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47章 兄弟相聚

    “多谢shou chang关爱,那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营地?”徐驰一听短期内不会给他配任务,顿时就满心欢喜。虽然他不是很抗拒第七局给他派任务,但也希望自己能多一些zi you的时间。毕竟过几天苏婉就要上帝都了,如果他在外执行任务的话,岂不是要很久见不到她了?

    热恋之中的人,最舍不得的就是彼此分开,徐驰也是一样的。

    “等等,一会你一个兄弟也会过来报到,你可以和他见一见。”徐忠故作神秘的笑了笑,然后让徐驰去休息等候。

    躺在休息室的床上,徐驰还在脑中想着一会自己会见到什么人。

    刚才他追问过徐忠,可是他却没有向徐驰透露究竟是什么人,所以他就在想会不会是猎虎他们。毕竟在第七局里,能称的上是徐驰兄弟无非就是猎虎了。除了他,徐驰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徐驰终于接到通知让他去会议室。

    进了会议室之后,徐驰愣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

    “哈哈,钱眼驰!”

    “se lang弈,怎么会是你?”徐驰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好兄弟陈博弈。他,是什么时候加入第七局的?

    “为什么不会是我,为了追上你的脚步我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混进来的,怎么样,这军装还帅吧?”说着,陈博弈拍了拍自己的肩头,脸上洋溢着一股骄傲的神情。

    “帅,真帅。”徐驰坚起来了大拇指,笑了笑。

    没有到。自己的好兄弟竟然真的进了第七局。以前,他可是想尽办法让徐驰设法让他加入第七局,不过徐驰还没有机会和自己的上司提,他就进来了。而且看他现在的样子,肯定进第七局的时间不怎么短了,自己竟然浑然不知,要不是今天徐忠让他留下来,恐怕徐驰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的好兄弟也成了自己的战友呢。

    “好了,博弈也汇报完了。你们可以一起离开了。”徐忠摆了摆手,让两个人离开。

    “是,shou chang。”两个人敬了一个军礼,然后退了出去。

    离开了会议室之后,徐驰和陈博弈又紧紧的拥抱了一下,然后在徐驰的带领之下陈博弈钻进了徐驰那辆保时捷里头。

    拍着坐垫,陈博弈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徐驰。笑道:“行啊,一年多没见,你混的很好很强大啊,连这百来万的车也混上了。”

    “切,你就别挤兑我了,我也是混口饭吃。”徐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辆车他可是一分钱没花就到手了,第七局的人还问过徐驰是不是偷来的,他就说是苏婉送给他的。

    “我哪里有挤兑你啊。快点找个酒吧,咱哥俩好好聊一聊。”陈博弈兴奋的搓着手,一脸着急的样子。

    “没问题,我知道有一家很不错,一会我们就过去。”徐驰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加速冲出了基地。

    “你小子加入第七局多久了?”徐驰一边开着车子,一边问陈博弈。

    “差不多快有半年了吧。没加进来的时候费尽心思想进来,不过进来之后发现也不是那么轻松不是那么爽啊。最郁闷的就是每一次任务都会把我的枪回收,太郁闷了。”陈博弈看见徐驰腰间有一个鼓起的起方,凭经验就知道那里别着一把枪,眼神别提有多羡慕了。

    “别着急,慢慢来,过不了多久你肯定也能天天配枪没人收。”徐驰笑了笑,他自然知道陈博弈是看出来自己身上带着枪,所以才会这么说。

    “切,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陈博弈撇了撇嘴。一脸的鄙夷。

    “行行行,别和我摆脸啊,小心我一脚把你飞下去。”徐驰推了一把陈博弈,然后又问了一句:“你小子行啊,这一年半不联系我,不会是泡什么妞去了吧?”

    虽然加入第七局有任务。但是相对来说还是zi you的,不需要朝九晚五的。按理说,给自己打个电话也是k的吧。

    “别提了,我那师父把我手机什么都没收了,愣是不让我打一个电话。”提起这个,陈博弈就一脸的郁闷之色,因为被他师父收入门下之后,他天天都在修练,根本没有什么zi you时间。就算去完成任务,也是得马上回去接受新的训练,过的生活极为单调。

    “过的这么惨啊?”徐驰撇了撇嘴,想到自己在李延那里求艺时的情况和陈博弈也是差不多的,李延也禁止他接近任何电子产品,因为在修练初期,电子产品会影响到他们的灵觉,对修行不利。所以那么做,也是为了更好的让他们修出成果。

    “岂止是惨,简直是惨不忍睹啊。算了,不提了,每次提起我都想胖揍我师父一顿。”

    嘴上虽然那么说,可是徐驰却能感觉到陈博弈对他师父的感激之情。显然,他现在很喜欢自己的状态,也非常感谢他的师父给了他现在有的一切。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也快到了。”说着,徐驰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接了一个电话。

    “喂,是我,怎么了?”徐驰接到的是叶倾心的电话,所以有些诧异,因为叶倾心和他的交集只有一个,那就是林锐。而林锐已经死了,她有什么事要找自己呢?

