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65章 吞噬

    “我说那么多时间,便是那么多时间,你要不信我,我也没法子。”老道一脸不在乎的看着徐驰,那种神态徐驰似乎感觉到有些无欲无求是什么了。

    “不过,你暂时就别想离开了,因为你将近入下一个轮回。这轮回珠的时效的是五个时辰,你切莫浪费了,好好珍惜。”说着,老道突然又朝着徐驰用力的挥了一下,然后他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前辈……”徐驰大急,想要阻止自己再次进入那个世界,可惜一切都晚了。因为,那股吸力再次出现,也就意味着这一切不可逆转了。

    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记忆亦有些不同了。转念一想,既然已成事实,那也只有接受了。

    “叩,叩,叩。”

    一阵急促的敲门传来,让徐驰心中生出了一丝恼意。这三更半夜的,是谁这么不知趣?

    “快点给开门,磨磨蹭蹭要死啦。”一个细尖的声音传来,听上去有些陌生,但可以确定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捡起地上的鞋子,徐驰朝外砸去,怒道:“滚丫的,大半夜的叫鬼。”

    “啪!”

    “好你个小子,给大娘我滚出来,不放就放火烧了你们家房子。”那人并不放弃,放言威胁道。

    徐驰怒意更盛,光着身子就朝着外面走去,准备将对收拾一通。

    月光洒在小院内,将徐驰瘦小的身影拉的更长细长了。

    “大半夜的,吵什么吵。”拉开门栓,徐驰也不管是谁,开口就喝道。

    “好你个驰小子。了不得啦,老娘都敢骂。”一个蓝衣女子,只着淡妆,莫约二十有二,一双丹凤眼瞪着徐驰。

    徐驰身子往后一退,立马认出眼前之人。面前的女人徐驰可惹不得,这个姜媚可是这整条东街的老板,手下握着七十几家店铺,更是云海城最有名的媚兰坊的幕后老板。底下爪牙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不过骂也骂了,徐驰只好连忙拱手道:“原来是姜大老板,不知道这深夜大驾光临有何事?”

    “我驾你爹……”姜媚猛然惊觉,这话一出自己可就吃亏了。一想到徐驰老爹的一身肥肉,不由的就打了个激灵。

    “那我爹倒乐意了,呵呵。赫老板是来收租的吧,我这就去拿钱。”说着。徐驰转身就想进院子。

    “回来,谁这大半夜的收租,压棺材不成。你跟老娘我走一趟,有好差事予你。”说着,那姜媚伸出一支还算细白的手轻轻的拨了拨发梢,眉毛一挑,看着徐驰。

    徐驰顿觉全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由的打了个激灵。

    “咋,还不乐意。二狗……”说着。那姜媚就打算叫人了。

    “别介,别介,姜老板,我这就走你走一趟。”说着,那徐驰就看到姜媚满意的点了点头,水袖一甩,转身走去。

    徐驰摇了摇头。关好门,跟着姜媚的身后走去。

    到现在,徐驰还没有整明白,这大半夜的,堂堂一大老板怎么亲自来找自己这个屠夫的儿子?

    差事,自己才十三岁,能做的了什么差事。

    斜着眼,看了看走到一丈之外的二狗,那高大的身形如一头巨熊一般,每迈一步都会传来极大的声音。

    若是姜媚不在。徐驰倒也不惧怕二狗。

    这二狗可是姜媚的头号打手,一手长刀耍得出神入化,深得云海城各家公子哥与好武的xiao jie的赏识。

    不过,徐驰惧怕二狗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力,而是因为这个二狗是徐驰的邻居,打五岁开始二狗就放言要收徐驰为徒。

