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69章 蛤蟆邪灵

    徐驰和陈博弈用的是租来的车子,开着速度比徐驰那辆车要慢了一半还不止。以前陈博弈还没有感觉,但是上了山路之后这种感觉就很明显了。

    两个人一路狂奔,显得有些兴奋。特别是陈博弈,在帝都徐驰家的时候听过他后来去的九星墓都极为ci ji,可他却错过了。不曾想,现在竟然冒出了一个新的九星墓,而且还有盗墓贼挂里头,顺带把管雨弄‘疯’了,肯定超极ci ji。

    “应该就是前面的那个村子了吧?”看着导航,陈博弈眼露兴奋之意,一路颠簸让他骨头都快散架了,到了目的地之后自然能好好休息一阵,顺便打听好九星墓的位置。

    “不太远了,真后悔没开我的车过来。”原本徐驰还想让车子自己过来,可后想来想想还是算了,不能总依靠它。

    进了村子之后,徐驰和陈博弈都感觉到不对,因为村口盘踞着煞气很不对劲。

    “走,下车去那家看看。”徐驰用灵眼一扫,发现其中一户人家煞气冲天,显然有极为厉害的阴物作怪。

    等他们到了那户人家时,才发现这屋子里聚集了一大批人。

    “大叔大伯,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啊?”徐驰感觉十分的不对劲,便往里走去。

    “你们找谁?”村长立马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徐驰和陈博弈。

    “我们找管兵,管老爷子。”徐驰来之前自然了解过管雨的爷爷叫什么名字,所以顺口就问了。

    “管兵,找你的。”村子吆喝了一声,就看到一个七八十岁的老汉走到了村长旁边。

    “管哥。这里的事别和外村人说。”老村长显然不知道徐驰和陈博弈是什么人,可是看两人的神态就不像是普通人,所以有些担心村子里头闹鬼的事情传来,对村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晓得勒,村长你放心吧,我有分寸。”说着,管兵就往外走去。

    “这位小后生,你找我什么事啊。”管兵挡在了徐驰和陈博弈,不让他们往内院走去。

    “管老爷子。我们是医生,医治管雨的医生。因为她病情特殊,所以我们想去管雨被找到的地方看看。”之前不管是徐驰还是管家人给管兵家里打电话都没有人接,原来他是跑到别人家了。

    只是,他们聚集在这里干什么呢?

    “阿,原本是两位医啊,我孙女的情况怎么样了?”管兵一听是自己孙女的医生。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对于那件事,他一直很内疚,感觉如果自己没有带着孙女进山的话,她也不会走丢更加不会昏迷后变‘疯’。

    “现在差不多快好了,不过心理那一关还没有迈过去,所以我们想了解一下当时她处于身地,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这样,才能彻底治好她的病。”徐驰一边扯着瞎话,一边往里头瞧去。他自然感觉的出来。这个管兵是有意挡在这里。而且,他也感觉里面煞气腾腾,还有一些不该有的声响冒出。

    “那太好了,谢谢两位医生,明天天一亮我就带你们进山。”一听自己孙女的病有治,管兵老爷子瞬间就松了口气。

    “对了管老爷子,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徐驰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

    “这。这,这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村里有个人病倒快不行了,所以大家聚在一起准备给他料理后事。”管兵目光闪烁,还是不愿意将实情告诉徐驰和陈博弈。

    通方的眼神,徐驰也能判断出来他没有说实话。

    “原来是有病人啊,正好我们是医生,要不让我们进去看看?”徐驰心中一乐,刚说自己是医生,这个管兵就说里头有病人。不正给自己一个进去的理由吗?

    “不,不,不用,真不用。”管兵连连摆手,可是徐驰和陈博弈却从他身边越了过去,径直往里头走。

    “你们两个干什么。出去,出去,擅闯民宅是违法的。”老村长连忙招呼几个人挡住了徐驰和陈博弈。

    “这位老先生,你们这里出了邪物了吧,这样挡着是何意?”徐驰乃是正统的玄门中人,遇到邪物为祸人间岂能袖手旁观。

    “你,你说什么,没,没这回事。”被当场看穿,老村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连忙反驳。可是任谁都听的出来,这反驳还不如不驳的好。

    “是不是,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徐驰不想和老板长再说下去,因为里面的邪气越来越重了。

    “挡住他们,快!”

