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68章 九星墓再现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陈博弈和管雨的母亲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徐驰出来。[平南言情小说网]

    管雨的母亲一直想问陈博弈徐驰究竟在书屋里干嘛,不过碍于陈博弈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没有好意思开口询问。

    就在他们等了差不多五十几分钟后,徐驰这时才睁开了眼晴。

    经过上一次轮回珠的几次历练,徐驰的心境有了很大的提升,实力自然也就大涨了。

    “恢复的不错,我原本还以为只能恢复八成,没有想到竟然完全恢复了。”徐驰满意的站了起来,然后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刚开门,那管雨的母亲立马就站了起来,有些着急的问道:“徐医生,你想到办法了吗?”

    “嗯。中医之中有一个针灸之法应该有用,不过我这一次过来的太匆忙并没有带银针过来,还需要去弄一套。”这一点徐驰倒没有说谎,他一会的确要用到针灸,不过那是一种保护手段,以免在治疗的过程出现意外。

    “我老公现在就在医院准备回来,我让他带一盒回来。”听到徐驰的回答管雨的母亲喜出望外,话一落便走到一旁给自己老公打电话去了。

    徐驰则是进了管雨的房间,陈博弈也跟了进去。

    “有把握吗?”陈博弈看了一眼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的管雨,还是有些担心。

    “8成吧,不过应该没有问题。”八成把握或许还多一点,但是他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可以立马治好管雨。

    “有8成就不错了,没想到你竟然真懂中医。看来,我又得回我师父身边好好呆一段时间了,争取追上你。”他师父曾和他说过。玄门中人若不懂医术,就不算真正的玄门中人。

    因为,玄门中人类似于游戏中的‘法师’一职,不擅长近战,所以比较容易受伤,自治是一种必要的手段。何况,各类与玄门有关的事件必然会造cheng ren的损伤,中医也是必学之术。

    “多学一点总没错,不过你也不能急于求成。中医马虎不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有着超强的记忆力,徐驰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那么多医书都记在脑海之中。所以,他还是希望陈博弈能稳打稳扎,一步一步来。

    “我知道,你看我像是用自己生命开玩笑的人吗,像是不拿别人的命不当命的人吗。再说,我也是有一点基础的。”陈博弈说的基础。是他师父教他的那一套针法,也是上一次他帮宋家救人的那一套针法。不过那也是他目前唯一会的。

    “你说的是那套续命针吧,那玩意还是少用一点。”徐驰看过那份报告,自然有些清楚是怎么回事。

    又将管雨的情况检查了一下,徐驰这才松了一口气。情况比之前要好了一些,似乎那股力量被削弱了几分。

    “对了,之前她是不是清醒过?”徐驰将力量从管雨的脑中抽离出来,因为这一次只检查对方的大脑,所以消耗并没有多少。

    陈博弈点了点头。将之前发生的一五一时的告诉了徐驰。

    “没有想到真的醒过来了,那我的把握更大了一些。”徐驰心中生出一丝喜意,之前他抽离之前有动用一点点真元探入那股力量的里面,没有想到真的奏效了。

    没过多久,管雨的父亲就回来了,看他的样子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徐医先,一切就拜托了。”管雨的父亲管耀将一盒银针和消毒水将给了徐驰。

    徐驰点了点头。然后接过那些东西便和陈博弈进了管雨的房间,并交待他们不要进来打扰徐驰行针。

    将管雨平摆在床上,徐驰便拿出了银针,然后在她头上慢慢的施展起针法来。

    之所以留下陈博弈帮忙,是因为这是徐驰第一次行针,怕没能正确的找准穴位。所以,他每次扎针之前都要和陈博弈报一下穴位,然后按住了等陈博弈确认。

    一旁的陈博弈看着冷汗就下来了,他还以为徐驰以前行过针呢,没有想到他竟然说自己怕穴位认不准。

    就这样。在两个人通力合作之下,管雨的头部就被一针针银针给扎满了。

    “终于搞定了,接下来我需要调动真元将她脑中的那股力量化解掉,你看着点,有什么不对立马阻止我。”徐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心沉静下来。

    陈博弈看着徐驰将手贴在管雨的脑门。然后他就提高了十二分精神。

    门外管雨的父母正紧紧的握着彼此的手,紧张的盯着自己女儿的房门。虽然说之前徐驰已经表明他可以治好管雨,可是怎么不能紧张呢。

    虽然隔着一道门,但是里外的情绪都是一样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徐驰正吃力的将那股盘踞在管雨脑中的力量消化掉。