    而那徐驰的老爹徐刀对此十分高兴。有事没事就把徐驰往二狗家里塞,任由那二狗揉来搓去。

    也许是二狗瞎了眼,也许是徐驰太不长近。

    七年过去,徐驰还是那副命秧秧的样子,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似的。

    不过,这个情况在这半年来有了一些转变,徐驰的身子长高了一些,原本细细的胳膊也粗了一点。但这一切的变化,任谁也想不到,此时的徐驰已不是彼时的徐驰了。

    在这轮回珠的世界里,原本徐驰的前世是生活在物欲横流、科技发达的天朝,不料买了一夜醉后的徐驰莫名奇妙的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成了十三岁大的小屁孩子。虽然有着一样的名字,可是身子里隐藏的却是二十三岁的灵魂。

    因为当时在徐驰身上发生了一些异象,这才引得二狗不敢再操练徐驰,见到他也站的远远的。

    “姜老板,咱这是去哪啊?”徐驰看这路线,分明是去媚兰坊的方向,心头不由的慌了。

    姜媚转过头来,莞尔一笑,说道:“自然是男人都想去的地方,怎么,你还不乐意?”

    徐驰的顿时如苦瓜一般,强挤一抹笑容,说道:“乐意,乐意。”而他的心中却暗道:乐意,我乐意你一脸,老子才十三岁,去那风月之地有毛用。不对,难不成有人好男风?呸,若真有人敢动本爷,就让他成太监,干!

    走了一段路,徐驰就能看到一群莺莺燕燕,打扮的花枝招展,肉多布少的女子站在街中心,拉扯着路过男人。

    “这些个没出息的女人,媚兰坊沦落到上街拉客的地步了吗?”姜媚柳眉一挑,脸上的表情尽是失望。

    徐驰一言不发,目光也往那些女人身上瞧去,径直的跟着那姜媚往媚兰坊的侧门走去。

    走过几道廊道,一个干净的小院出现在了徐驰的面前。

    “姜老板,李爷在楼上等你。”一个丫鬟迈着小碎步走到了姜媚的面前,柔声说道。

    “知道了,你带着驰小子去沐浴更衣,完了送上来。”说着。那姜媚就迈步走了。

    不知道想起什么,那姜媚突然转过身来,对着二狗道:“狗子,盯着那小子,别让他溜了,不然你晚上回府领一百鞭子。”

    “是!”二狗应了一声,转过身来,站到了门口。

    徐驰此时心底完全绝望了,原本还想跑路。可是哪里料到姜媚却猜出了自己的心思。

    牙一咬,徐驰跟着那丫鬟进厢房。

    里面放着一个大桶,热气腾腾。

    那一瞬间,徐驰想到了自家专门杀猪的木桶。

    “徐少爷,是我们来还是你自己来?”一个丫鬟迎面走来,一袭碧衣,生得白白净净。冲着那徐驰柔柔一叫,让徐驰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苏了。

    有便宜不占,那叫混蛋。

    徐驰两手一伸,两个丫鬟立马围了上来,架起那徐驰往桶里一扔。

    “哇,你们杀猪啊!”水奇烫无比,热的徐驰直想往外蹿,却被一双嫩手给按了回去。

    其中一个丫鬟一边手掩着嘴,笑道:“若水不烫。徐公子这一身油恐怕洗不净吧。”

    “哎!”徐驰叹了一口气,坐回了桶中,任由四只手脱去自己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搓来柔去。

    “哟,倒挺会享受。”刚才发笑的丫鬟性子似乎比较开朗一些,不像方才在门口那个,除了跟姜媚说了一句后就没开腔了。

    “两位姐姐。知道那姜媚要我做什么吗?”虽然徐驰心中存着那个‘可怕’的想法,但是他并不希望事情往自己乱想的方向发展。

    “这个我们这种做丫头的人哪里知道,等你洗净不便知晓了。”那名丫鬟素在徐驰脑门一弹,便不再言语,用力的在徐驰身上搓柔着。

    徐驰闭上了眼睛,心中叹道:老天爷,你这是玩我吗?把我从地球扔到这个鬼地方,就是让人bao ju的?行,等着,有机会老子把你的菊花给爆了。

    听着徐驰的牙齿咬的咯咯响。那名碧衣丫鬟轻轻一笑,说道:“你就放了那心吧,楼上那位爷不好男风,对男童更加没兴趣。”

    “真的?”