    老村长见势不妙,立马出声招呼其他人冲上来阻止徐驰和陈博弈。

    可是,他们两个人好像泥鳅一样,根本没有人能挡住他们的脚步。终于,两个人站到了那个邪气最重的地方。

    只见屋子里一个男人横躺在地上,满身是血,如果不是胸口还在起伏徐驰都以为他死了。

    除了那个男人之外,还有一个半跪在地上,而在那个男人面前是一个老人。不,应该说它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个怪物,面目狰狞,身上到到处都是胀出来的huang se泡泡,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博弈救人。”徐驰立马抽出了bi shou,朝着那个将男人压制在地上的怪物冲了过去。

    有了徐驰突然的袭击,那个怪物立马放弃了地上的杜辰,闪到了一边与徐驰对峙起来。

    “你很强!”对方感觉到徐驰身上澎湃的真元,有些忌惮的说了一句。

    “杜辰,怎么是你?”陈博弈扶起地上的人时,才惊讶的发现是自己的战友杜辰。

    “博弈,徐驰,你们怎么来了?”杜辰嘴角溢出一些血,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有了徐驰的出现,那自己的爷爷就有救了。

    “徐驰别伤它,我爷爷被附身了。”杜辰知晓徐驰的厉害,更加知道他手中的bi shou不简单。

    “原来如此。你放心,我有分寸。博弈,扶他们出去。”徐驰之前还感觉到奇怪,现在听杜辰这么一说就明白了。

    “你的身体很好,本尊看上了,给我死吧!”那个怪物朝着徐驰扑了过去。

    “不,这不可能!”怪物怎么也没有想到,徐驰气势突然一涨,一股浩然之气从徐驰的身体之中爆发出来。那一刻。它的身体好像被人扔进火海之中,每一处都传来剧烈的痛感。

    就在徐驰和那怪物打斗的时候,陈博弈已经扶着杜辰出门了。

    “你们快把他扶到一旁,我去将另外一个救出来。”陈博弈留下一句话之后就又转身回去了。

    “怎么回事?”老村长原本带着人堵在外面,可是因为害怕里头的怪物所以没有冲进去,

    “他们是我朋友,过来帮忙的。”杜辰虽然不知道徐驰和陈博弈怎么找到这里的。但是他知道这次危机应该可以渡过了。

    没一会,陈博弈就背着阿威出来了。

    “博弈,你们怎么过来了?”杜辰虽然看着伤的很骇人,但是这点伤对他来说还能撑的住。

    “这事比较巧,你先别说话,好好调息,我去帮徐驰。”陈博弈留下一句话之后,转身就进去了。

    可是进去之后他才发现,徐驰和那个怪物不见了。

    “这。这怎么可能?”刚才在背阿威出去的时候他还看到徐驰和那怪物还在缠斗,怎么一进一出的功夫人都不见了。

    “不对,不是不见了,而是陷入了什么阵法之中,该死的!”对于阵法,陈博弈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不是他擅长的。

    “不过以徐驰的能力,足以应付。还是等等吧。”陈博弈无力的垂下头,又回到了大厅里头。

    “怎么样?”杜辰看到陈博弈自己出来,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徐驰和你爷爷被拽进了什么阵法之中,我找不到他们。不过你放心,相信徐驰吧。”经过上一次的古墓事件,徐驰的能力大涨,陈博弈已经远远都不是敌手了,他还感觉恐怕自己的师父也未必能敌的过徐驰。

    “我信他,你帮我看看阿威怎么样了。”杜辰对徐驰还是比较有信心了。

    此时身处于一个阵法之中的徐驰正在寻找着那怪物的踪影,他感觉到自己并不是以肉身的形式存在。而是以‘精神’的方式存在。那种感觉,很像是上次在九星墓里遇到的情况。

    “你是从九星墓里头出来的?”徐驰知道,对方肯定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不错,本尊正是镇守九星墓的仙灵。”

