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45章 救人 下

    “天呐,他要做什么,怎么可以把氧气都拔了,这样会害死方柔女士的。”乔治惊呼一声,想要开门进去,但是却被一旁的宋嫣挡下来。

    她耳边还响着陈博弈的那句话:滚出去,没有我的许可谁也不许进来。当然,如果宋xiao jie不同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现在,她只能把机会堵在陈博弈身上。

    就如同乔治说的那样,他已经无能为力了,需要给自己的母亲准备身后事。可是万一陈博弈有办法治好呢,他可是神医的传人!

    相比之下,自幼受中华传统家族式教育的宋嫣对中医的信心要比西医要大得多。

    “宋xiao jie,他会害死你母亲的,不能让他继续下去。”乔治哪里会理会宋嫣,出于他的职业道德考虑,他都不能让陈博弈那样继续下去。

    宋嫣果断不是乔治的对手,她按在门把上的素手很快就被乔治掰开了,强行开门闯了进去,想要阻止陈博弈。

    可是他还没有冲到陈博弈面前的时候,陈博弈一把拉过一个枕头甩向了乔治。

    一个枕头罢了!

    乔治冷笑一声,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身子竟然飞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

    一个一米九多,两百斤重的人被一个轻飘飘的枕头给击飞了?

    宋嫣眼睛顿时就亮了,满目都是不相信。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一定以为这是魔法。

    “滚,下次别再闯进来,不然砸到你身上的就不是枕头这么简单了。”陈博弈冷眼瞪了一下乔治,然后解开了手中的布条。从中抽了一根银针出来。

    因为乔治摔倒的动静非常大,所以楼上立马冲上三个人,其中两个西装革履,耳朵里还塞着耳机,显然是保安,而另外一个则是穿着警服的宋欣。

    “姐姐,这是怎么了?”宋欣刚刚下班回来,没有想到才进家门就听到了一声巨响,等她跑到楼上时就看到乔治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头上还盖着一个白色的枕头。

    “姐姐,里面那个人是谁啊,妈妈的情况怎么样了?”宋欣虽然好奇乔治怎么会摔倒,但是相对而言她更关心自己的母亲。

    “别进去,张先生会生气的。”宋嫣看到自己的妹妹要进去连忙撞拦了下来,然后将门带了过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宋欣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她从来都是十分镇定的,可为什么刚才看起来像是惊慌过度的样子?

    “张先生是我请来的神医,我不让你进去是不想让你受伤。”说着,宋嫣看了一眼正爬起了的乔治,接着说道:“刚才乔治医生想闯进去,就被张先生用枕头给拍飞了。”

    “枕头拍飞了?”宋欣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宋嫣说的就是真的。

    可要不是,为什么刚刚乔治脸上盖着一个枕头摔倒在地呢?

    “真的,这是真的。那张先生太可怕了,竟然可以用枕头把人砸飞!”虽然身上没有什么伤,可是一想起来乔治就后怕不已。一个枕头就能把自己砸飞了,那要换成别的东西岂不是一下就把自己砸成肉饼了?

    当做为这件事的‘受害者’站出来时,宋欣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一个枕头能把人击飞,这也太过惊世骇俗了吧!

    “宋xiao jie。这就是你们中国的武术吗,实在太神奇了!”乔治老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羞所致。

    宋嫣摇了摇头,就算她身边有一些身手一流的保镖,可也没有人能像陈博弈那么bian tai,可以用枕头把人砸飞的啊。

    “是内家拳,别说是枕头,厉害的人做到摘叶伤人也不是传说。”一个带着黑镜的保镖突然开口,但是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陈博弈的动作。

    “内家拳有那么厉害吗,我也学过几年了。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宋欣看了一眼保镖,不太相信他话里的真实性。

    “二xiao jie,您练的只是普通的内家拳,与正宗的内家武术有很大的差别。据我了解,这世间有许多这样的高手,但是他们都不会轻易显露出来。除非是威胁到对方的生命。”

