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56章 尸体上长菇

    “不用谢我,认识你也是缘份一场。”徐驰笑了笑,然后又看了看其他房间,这一层全是实验室,并没有像楼上那样还有武器室。这些东西,徐驰都用不上,也就没有了多少兴趣。

    回到楼上之后,徐驰果然听到了隐隐的枪声,便推开了门。

    “哟呼!”陈博弈并没有听到徐驰进来,而是兴奋的吹着枪,因为他刚刚打了几百发,正在爽头上。

    徐驰也没有料到,这里还真有一个射击室。不过也好,有时候可以下来练练枪,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怎么样,要不要玩几局?”陈博弈晃了晃手中的枪,很想和徐驰比试一番。

    “算了,我比不过你。”徐驰虽然经过突击训练,可陈博弈却是正经的军人出身,徐驰天份再高也不可能超过他。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陈博弈得意的笑了笑,又开了一枪,命中红星。

    就这样,王锋就在徐驰家里住了下来,一住就是三个月。

    这三个月来,第七局的确没有给徐驰派任何任务,倒是陈博弈出去了三次。

    不过徐驰,用不了多久,或许就会有自己的任务了,所以他特别珍惜和苏婉在一起的时光。

    果然,徐驰猜得不错,又过了二十四天,他接到了一个任务,要他和陈博弈一起去趟金陵,去查一个十分诡异的命案。

    ………………

    半个月前的一天晚上,金陵郊外突然被一声凄厉的叫声打破了平静。可惜,那里空无一人,所以并没有人知晓那里发生了什么。

    静静的夜,清冷的月光高高的挂在天上。

    荒外的野地地杂草丛生。除了夜行的动物们,只有草丛里还发着‘沙沙’的声音,以宣示夜晚并不那么平静。

    在月色之下,几个黑影正摸着前进,一半刻的功夫,那些人来到一个高高凸起的小山丘上面,有几个人拿着夜视仪观察着四周。

    “小北风,你们赶紧动吧。”其中一个用着浓浓的陕北腔轻喝了一句,嘴解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的。你天妈的水。没人就没人,给爷整什么暗话。”另外一个操着地道的东北话的男人骂了一句。[平南言情小说网]

    “你嘴上能积点德吗,是不是整个东北都像这样的,没点素质。”另外一个明显是南方人,有些不满的说了一句。他实在是受不了东北人动不动就是操啊,逼啊的。

    “都收声,干活。”其中一个身体干瘦的男人踹了一脚身形巨大的东北汉子。显然他对于满口炮嘴又是脏话的东北人也不太满意。

    有了这个声音,所有人似乎都不敢说话了,埋头挥舞着手中的工具,一时间泥土翻飞。

    大约过了半小时,那个东北汉子停了下来,正准备掏出烟来抽时发现之前踹他的那个男人正站在上边,立马又把烟塞了回去,有些担心道:“土爷,晚上不会走空吧?”

    “不会。这里肯定有货。”陕北男人嘟喃了一句,依旧奋力的往外刨土。

    “你们就放心吧,我土爷何时有打过眼,保准晚上大家都能大发一笔。”站在上面的人有些自傲的笑笑。

    从他出师以来,就没有看走眼过,在他们这一行的确有自傲的资本。

    上头男人话音一落,底下就有人兴奋的喊道:“有了。挖到穹顶了,大墓啊。”

    “动作麻利点。”顶上的那个男人看了看手中的手表,然后退了几步,又蹲在草丛里举起了夜视仪,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一呼间的功夫,底下的几个人快速的爬了上来,然后其中一个拿着长形的东西不停的往那深坑里撞。

    “哗啦!”

    随着一阵声音传来,所有人都叫了一声‘ye’。

    “过十分钟,准备下去捞财。”土爷交待了一句,然后掏出了一根烟点上。

    往常。他盗墓的时候从来不抽烟,因为那样可能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不过今天,他总感觉心很不安,所以想抽一根排解排解。

    十分钟后,有四个人钻进了那盗洞,只有土爷一个人留在外面。

    “应该不会出事吧。”土爷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变得更加的警惕起来。

    “情况如何,有粽子吗?”土爷还是不放心,用对讲机问了一句。

    “土爷,发了,这次真发了,好多瓷器啊。”南方人的声音从对讲机里头传来,土爷能感觉到他非常的激动。

    “粽子,看看有没有粽子,有就拍下来。”土爷发现自从他们下去之后自己的内心就越发的不安了,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所以他感觉晚上可能会出事。可是,要让他现在就走,显然也不可能。因为,他再不捞不笔大钱,债主就要弄死他婆娘和孩子了。