    “哗啦!”

    徐驰一下子站了起来,一阵寒风吹来,让他打了个激灵。特别是那个暴露在两丫鬟眼前的那物件,更是凉嗖嗖的。

    “不知羞,下去!”碧衣丫鬟瞪了一眼徐驰,将他按了下去。

    得知没有了bao ju的危险,徐驰的担心早抛到了脑后,心思也活络了起来,笑道:“怎么两位姐姐在这种地方还怕见那玩意,恐怕平日里没少见吧?”

    “呸,谁说在这地方就是做那事了,我们是正经丫鬟。你要再说浑话,我可不理你了。”说着,那碧衣丫鬟的小手在徐驰身上用力的掐了一下。

    “哎哟,我的姑奶奶,我错了还不成。”徐驰闪开那碧衣丫鬟再次掐下的手,接着道:“我绝不会乱说了,你们放心。”

    看着徐驰一脸诚恳的表情,碧衣丫鬟停下了手。

    在她的记忆里,还不曾遇到过任何一个男人有对自己这样的人道歉的,而且还特别真诚。

    虽然徐驰是海云城里徐屠夫的孩子,外界传言徐驰极为呆傻,可是他的身份也比自己这种青楼的丫鬟高上一等。

    而且现在一观,这个徐驰似乎并不像传言那般。

    “好了小凝,你别闹了,赶紧帮徐公子宽衣吧。若耽误了,我们又少不了一顿鞭子。”也许是也受了徐驰话的触动,那红衣丫鬟开腔道。

    “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根本没有人权可言。”徐驰喃喃自语的说着,任由那两丫鬟把自己从水中抱出来,给自己穿衣。

    倒也不是徐驰不自己穿,而是他对这古装的复杂穿法还不习惯,怕真的误了时间,让这两个人受皮肉之苦。

    穿好衣服之后,两人又把徐驰按到了凳子上,为他梳理。

    过了一会,小凝拍了拍手,笑道:“行了。”

    徐驰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件蓝色的长袍,看质地应该是属于顶级的。

    “打理一番就俊多了,比起萧公子也不逊色,就是太小了,不然不知道会勾走多少兰坊姑娘的心。”小凝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对着徐驰品头论足着。

    说起萧公子,徐驰倒也知道。那萧公子本名萧乐,云海城首富萧城的独子,才华了得,人更是俊得不像话,不知道有多少良家xiao jie暗地里私藏着他的画像。

    “行了,交给我吧。”说着,那红衣女子拉起徐驰的手,拉门而出。领着他朝着楼上走去。

    二狗见二人离开,也跟了上去,但是使终保持着十步的距离,似乎对徐驰极为提防。

    徐驰摸了摸腰间束得太紧的锦带,心中想道:姜媚那女人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到了楼上,徐驰就看到一个粉衣女子站在门口。

    蛮腰楚楚,身姿婀娜。一张精致的脸蛋吹弹可破,在灯笼的光芒之下生出一种柔媚的感觉,让徐驰瞪大了眼睛。

    “婉月xiao jie,人带到了。”红衣女子行了一礼,慢慢的退开了。

    婉月,这个名字闪过的时候,徐驰就知道面前之人是何许人也了。

    婉月,媚兰坊的头牌,不知道是多少色客的梦中"qing ren"。可是。这婉月是清倌人,任谁也染指不得。

    不然,姜媚就第一个不答应。云海城的人都知道,私下里婉月可是姜媚的义妹。

    可是就有人疑惑了,那姜媚权大钱多,怎么不把自己的义妹赎出去呢?

