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60章 七级危险

    徐驰并没有立马就通知陈博弈和凌飞,而是自己先走到了那入口处,准备先开启入口之后再通知两个人过来。

    站在那个入口的上方,徐驰查看着平板电脑上面的三维立体图,将那一处放大之后,试图找出打开入口的机关。不过,上面并没有显示出打开机关的细节。

    徐驰再次将平板变成了手机放到了兜里,然后蹲下来查看,试图找出打开入口的机关所在。

    地面布满了厚厚的灰尘,想要找必须要清理一下,所以徐驰一个人蹲在那里清扫着,试图找到开启入口的机关。

    就在他清理的快好的时候,陈博弈和凌飞也走到了徐驰的位置,看着他蹲在那里连忙走到了他身边。

    “怎么样,你有发现了?”陈博弈一脸的激动,因为时间过去很久了,他的ji qing都快消耗完了。

    “算是有一点吧,你们看这个六芒形。”说着,徐驰指着地面上一个大约有两个拇指大小的六芒星形说道。不过他也知道,古时华夏更本就没有什么六芒形,那是老外搞出来的形状。

    “六芒星?”听到之后,凌飞也愣了一下。因为纵观历史,六芒星从来没有在古墓里出现过。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六芒星,发源于印度教的古代宗派tantri派,这个宗派奉行女阴崇拜或女性中心性崇拜,传承自一个女性教徒组成的乌拉迪亚派[崇拜“圣娼”],其主要的崇拜偶像是男根-女阴[linga-yni]的结合体,男根为席瓦[hiva]的象征、女阴为卡利.玛的象征[破坏神kalia,原意为“黑色之母”。在tantri派被称为haktikali,也被认为是席瓦之妻],表示男性原理和女性原理的合一。

    后来,六芒星又成了犹太教的标志。不过,那都不关华夏的事儿,所以在这里出现六芒星绝对是不可能的。

    可是,当凌飞蹲下来之后,的确看到了一个六芒星的凹陷,而且还不浅。

    “太古怪了。从来没有遇到过。”凌飞不住的摇着头,然后从徐驰原本拿的一个箱子拉了过来,打开之后他取出了一个个金属瓶子,拧开之后将里面一种黑赫色的液体慢慢倒入了那六芒星形的凹陷里头。他之所这么做,就是想试试是不是真的这个六芒星是打开入口的机关。

    “这也太神奇了吧。”陈博弈看着凌飞将那东西倒进去之后,又往里头插了一个像钥匙柄一样的东西进去,然后大约过了半分钟。凌飞将那个钥匙柄拉了出来。

    此时,凌飞手中就握着一把六芒形的‘钥匙’,颜色和刚才他倒进去的液体是一样的。

    “这是一种特质的液态金属,遇到空气之中会在三分钟内凝结成为坚固的物体,我们经常用这些液体来打开一些古墓之zhong te质的机关。”古时,有很多奇形怪状的锁,但是考古工作者鲜少能拿到钥匙,所以就需要这种金属液体来复原钥匙的形状。

    “这么酷,是不是搞什么形状都可以?”陈博弈一脸期待的看着凌飞。似乎想要从他这里拿一点去搞什么东西。

    “你别想了,这东西很难配制的,我只能申请这么一点,而且制作的东西还要送回去重新弄成这种液体。”凌飞直接就拒绝了陈博弈的幻想。

    徐驰虽然感兴趣,不过并没有像陈博弈那么问。因为提起金属,他有更神奇的,只是这一次并没有带出来。那是一种可塑形的金属。目前的形状是一把战刀,就在徐驰的车里放着。它也可以变成徐驰想要的任一形状,而且不用二次处理就可以无xian zhi使用。

    “试一下,能不能打开。”凌飞将六芒星钥匙交给了徐驰,然后自己将那个瓶子拧好放回去。

    徐驰将那只钥匙cha jin了刚才的那个六芒形小洞里头,然后试着左右两边都转了转。

    往左转时明显是转不动的,往右的时候就可以。

    随着徐驰转动它,就只能听到‘咔咔’的声音,好像是齿轮交咬的声音。

    “肯定行了。”陈博弈听到那个声音,高兴的拍了拍手。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这个古墓的正式入口,自然心情大好。