    “我呸,就你还仙灵,明明就是一尊邪灵。”经过了上次猫仙和鼠邪的事件。徐驰对于这种邪灵存世的事件已经不怎么感冒了。

    “啊啊啊,你竟然敢对本仙灵无理,找死!”突然一个形同蛤蟆的东西出现在了徐驰的面前,朝着他吐出了舌头。

    “我道是何处邪灵,原来是一只癞蛤蟆。”徐驰笑了笑,手掐指诀朝着那头蛤蟆邪灵打了过去。

    “啊啊啊啊,找死啊,找死,本尊要让你灵台幻灭,迷失在记忆识海之中。”蛤蟆邪灵看上了徐驰的身体,自然是想让徐驰灵识破灭,这样它就可以将徐驰的身体据为已有。

    “你记忆如此混乱,大善,大善。”蛤蟆邪灵发现徐驰的识海之中被封印着许多记忆,更让它想不到的是很多竟然不是属于徐驰自己的记忆。

    这些东西,对于识海来说就是zha yao包,如果将这些记忆解封,就算弄不死徐驰的灵识,也能让他迷失其中,时间不用太久,自己就可以完全占有徐驰的身体,到时就算徐驰恢复过来,也无济于事。自己控制了徐驰的身体,事就成了定局了。

    徐驰也识海事件有些不妙,他固守心神,一边提防着蛤蟆邪灵,一边与它游斗。

    “哈哈哈,去死吧!”蛤蟆邪灵逮到机会,就朝着其中一个记忆封印射出了一道力量。

    “轰!”

    徐驰感觉脑中有一个声音炸响,大喝一声:“尔敢!”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一da bo的记忆碎片正在徐驰的脑海之中散开。让他无从抵抗。

    瞬间,他就被那些记忆给侵蚀了。

    “这,这是那轮回珠遗留的记忆?”徐驰看了一眼周遭,立马就想起来那是他获得隔空取物之后被赶出轮回珠的那些记忆。哪果不是因为他得到了那个主角的能力,恐怕轮回珠还在世,那个古墓也不会化成一滩水消失。

    “原来,那个蛤蟆邪灵是想我被禁固在这记忆之中,然后占有我的身体,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徐驰感觉,自己的心神要迷失了,好像又进入了轮回世界里似的,自己会变成那个主角,用他的视角去思考,完全没了自己意识。

    …………

    床上的被子并没有动过的痕迹,两人似乎都保持着盘座的姿势一个晚上了。

    “风师弟。我从何查起?”刑道人交目光投向了杏衣的风道人,和声道。

    风道人直起身来,理了理衣服,回答道:“如果我们贸然出访势必会引起那妖物的注意,可是留在这房中就算借住探妖镜也未必能寻得它的真身所在。”

    刑道人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突然,刑道人眼睛一亮,笑道:“风师弟,你观昨夜那个少年如何?”

    听到自己师兄的话。风道人脑中也闪过徐驰的样子,当下也点了点头道:“不错,是一个好苗子。但我们要借他的话,怕是将其扯入因果之中,对我们修行都不太好啊。”

    刑道人摇了摇头,说道:“非也,非也。云海城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等妖孽不除,定有更多人丧命,会将百姓卷入因果。我们这些外门弟子,受因果所累,比不得那些内门弟子。但是要弃云海城百姓不顾,你我修道还有何意义呢?”

    风道人点了点头,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他与自己的师兄都是一修真门派的外门弟子,因为资质差只能习一些除妖之术。对他们来说,除妖不仅是本份与职责。更是一种追求。

    但凡是一些大门派,都会成立外门,由外门弟子行走人间。一来是为宗门斩妖除魔,二来是为宗门寻找天质卓绝的弟子,三来是在凡间之中谋求利益。

    而这个风道人与刑道人,似乎只对第一个感兴趣。在他们眼中,除了斩妖除魔之外,便装不下别的东西了。

    “师弟,你身上可还带着内门赐下的那道灵符?”风道人突然站了起来,眯了眯眼,脸上闪过一抺异样的的红晕。

    刑道猛的站了起来,沉声道:“难道师兄是要用那灵傀符?”

