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67章 咬人

    这时,徐驰正在检查着管雨的情况,为了防止她不配合自己的检查,所以徐驰在她的脖子上点了一下。他将自身的力量的探进了管雨的身体之中,这种秘法在洞玄宗称之为灵气诊脉,也是徐驰通读了他师父李延留给他那么多医书之后学到的第一个手段。

    当徐驰小心的控制着自身的真元,一一为管雨检查。

    当真元运转到脑部的时候,徐驰已经是满头大汗,因为这里最为关键,如果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造成管雨的脑部受损,到算就算她真的是经神失常了了,也会造成她的智力受到影响,甚至是死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徐驰全神贯注的检查着管雨的大脑。

    “咦,这是什么力量?”突然间,徐驰在对方左小脑的下方发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那股力量似乎想要钻进对方的大脑,但是却被死死的挡住。

    “或许,这就是病因。”徐驰心中了然,缓缓的将自己的力量从管雨的身体之中抽离了出来。

    尽管他知道了对方经神失常是因为她脑中出现的那股力量,不过刚刚他消耗的太过厉害,需要调息一小段时间才有力量再进入将那股力量剥离出来。

    徐驰深吸了几口气,稍作调息之后在管雨的脖子上点了一下,让她清醒过来。

    然后,徐驰拉开了房门,准备和陈博弈讨论一下。

    “医生,怎么样,我女儿她……”管雨的父亲此时已经料理完用来做药膳的羊,看到徐驰从自己女儿房里出来,便殷切的看着徐驰。眼中满是期待。

    “初步判断您的女儿是受了ci ji,这种情况不是很严重,在美国有许多康复的例子。不过这只是最初的判断,还需要结实际的情况。”说着,徐驰和陈博弈对了一个眼神。

    “真的吗?”听起来并不是那么严重,两夫妻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

    “这边有没有安静的地方,我想和我同事交换了一下意见,然后看看下一步应该怎么着手治疗。”

    “有的,书房很安静。”管坏雨的父亲立马打开了一个房门。请徐驰和陈博弈进去。

    关好门之后,陈博弈朝着徐驰坚起了中指,小声道:“你真敢说啊,那明明不是中邪,你竟然说她的问题不大,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陈博弈感觉,那个管雨应该是在森林之中受了什么ci ji精神失常了。但这绝对不是他们能处理的,这属于医学范畴上的,不是玄学。

    “添乱倒不至于,我还是有些信心能够治好她的。对了,你了解的情况怎么样了?”徐驰信心满满的笑了笑,似乎已经把那管雨治好了似的。

    “真的假的?”陈博弈有些不太放心,看了一眼徐驰,然后又着又说道:“不是太好,那个小丫头独自在野外呆过好几天。被人找到时还是昏迷不醒的,造成这样极有可能和恐惧有关系。”

    试想一下,一个二十几岁且没有什么野外生存经验的女生单独在森林里渡过几天时间,特别是晚上,怎么可能不害怕呢?也许,小小的风吹草动对她来说,都是惊心动魄的。

    “野外。是了,应该是去了什么古怪的地方,她脑中才会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徐驰点了点头,然后摸了摸下巴,走到陈博弈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刚才我消耗了太多的元气,需要调息一下,外面你先挡着,差不多一个小时我就可以去治她了。”

    “一个小时吗,没问题。不过你千万别逞强啊,万一害了那丫头可就不好了。”陈博弈也知道玄门中ren da多通医。可是他也没有见过徐驰学过什么中医之类的,难道真的行吗?

    退出去之后,陈博弈和两夫妻解释了一下,说徐驰正在里头想办法,让他们不要去打扰他。而他,则是进了管雨的房间。

    此时。[平南言情小说网]管雨正躺在床上,看到一个陌生男人走了进来立马发出了一声尖叫。

    “怎么了,怎么了?”管雨的父亲连忙冲了起来,只见自己的女儿抱着被子缩在床上。

    “爸,这人是谁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们家进se lang了。”管雨看到自己的父亲顿时就安下心来,然后噼里啪啦说了一通的话。

