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72章 遗留问题下

    若只凭风道长与刑道长的力量,就算拼了老命也不见得是这鬼刺妖狐的对手。可是现在不同,他们还有徐驰,这个身具先天灵气的灵傀。

    只要完全激发了徐驰身上的先天灵气,就足以将这只鬼刺妖狐给灭杀了。原本风道长为了保护徐驰只激发了他身上的不足六分之一的先天灵气,只要将徐驰身上半数以上的先天灵气给激发了,收拾一只鬼刺妖狐还是绰绰有余的。

    “哈哈哈,知道怕了吗,你们统统准备死吧。”鬼刺妖狐狂笑一声,目露凶光的盯着徐驰,再而把目光转向了刑道长,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而此时,风道长正在那媚兰坊之中不停的变幻着指诀,以激发徐驰身上的先天灵气。

    “灵狐,贫道念你修行不易,如若你愿意与我二人回师门清修,我们愿意放你一条性命。”刑道长盘腿而坐,他知道激发徐驰的先天灵气需要时间,所以打算拖延一二。

    “我呸,知道本君修行不易,你们这些臭道士还步步紧逼。识趣的话就赶紧滚,本君可以既往不咎。如若不然,别怪本君的骨刺不请情面。”,先是受了炼妖阵的阵火伤及妖魂,而后又被刑道长所伤,如果发动鬼刺需要时间来恢复。

    彼此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点破。

    “既然你不愿回头,就别怪我们替天行道了。”身上隐隐散发着幽光的‘徐驰’沉喝一声,一道罡气就蔓延了出去。

    “呸,天道。对我们妖族而言chi ren就是天道,这与凡人吃那些畜生有什么区别。他们吃得,凭什么我们吃不得?”

    “人有灵智。非畜生可比,妖孽你休要狡辩。”刑道长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妖怪嘴里的之种论调了。

    “可笑,你们非得把你们臭道士的天道加在我们妖族身上,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看谁的天道更厉害。”鬼刺妖狐冷笑一声,背后的一枚骨刺突然腾空而起,朝着那徐驰激射而去。

    徐驰双手一挥,罡青聚集成一朵青色的莲花挡下了骨刺。

    而就在间隙,风道长已民经激发了徐驰身上三分之一的先天灵气。双眼之中隐隐有异火在燃烧。

    “不,不可能。先天灵气,因果煞气,你们竟然选择了这样一个人,就不怕他一念坠入魔道吗?”鬼刺妖狐大惊失色,感觉着那腾腾的煞气与先天灵气混杂在一起,神念俱灰。

    但凡一念成魔之人。心中都会有魔障,陷入无尽的嗜血之中,只有不断的杀人才能让心中的魔障平息,从而转变成一个魔。

    而徐驰身上的先天灵气与因果煞气一但发生混乱,或者说因果煞气压过先天灵气,他就极有可能坠入魔道。到那时,生灵涂炭,海云城怕是无人能幸免于难。

    “疯了,你们疯了。快停手。”鬼刺妖狐怕了,因为一定完全激发了徐驰身上的先天灵气,第一个死的就是它。

    “已经晚了,这一切因果都由你而起。”徐驰冷笑一声,双手不停的变幻着,一道道光球凭空冒出,带着摄人心神的力量。

    “不。不要。我愿意跟你们回去,我什么都愿意。”鬼刺妖狐不住的往后退去,向刑道长求饶。

    可是徐驰完全不理会鬼刺妖狐,释放出一道道光球,击向那妖狐。

    鬼刺妖狐不停的躲闪着,心里已经恨透了刑道长与徐驰。同时,它也后悔为自己要来到海云这个地方。

    “师弟,你已经控制不住徐驰了,速速回师门,请人前来平息此事。[平南言情小说网]”刑道长知道。徐驰十有**会坠入魔道,好在先下布下了炼妖阵,可以将他困在这里一段时间。

    “不,师兄,我不会抛下你的。”风道长知晓,只要自己撤去徐驰身上的灵傀符。那么徐驰就会神智失常,杀掉眼前的一切,包括刑道长。

    “走。”刑道长从怀里摸出一方玉牌,朝着那徐驰砸去。

    只见徐驰一抬头,将那枚令牌抓在手中,破除了刑道长想要化解灵傀符的希望。

    “疯子,你们这些疯子快住手啊。”鬼刺妖狐被徐驰放出的光球追杀的十分狼狈,气极败坏的叫喊着。就算现在让它答应为他们二人奴隶,它也会心甘情愿的答应下来。相对于zi you与生命相比,zi you又算的了什么呢?

    “高人,只要饶了我,我愿意将我的妖元全部给你。”鬼刺妖狐看着徐驰朝着自己步步紧逼,不住的求饶。

    徐驰疑惑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了看手中的玉牌,将它仍到了地上。

    然后他慢慢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刑道长:“我,我这是怎么了?”

