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57章 迷路

    古墓之中,湿气很大,加上如今的气温很高,所以徐驰和陈博弈两个人有一种被人放在锅里蒸的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走在主墓道,徐驰和陈博弈的脚声在阴森森的墓道里回响,好像四周有无数的怪物在盯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徐驰手在前头,一手握着bi shou,一手握着手电,将前方幽黑的空间照亮了。

    这里的墓道建的并不豪华,全是用青砖建成的,没有任何的彩绘。整个宽度大约只有三米,高度却达到了近四米,所以显得很狭长。

    两个人都能感觉到这条墓道有些倾斜,但并不是那么明显。

    “徐驰,你有没有感觉到煞气?”因为之前他们闻到了一股腐肉味,所以都开启了灵眼,自然能感觉到淡淡的煞气。

    “你都感觉到了,还问我?”徐驰的灵觉可比陈博弈的强多了,如果他都感应到了,徐驰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

    “我说的不是一般的煞气,而是水煞啊。”陈博弈翻了翻眼皮,他当然知道徐驰能感应的到煞气,但是煞气之中隐藏的水煞之气如果没有认真辨别,很有可能错过。

    “水煞吗,果然有,难道有人水葬?”徐驰眯了眯眼,加快了脚步。

    一般来说,只要建了陵墓就是为了土葬,没有必要再在墓里搞什么水葬吧。

    “也说不定。”陈博弈点了点头,如果出现了水煞,必然是用了水葬之法,不然不可能有水煞之气的。

    两个人接着往里走去,就看到了一道门。

    这个墓室的门并没有任何封石。只是一道拱门。

    徐驰和陈博弈对视了一眼,特别是徐驰眼中的诧异更多。从他出道起就没少进古墓,可是从来没有一个连门都没有古墓。因为,这个墓看起来规模不小,至少是古代将军级别的墓。

    “建这墓的人没有什么常识吗,怎么还是通道?”陈博弈甩了甩手中的特制战刀,似乎也对这样的墓室构造很不解。

    “算了,先摸清楚吧。”徐驰接着打着手电往里走去。

    “不是吧,怎么还没有看到墓室。全都是通道啊。”陈博弈渐渐失去了耐性了,因为这一个小时他们都在不停的走路。

    “似乎我们在不停的打转。”徐驰之前就感觉不对了,所以特意在一面墙上留下了一记号,刚刚他又看到它了。

    “怎么说?”陈博弈收起战刀,因为这么久都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所以他感觉没有必要再拿着战刀四处瞎晃了。

    “这里之前做的记号,你看。”说着。徐驰走到了前方半米的地方,指着上面一个的记号说着。

    “嘶,这么说我们的方向感被屏蔽了?”他们一直记得,自己是往正前方走的,根本就没拐过弯,所以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绕圈啊。

    “是的,不仅仅是方向感,还有时间感。其实,我们没有走那么久。”徐驰刚才看了看手表。时间表明他们走了只有大约半个小时,可是之前他们感觉自己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

    “现在怎么办,先回去吗?”陈博弈有些不好的感觉,因为他还头一回在墓里遇到这样的怪事,不像是徐驰经历过几次九星墓,经历过更诡异的事情。

    “不,这墓这么怪。肯定有问题,我们必须弄清楚。”徐驰摇了摇头,他之所以加入第七局就是专门处理类似的案子,如今遇到了怎么可能离开。

    陈博弈点了点头,他知道徐驰的经验比他的丰富,所在这里他还是听从徐驰的话。

    两个人又接着往前走,不过这一次他们走的很慢,一人拿着一个手电筒,各自选了一面墙体,想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等一下。这里有东西。”陈博弈突然听住了走在前头大约十米处的徐驰。

    徐驰走到了陈博弈的身边,也将自己的手电对准了陈博弈电光所指的地方。

    “这,这是微雕。”徐驰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古怪的表情,因为他看到那一块四方形的砖面上用极为细微的雕刻方向刻着十分精细的雕刻。

    “这墓真古怪,竟然有人用微雕。”陈博弈看着上面的内容,不由的砸了砸嘴。

    这副图雕刻的内容是一个少年离家从军的画面。一个看起来十分英武的男人依偎在他母亲怀中,旁边站着一只战马,战马之上挂着军刀的铠甲,而在门口则有四个骑在马上穿着铠甲的少年。