    因为,那婉月是一名罪官之后。被判从妓,任谁也赎不得。姜媚能做的,就是让婉月成为清倌人,从而保护她不受侵犯。

    “你就是徐公子吧,倒也标致。记住,进去之后只管斟酒,不许说话。在里面听到的任何一句话,绝不许传出去,不然你跟你家人就等着脑袋搬家吧。”说着之后,那婉月也没有再说话。推开了门。

    徐驰翻了翻眼,心道:标致,我标致你老母,老子又不是娘们。

    挺了挺身子,朝着屋内走了进去。

    屋内点着十来盏油灯,十分的亮堂。

    房间布置的极为豪奢。让徐驰眼前一亮。

    房中坐着一个体形微胖,衣着华服的中年人,留着山羊胡,正自顾的捋着。

    而在那中年人的对面,姜媚正冲徐驰招手。

    事关生死,徐驰定了定神,朝着那姜媚走了过去。

    走到了姜媚身边,徐驰才发现那个中年男人之前是闭着眼睛的。

    也许是感觉到屋里多出了一个人来,那中年人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徐驰。

    “倒也一身清雅之气,不俗。”然后,他的目光从徐驰身上移开,对着姜媚说道:“刑道长跟风道长也差不多该到了吧,我们可得小心应对。”

    姜媚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们云海城头一遭出了这事,知府大人也很担心,希望两位仙师尽快解决,不然怕是要死更多的人。”

    “嗯,我堂哥这些日子的确不好过,所以我们必须办好这事,不管两位仙师有什么要求,都必须满足。”那中年男人手捏在须尾,眯着眼睛说道。

    姜媚似乎有些不太乐意,语气有些硬起来,说道:“省得了。”

    徐驰在一旁回味着两人的话,平日里,这两个人物不是他想见到就可以见到的,而他们的世界与自己的也不相同。所以,徐驰也没能从他们的对方里品出什么来。

    他也没有听说,近来云海城有死什么人。

    至于这两个嘴里的仙师,徐驰倒极为好奇。

    他本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他原来的世界里,仙师这个词多半是与骗子有关的。

    想当初,徐驰刚大学毕业那会也遇到一个道长。当时,徐驰找了半年的工作,也没有个着落。心灰意冷的他在朋友的极力的推荐之下去找一个颇有名气的道人算命,希望能给自己指条明路。

    可是没有料到,花了近千块后,他还是晃荡了大半年。最后,终于在某za zhi社当了一个小编。

    但徐驰还没有得意两个月,与一帮兄弟唱了一夜歌,喝一夜酒之后就莫名奇妙的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成了另一个徐驰。[平南言情小说网]

    每每想来,徐驰都希望自己身置梦中。

    可是无情的事实告诉他,他的确被穿越了。

    “来了!”中年男人突然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激动。

    这声音把徐驰从神游当中拉了回来,只见两个仙风道骨,白发苍苍的青衣跟杏衣道人站在房间之中。

    “在下李标、姜媚恭迎两位仙师。”

    “啊,小的徐驰见过两位道长。”看着两人急忙行李的样子,徐驰也模仿着对着两位道人行了一礼。

    而这时,姜媚却回过头来瞪了一眼徐驰,好像在怪他多嘴一样。

    徐驰这才想起来,那婉月吩咐自己不得说话,马上就闭起了嘴巴。挺直了身子,好像自己刚才从来没有开过口一样。

    那两名道人也不在意,在上座座了下来。

    这时,姜媚拍了拍手。

    两个丫鬟推开了门,婉月领着两个丫鬟端着一套茶具走了进来。

    放好茶具之后,婉月盯了徐驰一眼,然后带领了那些人立马退了出去。

    徐驰心中一凛。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便走到了茶具面前,倒起茶来,捧给那两位道人。

    两位道长喝了一口茶之后,其中一个留着长须,头上插着一枚紫簪的青衣道人开口道:“前日我们收到你们的求救信,说云海城出了精怪,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那李标站了起来。对着二人行了一礼,便道:“是这样的,半个月前城西的一户农家出了命案,男主人杀了全家,然后投案自首了。起初官府也不在意,但是接连着出了同样的六起事件,所以知府大人就派人彻查此事。不料办案的十三个捕快也失踪了。在十天前我们才发现,他们死在了乱葬岗中,全身干瘪,好像被精怪吸干了精元。”

    听完之后,林辰瞪大了眼睛,感觉自己怎么像是在听鬼怪小说。

    难不成,这个不知名的世界真的存在精怪?

