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70章 轮回珠的遗留问题

    徐驰冷冷一笑,对着柳离道:“还记得小时候他对我们做过什么吗,今天我也要让他偿偿泡在粪池里的感觉。”

    说着,徐驰朝着那胜仔一步一步走去。

    “徐傻,不,徐公子,您大人有大量,饶过小的吧。”胜仔怎么也没有料到,凶人二狗竟然对徐驰言听计从。如果早知道的话,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打徐驰主意了。

    “这话以前我们也说过,可你饶了吗?”徐驰的小手在对方脸上用力的拍了拍,对着二狗道:“拎着这家伙扔进茅房,其余人打断一条腿就放了。”

    这些无赖一无权二无势三无财,只要废掉他们一条腿,徐驰就不相信他们还有能耐对付自己。

    “好,我也打几个巴掌。”柳离自然记得自己儿时受的欺负,不由的也怒上心头,两手在胜仔脸上用力的扇了几个巴掌。

    就在这时,一群官差正朝着这边跑来,看到面前的惨象,不由问道:“是谁打人?”

    二狗正在料理最后一个流氓,便站了起来,大声道:“怎么,你们连我的事也敢管?”

    二狗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以前他只畏惧一个姜媚,只是现在多了一个。但是对上这些官差,他的匪悍之气就爆发出来了。

    那名官差立马认出了二狗,立马抱拳道:“原来是狗哥办事,小的眼拙了。小的们,我们回去吧,还有几条大街要巡逻呢。”说完之后,立马招呼的手下跑开了。

    笑话,跟二狗作对。他可是连县令都敢揍的人,与他作对不是自找苦头吗?

    徐驰看了一眼二狗,笑道:“没想到你的凶名还不小,以前倒没发现。”

    面对徐驰的话,二狗挠了挠头,有些站立不安的样子,笑道:“见,见笑了,若没别的事我就把他拎过去了。”

    徐驰点了点头。道:“别搞出人命就行了。”

    说完之后,徐驰就拉着柳离的手,朝着海风楼走去。

    刚才海风楼上看热闹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人说什么,好像就在看街边耍猴似的。

    原本海风楼门口站有两个小厮,专门挡那些没钱却想进海风楼的人,但是看到先前徐驰在门口弄出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要该挡下他。

    就在他们犹豫之时,徐驰摸出一锭银子扔了过去,说道:“给我找个雅间,余下的赏你了。”

    那名接过银子的小厮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虽然进海风楼吃饭喝酒的都是有钱人,可是不见得都像徐驰这样大方,一两银子眼睛不眨一下就扔过来。而那名没有接住银子的小厮暗恨自己手脚太慢了,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换上笑脸对着徐驰做了一请的手势。

    身后的柳离也瞪大了眼睛。跟着徐驰的后面。

    今天对他来说,实在太意外了。

    他心中好奇,近来发生了什么事,让徐驰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跟着小厮进了雅间之后,徐驰就胡乱点了一些东西,因为以前没来过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比较对自己味口。

    “阿辰,你说吧。究竟是什么事,还要你这样大费周张?”柳离与徐驰亲如兄弟,所以说话也直接。

    “是这样的,昨天姜媚找我过去伺候两个道长,所以我现在花着她的钱为人办事,你别心疼。”在零星的记忆之中,柳离是一个节俭也是心疼钱财的人,自己这般花销估计他看不过眼了,所以便解释道。

    听到‘道人’二字时,柳离眼睛一亮。挪了挪位子,跟徐驰挨近了一些,悄声问道:“是什么样的道人,穿的道袍之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

    徐驰想了想,回答道:“两个年长,面目慈善的道人。至于标志嘛,大概是这样的……”徐驰用手沾了一些茶水,在桌子上画了起来。

    “南,南行宗的道人,我的天啊……”柳离瞪大了眼睛,噌的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真的有妖物了,真的有妖物了,阿辰,我们逃吧。”

    “什么南行宗,什么妖物,阿离,你说清楚来。”原来徐驰心底就有一丝怀疑,这个古怪的世界究竟有没有妖物。可是看了柳离的表情,他感觉这事不假。

    听了徐驰的话,柳离喝了一口热茶,定了定神道:“徐驰,你还记得我从何先生那里盗来的那本书吗?”