    就在那些声音停止的时候,地面传来了轻微的震动,让在场的三个都有了不小的期待。

    徐驰和陈博弈是为凶手来的,他们是希望在古墓里找到一些凶手的线索。而凌飞呢,而是想着自己独自发现一个大型的古墓而感到兴奋。有了这个发现。他就有资格单独领队了。

    在考古界里,他最羡慕的人就是他的mei nu师妹莫萱了。所以,他也想像莫萱一样可以单独带队,还可以参与一些极具代表性的古墓考古项目。

    “开了,开了。”陈博弈拉了一把凌飞,让他退后一些。

    果然,地面上缓缓有一块石板升起来,然后露出了一线光线。

    当石板完全坚起来的时候,一个台阶就出现在三个人的眼中。

    陈博弈有些着急了,就想往里走,不过被凌飞挡了下来,他对着二人道:“先检测一下空气之中有没有毒气。”

    “好吧,你先检查,我去抽只烟。”徐驰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陈博弈的肩膀,示意他留意情况,以免凌飞遭到袭击。

    陈博弈比划了一个‘k’的手势,然后就看着徐驰往进来的那个盗洞的方向走去。

    到了盗洞的方向之后,徐驰立马掏出了电话打给了莫萱,因为他感觉一个古墓里出现六芒星绝对不简单,所以想问问莫萱以前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在第七局里,莫萱和另外一个是专门负责怪异古墓的,她手中有着大量的资料,所以徐驰才想起来问问她。

    “徐驰。是你啊,怎么样,我师兄还可以吧?”莫萱刚好从实验室里出来,所以第一时间就接到了徐驰的电话。

    “不错,很专业。对了,我想问你一个事件。”徐驰对凌飞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他更希望在这里的是莫萱。

    “你问吧。”莫萱笑了笑,心中隐隐有些幸福感。因为她知道徐驰肯定是问有关古墓的事情,可是他却没有去问自己的师兄。反而来问自己,这代表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哪怕这不是属于什么感情原因,但也让莫萱小小的开心了一下。

    “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六芒星,它还是开启入口的机关,我想问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什么,六芒星?”莫萱的声音突然拉高了几份,然后有些紧张的说道:“离开。你们立马离开那里,千万不要进去,不然就来不及了。”

    “危险级别是多少?”

    “七级,动作要快,不要迟疑。”莫萱冷静的回答了徐驰,心中却开始担心了。

    徐驰电话都来不及挂,立马往回跑。

    “博弈,凌飞,快跑。快。”徐驰冲着两个ren da吼一声。

    陈博弈听到徐驰的声音,立马拉起凌飞的手,朝着徐驰的那个方向跑去。

    “仪器,我的仪器。”凌飞还想返回去拿回自己的仪器,但是陈博弈哪里肯放手,硬拉着他跑到了徐驰那里。

    “怎么回事?”陈博弈对于徐驰是绝对信任的,至少除了苏婉那件事之外。其他的他都无条件信任徐驰。

    “七级危险,你马上把他弄出去。”徐驰阴着脸,他知道七级危险意味着什么,那是第七局内部的危险分级之中最高级,代表着他们遇到了人类史上最危险的事情。

    哪怕以前他们在九星墓里遇到的,也不过被判定为四级危险,可是那几次都是险些造成灭团。如果是七级,只灭团都是庆幸的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凌飞看着陈博弈快速的往上爬去,不由的吼了一声。因为,他感觉自己的人类就要迎来改变的时候。徐驰和陈博弈却突然中止了,这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暂时没有办法向你解释,总之那个古墓极度危险,可能会造成数百万人死亡,我们绝对不能大意。”徐驰冷着声音警告了一句,然后伸出头往入口的方向扫了一眼。