    “哦,公司的事情你决定就好,当初不是说好了我不经手管理这一块。”徐驰这时才想起来,叶倾心的那个公司他占了一半的股份,还是那个公司最大的股东,也是大老板。

    “那就好,我代你决定了,不过有空我希望你到我那里去一趟,我有件事想和你谈一谈。”说完之后,叶倾心就挂掉了电话,似乎她也不是很想和徐驰有太多的交集。

    “行啊。你小子现在都有公司了,牛气大发了?”陈博弈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才一年多没见,徐驰已然大变样了,不仅开起了好车,连带公司都有了。

    “别提了,这是别人送我的。”徐驰对于这个公司其实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他也是帮林锐收收钱,然后拿着去做一些慈善事业。没想自己都留着那些钱。

    “还有人送公司给你,这是怎么回事?”陈博弈一听,便知道这其中大有故事,便追问了起来。

    “是啊,是一个第七局里的兄弟送给我的,这事情是这么回事的。”徐驰接着发动了车子,一边向陈博弈讲起了他的林锐的事情。

    等到他们到了酒吧门口时。徐驰才把事情给讲完。

    “这个林锐是个好人,可惜了。”听完了徐驰的描述,陈博弈感觉如果自己和林锐认识的话,肯定也会混成好兄弟的,不过现在已经有些太迟了,错过了一个可交心的朋友和战友。

    “是啊,走吧,晚上我们不醉不归。”说着,徐驰搂着一身军装的陈博弈进了酒吧。

    见到穿着军装的陈博弈。门口的保安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摆出一脸的笑容将两个人迎了进去。

    “不错,这地方蛮安静的,是我喜欢的调调。”进去之后陈博弈就感觉到这是一个雅致的地方,并不是一般的酒吧。只有在这样的地方喝酒才有些意思,没有那么嘈杂,也不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喜欢就好。我先去先个房间。”说着,徐驰就率先到走了服务台要了一个包房,这个包房是以前林锐经常用的,所以徐驰来了之后自然也就开了那个包房。

    “走吧,晚上可得陪我好好喝。”说着,徐驰便和陈博弈上了七楼的一个房间。

    包间里是浓浓的中国风,放着古筝曲,感觉还是蛮别样的。至少,陈博弈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这地方不错,以后可以常来。”陈博弈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便有服务进来摆好酒和酒具。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自己来。”已经来过三次的徐驰并不陌生,将酒放到了小炉子上面煮着。

    “你可得和我好好说道说道,这一年多都学了些什么。”徐驰当初也是知道陈博弈被一个风水奇人收入门中,想来这么久应该是学了不少东西。

    “说到学的东西。那可就多了,比起别人十年学的东西还要多。”说到这个,陈博弈嘴角就微微上扬,有一种自豪感涌现出来。

    “你这话很假啊,怎么可能比别人十年学的还多?”徐驰撇了撇嘴,然后拧开一颗花生往陈博弈嘴边一弹,目的就是想试试他如今的反应如何。

    陈博弈头晃了一下,接住了花生咬的脆生生的,笑道:“我师父用秘术给我灌顶,你说是不是比别人学十年还要多?不过,终究不算自己的东西,我还要慢慢去领悟。”

    “灌顶?”徐驰眉头微微一皱,没有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人会这种奇术。灌顶,其实和外星人的一种技术“记忆移植”很像,徐驰以前也听李延提起过,不过他也说这世间应该把这门绝技遗失了,没有想到陈博弈的师父竟然会,还用在了他的身上。

    “不错,正是灌顶之术,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进入第七局啊。”陈博弈笑了笑,给自己和徐驰各自倒了一杯红酒。

    “我说shou chang怎么说有玄门中人进入第七局,感情你就是其中一个啊?”徐驰这才回过味来,徐忠说的那些玄门中人里,肯定有陈博弈。难怪他说,接下去的一段时间第七局不会给他安排什么任务,原来是因为有其他人可以去做了。

    “是啊,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外三个小辈,我们算是同时进入第七局的考核范围,他们三个比我早了三天正式成为第七局的成员。”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最后一个任务拖延了,恐怕早在五天之前他就来帝都的总部报道了。

    “都有谁,师承何处啊?”徐驰对于玄门中人还是极感兴趣的,所以陈博弈一提起,他便追问了一句。

    “他们的代号分别是鬼殿、鬼仙、鬼母。至于师承,这我便不知道了。大家也不会去问这个问题。”陈博弈一边喝着酒,一边解释着。

    “那你的代号是鬼什么?”徐驰一边剥着花生,一边看着陈博弈。

    “鬼王。”