    这是一场持久战,为了打好这场持久战徐驰还特意在手中握了一枚玉髓,以防不时之需时可以汲取玉髓之中的灵气。

    此时,管雨脑中的那股怪异力量在徐驰的真元包围之下已经被转移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他一点一点侵蚀着那力量,好比一群蚂蚁去对付一老鼠一般。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就这样在焦急的等待之中过去了,陈博弈饿的肚子咕咕直响,但是他却浑然没有注意到,因为他需要一直观察着管雨的情况。

    从徐驰将手贴在她脑门那一刻,她脸上的表情就是成了一个指标。

    不管是徐驰还是陈博弈,两个人都像被水洗过一样。

    因为,他们都在消耗着真元,对体力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也不知道又过去了多久,徐驰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手从管雨的脑门分开。

    不过分开的那一刻,徐驰整个人就往后倒去了。

    “徐驰,徐驰……”陈博弈见状连忙站了起来。扶住了徐驰。

    “喂,你们快进来帮忙。”陈博弈也感觉眼前发黑,暗觉不妙,所以立马向外面的两夫妻求助。

    听到了陈博弈的呼唤,管雨的父母立马推门进来。

    “快,快弄点东西给他吃。”陈博弈知道徐驰是消耗过渡和疲劳所致,需要补充能量了。

    “好好,我们先扶他到我房间休息,我这就去买吃的。”因为一直在担心自己女儿的情况。他们也没有什么心思弄饭吃了。

    等到他们将徐驰抬到房间之后,才询问了一下自己女儿的情况。

    “现在差不多好了,不过那针你们不要去动,等他醒过来自然会处理的。你们快点去弄吃的吧,我也快饿晕了。”陈博弈也是身心俱疲,如果再不吃点东西,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还不到二十分钟。管耀就打包了一大堆的东西回来了。

    此时,徐驰也幽幽转醒,闻到饭香顿时精神了不少。

    经过一阵的狼吞虎咽,徐驰和陈博弈才恢复了些许精神。

    刚才他们两个好似饿鬼般的吃相着实把管雨的父母吓了一跳,如果不是知道他们是医生,恐怕都要以为他们是哪里的难民,不知道多久没吃过饭了。

    “不好意思,让二位见笑了。”看着满桌的剩菜残羹,徐驰有些不好意思。

    “辛苦医生了。对了。我女儿她……”

    “没事,等我一会将针拔去之后她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了。”徐驰信心满满的回答着,毕竟他已经耗心耗力的将那团力量给消除干净了,如果这都不能让管雨恢复正常,那换成其他人恐怕也是一样的。

    “那就好,那就好。”管雨的父母顿时松了一口气。

    徐驰和陈博弈两个休息了半小时之后,才去管雨的房间将她头上的银针都拔下来。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陈博弈这边已经订好晚上10点的飞机回去了。

    不过为了确认管雨的情况,他们并没有立马就离开管家,而是在那里等着管雨醒过来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再回去。

    正如徐驰所说,拔掉银针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管雨就醒过来了。

    这一次醒来,和之前醒来完全不同。

    因为,这一次管雨一恢复意识就喊道:“爸爸救我,我怕,我好怕啊,爸爸你在哪里啊。快来救小雨啊,小雨不想死。”

    “小雨不怕,爸爸在这呢,在这呢。”管耀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女儿,眼中热泪翻滚。

    “爸,你真的来了。”管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立马睁开了眼晴。果然发现了自己的父亲正抱着自己。

    “乖宝贝不怕,有爸爸在。”管耀继续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爸,你怎么会找到我的?”管雨还没有发现自己身处何处,只以为还是在那山林之中。

    “小雨,你都回家两个月了。”

    “两个月了?”管雨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然后又看了看周边的环境,果然发现自己就在家中的房间里,只是四处被画的乱七八遭的。

    “嗯,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管耀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因为之前管雨醒来过,也很正常,可是后来突然就冲向自己乱咬。

    “我记得我和爷爷走失之后就四处找四处喊,可是都没有找到爷爷。后来,我就掉进一个洞里,那里有很可怕的怪物,还有好多人被怪物咬死。如果不是有人帮了我一把,也许我也被吃掉了。等我逃出那里之后,就一直跑啊跑啊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不小心滚下了一个小山,后来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哦,你说你掉进一个洞里,那是什么样的洞?”因为之前管雨脑中出现了奇异的力量,所以徐驰很是好奇她去过什么地方,为什么脑中会出现那股力量。