    “李航,你知道的倒蛮多的,平时没有瞧出来嘛。”宋欣看了一眼自己姐姐的头号保镖,眼中闪过一抹奇怪的光芒。

    “二xiao jie多心了,平常我也没有跟二xiao jie接触,所以也不能探讨这些问题。”说完之后,李航往后退了一步。

    他已经确定,里面那个陈博弈绝对是一等一等的高手。就在他站在门口观察的半分钟里,陈博弈已经在方柔身上扎了二十几针,而且每根针都在不停的跳动着,好像有了生命一样。

    这种手段,他曾经也见过来,所以不由的在心中暗道一句:难道是上头派人出来了,不可能啊,这个任务是我单独完成的。

    “马上去弄一些热水跟盆栽过来。[平南言情小说网]”陈博弈停下动作之后,便把床拉到了房间的正中心,然后在房间里转了一圈。

    “还有,弄上好的笔墨跟麻纸过来,最好能提供一些辰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陈博弈要这些东西,但是宋嫣却一点都不含糊,立马派人去取这些东西。

    没过一会的功夫,李航就拿着一盆青松与热水走了进来。

    当他走到了陈博弈身边的时候,宋嫣就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肩膀不由直主的抖了一下。

    然后陈博弈赤祼的手臂突然出现一个纹身,一只金色的feng huang。

    陈博弈与李航快速的对视了一眼,都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不过,李航内心是相当的震撼。

    feng huang图案可不是随便纹的,只有龙渊里的顶级精英在‘毕业’的时候才有资格纹的。

    这是每个龙渊出来的队员必须经历的,纹身的药水是特制。只要两个队员互相接近时纹身就会显示出来,而且会伴随着巨烈的疼痛,有时候就算昏迷过去了也会因为这种刺痛而惊醒过来。

    自己执行的任务可不够派一个顶级精英出来啊,难道宋家真的有非常大的问题吗?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尽快拿其他东西过来。”陈博弈虽然不知道李航为什么在这里,但是他也不会去查问对方为什么在这里,还有在这里持行什么任务。

    所有立马退了出去,先前陈博弈已经发过飙了。大家可不会傻到再去惹他发怒的地步,何况都是些聪明人呢?

    将床的位置移了移之后,陈博弈便把那盆青松摆到了床头的位置。做完之后动作之手,陈博弈时不是时的抽出一根银针往方柔身上扎去。动作迅速且不着痕迹,手指就好像跳舞的精灵一样。

    不到一会的功夫,就有人拿了笔墨纸硕,还有一些辰砂。

    辰砂。就是通俗之中称为朱砂的东西,它有医用的效果,所以陈博弈让人取的时候他们并不觉得奇怪。

    可是让宋嫣没有想到的是,陈博弈拿这些辰砂并不是为了入药用的,而是用来画符的。

    针灸可以治病不假,可是画符又有什么作用呢?

    不仅是宋嫣不解了,在门外能看到陈博弈动作的人都愣住了。

    自家xiao jie请回来的是一个什么人啊,神汉吗?

    可是没有宋嫣的命令,谁也不敢进去。而且就算有。他们敢去找一个能用枕头就把人打飞的高手麻烦吗?

    深吸了几口气之后,陈博弈疾笔而飞,在几张麻纸之上舞动了几下之后便停下了动作。

    手里拿着符纸,陈博弈心里也是一阵忐忑。

    方柔的病情已经不是针石可以医治了,她伤及了元气,如果不得及时的补充恐怕撑不过一个小时了。

    他之所以要让人取来青松,就是想借用玄门术法之中的移花接木将青松的生命元气转嫁到方柔身上。以激发生的元气,从而保住性命。只有先做到这一步,她才有救。

    不过,他也是第一次用这种办法给人治病,不敢保证百分百起作用。

    当然,如查他可以动用老道传给他的神通,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不,救人是不麻烦,可是他却会给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搞不好就灰飞烟灭了。

    门外的人焦急的看着陈博弈在里面走来走去。一会摆摆松树,一会画画纸符,看上去跟治病救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宋xiao jie,不能这样下去,你看他都在干些什么?”乔治原本因为被陈博弈用枕头击飞还对他产生了一些信心,感觉这个神秘的东方人可能真的有办法救回宋嫣的母亲。

    可当陈博弈事后的一系例怪事之后。乔治感觉陈博弈根本不可能救回方柔。因为,那根本不是中医的范畴啊!