    “行了。我到了,凌飞你抓着绳子我现在把你拉上来。”陈博弈到了之后立马让凌飞准备上来,对于徐驰他并不怎么担心,就算没有绳子徐驰也能轻松的从底下上来。

    “告诉我多一点的情况,我需要知道具体一点的。”徐驰并没有着急着上去,他还在考虑着要不要过去将那个入口重新封起来。

    “我也无法知道细节的,这是亡魂定的危险等级,据说他曾经带领了三百个第七局的精英特战队进入了一个古墓,就在那里发现了一些六芒星的形状用来启古墓内的机关,结果灭团了,只有深入不深的亡魂活着离开。当他离开古墓之后,沙墓周边十公里内的生物都死绝了,所以你千万不要进去。”莫萱的声音带着一点颤动,因为她太了解徐驰了,哪怕再危险他都有可能去偿试,所以她很是担心徐驰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行,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了。[平南言情小说网]”徐驰点了点头,他心中还是有些犹豫,要不要过去看一看情况。因为一个古墓危不危险,不是因为一个图案就可以决定了,哪怕有那样的可能性,但绝对无法百分百肯定有六芒星就能达到七级危险。

    “博弈,你守在外面,一有不对立马带人离开这里走的远远的,并让人过来封锁这里。”最终,徐驰还是选择去一探究竟。

    “你想干嘛,徐驰,你个混蛋。”陈博弈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就看到徐驰消失在底下。

    “你给我回来啊!”陈博弈用力的锤了一下地面,朝着里头怒吼着。

    “如果我遇到意外了,请帮我照顾好苏婉。”洞口传来了徐驰的声音,让陈博弈恨不得冲进去将徐驰给架出来。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外面还有一个凌飞。七级危险,更加代表了周围也处于危险之中,为了广大无辜群众的安危,陈博弈都必须留在外面,不然出了情况就没有人来应付了。

    “你给我活着回来,听到没有,混蛋。”陈博弈朝着里头怒吼一声,然后拉着凌飞往山下跑去。现在,他要通知第七局的人。然后让人过来封锁现场。

    哪果被判定为七级危险,第七局一定有相关的记录,可以知道是什么样的危险,就可以做出相应的防护,防止危险波极更多的人,也能避免次生灾害的出现。

    现在,通道内只有徐驰一个人。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空气检测仪。上一次代号为亡魂,也就是第七局专门负责古文物古墓的总队长所遇到古墓周边生物大量死亡的原因,极有可能是有毒气体造成的。对于毒气,徐驰并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吃过虚生与实毒所结成的丹,号称百毒不侵。也就是了这一个前提,他才冒险回来看一看。

    空气检测仪还在运转着,上面显示离检查结果还有两分钟。

    这两分钟对徐驰或者在外面通知了第七局等答复的陈博弈来说都十分的难熬,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最终结果会是什么。

    一滴滴豆大的汗从徐驰的额头滑落。他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产生了一些细微的颤抖。

    七级危险,哪怕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听莫宣那么说,徐驰心中也是布满了压力。死,谁不怕,何况心中有牵挂的徐驰。他的父母,他的爱人。都无法接受失去他。

    冲进来的时候徐驰并没有想那么,但是在等待的这两分钟,他脑中闪过了他父母的身影,闪过了苏婉的娇影,闪过了陈博弈还有莫萱等人的影子。

    “徐驰,徐驰,你在听吗?”

    别在徐驰腰间的无线电突然传来了陈博弈的声音。

    “收到了,我在听着呢。”徐驰立马取出了无线电,对着它回应陈博弈。

    “刚才局里让我叫你注意其中二氧化碳的指数,如果超过正常值的四。四倍或者更高,那就有可能和上一次的情况是一样的。”

    “四倍吗?没有,所有指数都是正常的,空气之中应该没有毒气了。”徐驰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毒气,那其他危险他都有信心多了。

    外面的陈博弈松了一口气。然后抹了一把汗水。

    “那就好,你还是快点出来吧,第七局的人三个小时内就会赶到这里了。”陈博弈还是不放心,虽然空气之中没毒,但是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

    “不行,我刚才听到里面有动静,必须下去看一看,你在外面等着局里的人过来,照顾好凌飞。保重。”