    乖乖,那这两个道长是不是会道法?

    顿时间,林辰瞪大了眼睛,在两位道长身上扫来扫去。似乎极想知道这两位道长会不会法术。

    “听着,应该是精怪。不过到这里之前,我师弟曾望过云海城的气,并未发现有何妖气。”那青袍道人放下茶杯,捋着胡须,缓声说着。

    “虽无妖气出现。但是这等异案恐怕不是人为。师兄,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遭殃。”一旁的杏袍道人一脸忧虑,语气十分凝重。

    青袍道人止住了捋须的动作,正色道:“嗯,也许是那精怪用什么秘术掩盖了自己的妖气。我们要小心行事,切莫让它惊觉。若真是精怪,不灭了它让它跑去,就会有其地方的人受危害。”

    “那就有扰二位仙师了,我等就静候佳音,望两位仙师早日降服精怪,还云海百姓安宁。”说着,那中年男子从袖子里取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送到了两位道长的面前。

    林辰撇了一眼,现在那盒子里躺着一枚通透无比的玉块,看上去质地一流,绝对是价值连城。

    那两位道长撇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却没有伸手去拿的意思。

    倒是林辰自己作主,从中年男子手上接了过来,然后退到了一旁。

    “两位仙师就暂住这小楼,这外面是勾栏,应该隐藏两位仙师的气息。至于这个小童,就留在两位仙师身边,照顾二位仙师起居。”说完之后,姜媚也取出了一个盒子,但是看上去要比中年男子的要小上许多。

    同样打开之后,送到了两位道长的面前。

    徐驰看到一株不起眼的小草躺在盒子里,翠得出奇,好像刚刚采来似的。

    这时,徐驰感觉到那两位道长目光之中突然闪过一抹神彩,似乎对姜媚献上来的小草极为满意。

    有些疑惑的接了过来,徐驰把盒子盖好。

    这株草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名贵的药草,除了特别翠绿一点,他还真没有瞧出有什么玄虚来,不知道为何那两位道长都有一丝激动。虽然稍纵即逝,可还是徐驰捕捉到了。

    “嗯,你们给他安排一个房间,我们有需要自然会吩咐他。”说着,那个青袍道长就闭起了眼睛。

    徐驰把两个盒子放到了桌子上。跟着姜媚跟李标退了出去。

    走到楼下之后,那李标就匆匆的留开了。而姜媚却没有离开,目光在林辰身上扫来扫去。[平南言情小说网]

    “徐小子,没有想到你这小子打扮打扮,倒也人模狗样的,算老娘没有看走眼。”说着,那姜媚又看了几眼,嘴里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

    此时的徐驰一肚子的疑问。见那姜媚没有走的意思,便问道:“媚姐,那两位道长会法术吗?”

    “哟,小嘴转的还挺快,姐都叫上了。平日里不是姜老板、姜老板的叫吗?”姜媚显然不愿意回答徐驰的问题,把话往另一个方向扯开了。

    对此,徐驰只好作罢。对于姜媚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对一个屠夫的儿子细说要刻意隐瞒的事情呢?

    姜媚伸出手指来,轻轻的在徐驰脑门戳了戳,压低了声音道:“别不乐意了,能让你斥候二位仙师已经是你莫大的好处了。若你机灵、知趣,把二位仙师斥候好了,到时仙师赏你一两个小术,你的人生就从自发迹了。”

    徐驰翻了翻眼皮,他从姜媚的话里听出这是哄骗自己的话,便不以为意。若自己是以前的那徐驰。也许就信了姜眉的话。可是姜眉哪里知道,自己只是占了徐驰身体的异时空之人呢?

    仙师,徐驰还真怀疑。若他们真的是仙师,那也该瞧出了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了吧?

