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55章 地下室的发现

    “我现在还用的着去弄钱?”徐驰耸了耸肩,现在他的户头上足足有四千多万,如果是以前的他恐怕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所以,他很知足。

    何况每天的收益也非常高,就算他拿了百分之八十去做公益事来,那余下来的还是有近百万的,足够他生活的了。当qian da到了一定的数字,又拥有许多房产之后,它便没有那么重要了。至少,对于容易满足的徐驰来说他并不在意那些钱。

    “是是是,你现在是土豪了。”陈博弈翻了翻白眼,虽然他不知道徐驰究竟有多少钱,但他可以肯定徐驰现在一定比自己富有了。

    命运这玩意,还真是他娘的混蛋。陈博弈的家族辛辛苦苦一辈子,总资产才几千万。现在,徐驰只是接受了别人的馈赠,就差不多和陈家相当了,而且还是现金,若要算市值的话,徐驰现在身家也有三个亿了。

    “滚蛋,吃你的东西。”徐驰从冰箱里取出一个面包扔给了陈博弈,他知道昨天晚上喝醉并大吐的陈博弈肯定饿的头晕眼花胃难受了。

    “对了,这位朋友你是怎么认识的,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陈博弈一边咬着面包,一边问向徐驰。没办法,他看不到王锋,只有看着徐驰了。

    “今天才认识的,至于怎么认识你就不用这么八卦了。”徐驰没有征得王锋允许,所以并没有告诉陈博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打不相识,我今天差点被你兄弟给灭了。”王锋笑了笑,他当然知道徐驰今天之所以会去一见倾心,主要还是为了找到女孩并对付他的。

    陈博弈突然站了起来。将面包砸向了徐驰,有些生气的说道:“上回不是说好了,有任务要叫上我,你当耳边风啊?”陈博弈感觉,今天徐驰肯定经历了很有意思的事情,所以很郁闷他没叫上自己。

    “我叫你,你醒的来吗,睡的和猪一样。”徐驰撇了撇嘴,又将面包抛了回去。

    “好像也是。”陈博弈用嘴接住了面包咬了一口。才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天,等着饭店把饭菜送过来。

    “好香啊!”王锋盯着一桌子的饭菜,口水哗哗的就下来了。这十几年,他都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香的饭菜。瞬间就化成了饿狼。

    “徐驰,王锋不会是从山上下来了的吧?”陈博弈虽然也很馋,但也没有王锋那样,语气里满是激动。那感觉,就好像一个好几天没有吃饭的人突然看到了饭菜一样。

    “你不理解,我都有十几年前没吃过像样的东西了。”王锋迫不及待的坐了下来,不停的往自己碗里夹菜。

    听到王锋这么说,陈博弈一下子就傻眼了。心想:这兄弟不会是傻了吧,有这样的能力竟然连好酒好菜都混不上?

    “我以前去大酒店偷吃过。但是害了好几个大厨丢了工作,影响很大,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胡乱拿东西吃了。[平南言情小说网]宁可自己过的清贫一点,也不要害别人。”王锋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解释着。

    “圣人啊,这年头还有你这样的好人,我敬你一杯。”说着。陈博弈就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朝着王锋所坐的大致方向迎了过付出。

    “叮”王锋举起杯子和陈博弈碰了一下,场面仍旧是充满了诡异。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三个人的食欲。

    因为修行之人饭量都很大,徐驰和陈博弈也不例外。

    三个人风云卷云般的消灭掉了一大桌菜之后,便倒在沙发上休息。

    “撑死我了。”王锋摸着圆鼓鼓的肚子,饭桌上一半的菜都是进了他的肚子。

    “该,谁你吃那么多。”陈博弈的肚子也微微隆起,显然也是吃了不少。

    “你们这种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就别说了,让我好好回味一下。”王锋鄙夷的看了一眼陈博弈。不过陈博弈却无法看到王锋的眼神,以及挥舞拳头的样子。