    徐驰摇了摇头,他只能零星的提取一点原本徐驰的记忆。

    “你瞧我,都忘了你得失魂症了。你瞧,就是这本书。”说着,柳离从怀里摸出一本巴掌大小的书来,首页上的字都被磨得模糊了。

    徐驰拿起来,翻开去一看,上面写着《世界背后的世界》这几个字。

    接下往下翻去,徐驰便看到了类似日记一样的内容。

    其首篇是这样写的。

    洪元九年,七月三日,夜有大雨。

    这夜我行商露过一个小镇,在一处农户家借宿。晚饭过后,家主告诫我夜里不能点烛,不然就会被妖物吃掉。

    我心里不禁感觉荒诞,想这朗朗乾坤,岂有妖物存在。再说了,我行商十余年,住过荒山野岭,睡过坟地,何曾见过什么妖物,连鬼都没见到。

    可是,后来我却信了,原来真的有妖物。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睡下后不久我便感觉肚子不舒服,便起身想去方便。

    可就在我点起烛火后不久,一阵寒风来袭。可是当时门窗紧关,按理来说不会有风吹进房内,但我当时也没怎么在意。

    可就在推门之后,我便看到一个浑身是血,面泛青光的怪物。

    我大喝一声:莫要伴鬼吓人,我不惧你。

    那怪物并没有听进去我的话语,反而朝着我扑了过来。我挥手一挡,只觉手一凉,然后便看到那只怪物抓着我被扯下的整条手臂用力的啃着。

    我吓傻了,转身就逃,却听到背人有人喝道:妖物,休得伤人,看贫道收了你。

    待我回过头去,只见到一道刺眼的光芒,照得我睁不开眼。

    等光芒暗淡之后。我再睁睛时,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当我以为这一切是梦时,可我却感觉不到了我右手。

    原来,一切都是真的,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物。

    也许是那道人救了我,因为我看我的半截手臂时,上面并没有血迹。反而结了疤。

    经过那晚,我感觉这个世界的背后隐藏着另外一个世界,我要去寻找它,我要去找那个能杀死妖怪的道长。

    徐驰看完这篇之后,接着往下翻去。

    洪元十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晴。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那个背后的世界。借着我行商的机会,我走遍了大江南北。四处打听妖物鬼怪之事,一路上也听闻了不少。

    那一切,听起来都是神神道道,虚虚幻幻。

    可是我感觉,它们应该都曾发生过。

    这一天,我到了江南的一个小镇。因为前几天我遇到一个逃难的路人,说是他们村里出了chi ren的妖怪。大半人的都被妖怪吃了。

    刚进小镇,我就能感觉到这里的异样。

    原本是六月天,可是这地方竟然出奇的寒。这种冰冷,是寒至骨髓,让人发颤的那种寒。

    我料定这里一定存在妖物,但是我不能确定是不是还会有当年一个厉害的道长,来收服这里的妖怪。

    心中虽然又喜又怕,可是我并没有犹豫。这过往的几年里,我学了一些武艺,与当年那个手无寸铁的人已经不同了。再者。就算今日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后悔。

    因为我知道,我已经证实了一些东西。

    进了镇子我转了一圈,并没有见到一个活人,整个镇子空荡荡的,显得是那样的孤寂。如果妖物在人间横行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个地方变成这样。那,将是我们这些凡人的末日。