    以前徐驰也没少看那些网络小说,里面的仙师哪个不是牛逼大发的人物,手指一掐就能算出你的前世今生,更能御剑飞行。呼风唤雨,能常人所不能。

    姜媚自然不知道徐驰心里想些什么,而是招呼来了先前的那两个丫鬟,板起脸道:“你们把刚才那个房间收拾一下,徐小子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他若要什么,你们便去办到。至于花姐那边,我会说清楚,全都会满足。”

    听到这里,徐驰眼睛一亮。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可以借着伺候那两位道长的名号,弄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徐驰已经到这个世界大半年了,但是对这个世界还不算了解,可以借此机会弄一些书来看看。不过,虽然那杀猪的“老爹”并不是自己真实的老爹,但好歹也是这幅身体的老爹吧。所以。徐驰还是希望姜媚转告自己的父亲,自己无暇,很好,无需挂念之类。

    姜媚也算有良心的,这点小事也还是放在心上,早在徐驰沐浴时,已经派人知会那徐刀。

    好在那徐刀也不想自己瘦弱的儿子跟他一样,操刀杀猪干上一辈子,先前送徐驰去过两年的书院,如今听说是为知府大人做事,又是做了什么仙师的随身童子,自然应允,望不可断了孩子的前程,都说父母惜子如命,这徐刀虽然偶尔也觉得如今的徐驰比的之前变化了不少,但也没多想,还是如之前一般疼爱。

    躺在软香床上,徐驰的脑海之中不断闪现自己以前的记忆。

    虽然说徐驰没有穿越之前不算如意,可是毕竟是真正属于他的。在那里,有自己的父母,亲戚,还有一群正在为房子跟爱情奋斗的兄弟。

    而在这里,他没有一点归属感。

    即便这里的房价不高,钱也没有贬值;即便这里的女人不会现实到没钱就把你甩了,男人也不会为女人外遇而烦恼;既便这里的环境没有任何污染,食品也没有添加任何化学剂;即便这里这里没有人秀下限,脑残也没有遍地都是;即便……

    去他该死的即便。

    没有电脑;没有游戏;没有香烟;没有苍老师的爱情动作片;各种没有……

    这让徐驰这个半宅男如何生活,如何适应?

    好歹人家穿越都是mei nu作伴,富得流油。不是武学天才,就是苗根正红的少爷级人物,大把的妹子等着泡,大把的钱等着赚,大把的脑残配角等着虐。

    可是老子有什么,有一具小屁孩的身躯;有一个杀猪的老爹;还有永远吃不完的猪肠。你知不知道,老子上辈子最恨的就是吃猪肠!

    “干!”徐驰无比怨恨的坚起了中指,如果可以罢工回家,他真想卷了铺盖回自己的老家,哪怕是下地务农。做个建设新农村的农民伯伯也比呆在这鬼地方要强上数亿倍。

    “哟,我的小爷,您这是在‘干’什么呢?”姜媚移着莲步,走到了徐驰的床边。

    徐驰不知是姜媚来,也没回过头,咧嘴道:“干你行不行?”

    “扑哧!”姜媚掩嘴一笑,指着那徐驰笑的花枝乱颤道:“就你,毛还没长齐,就想占老娘便宜?哈哈。笑死老娘了。”

    徐驰歪过头去,看到是姜媚,心中顿时一惊,不敢言语,更加不敢去不看姜媚。

    “哟,现在都长记性了。调戏完老娘,还爱理不理。”说着。那姜媚走到徐驰身边,用力的在他身上掐了一下。

    痛的徐驰直咧嘴,双眼大瞪,却又无可奈何。

    就刚才占了姜媚便宜的事,都已经让徐驰心中有些忐忑了。

    这可是一个封建社会,等级分明,一不小心就会没了脑袋的。徐驰虽然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是不代表他不想活了。

    “行了,不跟你闹了。你跟我老实说。今天怎么脑瓜子开窍了。以前见到老娘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还想‘干’老娘了?”姜媚侧躺在徐驰的对面,整个场面看上去十分的香艳。

    徐驰翻了翻眼皮,心道:难道要老子告诉以前那个徐驰暗恋你?