    “保重!”陈博弈无力的放下了通话器,对于这个结果他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没有毒气,没有辐射,没有电磁波,应该不会引起大量生物死亡了吧。”徐驰将仪器都检查了一遍,确定它没有失识之后一一收起来,因为他要带着这套装备下去一查究竟。

    怪异的杀人方法,无法确定的菌类,都代表着那个凶手有着和常人不一样的东西。

    深吸了一口气,徐驰握着bi shou,朝着那台阶迈出了第一步。

    随着他整个人都进入了台阶通道之后,身后的那道门便缓缓关上了。

    “斩魂呼叫鬼王,鬼王听到请回答。”徐驰之所以停下来用无线电呼叫陈博弈,是为了确认这玩意在这底下是不是还能用。

    “鬼王听到,斩魂请汇报情况。”陈博弈已经猜到,徐驰已经进入那条台阶通道了,所以整个人都蹦了起来。

    “一切正常。”

    “好,保持联系开通。”陈博弈回应了一句,便没有听到徐驰的回答了。

    “会不会出事了?”凌飞也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考古行动,所以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陈博弈。

    “一定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凌飞,还是安慰自己。

    徐驰接着往下走去,每走几步他都会掏出手机看一眼。确定四周没有其他生物出现。

    通道大约有五百米长,深入地下的距离大约三百米,因为它的坡度很大。

    当徐驰再一次踩在平的地面时,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道门,一道雕刻着头上带着角的恶魔形象的浮雕。

    从六芒星,到这个带角的恶魔浮雕,都与华夏传统墓葬文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徐驰表示怀疑,自己是不是跑到国外去了。

    看了一下手机。徐驰发现那个外星手机竟然还能接收到信号,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喜意。这也是他重新进入这古墓之后露出的第一个微笑。

    “莫萱吗,我在里头了,这里有一个带角的恶魔浮雕,这前亡魂有遇到过吗?”徐驰听到了那国莫萱急促的呼吸声,显然莫萱是在为自己担心。

    “带角的恶魔浮雕,天!”莫萱完全惊呆了。因为这不正是和亡魂上一次进入的古墓一模一样吗?

    “徐,徐驰,你,你很有可能进入了一个超古文明时期的古墓,里面存着无数未知的危险。

    超古文明,也称史前文明。人类所发现的许多文明古迹时间跨度非常古远。从当今发掘和发现的各种不同史前人类文明遗迹看,从一个非常久远的远古时代开始,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就一直存在着人类,并发展出高度发达的文明。如在三叶虫化石上发现的6亿年至2.5亿年前的穿着鞋的人类脚印。在今天的非洲加蓬共和国发现的20亿年前的大型链式核反应堆,在现今南非发现的28亿年前的金属球,及多次不同时期的石器等等,很难想象它们属于同一人类文明时期。因此,科学家们又提出了多次史前文明的理论,认为地球上曾经有过多次史前人类及文明。人类的发展并不像以前想象的那样,而是周期性的。不同时期地球存在不同的文明。

    现代科学已认识到,一切事物发展皆有周期性。人有生、老、病、死;植物、动物也有生、老、病、死;社会的发展有周期性,同样,人类的发展也很可能有周期性。这可以从当今发掘出和发现的各种不同史前人类文明遗迹和不同史前人类石器时代留下的工具找到线索。

    学者在其著作《i:iry》中对史前人类毁灭的原因作了深入的分析,认为来自外星际空间的物体[彗星、陨石等]造成地球气候的异常,可能导致人类文明的毁灭。

    然而,很明显的是,这些不同史前人类及其拥有的文明都最终从地球上消失了。不同时期地球的大灾难毁灭了当时的文明,甚至灭绝了当时绝大多数的生物,只残留下极其少量幸存者。

    当然。这是一个并没有证明的理论。

    对于吏前文明,还有很多现实的例子,比如:距离澳大利亚东海岸约750英里的新喀里多尼亚岛以南40英里处,有一个叫派恩的小岛。岛上有四百多个像蚁丘似的古怪古冢,用沙石筑成,高8至9英尺。直径300英尺。古冢上寸草不生,古冢内也找不到任何遗骸,只在3个古冢中各发现一根直立水泥圆柱。在另一个古冢中发现有两根并排的水泥圆柱。这些圆柱,直径从40英寸至75英寸不等,高40英寸至100英寸。用放射性同位素碳检验法测定,这些圆柱是公元前1095年至1120年间的东西。是谁在人类发明水泥之前就已使用水泥了?这些圆柱究竟有什么用处?为什么在附近找不到任何有关的人类遗物?