    “发你ma bi,没看那边个大粽子啊!”东北大汉骂了一句,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吓了周围人一跳。不过,当他们顺着东北双汉的手电光看去时,更是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道士模样的人正不停的晃着身子,尽管是背对着他们,但也把他们的胆给吓破了。

    “粽粽粽,土,土爷,有粽子啊!”南方人吓的嘴唇发白,哆哆嗦嗦的向在外面的土爷汇报情况。

    “先别上蹄子,给我拍下来,知道吗,拍下来。老美要出大价钱买这玩意的录像。”土爷一脸的激动,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粽子。以前,他是千求万求也不愿意在盗斗的时候遇到粽子,现在巴不得多来几个。

    “土,土爷说,说大家先别上,先,先拍下来。”南方人慌慌张张的拿出了相机,准备将这个粽子拍下来。虽然他入行已经三年了,也盗过五六个墓。可是还是头一回遇到传说中的粽子,不害怕是假的。哪怕‘前辈’们已经和他说过n次对付粽子的办法了,可听别人说是一回事,自己亲身经历又是另外一回事。

    “ma bi的,该死的mei guo lao,这不是要害死老子吗?”东北大汉赶紧掏出一个黑驴蹄子,蹄子上面绑着一根线绳,他正不停的伦着那蹄子,就等着那边拍好之后立马往那粽子身上招呼。

    “没了。怎么没了?”南方人一掏出相机对准那‘道人’时,就发现对方消失不见了。

    “我操,见鬼了吧,刚刚还在的。”东北大汉往后退了几步,显然也被刚才这诡异的一幕给吓住了。因为那些前辈和他说过,粽子的动作都非常非常慢,只要稳住心态两三下就能搞翻它们。

    “走。快走,事情不对劲。”一直沉默的一个身形只有一米五的男人突然大叫了声,然后往后跑去。

    可是他还没有跑两步,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似乎是属于那个东北大汉的。

    矮个男见势不妙一个箭步朝着吊下来的绳子飞扑了过去,想要离开墓室。

    可惜,他的动作已经太晚了。

    他抓住绳子的一刻,就感觉有东西缠上了自己的双腿,然后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往后一拽。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矮个男奋力的撕吼着,似乎想起了外面还有一个人,便大声叫喊道:“土爷救我,救我啊。”

    “怎么回事?”土爷听到了底下的惨叫声,立马趴在那洞口看了一眼。

    突然间,他感觉底下有一股风扑面而来,还没有等他做出反应。就感觉头顶突然被人敲了一下,然后便失去了失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土爷终于恢复了意识,不过当他睁开眼之后发现什么也看不见,连救命都喊不起来。因为,他感觉自己被人埋在了土里。

    他的鼻子上似乎插着一根管子,所以还能吸呼。

    不过,如果不能从这土里出去,用不了多久他也会死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土爷感觉到绝望了。他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不安了,原来是有生命危险。他敢肯定,那墓底的肯定不是什么粽子,而是一个人。

    粽子可不会把人埋进土里面,它们只会咬烂你的脖子。

    他努力的用着鼻子发出‘救命’的鼻音,希望有人能够听到。可惜。这大半夜的那里有什么人来,哪怕是白天也极少有人来这边,只有周围的一些住户在周边这里有几个菜棚。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土爷感觉自己的生命在流失,而且他还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东西在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已经只有一些微弱的意识了,这个时候他感觉有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破肉而出,那种剧烈的痛感觉让他恢复了一些神智,不停的妞动着身子,做着最后的挣扎。

    可是,越挣扎,那些东西破肉而出的速度就越快。

    最终,他无力挣扎,只有默默的承受着痛苦。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有两个农民过来大棚收菜时发现不远处的一个平地上出现了一片白色的东西,出于好奇他们便朝着那边走去。

    “这些是猴头菌吧?”其中一个老农蹲了下来,然后摘下了一其中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菌种。

    “这玩意怎么有刺?”那名摘着外形酷似猴头菌的老农连忙将东西往地上一扔,捂住了自己的手。

    当他想离开这里时,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

    “手,有,有,人,人手。”另一个老农惊叫起来,因为他看到一只完整的手被埋在土里头。

    于是,两个惊魂未定的老农就报了警,很快就有大批的警察赶到了这里。

    当他们拨开土时,就看到土里平平整整的摆着五具尸体,每一具尸体上都长满了白色的菌类。而且,他们的身体被三道绳子固定着,三条绳子两端都绑在木桩上,然后木桩被人钉进了土里将近一米多深。所以,他们就算再怎么挣扎,也不可能把身上不到10c厚的泥土给弄开。