    “好像是一个古墓吧,有许多星星的古墓。”管雨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颇为帅气的哥哥是谁,但听他这么问还是老实的告诉了徐驰。

    “星星,你是说穹顶画了许多星星的古墓?”徐驰突然激动了起来,与星星有关的墓,岂不是九星墓?之前。他们推断九星墓有九个,可是只找到了四个,余下的五个还不知道在哪里。

    “嗯嗯,这位大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听那些人说好像叫什么九星墓来着。”提到那些人,管雨的表情就有些暗淡下来了。

    “博弈,你接着了解一下情况,我去打个电话。”出现了九星墓,徐驰必须和第七局汇报一下。因为九星墓一直以为都是第七局在处理的。

    果然,有关人员听到了徐驰的汇报之后就要求他必须找到九星墓的位置,并且告诉徐驰会有一支局内的考古队立马就会过来和他汇合,一起前往九星墓。

    就这样,徐驰和陈博弈便留了一下来,一边观察管雨的情况,一边多了解有关于九星墓的情况。

    原来。管雨之所以会掉进九星墓,和一群盗墓人脱不了干系。当时因为她和她爷爷分开之后就十分害怕,想自己走出森林,可那是数百年的老林了,而且她们深入里头,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人根本就走不出来。

    所以,管雨迷路了,到了晚上的时候她更加害怕了。而就在那时,她突然看到了森林之中出现了光。与于她便朝着那个方向过去。结果就掉进了那有光源的古墓之中,也发现了一十几个人正在里头盗墓。

    不过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管雨的出现还没有让他们做出反应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几只怪物,瞬间就杀死了几个人。

    于是管雨就跟着那些人逃命,不过那些人并没有那么幸运,就连最后推管雨出洞口的一个女人也没能逃离死亡的结局。

    从管雨那里得到了大概的位置之后,徐驰和陈博弈第二天就发出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前往的村落,他们的一个兄弟也正在往那边赶。

    那个人,就是赌猴杜辰。

    几前天,杜辰的爷爷突然接到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说他们村里出现了怪事,让他去处理。结果让杜家的没有料到的是,他爷爷竟然在那个村落昏迷不醒,所以杜辰就带着家里的老司机一起前往。

    “这村子有古怪,把这符贴在前面。”杜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可是没有想到阿威突然一个紧急刹车。而且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怎么了?”

    “好像撞到人了。”

    杜辰立马打开车门,抓着骨杖跳了下去。

    只见路中间躺着一只獐子,血水流了一地。

    “不是人,是獐子。”回到车上,杜辰拍了拍阿威的肩膀。

    阿威顿时松了一口气,把熄火的车子再次发动。

    “还好不是人。不过刚刚我明明看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

    “不可能,除非……”杜辰脸色突然一变,大声吼道:“开快点,集中精神。”说着他就把一张符拍在了阿威身上,人翻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把一尊巴掌大的玉佛放到了阿威的前方。

    阿威也意识到事情不妙,立马稳住了心神,专注的开着车子,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分心。因为一分心,就可能被有些东西有机可趁,那样就会车毁人亡。

    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这么厉害的邪阵竟然在这山沟里。

    杜辰心里十分担心柳镇的安危,同时耳听八方,随时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如果自己出了意外,那柳镇就真的会有生命危险了。

    “没路了!”阿威看到远处突然出现一处塌方,车子立马停了下来。

    可是杜辰却猛的踩下了油门,吼道:“冲过去,路没有塌!”