    “姜老板,您就别取笑小的了。咱只不过是一个屠夫的儿子,哪敢‘调戏’您?刚才是小子我犯浑了,希望姜老板大ren da量别放在心上!”徐驰边说。边站起来,与姜媚保持了一段距离。

    姜媚用吃惊的表情看着徐驰,嘴中道:“啧啧,瞧这话,就算是那些书生也不见得能说的出来。说起来,你也是住我对门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怎么没发现你这小子嘴巴这么能说会道?”

    徐驰心中暗叫一声‘糟了’,嘴上说道:“姜老板,您可是大忙人。哪有空搭理我们这种在底层挣扎的人物呢?”晃然间,徐驰又想起了以前,说话的时候难免用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口气。

    “行了,你也别打马虎眼了。这段时间好生伺候着那两位道爷,不然别怪姐姐我不留情面。至于你爹那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告诉他无需挂念。”说完之后。姜媚看了一眼徐驰,扭着水腰就走了出去,临行时连门也不关上,寒风吹的徐驰直打哆嗦。

    有姜媚亲自去转告自己的老爹,徐驰并不担心他会不信。在徐驰的印象里,自己那老爹徐刀对姜媚的话是言听计从,说什么就信什么。

    嘴角挂着笑容,徐驰缩了缩脖子。

    “怎么没有关上门呢,这风这般冷嗖嗖的。”徐驰,正想起身去关门,却发现门开始慢慢的掩上了,顿时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鬼?”

    立马摇了摇头,甩去了脑中可怕的想法。

    自己的楼上可住着两道长,真有鬼也没这胆子吧。

    虽然还有些疑惑,徐驰还是坐回了床上。这时,他发现房里的烛光太暗了,心想:要是能亮点就更好了。

    “呼”

    四个烛台的火焰突然腾了起来,将房间照得亮堂堂的。

    这下子,徐驰坐不住了。

    他先前想那门关起来,门便掩上了,这会想房间亮点,火焰立马就变大了。

    难不成,这些都与自己的想法有关?

    可是,为什么自己穿越后并没有觉察,反而今天有这异常表现?

    坐到桌子面前,徐驰死死的盯着桌上的一个茶杯,心中想道:移过来,移过来。

    可是良久,那杯子也纹丝未动。

    “怪了,难道自己想多了?”以前徐驰看的一些书里,主角越穿之后都有一个特别牛叉的金手指,但是这点似乎在自己身上并没有体现。

    而先前发生的两件事,让徐驰心中暗喜,以为自己也带上了金手指。

    可是经过刚才的试验,他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继续躺回床上,徐驰脸上摆的尽是不甘心的表情。

    过了一会,他在心中想道:算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既然都来了半年了。总得适应不是吧。以后吧,赚大把的银子,娶一堆漂亮的姑娘,也算不浪费这机会了。

    而在这时,他的头顶突然挨了一记。

    “我操,真有鬼啊!”徐驰跳了起来,正想跑到楼上求救,却发现一个东西从他的身上滚了下来,金灿灿的。

    “金元宝?”

    徐驰愣了一下。止住了步子,将那金子捡了起来,入手还有些温。

    “真是奇了,难不成是随机性的?”前下刚想到赚钱与娶老婆,立马就有金子砸中自己。窃喜之下,徐驰将金子咬了一下,确定不是幻觉之后。他突然笑了。

    有了这么一个神奇的本事,这辈子还用愁吗?

    还没有从得意之中恢复过来,便听到门外有ren da喊道:“刚才有人偷了我的一锭金元宝,给我找出来,不然打断你们的狗腿。”

    掂了掂手中的金元宝,徐驰有些狐疑的走到门边,透过门逢看着外面,发现有一个华服少年正对着几个壮汉指手画脚,说要寻他遗失的金元宝。

    看了看自己手中这块。徐驰心道:“该不会是他的吧?”