    “徐驰,以后我可不可以住这里啊?”王锋感觉徐驰这里实在是太安逸了,忍不住的就提出了这个要求。

    “这个……”徐驰犹豫了一下,毕竟现在苏婉也住这里,是这里的女主人。如果没有她的同意。徐驰贸然答应让特别的王锋住进来,万一闹了事怎么办。

    “这个你问他没用,等他老婆回来了你问问他老婆。”陈博弈兴灾乐祸的说着,但是心里仍旧是酸酸的。

    “你有老婆了?”王锋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徐驰,又道:“可他是个chu nan啊。”

    “噗,你怎么知道他是chu nan?”陈博弈突然笑喷了,指着徐驰不停的晃着指头。

    “自然而然就看的出来啊,我不仅能看到男人是不是chu nan,女人是不是chu nu我也看的出来。比如那个叶倾心,她就是chu nu。”王锋认真的说着。

    “擦,你这能力真猥琐,真强大。”陈博弈没有想到,王锋除了隐身和穿墙之外,竟然还有这种能力。

    “嘿嘿,的确是很强大。”对于自己的能力,王锋只交待了一些,并没有完全告诉他们两个。

    “喂,你们三个有说有笑的聊什么呢?”

    苏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走到客厅就看到三个人坐在那里,不过中间那个看起来很奇怪,浑身上下都被一团黑雾所缠绕着。不过她也知道徐驰会认识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所以当她看到时并没有露出了什么惊恐的表情。

    “没什么,随便聊聊。”徐驰站了起来,正准备向苏婉走过去。这时,他才突然反应过来,有些兴奋的说道:“婉儿,你看的到他?”

    “你说的是那个被黑雾包围的大叔吗?”苏婉点了点头,朝着王锋的方向指了指。

    “徐,徐。徐驰,她能看到我,这不科学啊。”王锋也傻眼了,怎么徐驰的老婆能看到自己,还看的出来自己是一个大叔。至少,徐驰就看不出自己是老还是年轻。

    “我知道了,苏婉是阴阳眼,所以她能看到。”陈博弈突然跳了起来,指着苏婉大声的说了一句。

    “阴阳眼。这世上有阴阳眼?”王锋愣了一些,语气之中满是诧异。

    “喂,连你这种不可思议的存在都坐在我们身边,还有什么不可能的?”陈博弈反驳了一句,然后目光从苏婉身上移开。因为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女人已经成为自己的嫂子了,不能再有别的想法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很不应该看到他吗?”苏婉一头雾水,有点被徐驰和陈博弈还有那个大叔给搞晕了。

    “我们到楼上聊吧。”徐驰拉着苏婉离开了大厅,回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卧室,并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苏婉。

    “你是说,他想住在这里?”苏婉看了一眼自己的男人,她自然知道徐驰提起是想让自己同意。

    不过,毕竟对方来例不明,而且还有那样的能力,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徐驰能zhi fu的了对方吗?

    “他是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你不同意的话我就拒绝他,另外给他找个地方好了,他一直在一见倾心那里也不是好主意。至少,在这里我能够看住他。”徐驰还是有些担心王锋会给社会造成危害,所以想弄清楚王锋这个人究竟有没有危险。

    “嗯,你说的没错。那就留下来吧。反正这里房间也够多,也不在乎多一个人。”暂时自己还没有和徐驰结婚,而且结婚了也不见得会住在这里,所以苏婉并没太大的意见,只是有些不习惯。

    “你真好。”徐驰紧紧的抱住了苏婉,又问道:“今天怎么提前回来了,我还准备一会过去接你下班呢。”

    “我把几个文件放到行礼箱,今天行礼不是搬回来了嘛,所以回来取喽。好了,别这么缠啦。人家还要回公司呢。”苏婉四下看了看,就怕那王锋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头。

    “哦,那我一会送你过去。”徐驰点了点头,然后又吻了一下苏婉,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