    风道长捋了捋须,答道:“不错,难道师弟没有感觉这都是上天的安排吗?灵傀符要求极高,原以为到了你我手中便无用处了,可是那孩子……”

    刑道长点了点头,想起那灵傀符的作用。

    这等灵符,只可用在凡人身上,但却需要体中遗留有先天灵气的人,才能使用,不然就会人魂俱灭,从而使施符之人背上孽债。

    修行界之中,最为忌讳的就是灭人神魂,只有邪魔歪疲乏才会如此做。

    一但种下灵傀符,中符者就会成为施符者的眼睛,成为施符者的器兵。只要激发受符者的先天灵气,便可金刚不坏,战无不胜。当然,这种效果并不会长久,视其先天灵气而定。

    “可是……”

    刑道长似乎还有些一些担心,可是风道长却道:“师弟,灵傀符是最适合的方法。师弟可别忘了,你我身上还欠着一份孽债,若不抵过便要受天雷之罚。师兄这么做虽有出于私心,但也是为这海云城的百姓着想。”

    刑道长最终于点了点头,从袖子里取出一张蓝色的纸符来,上现绘着奇怪的文字,好像会动一般,十分玄妙。

    风道长接过那道灵符,袖子一抖,竟然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眨睛的功夫,风道长便出现在了徐驰的房间里。

    看到徐驰趴在地上,风道长不动声色的取出方才从刑道长手中拿来的灵傀符,嘴中轻声的念动着什么。

    只见那原本挺立的灵傀符突然软了下来,一抺lan guang闪了出来,朝着徐驰的背部钻去。片刻的功夫,徐驰裸在外面的手臂上就多出了一些散发着淡淡lan guang的符文,不由的游动着,慢慢的暗淡下来,直至内眼无法看到。

    风道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徐驰抱了起来,放到床上,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风道长冲着刑道长点了点头。

    这时。刑道长又掏出一面镜子来,上面似乎也绘制着与灵傀符一样的符文。

    将那面镜子往空中一抛,并没有掉到地上,而是浮在空中。

    此时,镜中慢慢的泛起了lan guang,显现出一些影像来。

    只见徐驰躺在床上,轻轻的翻了一个身。

    “起!”刑道长手捏指诀。[平南言情小说网]对着镜子道。

    而那镜中的徐驰慢慢的站了起来,挠了挠头,似乎有些茫然。

    …………

    “奇怪了,我明明记得自己倒地上了,怎么又跑回床上了?”徐驰不知道自己身上被人中了灵符,只感觉刚才身子有些痒,便醒来了。

    看了一眼不远处桌底的碎杯,徐驰露出一抹微笑。

    事实证明,自己可以通过意志[想法]达成心愿。而且并没有复原。只要自己一直专注与一个想法,就不会出现随机性的问题。

    “只要能不断的训练,我应该可以掌握这种能力。”徐驰感觉,随机性跟目的性会产生不同的结果,随机性的想法如果达成了应该会复元,而目的性的意识控制却不会,但是会让自己有一种被人抽空力量的感觉。

    所以昨夜他之所以昏倒。是因为他脱力了,不然他不会记得自己昨夜趴在地上,而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跑回床上。

    好好的梳洗了一番之后,徐驰才慢幽幽的走到楼上,打算看看那两位道长有什么事要吩咐自己的。

    徐驰才走到门口,便听到里头传来声音道:“小友,劳烦你去海云城转一圈,见到有可疑之人立刻回来告之我们,事后定有重酬。”

    徐驰一听,感觉这差事大好。

    不就是转转海云城嘛。这个本少爷最擅长了。至于什么可疑之人,这倒也容易。徐驰的身子没被自己占用之前,曾有一发小,叫柳离,浑号海云一通,知晓海云城一切大小事情。海云城近万人他都见过。

    若说要找什么可疑之人,这个柳离绝对是最佳人选。

    转而到楼下,徐驰这才想起来昨天姜媚说自己的用度可以去跟小碧要,于是他随便找了一个由头,相信那两个道长也不会为这些锁事与别人解释什么。

    “什么,一百五十两?”小碧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徐驰竟然开出这一个天价。

    徐驰嘿嘿一笑,说道:“小碧姐,反正这钱也不是你出,你就尽管去报吧。”

    小碧看了一眼徐驰,心道:这还是那个傻小子吗?