    “再等等,我相信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里面‘忙忙碌碌’的陈博弈,宋嫣却慢慢升出了几分希望来。

    妖出反常必有妖,既然陈博弈是神医的弟子,那么做一些别人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救人的东西有什么奇怪的。神医之所以称之为神医,就是他能医治许多人医治不了病,拥有其他医术不具备的医术。

    里面的陈博弈似乎终于安生下来了,在方柔脸上贴满了黄纸之后,他就坐到了方柔的床边,一手只抓着松树的小树干,一只手则是握着方柔的手腕处。

    汗水不停的从陈博弈脸上滴落,他头一次不借用体力的力量而运用玄门之zhong te有的嫁接之术。

    这种方法,是以风水局为基础,以人为导体进行嫁接的,对做为导体的人有非常高的要求。

    一不小心,就可能造成陈博弈心脏停止的意外。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站在外面的都感觉到了房间里弥漫出来的压抑气氛。虽然陈博弈看上去一动不动的,可是任谁都觉得他非常非常的辛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博弈终于松开了握住那松树的手。就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那翠绿的松树突然就变成了huang se,全都萎靡了。

    “h。我的上帝,这,这是魔法吗?”乔治擦了擦眼睛,满不质信的看着陈博弈。魔法,一定是魔法啊。上帝,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不仅仅是乔治这样的惊讶,就连从龙渊出来的特战队员的李航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内家gong fa,显然不可能。他见识不浅,如果这都分辨不出来那他就不用继续混下去了。

    站在门外的宋氏姐妹紧紧的握着手。然后对视了一眼。陈博弈的方法已经超过了她们的认知,说不定真的能救回她们的母亲。

    大家都站在门外,没有陈博弈的允许谁也不敢推门进去。陈博弈之前的表现已经让他们呆住了,对他就更加畏惧了。

    而此时的的陈博弈呢?

    他,正慢慢的站起来,然后将扎在方柔身上的银针一根一根的ba chu lai装回自己的布包里面。他的动作并不快,差不多每隔半分钟才拔一根针。

    在外人看来这是陈博弈有意为止。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是因为陈博弈脱力了,每过半分钟才能有力气拔出一根针。

    终于,在他拔完了所有的银针之后,朝着外面招了招手,示意外面的人可以进来了。

    无力的坐在位子上,陈博弈暗中调息着。没用动用自身的力量,只用了一些风水秘术以他的伤害十分的巨大。

    不过他身上的封印正在松动,只要过了一段时间这种伤害就会消失了。不然的话,他也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哪怕宋家给他金山银山。也无法与他的命相比。

    所有人在宋氏姐妹花的带领之下涌了进来,顿时间房间里就站满了人。这些人看了看床上面色红润的方柔都发出了惊呼,看着陈博弈的目光更加敬畏了。

    起死回生!

    这么说,一点都不过份。宋家的人都知道,那个方柔已经拖不久了,可是竟然被陈博弈救活了。从她脸上的神色与之前死气沉沉的样子迥然不同,如果这还不算救活的话那还算什么呢?

    倒是乔治看了一眼陈博弈之后。有些认真的说道:“宋xiao jie,能让我检查一下令母吗?您别误会,我是想看一下令母的身体状态。”

    虽然从气色上看方柔跟健康的人一样,可是具体情况是不是这样乔治还想进一步确认。

    宋嫣点了点头,她也想通过权威的乔治为自己的母亲再次检查一下。

    乔治见宋嫣点头之后把目光转向了陈博弈,恭敬的问道:“张先生,可以吗?”

