呵,以宋老板的身价与地位,自然是住在这香山水岸最大的一栋别墅了。更何况,宋老板喜欢白色,而这栋又是这一带唯一的一栋白色建筑,所以我就猜是这一户了。”陈博弈转了转手指,转过头冲着宋嫣眨了眨眼睛。

    “张先生何以见得我喜欢白色?”宋嫣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陈博弈,要知道今天自己穿的可是一件黑色的套装,他怎么就知道自己喜欢白色呢?

    “哈哈哈,我总不能说宋老板穿着白色nei ku而推断出来的吧!”

    宋嫣瞪大了眼睛,脸上飘过一抹红霞。

    您这哪里不能说啊,这么直截了当的说了。

    如果是换成别人,恐怕宋嫣一巴掌就过去了。可是,偏偏这个人是救自己母亲的唯一希望。

    他在路上什么也没有做,怎么就能知道自己穿……穿白色呢?

    越想,宋嫣的脸就越来越烫了,跟在狂笑的陈博弈后面好像一个娇羞的小娘子一般,让宋家的不由的把目光转向了陈博弈。

    宋嫣素来像是女王一般,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公司,身上都会散发着一股让人不敢亲近的‘霸气’。

    要知道,一个美艳无比人的身上具有‘霸气’可不是一件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家里人而言,这更不是一件好事。

    “是大xiao jie回来了。”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迎了出来,头发梳理的很整齐。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十足,浑身透着一股老练的味道。

    “王管家,我母亲的情况好些了吗?”宋嫣焦急的往前走了几步,与陈博弈并肩站在了一起。

    “xiao jie,乔治医生说情况不太乐观,让您做好心理准备。”管家欠了欠声,用一种悲伤的语气说着话。

    闻言,宋嫣顿时大惊失色,一把抓住了陈博弈的手臂。有些慌张的说道:“张神医,请您快点去看看我母亲吧。”

    “好,你带路吧,我尽我所能。”陈博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他从这房子里所看到几个人脸上看到了悲伤的表情,并不是假装的,而是发自内心的为那个即将要亡故的老夫人而感到悲伤。这说明。这个宋嫣的母亲深得人心。

    进入大厅之后,陈博弈就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古典之味,整个别墅内部均用木材装修,保持了原木的色调,风格也是依照明朝的风格装修。

    “请跟我到二楼。”宋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之后,就踩着高跟鞋子急步的朝着楼上走去,显然是她十分担心自己母亲的情况。

    进入二楼的一个房间,陈博弈感觉自己就好像进入一个高级病房里一样,所有抢救室里能见到的医疗设备这里都能看的到。

    在房间的正中心。还摆了一张病床,床上躺着一个女人,面色枯槁。即便是如此,陈博弈也觉得那妇人风姿不凡,与宋嫣有六分相似。

    “乔治先生,我母亲的情况如何了?”宋嫣看了一眼站在病房旁边一个一米九几的英国帅哥,然后快步的走到了床边。握着她母亲的手。

    “宋xiao jie,您母亲的情况一直都不稳定,恐怕您要准备好病危的思想。”乔治扶了一下眼镜,目光落到了宋嫣微微岔开的领口。

    只是此时的宋嫣眼里只有她的母亲,哪里会注意到这种细节。

    “咳,咳。”陈博弈轻轻的咳了几声,试图让乔治收起目光。

    可是乔治却完全忽略了陈博弈的存在,继续直勾勾地盯着宋嫣。不过,宋嫣倒是反应过来了,自己请陈博弈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张先生。不好意思,是我太担心了,麻烦您帮我母亲诊治吧。”

    陈博弈点了点头,走到了宋嫣母亲的旁边将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之上。

    而在这时,乔治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陈博弈说道:“宋xiao jie。他是什么人?”

    “他是我请来的神医。”

    “神医,这年头还有神医吗?”

    “你们两个能不能出去聊,这里需要安静。”查看过了宋嫣母亲的情况,陈博弈发现非常严重。如果不是遇上了陈博弈,就正如乔治说的,是要准备身后事了。

    “好的,那么一切拜托了。”宋嫣站起身来,对着乔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料那乔治却不愿意出来,手按在陈博弈的肩上十分不客气的说道:“你在干什么,如果拔掉这些点滴宋xiao jie的母亲很快就会死去。”

    “滚出去,没有我的许可谁也不许进来。当然,如果宋xiao jie不同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了。”虽说那些点滴可以暂进吊住对方的生命,但是也维持不了多久。

    看到陈博弈发怒,宋嫣知道他动了真格,连忙推着乔治出去,也不管他用英文在那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

    “宋xiao jie,这个人这么没有礼貌,竟然用这样粗鲁的态度?”乔治在国外名声很大,从来都是受人尊重的,哪里有像今天这样不仅被冷遇了,还遭到了陈博弈的无视。

    可以肯定,这小子绝对是乡巴佬,竟然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字。

    “不好意思乔治先生,张先生他的脾气有些怪,可能跟他一直都在深山里学医有关系。”宋嫣托人去查过陈博弈的资料,只说陈博弈这一次是初次出山,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在终南山里跟神医修习医术。

    “他在深山里学医,中医吗?”对于中医,乔治认为那完全是不科学的,在强大的西医面前它们就应该被淘汰。

    “据了解是这样的,而且张先生的医术非常高明,也许能治好我母亲的病。乔治先生,请您去客厅休息一会吧。”如果不是之前乔治好几次稳住了自己母亲的情况,宋嫣也不会这样客气与乔治说话。从他的语气之中,她就能感觉到他对陈博弈的不信任。

    “不,我要站在这里看看他是怎么治病。”乔治完全不相信陈博弈可以治好宋嫣母亲的病,因为到现在他用了所有的手段都没有弄清楚她的母亲究竟得的是什么病。

    陈博弈在病床边缘绕了一圈,并且把被子掀开查看了一下宋嫣母亲的情况。

    从脉像来看,她并没有什么病。

    是的,脉像非常正常,完全诊治不出有什么病。

    可是陈博弈却能感觉到她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消逝着,随时可能断过气去。

    将她身所有的针管还有仪器都拔掉之后,陈博弈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长布,长布紧紧的扎在一起,形成一个圆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