    果然,没有遇到半点阻碍,一百五十两沉甸甸的银子就到了徐驰的手中。

    看着徐驰得意的样子,小碧不由的低声道:“徐公子,虽说姜老板交待过了,可是她并不是那种随意让人占便宜的人,你自己小心。”

    面对小碧的关心,徐驰眨了眨眼睛,笑道:“小碧姐你放心好了,我心里有个度。好了,我可是要去办事了,先就不叨唠了。”说罢,徐驰抖了抖衣服,朝着外面走去。

    一百五十两,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以徐驰老爹的能耐,那也得杀好几千头猪才能赚到。搁在怀中,徐驰不提有多高兴了。

    离开了媚兰坊之后,徐驰就朝着海云城最大的酒楼走去。因为那里消息灵通,是柳离做生意的地方。

    一路上,徐驰抬头挺兄,引来一群人纷纷侧目与议论。

    “你瞧,那不是徐一刀的傻儿子嘛,今天是抽哪门子风,竟然扮起公子哥来了。”

    “你还真别说,颇有少爷的感觉。”

    “去去去,那厮就是一傻子,那衣服套在他身上就是一浪费,要不哥几个上去扒了换些酒钱。”

    面对这些议论,徐驰浑不在意。

    在他的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个二狗。他兴许是得了姜媚的命令。前来监视与保护自己的。

    “徐傻子,你这身衣服蛮光鲜的,跟少爷我换换如何?”一个二流子走上前来,将手反搭在了徐驰的肩上,目露凶光,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徐驰嘿嘿一笑,立马就认出了眼前之人。

    胜仔,南街的小混混,平日里也不干什么正事。喜欢坑蒙拐骗外加好赌。原本的徐驰脑子里还零星的遗留一些深刻的记忆,这个胜仔就是其中一个。

    几年前,徐驰与柳离在街上玩耍,而柳离不小心撞到了胜仔。结果徐驰与柳离便被胜仔给教训了一顿,还把柳离泡在粪桶里,所以让徐驰对这个胜仔恨之入骨。

    虽然现在的徐驰不是之前的徐驰了,但是既然这个欺负过自己跟自己兄弟的人。他自然是不会换过的。

    于是,他脸上摆出一抹笑容,说道:“换衣服多没意思,胜哥要喜欢我给你买几套都成。不过眼下兄弟我有些饿了,想去海风楼吃点东西,不如咱小酌几杯?”

    胜仔一听,顿时乐了。不仅有好衣服,还有一顿好吃的。海风楼,那可是海云城最顶级的酒楼。就算是他也只在门外观望过,更别说是上里头吃饭去了。

    “兄弟们,徐傻子请客,海风楼!”胜仔招呼着他的几个手下,嘻笑的跟在徐驰的后面,准备大吃一顿。

    徐驰冷笑一声,大步的朝前走去。

    二狗跟在徐驰的头后。不解的看了看徐驰。不过他却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跟在徐驰身后,保持着距离。

    自从半年前二狗在训练徐驰时,突然天降神雷击中了徐驰。当时徐驰全身大放紫光,身子如同神灵一般漂浮在空中,把二狗给吓傻了。

    当时二狗以为徐驰死定了,可是不到半刻钟的时候徐驰就苏醒过来了,但是不记得了许多事情。

    但是这并不是让二狗害怕,让他怕是徐驰盯了二狗一眼,就让一种人掐住脖子不能呼吸的感觉。

    一想到当日的时间。二狗就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海风楼作为海云城最顶级的酒楼,其地理环境也是最为优越的。

    南临海云港,每天有许许的商船停靠,为海风楼带来大量的顾客。除止之外,海风楼所在的交通四通八达,加上海风楼是海云城内最高的建筑。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它的位置。

    在海云城流传着一句话‘想要炫富上海风’,而如今胜仔就是怀着这样的一种心态。

    他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海风楼的面前,微微抬起头来,笑道:“没有想到我胜爷也能在海风楼大吃大喝了,看胡成那帮徐子以后还敢不敢嘲笑我。”

    徐驰听了之后笑而不语,走到了海风楼台阶的左边。

    那里摆着一个小凉棚,一个穿着破旧的干净衣服,身子瘦小的少年靠在藤椅之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徐驰走到那少年的面前,将书一抽。

    “哪来的混小子,把书还我。”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少年的身上传来。

    “柳离。”

    “徐驰!”