    到了夜了,我并没有留在镇上,而是到了镇外的一处破庙里过夜。

    当时想,也许那些佛相能镇住妖物。

    当夜色将将降临之时,我便听到了一阵鬼哭狼豪从远处传来,让人直发毛。

    而就在这时,一个道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开口便道:若想活命,速速离去。

    我哪里肯依,便求着他带我前去收妖。

    道长不同意,说那妖物他也没有信心对付,已经通知了师门。

    当夜,我与道长聊了许久,终于得知了像道长这种修士的存在。用他的话说,他们是修真之人,以斩妖除魔为已任。

    在我苦苦的哀求之下,那道长答应如果他能活着回来,就带着我回他的师门,修习斩妖除魔的本事。

    只是我等了两天两夜,也没有等到那道人,而鬼叫也越发的频繁起来。

    于是,我便离开了,去寻找那个叫南行宗的修真门派。

    看到这里,徐驰还发现上面画了一个小图,与刚才自己所画的一模一样。

    徐驰立马接着往下翻去,快速的浏览了一番。

    最终,这本日记的主人也没有找到那南行宗,一路上也遇到不少类似的事情,总是能逢凶化吉。到了生命的尽头之时,他也没有找到南行宗,最后病倒在一间客栈之中,将日记寄回了家里,便结束了。

    徐驰交日记本递给了柳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边吃边聊。”见菜已经上了,徐驰便动了筷子。

    柳离有几次欲言又止,因为他看到徐驰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半响,徐驰才道:“阿离,这事我们暂且不能与旁人说。”徐驰感觉,既然真的有修真界存在,那么那些修真之人一定不希望这事情被凡人知道。

    若不是看过许许多多的修真小说,也许徐驰现在就会回到那媚兰坊,求那两位道长收自己为徒弟。

    柳离点了点头,说道:“既便我们说了,也没有人会信的。只是我们可否去求那两位道长收我们为徒呢?”

    徐驰摇了摇头。缓声道:“你感觉就凭这一本日记,他们会承认自己是修真之人吗?”

    柳离摇了遥头,他也知道那个世界一直隐藏在背后不愿意公开,那就说明那些人在刻意隐藏着。

    “现在不是有妖物出现了吗,只要我们在场看到他们除妖,再求他们的话胜算会大上几分。”徐驰将菜送进嘴里,微微一笑。

    柳离点头称是,细问了徐驰今日寻他的目的。

    知晓之后,柳离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只要早点找到那妖物的下落。就可以早日见到那两名道人,求他们收自己为徒弟了。

    只是,徐驰跟柳离并不知晓,他们的全盘计划已经被刑道长与风道长听去了。

    在房中,刑道长微微一笑道:“原来内门的斩尘道长便是那日记的主人,只是不知斩尘道长若要得知百年后他的日记落在两个少年手上,是什么感想呢?”

    风道长也点了点头。接着道:“那徐驰是屠夫之子,且受了因果煞气。其父罪孽不浅,却应在了那孩子生上,着实有些可惜了。倒是那柳离,似有仙缘,若此事了结之后,倒可成全于他。”

    修真门派收徒弟,要观品性,天赋。以及个人仙缘。

    而徐驰身上煞气极重,若是入了修真之道,只怕会心生魔障,遁入魔道,日后为祸苍生。倒是那柳离,根骨不俗,又知晓修真之事。仙缘已俱。至于品性,方才他们在镜中也观了一番,也没有什么异议。

    如果日后柳离能进得内门,于刑、风道长二人而言也是天大的好事。

    “师兄,如果那孩子先天灵气尽去,不知煞气是否会夺其性命?”刑道长看着镜中的徐驰,有些惋惜。说实话,他十分看中这个徐驰,如果他能投入南行宗,想来日后作为不小。

    风道长摇了摇头。正色道:“这此身上之所以先天灵气不散,与那煞气有关。我推算过此子,他这煞气应是从娘胎里便有了。如果他心术正,应不会有性命之忧。若心术不正,便会被煞气所侵,为害他人。只是这不是我修真之事。他总归还是一个凡人,我们插不得手。”

    刑道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道法虽然驳杂繁多,却没有一样可以驱除煞气,真是可惜了。”

    “天道因果,岂是我等能干涉的?”