    还有,有一些专家在南美发现一个秘密的隧道系统。这个隧道系统的秘密入口处由印第安人的一个部落把守,一直通向250米深的地下。隧道内壁光洁平滑,顶部平坦。其中有几处宽阔的厅洞,竟有喷气客机停机库那么巨大。在一处宽153米、长164米的大厅中,放着一张桌子,7把椅子。这些桌椅不知用何种材料制成,像石头又不冰冷,像塑料却坚硬如钢。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及南卡群岛一带海底,人们发现一条路面宽阔的平坦大道。潜水艇安上轮子后可以像公共汽车一样在大道上行驶。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比宫珍藏着一张奇特的古代地图。这张古地图是18世纪初发现的,看样子是一份复制品。地图上,只有地中海地区画得十分精确,其余地区,如美洲、非洲都严重变形。然而,当科学家们进一步深入研究时,惊讶地发现,这张古地图其实是一张空中鸟瞰图。同阿波罗八号飞船所拍摄的地球照片相比,土耳其的这张古地图就像是它的翻版一样。地图上美洲、非洲的变形轮廓线,同阿波罗飞船拍摄的照片完全重合。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古地图上还绘出了南极洲冰层覆盖下的复杂地貌,同南极探险队在1952年用回声探测仪对南极冰下地形的探测图毫无二致。是什么人在远古时代就已掌握了太空航摄的高技术?

    从莫萱那里听到这样一个词,徐驰有一种被穿越的感觉。

    “上一次大量死亡是因为毒气吗,我已经确认过空气之中没有毒气了。”徐驰眉头紧锁,然后不禁又松开了。

    怪异的古墓,自己遇到的还少吗,上一次在九星墓,自己还遇到了灵魂出体事件。

    “是毒气,但你千万不能大意。三百个训练有素的精英都没能活着从里头出来,他们当时带着最先进的武器,你不要逞强,有什么不对劲马上离开,知道吗?”莫萱清楚徐驰不会轻易从那里离开,但还是交待了一句。

    “我明白,不会随意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好了,有什么问题我再联系你。”徐驰挂掉了电话,准备进入那恶魔门之后看一看门后面又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为什么,地上会有脚印,会不会是那个凶手的脚印呢?

    这叫没有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莫萱差一点没有把手中的手机给砸了,明知道被定为七级危险还进去,这如果都不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那怎么样才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不过,她没有那么做,她迫切的等着徐驰打过来,然后告诉她,他已经安全从古墓里出来了。

    徐驰在门上检查了一下,发现了一个同样是六芒星形状的小洞口,所以他拿出了那个开启了外面通道的那把钥匙插了进去,接着沿着逆时针的方向转了一圈。

    果然,当钥匙无法转动的时候,门就传来了‘喀’的一声,门便缓绘打开了。

    站在门前,徐驰有一种突然站在了叶倾心公司那个实验室门口的感觉。当叶惠用瞳吼打开门的时候,那个门打开的声音和现在他听到的声音是何其的相似。可是,这者却间隔了无数的时间。

    当门打开之后,就有一股淡淡的风朝着徐驰迎面吹来,这股很有些湿湿的,又带着一些海盐的味道,好像徐驰突然来到了一个海边,海风朝他迎面吹来。

    徐驰利用头顶的强光手电筒照了照,确定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才缓缓的往里头走去。

    此时此刻,他有一种全新的危机感,这是他练成葬尸经第一层之后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感觉了,让他有些熟悉,又有些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