    两人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吃惊的表情。

    “娘皮咧,你这小子怎么穿得这么气派,不会是发大财了吧?”柳离绕着徐驰走了一圈,品头论足道。

    “阿离,你怎么瘦成这样了?”上一次见柳离还是三个月前,那时徐驰刚刚到这个世界不久,怕与柳离接触太多而暴露的身份,所以便极少见面。

    “哎,别提了,上次接了个娘们的活,她满意就让人在我饭菜里下巴豆,足足做了十天,我能活着就不错了。”提起这事,柳离气的直咬牙。

    柳离与徐驰原本是邻居,八年前柳离的唯一的父亲也过世了,徐驰他爹看不过眼就收留了柳离,直到三年前柳离说要独立,便没住在徐家,而是到处跑,混成口饭吃。所以在柳离的眼中,徐驰与他老爹就跟自己的亲人一样。

    前段时间徐驰‘大病’,还与自己大吵一场。他背地里回过几次徐家,看到徐驰没事后才安心。

    今天见徐驰来找自己,他心中十分欣喜。

    “什么婆娘这么狠,你告诉我,我也让她偿偿这滋味,竟然敢欺负我徐驰的兄弟。”徐驰没有料到竟然还有这种狠毒的女人,愣是把一个特别壮实的柳离变成一副病秧秧的样子。难道她就不知道,人一直拉肚子会脱水而死吗?

    “行了,那婆娘只是来海云城办事,早走了。对了,你怎么穿成这样了?”在自己的印像之中,徐驰是那种一分钱也舍不得花的人,若说要他拿钱去置办奢华的衣物是绝无可能的。

    徐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笑道:“这样穿不是很好吗?反正不要钱,不穿白不穿。走,请你大吃一顿,我有事找你帮忙。”

    柳离意会的笑了笑,心想:这才是我认识的徐驰,还是没变。

    而透过镜子看到这一切的刑道长摇了摇头,对着风道长道:“师兄,真的这样由他去,不用操控吗?”

    风道长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玉徐,说道:“你观此子借我们的名头骗取银子这事如何?”

    “胆大,心细,有分寸。”一百五十两也许对常来人说是一笔大钱,可是徐驰说要出去采办布置法坛的器物,什么都要用最好的,一百五十两也不算太多。而且这孩子从来没有接触过道人,竟然会想到要采办布置法坛用的东西。

    “那就不用担心了,他找那孩子,多半说明那孩子能帮到他,我们就耐心等着吧,相信他会有收获的。这样一来,可以省去消耗。”风道长捋了捋须,极为自信的说道。

    “希望如此吧。”说完之后,刑道长继续盯着面前的镜子。

    被徐驰拉着走到了海风楼的大门,柳离便压低了声音道:“阿辰,我们真去海风楼吃啊,那里吃一顿少也是三十几两……而且,而且还有那些混蛋。”说着,柳离拿目光看了一眼身后的胜仔等人。

    徐驰哈哈一笑,说道:“就他们,配吗?”

    “徐傻子,你这话什么意思?”胜仔大怒,冲上前去就要给徐驰一个巴掌。

    眼见就要打中徐驰了,而徐驰脸上还带着一抹笑意。

    只见那徐驰抬起手来,抓住了胜仔的手,用膝盖用力一顶,骂道:“别以为你仗着自己有几分力气就可以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下次如果再敢放肆就让你永远没有机会站起来。”

    “傻子,你敢打我,找死。兄弟们,搞残他。”胜仔勃然大怒,混了这么多年,他还没有被当着众人的面被打的。

    “快跑。”柳离不知道今天徐驰是抽哪门子风,平日里他见到这个胜仔就绕着走,绝不会请他喝酒,更别说敢动手打他了。

    “跑,为什么跑。二狗,给我废了他们,一人一条腿,然后扔粪池里。”徐驰已经看到二狗冲上来了,扔给对方一个笑容,负着手道。

    二狗没有一点犹豫,一拳打在胜仔的脸上,将他一拳击飞。

    余下的几个人见此情况立马就转身往台阶下跑去,可是二狗岂能让他们如意,手一抖,几枚碎银就打了出去,无一落空。

    “真的要打断他们的腿,然后,然后……”

    “二狗,你没听见我说什么吗,要不要我重复一遍?”徐驰今天算是稳吃二狗了,料定他不会不听自己的。

    二狗无奈的点了点头,先是走到胜仔的面前,沉声道:“小子,要怪就怪你今天不该得罪徐公子。”说罢,二狗也没有再废话,只接在胜仔腿上打了一拳,传来咔嚓的声音。

    “啊……”胜仔惨叫一声,死死的按住自己的大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