    “哎哟,西皮娘的,谁敢砸老子。”那名华服少年破口大骂,正想捡起地上的那块东西找那暗中下手之人,却发现竟然是自己丢掉的那块金元宝。无他,因为这块金元宝是他们房记票行出的,底下有商印。

    华服少年顾不得头上还流着血。笑道:“不用找了,东西回来了,今天本少爷请客。”

    直到这时,徐驰才发现自己手中的金元宝不异而飞了。

    重新坐回桌前,徐驰托着下巴。现在他能确定自己的确可以通过想法得到一些东西,但是好像并不长久。

    因为金元宝不异而飞了,房间也暗下来了,唯独门还紧关着。

    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徐驰再次将目光锁定在桌面的杯子上,心中一直想着将杯子移动。

    就这样。他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杯子,心中不停的想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只感觉自己的眼睛发酸,大脑发胀,而杯子却没有移动分毫。可是他并没有放弃。因为他从来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也许是他的驰力,也许是随机性的问题,那个杯子竟然动了,慢慢的移到了桌沿。

    “浜”

    “呯”

    徐驰与那杯子同时碰到了地面,杯子摔的粉碎,而徐驰也昏迷不醒了。

    “你怎么可能掌握里面的力量?”老道不知道何时又出现了,他拎着徐驰的衣领,情绪十分的激动。

    徐驰更是懵了,他刚才明明还在那个轮回珠的世界里,怎么又莫名的回来了?

    “什么掌握里面的力量?”徐驰一头雾水的看着老道,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轮回珠是不可能主动剥离你的意识,除非你拥有了不该拥有的东西,那就是里头‘主角’的力量。现在才过去不到半个时辰,你被踢出来必是这种原因。”老道在这里六十几年了,他研究这轮回珠也有六十几年了,所以对它极为了解。

    “主角的力量?”徐驰心头一动,突然抬起手来。

    只见,远处一把银斧头突然飞离地面,然后朝着徐驰和老道飞了过来。

    “干!”

    徐驰现在明白,老道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竟然有了隔空取物的能力。

    “老夫总算知道那一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了,走吧,你离开这里吧,好好珍惜你所拥有的。”老道有些颓然的盘坐下来,接着说道:“我的大限也快到了,也该陪它们走过这最后一程。”

    “前辈,这是何意?”徐驰大为不解,什么大限,什么最后一程。”徐驰刚刚从那轮回珠的世界里剥离出来,脑子还处于一种比较混沌的状态。

    “噬轮回,万物归一,天道无情,人有情。孩子,这里的上古之墓本不应存在于世,所以它必然会自我毁灭,趁着轮回珠还在,你赶紧走吧,离的远远的。”老道摆了摆手,示意徐驰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异变突然发生。

    那轮回珠突然爆发出一道强烈的黄光,然后化成了一滩水。

    “走,快走,沾水即化,神仙难救,快走。”老道突然跳了起了起来,将徐驰狠狠的推了一把。

    “前辈。”徐驰大吼一声,因为他看到那轮回珠所化的水正将银制的地面吞噬,然后迅速朝着老道涌去。

    顷刻间,徐驰就看到那个仙风道骨的老道瞬间变成了一滩水。

    看到如此可怕的力量,徐驰心中骇然,连忙往出口跑去。

    而他身后的世界正在不停的崩溃,那个银色的世界正在一点一点的消亡,变成一片银色的海水,一点一点往徐驰的方向蔓延。

    身后,那些雕像已经不复存在了,只有一片银色的海浪,一点一点将里面的东西化成银色的水。

    徐驰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自己一刻也不能停留,必须离开这里。

    一路狂奔,再次经过那道黄金门,冰雪世界,还有火海以及黑色通道,徐驰看到了台阶。

    一个箭步冲上了台阶,徐驰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是,一阵巨大的声响却让徐驰生出了一丝绝望的念头。

    回身望去,雕刻的恶魔的大门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洪流。

    虽然它不是银色的,可是徐驰敢肯定它和之前将所有东西都融化的‘水’是一样的。

    “这回要死在这里了吗?”台阶还有三百多米长,徐驰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水。

    “别了,爸妈,别了苏婉……”徐驰闭上了眼晴,等待着那可怕的腐蚀之水将他吞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