    良久,房间里悄无声息。

    而那边的徐驰与柳离正吃得欢,肚子也撑的鼓鼓得。

    “阿辰,这一顿太好吃了,吃的我都要撑死了。”柳离拍了拍肚子,看了一眼桌上的菜,实在是吃不下了。

    一边剃着牙,徐驰一边道:“嗯,这海风楼不愧是最好的,做的菜果然有一手。”恍惚间,徐驰都以为自己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一结账,柳离就心疼了。

    “这也太贵了,一顿饭竟然要四十三两。”

    徐驰嘿嘿一笑,说道:“心疼啥,以后好日子有的是。”徐驰打算再捞一笔,然后让老爹停下手中的屠刀,自己去找姜媚租间铺子做生意。他就不信了,凭着自己的见识,与后世的知识会在这古代混不开。

    柳离点了点头,心道:以后真的成了修真之人,岂会缺银子?

    “走吧,吃也吃饱了,该干正事了。”徐驰拍了拍手,走出了海风楼。

    出了海风楼不久,柳离就领着徐驰往天水街钻去。

    天水街领近港口,海风极大,吹的来往的路的头发杂散。徐驰与柳离还有跟在不远处的二狗也不例外。

    “阿离,你有多少把握?”

    想要在一个有近七万人口的大城寻找一只妖物,就同大海捞针一般。

    “我也不知道,不过先去王大妈家瞧瞧总没错。”说罢,柳离便不在说话,眼睛在四下扫来扫去。

    徐驰回头看了一眼二狗,心中的不安感稍稍平静了几分。

    妖怪,这玩意听着就怪吓人了。

    哪怕徐驰看过无数的鬼片、僵尸片、丧尸片、异形片,可是真的要与那妖怪面对面的时候,心理还是有些恐惧。

    尼玛的,谁知道那妖怪长的是倾国倾城之色。还是拥有不吓到你叫妈就不行的‘威势’?如果直接是一开膛手,见面就把你撕个稀巴烂,那小命不就玩完了。

    就在心中翻江倒江的想着那妖怪的‘姿色’之时,他便听到柳离沉道一声:“到了。”

    徐驰抬眼一看,只见巷子口站着两个官差,一人靠着一面墙,精神有些萎靡。

    看到徐驰跟柳离走来,其中一个便挺直了身子,将二人拦了下来道:“一边玩去。没看到差爷办事吗?”

    柳离给徐驰打了一眼色,上次他想进去也是被人拦下来的。

    “两位差爷,我是奉了李标大人的命令前来查看一下现场,麻烦通容一二。”徐驰虽知那李标并不是什么大人,可是他是知府大人的堂地,这些官差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声。

    那两人先是一愣,随即笑道:“笑话。李标大人岂能派你这小娃儿来查看现场,想骗我们你还嫩点。”

    他们见徐驰一身华衣,但是却没有什么印信之类的,就算他真的是那李标派来的,只要没有知府大人的印信,谁也不能进去。

    “二位差爷,我也是见你们辛苦才这般客气。如果你不让道,我现在就回去告诉大人,说你们挡了我的路。看到时你们是丢了饭碗还是被人责罚一顿。”说着,徐驰衣袖一甩,转过身对着柳离道:“走,我们回去告诉大人。”

    看到徐驰转身就要离去,那两位官差就急了。

    万一徐驰所说的都是真的,到时怕不仅丢的是饭碗了,日后在海云城能不能呆下去都是一个问题。

    “小公子别介。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并非不愿通容。小公子,你看这样可好。”说着,那名官差欠了欠身,接道:“知府大人有命,当凡进入现场之人必须执有他印信,若小公子能取出印信,我们自然可以放行。如果没有,那就劳烦公子走一趟,取来印信。”

    徐驰抬头看了一眼那说话的官差。心中暗道:好一个官差,古人都这般聪明吗?