    “女儿,你好了?这位是陈医生,是来帮你治病的。”管雨的父亲脸上立马露出了喜意,没有想到已经浑浑噩噩一段时间的女儿在此时竟然恢复了正常。

    “治病,治什么病啊,我又没病。”管雨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完全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你都忘了?”管雨的父亲走到她的旁边,关切的问了一句。

    “忘记什么啊,对了,爷爷呢,我不是昨天还和他一起进山吗,你们怎么来了?”看了一眼门口的母亲,管雨眼中的疑惑越来越多。

    “乖女儿,你已经回家两个月了,爷爷还在老家呢。”管雨的父亲有些犹豫,心中想着要不要告诉自己女儿实情。

    “这是怎么回事?”管雨也傻眼了,她明明记得昨天才和爷爷进山,准备找一点草药帮隔壁的王大娘治腿,怎么可能就过去了两个月呢?

    “这段时间你经神错乱了,不过你放心,我兄弟会治好你的。[平南言情小说网]”陈博弈也在心中啧啧称奇,之前管雨的情况他也见过了,双眼无神的在角落画来画去,根本没有正常人的样子。可是徐驰进去才二十几分钟,她竟然就清醒过来了。难道,徐驰还真懂医术?

    “你才经神错乱呢,怎么讲话呢你。”管雨似乎对陈博弈没有什么好感,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呛。

    陈博弈老脸一红,没有想到竟然被这个小丫头给呛了。

    “管雨,你怎么说话呢,一点礼貌也没有,快和陈医生道歉。”管雨的父亲更是尴尬,没有想到以往乖巧懂事的女儿竟然这般没礼貌,还这么和救命恩人说话。

    “爸,你干嘛帮一个不相干的人啊,我看他八成是个骗子。什么昏迷两个月,这怎么可能。”管雨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已经从老家回来两个月了。

    “还有,这房间是怎么回事,谁给我乱涂乱画的?”管雨也注意到,自己的房间里乱七八遭的,不然她也不会没在第一时间认出来这个是自己的房间了。

    “还不是你自己,好了,我还是先出去吧。”陈博弈留下一句话之后,便退出了房间,把地方让给他们一家子。

    不过陈博弈出去还没有五分钟,他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连忙进去一看。

    只见那管雨骑在她父亲的身上,死死的咬着他的脖子,她父亲的衣服已经完全被血给染红了。

    陈博弈连忙上前,在管雨的脖子上用力一击,将她打昏了过去。

    “怎么回事,刚才不是好好的吗?”陈博弈将管雨放到了床上,这才发现她的母亲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我,我也不清楚,小雨不知道怎么的就扑来冲我就咬。”管耀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刚刚他从自己女儿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类似野兽般的冰冷眼神,那根本就不是他的女儿,而是一头野兽。

    “你先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这边有我照看着,没事的。”陈博弈一边说,一边将管雨的母亲扶起来靠在床边,然后在她的人中掐了几下。

    不过,她并没有立马醒过来。

    不得已,陈博弈不得不调动真元,进一步ci ji对方的人中,以达到唤醒她的目的。

    “你怎么还不去,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陈博弈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管耀。

    “可,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现在你只能相信我。”如果不是徐驰在隔壁的房间调息,而且管雨又发疯了,陈博弈肯定就亲自送他去医院了,但是现在他走不开。

    “小雨不要……”就在这时,管雨的母亲突然醒了过来,不过她脑中的画面还停留着刚刚自己女儿莫名奇妙的坐了起来扑向她父亲就乱咬的画面。

    “老公,你怎么样了?”管雨的母亲立马站了起来,发现自己的女儿倒在床上,而自己的老公则是死死的按着脖子,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没,没什么大事,我去医院包一下就好了。”管耀总算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自己的老婆清醒过来了。

    “嗯,那路上小心点,我会好好看着小雨的。”管雨的母亲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然后送自己的老公出门。

    等管耀走后,他老婆立马回到了管雨房间,再一次将她绑好。这一次,她连双手都绑了,因为之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再严重一点,恐怕管耀就会死在那里。

    “陈医生,之前实在对不住,我也没有想到小雨会弄成这个样子,以前她不会那么说话的。”

    “没事,我没放在心上。你现在也别忙了,一会我兄弟会出来治好她的。”说着,陈博弈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心里带着一些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