    阿威迟疑了一下,自己眼里看到的明明有一处塌方,中间有大约十来米的深涧。可是杜辰不会无端的开口说路没有问题。

    深吸了一口气,阿威开着车子朝着那山涧冲了过去。

    “小心!”杜辰看到前方有一个大坑,如果不小心车子就会翻了。

    阿威也看到了,打了一把方向盘沿着大坑的边缘冲了过去。

    如果再迟一秒,他们两个可能会连人带车坠下山谷。

    短短的十几分钟,阿威背后都湿透了。

    先是撞到‘人’,紧接着飞过一个‘山涧’又从有一大坑上脱离险情。走了一半的路就遇到了这么多的问题,天知道接下去还会怎么样。

    紧紧的握着方向盘。阿威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冷。

    “怎么了,是不是感觉非常冷?”杜辰好像觉察到了一样,手掌贴到了阿威的背心。

    一股暧意涌进了阿威的身体,顿时让他精神一震。

    隐隐约约间,他感觉前路越来越宽了。

    车子进入了一个葫芦口的时候,杜辰猛的吐出一口血来。

    “阴煞谷化的阴针果然了得。阿威,我要休息十分钟,你稳住。”说完之后,杜辰抽回了手。在车位上盘坐了起来,骨杖就放在他的腿上。

    阿威打起精神,认真的开着车子,不敢有一丝的放松。离目的地越近,他就感觉越发的不安。

    这种感觉,他跟了柳镇后从来没有遇到过,哪里料想这一次竟然与‘死神’擦身了好几次。幸好紧要关头杜辰紧时救了他们两人。

    接下去杜辰要休息,就只能靠他自己小心了。能不能平安抵达,就看他撑不撑得住最后的十几分钟了。因为,村头就在前方。

    “你们听,车声,是车声。”不知道谁出声喊了一句,屋子里的村民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

    “是车声,是车声。”

    “快,快去把人接过来。”村长显得十分激动。声音听上去带着颤抖。

    一提到接人,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要去接杜辰。

    随着车子进入村子,阿威终于松了一口气。距离杜辰闭目休息不过十八分钟的时间,每一秒对阿威来说都极为难熬,每一秒都布满了危机。

    杜辰睁开了眼睛。感激的看了一眼阿威。如果最后不是阿威保持镇定,他就有可能再次出现幻觉,然后把两人带入绝境之中。

    “少爷,这村子静的可怕,不知道老爷在哪一户人家。”阿威减缓了车速,眼睛四下扫着。

    杜辰看了一眼,指着远处道:“那里有些光亮,上那看看。”

    阿威点了点头,朝着徐锐说的那个地方开去。

    车子开到一半,杜辰突然抓住了阿威的手。沉声道:“原路倒回去,不要偏移。”

    “喂,是这里,那是断桥,快回来。”一个声音在背后喊着,让阿威更加紧张起来。不过他的车技一流。缓缓的就退了回去。

    “轰”

    一声巨响,前方的断桥轰然倒塌。

    “连我都差点看走眼了,这邪阵当真了得。”杜辰也是一阵后怕,如果晚一分钟发现他们已经冲下大约十五米高的河谷了。

    车子停在了一块空地,杜辰认真的看了一眼站在屋檐下的一个孩子,他的手里握着一个法铃,因为身子发抖而引动法铃也轻微的响动。

    “把东西都搬进去,外面邪气太重。”杜辰感觉四周的寒气越来越重了,手中的骨杖更是热的可怕。

    阿威刚下车,就感觉脚被什么绊了一下,但他不以为意,从车后面拎了两个箱子下来。徐锐手上也拎着一个黑色的箱子,这是柳镇传给他的一些法器。

    推门而入,一屋子的人都把目光汇集到了杜辰身上。

    “我爷爷在哪里?”

    “这位小兄弟跟我来。”老张头从人群里挤了出来,领着杜辰往柳镇所在的房间走去,村民们紧跟在后面。

    “麻烦各位让一让,让一让。”阿威被挤在人群外面,连忙开口。

    杜辰刚迈进房间,就感觉到一股寒意直扑而来,让他心头一惊。这彻骨的寒意仿佛刀子一般在他的心口刻着,每一下都钻心的疼。

    “寒冰镇邪,爷爷究竟遇上了什么?”皱了皱眉头,杜辰的手已经搭在了柳镇的手腕上。霎时间,杜辰就感觉寒气把自己的手冻僵了。

    “你们有谁知道我爷爷是怎么昏迷的,他最后出现在什么地方?”杜辰一手按在柳镇的手臂处,一手贴在柳镇的额头处。

    “贵喜,你赶紧跟小兄弟说说是在哪发现的老先生。”村长招来一个人,目光在杜辰身上扫来扫去。看他的样子这么年轻,不知道有几分本事。

    “是在龙吟岭。当时老先生正从山坡上滚下来,我就赶忙把老先生背回来了。”

    “龙吟岭,那是什么样的地方,有没有什么不寻常之处?”杜辰沉吟道。

    贵喜张了张口,最后把目光投向了村长:“村长,还是你来说吧。”

    杜辰回头看了一眼年过六十的老汉,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村长。

    “龙吟岭啊,那地方还真有些不寻常,那里每年二月二山上都会传来龙呤的声音故而称之为龙吟岭。不过后来村里来了一些专家。说是风吹过一些洞穴所致。”村长细心的说着,眼睛却被杜辰手中的银针给吸引了。

    “山上有洞穴?”一边往柳镇身上扎针,一边问道。

    “嗯,据那些专家说是有洞穴的,不过本村之人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说到这里,村长的脸色稍稍有些变苍白了。

    “你们村里没人去过上面吗?”