    他这么一说,如果徐驰再用刚才那些话,岂不是告诉人家自己在无理取闹,拿着李标的名头在威胁他们,防碍官府办事?

    还有。对方的话里也说明了,他们奉的是知府之命。李标再大,也大不过知府大人吧。

    “不必麻烦了,这是印信,你们放我们过去吧。”二狗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掏出一块黑色的木牌。

    “原来是二狗哥,几位请,请。”那名官差抹了抹冷汗,就刚刚与徐驰说了那些话,已经让他心里发虚了,见到凶名远杨的二狗,但是恐惧不已。

    徐驰看了一眼二狗。

    “是老板吩咐的,没想到真用上了。”二狗嘿嘿一笑,故作轻松道。

    他最惧的,就是徐驰的眼睛,只要徐驰一看向自己,他就立马把头低下去。

    “倒是媚姐考虑的周全,我们走吧。”说完之后,徐驰便将二狗一推,让他在前面领路。

    好说二狗也是功夫了得,若真遇到那妖怪,也能相博一二吧。

    顺巷子走去,才十几步开外,徐驰便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二狗立马警惕起来,手按着腰间,似乎随时准备拔出腰刀。

    倒是柳离一脸平静,走到一处贴着封条的门前,用力将门一推,传来“吱嘎”一声。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夹带着腐臭味传来,让人的胃不住的翻滚。

    “哇!”

    柳离趴在门口猛的吐了起来,面色发青。

    徐驰走到门前,扫了一眼,顿时也感觉胃中有一股酸味直冲而上,却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面前血腥的场面,比起他爹杀猪时可要血得腥多了。不过可能是因为徐驰自幼见惯了血腥,又或者说连《地下道与美人鱼》这类血腥片都看过的徐驰来说,已经有了免疫力了。

    二狗撇了一眼之后,只是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为所动。

    徐驰四下看了看,拾起一根竹条,朝着院内走去。

    在小院之中,横七坚八的躺着八具尸体,所有尸体的胸腔与腹腔都破开了,蛆虫正在不停的蠕动着。

    徐驰走到其中一具尸体面前,用竹枝翻翻,悟着鼻子道:“所有内脏都不见了,应该不是腐坏的。你们看这些伤口,都是锋利的爪子撕开的,应该是动物一类的妖物。”

    徐离终于止住了呕吐,但是并不敢走上前来,双唇颤抖道:“阿,阿辰,你,你怎么不怕?”

    “怕,当然怕了。可是我更怕,变成他们一样。”如果那妖物当真那么了得,怕是海云城的人无一幸免。

    二狗在院子里走了一圈,然后回到了徐驰的身边道:“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阿离,你去把那两个官差叫来,我有话问他们。”徐驰离开了院子,站在门口又往里看了一眼,眉头一直皱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一会的功夫,柳离就带着两个官差过来了。

    “不知道叫我们过有什么事情?”其中一个身子略为高瘦的官差撇了撇头,看了一眼院子内立马又缩了回去,看他面色显然也是被吓的不轻。

    “我想请教一下,案发当夜可否有街坊邻里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那两个官差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人听到什么响动或者呼唤,案发第二天隔壁老无赵家的孩子找王家孩子时才发现的惨事,我们得到消息之后立马就进行了盘查,并无异状。”

    徐驰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两位大哥,那赵家的小孩现在何处?”

    “是这样的,知府大人为了不让四下的百姓乱说已经把他们暂时移置到府衙内了。”

    徐驰看了一眼二狗,转过身来对二位官差道:“麻烦你们将这些尸体烧去,不然这样放在这里弄不好就会引出瘟疫,那可就麻烦了。”徐驰不知道那妖物身上是否有什么病毒之类的,还是小心为上。

    “这……”那两名官差显然有些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