    拿好了文件之后,徐驰就陪着苏婉下楼了。

    “好了。你回去吧,不用你送了,我的司机和保镖都在外面等着呢。你在这里好好陪一陪王锋,别让他弄出什么乱子就好。”苏婉也知道陈博弈看不到王锋,所以想徐驰留下来盯着他。

    “这么快就送你老婆出门啊?”王锋并不知道徐驰苏婉还有陈博弈的事情,所以张口就问了一句。

    “她还要回公司一趟。”徐驰一屁股坐了下来,接着说道:“你以后可以住这里了,不过我先明言,没有我和苏婉的同意不要到二楼的b区去。”

    “放心吧,我不是什么tou kui狂。我看你这里的地下室就挺好的,要不我就住底下?”说着,王锋指了指地下。

    “地下室,什么地下室,这里没有地下室啊?”徐驰大为不解的看了一眼王锋,他明明都一一检查过这套房子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下室。[平南言情小说网]

    “这房子真是你的,明明有一个非常大的地下室,还是两层的,里面可收集了不少东西。”

    “嘿嘿,这回你说对了,这房子原本还真不是他的,是他的一个好兄弟送给他的。”陈博弈笑了笑。

    “还真是,你们想不想看一看?”王锋感觉,地下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说不定有些还是自己需要的。

    “也好。”徐驰点了点头,他也想看看当初林锐为什么要建两层地下室。

    王锋见徐驰点头,便一手拉起了徐驰和陈博弈,叮嘱道:“一会可能会有些异样的感觉,你们可不要反抗,不然会很麻烦的。”

    “这是要带我们穿墙?”陈博弈和徐驰互相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的身子慢慢从被王锋牵着手的地方开始消失。

    “正是。”王锋笑了笑,接着说道:“要穿了,你们不要反抗。”

    突然间,徐驰就感觉身体突然受到了一股力量的挤压,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但是想叫又叫不出来。

    就在徐驰感觉难以承受的时候,脚下猛的一空,然后就落到了地面,眼前出现了一个四面都是金属的空间。

    “到了?”陈博弈睁开的眼晴,刚才在穿过地面的时候的确很难受,不过他强忍着没有反抗。当脚下一空,浑身的压力消失之后他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还真有个地下室啊,不知道林锐建它是干什么用的。”徐驰发现,这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应该和一见倾心的实验室是一样的,我感觉很相似。”王锋替徐驰解答了疑惑,然后往着其中一个大门走去。

    果然,打开大门之后,徐驰也非常很熟悉,不正是和他今天早上去的那个实验室一模一样吗?

    不过他并没有走进去,而是走到了另一个门前。将门打大。这里的门并没有像一见倾心的那里需要用瞳孔来识别身份,不然他们还得穿好几次墙才能看的到内部的究竟是什么。

    “哇靠,这是一个军火库啊。”陈博弈眼睛一亮,因为这个房间的四面墙都挂着满满的qiang zhi,全都是世界上各个国家的主流qiang zhi。

    “这应该是林锐私人的武装库吧,他那样的级别可以有这些枪了。”这些枪,应该是为了应付不同的任务上头配给林锐的。因为徐驰对他还算了解,以他的性格不可能干出违反上头规定的事情。

    “这么说,以后它们都归你了?不行。我得找找这里有没有射击室。”陈博弈现在很少摸枪,手痒的紧。看到这么多枪,恨不得打他个几千发。

    “那你找找,我去楼下看看。”徐驰看到中心位置有一台电梯,想起来刚刚王锋说过地下室有两层,所以便下去楼下看看情况。

    “成,你先去探探。我玩玩枪。”这里毕竟是徐驰的,所以对于楼下有什么陈博弈也不是很关心,他只要能玩枪就够了。

    王锋倒是和徐驰一起进了电梯,然后到达了负二楼。

    “这里不会是什么屠宰场吧?”一进来,徐驰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死的都是一些动物,好像有什么人用动物做实验。”王锋可以感应到金属并透视它们,所以他才能发现这个地下室。