    陈博弈点了点头,继续闭目养神。

    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个乔治并不是质疑自己的能力,而是想亲自确认今天他看到的奇迹。一个医学上的奇迹。但凡是有所成就的医生,都想迫切的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因为怕影响到陈博弈,李航并没有靠的太近,而是控制着距离。他早就感觉出来陈博弈十分的疲惫,所以没想让他再承受纹身带来的刺痛。

    乔治将一套设备再次接在方柔身上检查的时候,差点激动的朝着陈博弈冲过去问问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本方柔的心率。血压都不正常,可是现在呢,正常的不得了。除此之外,他还仔细的检查了其他指标,全都显示方柔十分健康。

    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湃与激动,乔治大步的走到了陈博弈的面前,大声道:“张先生,您实在了不起了,您的医术简直就是一个神奇的魔法。”

    可是,陈博弈并没有理会乔治。现在,他连开口的力气都想省下。

    不过,此举并没有引起乔治的不满。现在陈博弈在他眼中,就如同神灵一般,让他充满了敬畏。

    见此情况,宋嫣立马吩咐人把方柔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房间,留下陈博弈自己一个人单独休息。

    一个小时后,方柔就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顿时让宋家处于喜庆当中。

    “我一定要去好好感谢张先生,是他救了我的命。”方柔醒来之后,就坚持要去当面感谢把她从鬼门关来回来的陈博弈。

    “妈妈,你的身体还没有康复,不要下床走动了。”宋欣哪里会让自己先前随时会断气的母亲如些莽撞的下床,说什么也要好好调养一阵子。而且宋家里还有她姐姐呢,实在没有必要让病中的母亲去做这个事情。

    “谁说我身体没有康复了,我现在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几岁。”方柔笑了笑,这话倒不是骗人的,是她的确感到精力充沛,有种年轻十岁的感觉。

    “可是……”

    “欣欣,你就别挡着了,让妈去吧。”宋嫣更了解自己的母亲,虽然她疼爱宋欣比自己多。如果宋欣非要挡着的话,那她就可能生气了。

    原本宋欣还想说不,可是看到自己姐姐的眼神立马吐了吐舌头。在这个家里,宋嫣是最有权威的,没几个人不怕她。

    宋嫣一边让人取来轮椅,一边扶着方柔下床。

    一群人就跟着后面到了陈博弈所在的房间,不过方柔却打了一个手势,温柔的笑道:“小媚,你陪我进去吧。”

    有了方柔的话,所有人都止住了脚步。

    可是,李航却一步挡在了众人的面前,沉声道:“xiao jie,现在张先生不便见人。”

    “李航,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张先生自己都没说,你乱替人拿什么主意?”原本与李航讨教过几次都落败的宋欣顿时有些不悦了,怎么说他李航都是宋家的保镖,现在竟然挡着门口不让人进去。

    “小欣,怎么可以这样跟人说话。”方柔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不知轻重,回头瞪了一她一眼,然后对着李航笑了笑道:“小伙子,好样了。那你先守着吧,等张先生可以见客了通知我一声。”说着,方柔就拍了拍宋嫣的手,示意她反把自己推回去。

    受了‘责骂’的宋欣愣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幼最疼爱自己的母亲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说自己。

    负气之下,宋欣跺了一下脚就跑开了。

    “哎,这丫头还是太任性了。”方柔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宋嫣停了下来,转身道:“行了,都散去吧。”

    说完之后,宋嫣就推着方柔回到了房间,并将她扶到了床上躺下休息。

    “妈,您就好好休息吧,我给您倒杯水去。”说着,宋嫣就准备离开,可是方柔却叫住了她。

    “小媚,这段时间辛苦你了,都憔悴了不少。”方柔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女儿,从她十八岁起就开始进入宋氏集团,从一个小员工慢慢的往上爬,用了五年的时间就靠着自己的实力做到了ce的位置。在就职那天,方柔向人宣布宋嫣是她女儿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一转眼,宋嫣都29了,可是她还孑然一身,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方柔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妈,您说的是哪的话,照顾您是女儿应该做的。”说这话的时候,宋嫣故意背对着方柔,不敢让她看到自己眼中的泪水。

    哪怕是这一点点的关心,也让坚强无比的宋嫣感觉到十分的温暖,内心很快就被触动了,感觉这些的苦没有白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