    何况,他们身体被种下了某种特别的菌类,就算是从土里逃出来。也难逃一死。

    有着如此怪异的死亡情况,所以当地警方立马就通知了第七局的人。于是,第七局就派了徐驰和陈博弈两个赶到了这里。

    他们俩到现场时,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多了。

    “徐驰,你以前见过这样的死法吗?”陈博弈看到那五具尸体的时候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加入第七局也有一段时间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尸体。

    “没有,这应该是什么心理bian tai的人才能做的出来。”徐驰蹲下去准备摘一颗酷似猴头菌的菌类来看看,因为人体还没有腐烂,是不太可能‘种’出菇来的。只有一些特别的菌种才可以做到。

    “小心,上面有刺。”在场的一个法医提醒了一句,因为在此之前他也被扎过,所以不想徐驰再犯同样的错误。

    “有刺?”徐驰停下了动作,站了起来。

    有刺的菌,他还是头一回听说。

    “知道这些是什么吗?”徐驰指了指那片白色的菌类。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已经有人将其中一些样品送给有关人员鉴定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那名法医知道面前的这两个人是来自于特别部门,所以有问必答。

    “那就好。对了,这些人的身份和死因确定没有?”徐驰刚到的时候就用灵眼看过,但没有看出什么东西来。所以,便想先了解了解这些人的身份。

    “都是盗墓贼,被通缉好几年了。”法医如实的回答,因为他们下午就将这几个人的身份确定了,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盗墓团伙的人,而且一次性栽在这里了。

    “盗墓贼?”徐驰皱了皱眉。有些怪异。

    难不成,这些人因为分脏不均起了内哄,所以有人将这几个都干掉了,然后独吞了财物?

    “是啊,不过他们并不是死在自己人手里。我们查过,这几个人就是一个团伙,而且出脏的话也只有他们的老大也就是人儿土爷的人接触的。这一次出来。他们明显是来盗墓的,不可能是内哄。”法医似乎看出了徐驰的想法,一边解释着。

    “不是死于自己人手中,那会是死在什么人手里?”陈博弈也追问了一句。

    如果我们知道,还会叫你们来吗?

    那名法医看了一眼徐驰和陈博弈,心里排腹了一句。

    “算了,你们先把尸体弄回去解剖吧,我们在这里找找其他线索。”之所以会把尸体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徐驰和陈博弈过来,现在他们已经看过来。也就可以让他们将尸体运回去做进一步的检查了。

    “好的,那你们注意点别破坏现场。”法医总感觉这两个人有些不太靠谱,所以交待了一句。

    徐驰点了点冻,并没有说话。

    过一会,就有几个警察过来,然后将尸体给运走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徐驰才问向陈博弈道:“这事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我没看出什么来,你呢?”陈博弈之前接到通知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灵异事件,不过到了现场看一看,只是一件普通的凶杀案。这种案子,可不他们擅长的事情,所以现在他还是一头雾水。

    “我也没看出什么,不过这几个人既然是盗墓贼,想来应该是来干活的。只要找到那个墓,说不定我们就有发现。”徐驰感觉,这不像是一个简单的凶杀案。至少,常人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也对,这事你在行,你先找找。”陈博弈笑了笑,这事徐驰干起来肯定比自己强多了。风水上面,陈博弈还是半桶水都不到,除非是他现在就站在墓上面,才能感觉的出来。

    “你个懒鬼。”徐驰笑了笑,然后开启灵眼望风水。

    看了一会,徐驰已经有了答案。

    “西北方,大约三千米。”徐驰指了指那边,因为那边地气冲天,定有大墓。

    “行啊,这么快就有结果了。”陈博弈坚起了大拇指,然后两个人便朝着徐驰所说的那个方位走去。

    当他们走到那里的时候,果然发现有墓,而且还有人打了盗洞。

    “这里应该就是他们的目的了吧,而且还进去过。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谁把他们杀了,还将尸体弄到了那边,似乎有意让人发发啊。”如果尸体留在这附近,根本就没有过来,只要时间一久,就很难发现地下还埋着人。

    “应该是,这里还留着一些工具,土也像是翻过不久的,应该是他们搞的。”陈博弈查看了一下,发现了不少痕迹。

    “先下去看看吧,兴许会有什么发现。”徐驰检查了一下绳子,发现它依旧很牢固,便想先下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也好,反正我们是来查这个案子的,希望能早一点了解好回去。不然,你老婆可就要被人拐走了。”陈博弈打趣的说了一句,然后抢先一步顺着那绳子滑了下去。

    徐驰紧跟其后,也进了古墓。

    进去之后,他们就闻到了一股臭味,像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难不成,这里还有尸体?”徐驰打开了手电,心中有些担心。

    “不会吧,对方花了那么多心思把那些人弄到那边,不可能还在这里留一些吧。”陈博弈不太相信,虽然那味道的确很像,但是没有看到之前都不能确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