    跟着王锋后面,徐驰打开了一道门。

    果然,在他里他就看到了许多狗的尸体。一具具被摆在台子上解剖开,可是并没有腐烂。

    “这里有封信。”王锋在一个台子上看到了一个平板上面放着一封信,便叫徐驰来看。

    徐驰打开了信,发现是有人留给林锐的。

    信的内容如下:

    锐,实验很失败,或许你从ua得到的资料并不是真的。在这里已经六年了。我不想浪费时间了。你知道的,我的病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余下的十年我想好好陪陪我的女儿,我这一身亏欠她太多太多了。这些年你把她照顾的很好,也没有把我的身份告诉她,所以我很感谢你。心她那边好像也有一些实验项目,我可以过去帮她,这样我也能天天看到她了。

    你已经有三年没有回来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死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不过离开这里之后,我就会知道了,不是吗?

    叶纪生留。

    “叶纪生?心,难道是叶倾心的父亲?”徐驰看着那信,不由的眯了眯眼。

    叶倾心的情况他并不是十分了解,至于这个叶纪生究竟是不是叶倾心的老爸也说不准。

    “怎么会,怎么会是这些资料?”王锋激动的说着,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桌子上那个平板电脑。因为,这些资料上的东西他太清楚了。他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就是和上面的资料有脱不了的关系。

    “什么资料?”徐驰大为疑惑,便问了一句。

    “你自己看看,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吗?”王锋有些颓然的退了几步,然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徐驰拿过平板,发现上面写着:隐形计划——党卫军

    党卫军,不就是纳粹吗?

    徐驰眉头紧锁,他以前在上学的时候对第三帝国的一些资料也是比较感兴趣的。比如那个时候德国人搞出了安格拉巨形兔子。还有很多梦幻式的武器。

    纳粹飞碟,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开始秘密研制碟形飞行器,并且已经制作出能够飞行的样机。但随着战争的进程,这种‘旷古绝今‘的狂想未来得及公开便因纳粹的覆灭而消失,留给后人一团谜雾。央视科技频道还专门做过一期节目讲述纳粹飞碟。

    v1巡航导弹,世界第一种巡航导弹,在战争末期服役。

    v2火箭[复仇天使],世界第一种弹道导弹。战争末期服役,令盟军极为恐惧,然而出现太晚了,不过却为后来的军事发展奠定了基调,时至今天已是导弹的世界。

    列车炮,为一种架设在铁轨上的大型炮种。通过在装甲列车上装置大炮,能够令这些本来不便运输的大型火炮可以在铁轨上快速移动。很多国家也曾经建造过这类列车炮。当中较著名的有德国在1930年代建造的多拉大炮,由生产商克虏伯公司承建。

    g-299轰炸机,21世纪的现在,每当人们在各种场合看到美国空军的镇宅至宝b-2隐身战略轰炸机的时候,无不被它那独特的气动外形和强大的隐身能力和作战能力所震撼。的确,凭借几乎无懈可击的隐身能力和作战能力,b-2隐身战略轰炸机成了美国空军的杀手锏。每次美国对外军事行动都有b-2的身影。b-2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尤其是它那独特的无尾飞翼气动布局。更让美国空军自豪。好像只有美国空军自己掌握了无尾飞翼气动技术。

    但事实是,在1945年,在欧洲的纳粹德国。就诞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架无尾飞翼喷气式战斗轰炸机。它的外形和性能即使在今天也相当先进。在当时更是绝对的前卫。它。就是纳粹德国的末日奇迹,也是美国空军b-2隐身战略轰炸机的伯父——g-229喷气式战斗轰炸机。纳粹德国有着异常强大的科研能力。尤其是到了二战末期。纳粹德国的科学家们似乎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创造力。飞碟等一系列再今天看来不可思议的东西,在那时候都被创造出来。g-229喷气式战斗轰炸机就是其中已经接近成功的项目。目前世界仅存一架。

    第三帝国有着无数超时代和梦幻级别的武器还有各种实验,所以当徐驰看到《隐形计划——党卫军》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惊奇,反而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这份资料是中英双文的,显然是后来被人翻译过。

    徐驰大致看了一下。上面的一些理论他也不太清楚。但是却看出来了,上面所讲的不正是和王锋一样的人吗?