    “也不是没人去,是去的人都没有回来过。小伙子。你不知道啊,龙呤岭下方有一个沉鬼沟,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呐。”一边的贵喜接过话去,脸色也不太好看。

    “沉鬼沟,那又是什么地方?”杜辰皱了皱眉头,把目光投向了一边的阿威,示意他用电脑查一下这些地名。

    村长叹了一口气,他最不愿意提起的就是沉鬼沟。七年前,他的儿子因为痛失了老婆疯了。一天中午独自一个人跑去龙呤岭。有些村民看见了以为他是上山打柴,可是哪里料到他一却竟然没有回来。当天夜里村长就组织了民村上山寻找,结果就在沉鬼沟里头发现他的儿子淹死在那里。

    沉鬼沟,是一条小河沟的名字,河面宽不到两米,深不足一米。看下去普普通通,可是它的水却异常的冰冷。夏天路过沉鬼沟都能冷到你哆嗦。更奇怪的是,沉鬼沟并不是经常可以见到的,只有每月初一到十五才能看到。

    “听这描述,怎么感觉有些像寒尸河?”阿威在一旁鼓捣着电脑,并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龙吟岭跟沉鬼沟的地名。

    “寒尸河?”杜辰愣了一下,脑子里立马出现了寒尸河有关的资料。

    寒尸河,是古代一些玄门门派为了保护古墓而设下的一种风水阵,一般它是位于古墓内部,而且设计的十分隐蔽,有些倒斗的人如果没有注意就会掉入寒尸河中。据说。当凡活物落入寒尸河里就会立马变成冰块,故而有寒尸之称。

    可是为什么要把寒尸河设在山中,并非墓里?

    难道,是为了防止人前去龙呤岭一探究竟吗?

    那又为什么初一与十五才能看到,平常的时候却看不到呢?

    杜辰陷入了沉思,一旁的阿威也是如此。他跟了柳镇很久了。一些东西也经历过,但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人会把寒尸河设在墓的外面。

    “小兄弟,你问这些跟你爷爷的伤有关联吗?”村长抽着旱烟,发黄的手在自己鼻子蹭着。

    “有关联,因为我要确定我爷爷是为什么受伤,受什么样的伤。”

    “又来了,鬼又来了。”房间外面传来了一阵叫喊。

    “鬼,你们这里闹鬼?”杜辰把最后一针扎在柳镇身上,站起来看了一眼四周。

    “哈哈哈,朗朗乾坤何来鬼也,你们这些无知小儿,本神乃是……”阿威突然跳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古怪致极,说话的声音更是让人头皮发炸。

    “区区阴魂还敢称神,给我退下。”杜辰手里突然出现了一张灵符,大手一拍就往阿威的脑门贴去。

    就在此时,杜辰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妙,背后一股阴风抽的他脊梁发痛,待他转身时却看到了一幕十分惊恐的画面…………

    原本有些阴暗的房间里突然被一道诡异的绿光给笼罩着,伴随着一层层迷雾让整个房间看起来阴深无比。在迷雾中的一切都呈现出一种让人发寒的绿,就好像电影里拍恐怖片时鬼出没一样。

    迷雾之中站着一个人影,看衣服正是此前负责给柳镇医治的老张头。

    在老张头的脸上堆满了如同蚯蚓一样的怪虫,怪虫不停的扭动着发着‘滋滋’的怪叫。好像那不是一个人,而是由无数蚯蚓所聚合成的人形生物。向来有密集恐惧病的杜辰就感觉全身的都汗毛都立了起来。头皮奇痒无比。

    老村长则是吓的面色铁青,颤抖的双腿支撑着身子不停的往后缩去,只差没有转身就跑。反倒是晕倒的阿威逃过了这一次视觉上的袭击。

    “鬼……鬼啊……”老村长受不了ci ji如同着了魔一般冲了出去,顿时把屋子里的人引爆了,所有人癫狂的叫起来四处躲避。

    杜辰连吸冷气,看着那老张头朝着他慢慢走来。他迟疑了一下,立马抬朝着老张头踢去。可是杜辰却感觉自己好像踢在了绵花上面一样,他的攻击对老张头没有半点伤害。

    紧张之余,杜辰从怀里摸出一面旗子。嘴里大喝一声:“阴司律令,小鬼现形!”