    “接着找找,这应该是第一副图。”徐驰心中虽然疑惑这古墓为什么会出现极为少见的微雕,但是更想找到其他的图案,说不定就能让自己找到正墓所在。

    很快,两个人就在前头大约二十米的地方发现第二副微雕图案。

    这一副,讲诉的是那个少年离家之后浴血战场,并立下大功劳被提拔的画面。

    很快,他们找到了第三副,第三副讲的是少年将军率领自己的将士深入敌后,化解了国家的危机,然后被皇上招为驸马的的肉容。

    “靠,这还是一个附马的墓啊,可也太寒酸了点吧?”陈博弈撇了撇嘴,因为他除了之前刚来的那个墓室里看到过一些瓷器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而在这个墓道里,也只有三副微雕,这样的墓和一个附马将军的身份也太不符合了。

    “或许其中有什么变故吧,我们接着看看。”徐驰总感觉没有那简单,于是接着往下找去。

    果然,他们看到了第四副和第五副图。

    第四副,那个附马将军被困在牢里,牢外一个女人拎着篮子来看望他,除之外就没有任何内容了。

    第五副则是那个公主上吊的画面,让整个内容陷入了一种疆局。

    至少,现在徐驰和陈博弈不清楚那个附马为什么会被关在牢里,更加不清楚身份尊贵的公主为什么要上吊zi sha。而且有没有死,也没有结果。

    “这玩意谁雕的,也太缺德了吧,老是关键地方就中断了。”他们再次回到了第一张图那里,因为他们又走了一圈。

    除了发现这五副微雕之外,他们就没有任何发现,更别提说要找到其他墓室了。

    建这样一个墓,不可能没有主墓室,更加不可能没有棺木了。

    “难道还要再找一圈,现在都快六点了,我都要饿扁了。”陈博弈肚子已经饿的咕咕作响了,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他和徐驰都没有预料到会进古墓,所以一点儿准备也没有,更别提吃的东西。

    “先离开吧,晚上通知一下莫萱,让她过来看看情况吧。”反正那些人肯定是进了这个古墓才会死的,所以想要找出凶手,在这个古墓的希望最大。

    “也好,再不走我可就要kang yi了。”听到可以离开,陈博弈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和徐驰回到了他们出来的那个墓室,然后回到了地面。

    离开了古墓之后,他们才发现天已经黑透了。

    两个人赶紧找到了车,回到了市里。饱餐一顿一后,徐驰将今天的情况和第七局汇报了一下,并且表达了希望莫萱过来的意愿。

    在酒店,徐驰还没有打给莫萱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xing jing队长的电话。

    “是驰警官吗,我是xing jing队的队长黄强,有一个情况需要和你们通报一下。”电话里头传来了浑厚的声音。

    “黄队长你说吧,我听着呢。”

    “是这样的,我们经过检查发现,那些ren da约是在十五天前被人埋在那里的,但是真正死亡的时间却是两天之前。所以说,他们每个人都经受过十几天的折磨才死去。那凶手肯定与这些人有极深有仇恨,不然不会让他们承受那么多的痛苦。”黄强做xing jing已经有二十个年头了,他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么残忍的凶手。

    让一个人在一天一天等待之中绝望,然后一点一点感觉自己的生命在消失,还伴随着菌类撑破自己的身体和皮肤的痛苦。这样的手段,比将人活活烧死更加痛苦。

    “对了黄队长,那菇是什么查出来了没有?”徐驰听过之后也感觉浑身发凉,如果是自己被那样处理了,宁可咬舌自尽,也不愿意被折磨十几天。

    “没有,那似乎是一个新品种,有几个实验室还在化验,最终结果恐怕还要三天之后才知道。”黄队如实的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徐驰,因为他今天下午就提到了省里的电话,让他要配合好徐驰的工作,查案的每一个细节都要支会徐驰,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徐驰说这些。

    “行了,我知道,明天我们还需要去一趟现场,希望你们那有了结果就通知我们。”徐驰并没有告诉黄强发现古墓的事情,因为这个案子差不多都移给第七局了,所以没有必要让当地的警方知道。

    “好的,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向你通报的,晚安。”黄强知道徐驰他们的来头很大,所以想好好表现,说不定这一次自己升职就有希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