    “王锋,你是说这个实验有成功过?”现在,徐驰知道王锋是经过这样的实验才变成这样子的,不由的感觉有些诡异。虽然说美国后来截走了第三帝国的大量科学家,也有很多先进的武器面世,可是并没有听过有什么隐身计划。至少,在第七局里他没有看到有关记录。

    “不错,九十二年前,我被德国余党弄到北极。在那里我被折磨了整整六十年,然后就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近二十几年,我才逃到这里。”王锋一边说着,一边回想起那折磨了无数个夜晚的梦魇。

    “九,九十二年前?”我去,那现在王锋不是一百多岁了?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快的我都要忘了。”王锋叹息了一句,然后缓缓的和徐驰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九十二年前,他还是一个海员,那时候他正随船前往美国,不料在中途却突然遭在到了袭击,导致大船沉没。而他和船上的人也被一群打扮怪异的人抓到了北极。经过五年的非人折磨和无数的实验,他终于开始达到了那些人的梦想,成为了第一个成功的实验体。

    那个时候,他还没能完全隐形,只有一半的身体处于透明状态,而且他自己还能看到自己。

    那些纳綷余党极度兴奋,似乎看到了第三帝国再次崛起的希望,于是又抓了大量的人进行实验。可惜,后来的那些人并没有像他那么幸运能活下来。

    在实验当中,也有不少纳粹余党参加,结果无一都是死亡。

    于是,他们便天天研究王锋,想看看为何他会成功。

    不过,最终的结果都无法令他们满意。似乎,王锋成了那个唯一。

    时间再过了二十年,那些余党已经锐减了三分之二,余下的也是有些老人和半大的孩子。不过,他并没有放弃实验,而是继续研究王锋。

    这时候的王锋已经完全透明了,不过他们却有一种特别的材料,只要给王锋穿上之后就可以看到他。

    随着时间不断的推移,终于纳粹的人余下不到三百人,王锋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他就谋划着逃亡。在过去的这五十几年里,他感觉自己并没有老去,似乎就和刚到这里的时候是一样的。

    逃了几次,他终于逃出了那个鬼窟,并且炸毁了那个基地。

    六十年,虽然过着封闭的日子,可是他却学会了许许多多的东西,至少把纳粹的带到基地的书都读完了。他还要感谢那些科技人员并没有xian zhi他看书的权力,不然他也不会将一艘船开出那个基地,也就没有后来跟随华夏的探险船回国的事情了。

    “其实,这些资料并不全,只有三分之一。”王锋逃的时候带走了那些资料,当他把它们看完之后就烧了。因为,他感觉那些是在制造怪物,绝不能允许再有像他这样的人出现了。

    而他看那些料资,就是想让自己恢复正常。

    可惜,他努力了二十年,都没有任何的成果。

    “我就留在这里了,或许能有办法让我变回正常。”这里的设备可是比纳粹的要先进太多了,或许以前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可以做到了。

    反正已经有一个科学家做过一些研究,王锋相信凭着他自己脑海中的资料,加上那个叶纪生做的一切努力,自己就有可能逆转实验,把自己变成一个正常的人类。

    “嗯,那你就留在这里吧,这份资料最好还是销毁的好。”徐驰可不想大量的制造像王锋这样的人,因为一但这些资料落入野心家的手里,必然会引发世界大战。

    试想一下,如果有一支隐形大军,它们必将无孔不入。哪怕是白宫,他们也能轻易攻入,所以对于世界的稳定来说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多谢你,没有想到命运如此神奇。”王锋由衷的感谢徐驰,如果不是他,他也不会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些资料,还有人在研究这个实验。

    他当初之所以把叶倾心的那些设备弄走,不就是想让自己变得正常吗?不过,那些设备并不是像这里的这么专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