    顿时间,杜辰只感觉眼前突然闪过一抹绿光,在他的面前老张头好像缩小了几分,整个人看上去绿光莹莹,诡邪无比。

    “黄毛小儿,本尊岂是那小小阴令能使唤的。”蹲在地上的老张头全身压缩在一起。如同一个蛤蟆一般趴在地上,冷笑着。

    “小小蛤蟆竟妄自称神,看打。”杜辰突然从袖子里抖出一枚铜钱,朝着那变得古怪非常的老张头砸去。

    不料,那老张头身子一缩,竟然避开了那枚铜钱。

    这也是杜辰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嘴里的蛤蟆是一种阴魂,并不是它身前就是一只蛤蟆,而是附体之后会让人形同蛤蟆一样。

    虽然恢复了少时的记忆。可是杜辰对于御宝之术却没有了印像。如果刚才他不是随手一抛,而是用上了诡骨一脉独特的御宝术它绝计躲不开。

    御宝法,其实是神化之后的名字,它的本质与江湖上甩飞镖的手法相似,但又加上了暗劲与内息的运用,打在寻常人身上少说也能让人骨折。

    就在对方跳开之时,杜辰猛的吸了一口冷气。

    在他的面前。若隐若现的飘忽着几道光亮,似剑似刀,尖端直指杜辰。

    好歹毒的阴魂,竟然想伤我命神。

    杜辰心里暗道一句,手中的小旗子一抖就插入了地上。

    “神照冥灯!”

    就在杜辰清喝一声之后,整个房间的绿光顿时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黄光,给人一种温暧的感觉。

    不过,杜辰却只能感觉到无尽的寒气正往他的口鼻间钻去。

    怱尔间,杜辰看到了一只只古怪的虫子布满了房间。形似蜈蚣,但是体形却又出奇的大,足间呈花色。

    落在地上的铜铁竟然直立起来,滴溜溜的转着,好像暗中有人操控着一般。

    幻觉,这些都是幻觉!

    他在心里告诫自己。可是当那些虫子一只只的朝他靠近的时候,他能听到那些怪虫发出了古怪的‘嗞嗞’声,当它们触及到杜辰的时候,他甚至能感觉皮肤传来久不停止的骚痒。

    紧接着,是钻心的巨痛,好像那些虫子正在啃食着他的肉。

    幻觉,全都是幻觉!

    杜辰心里怒吼着,可是他却无法消除这种幻觉。明知道它们都是不存在的,可是它们却骗过了杜辰的意识,不停的ci ji着他的疼痛神经。

    从起初的幻觉,已经慢慢演变成真实的痛感了。只是这种痛感是直接在大脑里的,而却以身体各处的形示表现出来。

    如果再不破除,恐怕杜辰会生生疼死。

    这种可怕的攻击就好像一种电脑病毒,它会感染电脑,让它无法正常的运行,或者超负责的运行。

    而现在的杜辰已经发现,他失去了对手的控制。

    猛咬了一下舌尖,体表真实的巨痛让杜辰获得了一丝机会,一丝捡起地上铜钱的机会。

    “哈哈哈,很快我就能占用你的身体了,如此完美的命神真是让人心动。”一个声音在杜辰的脑海中响起,震的他七荤八素的。

    “天为乾,地为坤,八方诛煞!”杜辰双手扣着铜钱,然后用力的甩了出去。

    咚,咚,咚!

    类似于打鼓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怪叫。

    霎时间,眼前一切幻像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趴在床沿的老张头。

    杜辰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无力的软了下去。

    不过,他知道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不,这不可能。”一丝尖叫从杜辰的脑海中响起,震的他七荤八素。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小小的阴魂竟敢上我身,找死。”杜辰怎么也没有料到,竟然还没有把对方完全从自己的意识里给驱除出去,还好他现在灵识稳固,不然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呸,半点修为都没有,还敢自夸,找死。”

    猛然间,杜辰感觉一丝黑气从自己的胸口钻出来,心中大惊。

    “阴阳无极,火雷印!”杜辰双手结了一个古怪的法印,猛得朝着自己的胸口一压。然后,他的身子猛得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一口精血就从杜辰的嘴里喷了出来,形成了一道血雾。在那血雾之中,隐约给看到一道怪异的身影,不停的扭曲着自己的身子。似乎想要朝杜辰扑去,但又被那血雾挡在外面。

    血气阳气极重,特别是精血,更是蕴含强大的阳气,一般的阴物若是碰触精血就会消散。而这只阴物竟然还能反扑,足见它的道行不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