    简单的两个字,却将陈博弈的地位给道明了。

    这四人之中,竟然是陈博弈的实力最强。看来,那灌顶之术的确不凡,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竟然让陈博弈成长到了如此地步。就是不知道,自己和陈博弈两个人之间。谁更强。

    两个人边吃边喝,一直聊到了深夜一点多才离开酒吧。

    离开的时候,陈博弈已经是醉醺醺的了,一个劲在追问徐驰和苏婉怎么样了。因为他感觉自己没有什么机会联系苏婉,而徐驰则是十分zi you的肯定会和苏婉联系。

    对于这个问题,徐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所以就含糊其辞的说“就那样”

    也许是陈博弈喝的太多了。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徐驰话说的的时候有些言不由衷和闪烁。

    带着陈博弈回到了自己现在的房子并让他睡下之后,徐驰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给苏婉打了一个电话。

    “亲爱的,你猜我今天在总部见到谁了?”电话一通,徐驰便和苏婉提起了今天的事情。

    “谁吖?”苏婉轻轻的抱着自己,耳朵紧贴着电话,感觉好像徐驰就在她耳边说话似的。

    “博弈,我见到博弈了,没有想到他也成了第七局的人。我们晚上还一起喝了很多酒。”或许是因为喝的也有些多了,徐驰说话便有些没过脑了。

    “哦,那你和他说了我们的事没有?”苏婉也有些诧异,陈博弈怎么也会加入第七局的。

    “没,我还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呢。”这个事情,徐驰一直半会还没有想到该怎么和陈博弈提起来。他们两个人是好兄弟,也知道他也喜欢着苏婉。所以。不知道怎么跟他说才合适。

    “那过两天我过来的时候让我和他说吧,你和他是兄弟,我不想你为难。”苏婉很了解徐驰的性格,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徐驰会感觉有些对不自己的兄弟,所以这个‘坏人’就是她来做最好。

    “那,那好吧,不会为难你啊?”徐驰感觉还是有些担心。

    “傻瓜,这有什么为难的。难不成,我喜欢什么人还需要别人的同意?”苏婉笑了笑,恨不得现在就在徐驰的身边紧紧的抱住他。

    “知道了。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既然是和苏婉在一起了,徐驰不会因为兄弟之间的事情放弃自己的幸福。就算苏婉曾经和他说过的那样:她喜欢的是徐驰,并不是陈博弈。所以,就算陈博弈喜欢不喜欢她,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你怎么会让我失望呢,别乱想了。这几天特训很累吧?”虽然比预计的时间早了两天。但苏婉知道徐驰肯定耗费了很大的精力和体力。

    “还好,不算很累,就是很想你。”虽然很累,可是徐驰却不想苏婉担心自己。其实,为了这次训练,他特意试了一下最近所学的医术,如果没有那医术相助,徐驰也不可能超额完成特训任务。

    “那就好,你要不想我,过两天我可就要好好的收拾你了。对了,你真的要让我搬过去和你一起住啊?”在来之前,徐驰就和她说好了,到了帝都之后苏婉就不用另找地方了,直接和徐驰住一起就可以了。对此,苏婉还是有些小小的期待。

    “收拾我,你要怎么收拾我吖?”徐驰坏坏的笑了笑,想到了那一夜和苏婉同床的时候,心跳就不由的加快了。

    “到时就知道喽,你就等着吧。”两个人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徐驰才哄得苏婉去睡觉。最近这段时间她为了公司转移的事情肯定很累,所以徐驰不希望她晚睡。

    “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记得给自己冲一杯蜂蜜,也不要老喝那么多久酒。晚安,我爱你。”

    “我……”徐驰还是第一次听苏婉说‘我爱你’三个字,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不过苏婉却很狡猾的把电话先挂了,不让徐驰说那三个字的机会。当然,他也没有放过,而是给了苏婉发过去一个短信。

    第二天起来之后,陈博弈就头痛的不行,还好徐驰事先准备了蜂蜜让他喝下,这才让他舒服一点。

    因为这几天陈博弈也没有什么任务,所以两个人就约着一会去郊区好好去比试一翻,看看最近两个人的差距如何。对此徐驰也是很乐意,因为他也想看看经过灌顶之后的陈博弈厉害到了什么程度,是自己强还是他更强一些。

    毕竟徐驰能有现在的实力是一步一步学来的,也是经过几次‘奇遇’得到的。比起那灌顶之术,究竟哪个更为厉害,他心中充满了期待。当然,他更想了解到灌顶的秘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不足之处,如果能学到这个秘法那将对他有很大的助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