    “你,你竟然还有意识?”刑道长大吃一惊,人立马站了起来,看着徐驰的双眼充满了疑惑与惊奇。

    因为风道长并没有撤去徐驰身上的灵傀符,他是不可能恢复意识的。

    可是徐驰嘴里发出的不再是风道长的声音,除了他恢复了神智还能有什么呢?

    “我为什么会没有意识?”徐驰不解的看了一眼刑道长,脑海之中闪过一丝画面。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愿意把我的妖元都给你,做你的守护兽,保护你。”鬼刺妖狐并不知道面前发生了什么,可是它却发觉徐驰更加了,自己反败为胜的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唯一庆幸的是,现在徐驰还没有入魔。

    “妖元,我为什么要妖元?”徐驰冷笑一声,心想:要你这妖元,我还不如跟刑道长修习道术。我就不信过后他会否认他是修真之人,到时我就可以跟柳离一起去南行宗修习道法了。

    面对徐驰的回答,妖狐顿时词穷了。

    对阿,一个凡人要妖元干嘛。就算能吸走自己的妖元,也只会把他变成半人半妖的怪物罢了。

    “如果你把妖丹送给我,我倒可以考虑一下。”徐驰想那些修真小说里面的妖精不是都有一枚妖丹。修真之人可以吞食它而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要我的妖丹,我还有命活吗?既然你愿意给活路,那就一起死吧。”说着那鬼刺妖狐爆喝一声,身上冒出一道诡异的紫光,身子突然大了一圈。

    徐驰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竟然说中了,原来妖物真的有妖丹。既然有的话,那怎么要可放过呢?

    徐驰双手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一颗颗闪着黄光的光球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数量越来越多,转眼的功夫已经有了三十几枚。

    而那鬼刺妖狐狂啸一声,身上的六十几枚骨刺纷纷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漂浮在空中,将尖刺对准了徐驰的身体。

    “去死吧!”鬼刺妖狐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妖元,将骨刺强行离体。

    这是它的拼死一击,如果不能干掉徐驰。那么自己就命不久矣。

    而徐驰完全无视了鬼刺妖狐所释放出来的骨刺,而是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不停的变幻着手中的动作,将光球的数量不断的增多。

    鬼刺妖狐张开血盆巨口,朝着徐驰吐出一道红光。

    那些骨刺伴随着红光朝着徐驰飞射而去。

    “噗,噗,噗!”

    六十几根骨刺没有受到一丝的阻拦,全都穿过了徐驰的身体。

    可是徐驰并没有受到一点儿影响,还是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他的身上原本被骨刺刺穿而留下大大小小的洞正在一点点复合。鲜血也渐渐止住了。

    眼前的一切,完全超出了刑道长的理解。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鬼刺妖狐不甘心的狂吼一声,就看着徐驰面前近百颗光球突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朝着自己飞射而来。

    “轰,轰,轰。”

    数百声bao zha声传来。震耳欲聋,整个庙宇都随之晃动起来,出现了大规模的坍塌,尘士将四周都变成一片士huang se。

    一抹紫光从妖狐所在的地方飞射出来,钻进了徐驰的嘴中。

    “别,别让它的妖魂逃了。”刑道长感觉到炼妖阵被徐驰刚才那威力绝伦的攻击给破除了,便出声提醒道。

    徐驰眼睛冒出一团异火,双腿一发力,整个人腾空而起。

    而就在这时,一抹淡淡的lan guang正朝着庙宇外面飞遁而去。

    “徐驰。给老娘滚出来,你不要命了吗?”一个尖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让徐驰回过头来喃喃道:“姜媚?”

    不错,刚才叫徐驰的正是姜媚。

    当她得知徐驰竟然去搜找妖物之时,立马就追了出来,后来就遇到了从庙宇往回退的李标等人。

    她不顾李标的阻拦。一路跑到了庙宇面前,却被二狗跟柳离拦了下来,并且得知刑道长已经赶来,才让她松了一口气。

    可是那口气还没有缓过来,就听到了一阵持续的bao zha声,所以才出声喊道。

    原本飞遁的妖魂不知为何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姜媚,顿时停下了动作喃喃道:“天媚之体,好一副肉身,你属于本君了。”原本最后的时候妖狐还想自爆妖丹杀死徐驰,可是哪里料到妖丹射向徐驰之后竟然没有发生bao zha,反而失去的联系。没有了妖丹的保护,妖狐的肉身被炸成了无数的碎片,只留下已经受损的妖魂逃脱。

    可是当它见到姜媚之时,发现她的身体竟然是天媚之体,极易于自己修行,所以就转过头来扑向姜媚。

    徐驰见那妖魂转过头来,便知它想要干什么,于是用力的拍出一掌。

    一道绿光从徐驰的掌中飞出,射向那妖魂。

    妖魂躲闪不及,被那绿光卷了进去。

    “啊,我不甘心,不甘心。”妖魂没有料到,最后关头徐驰竟然又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lan guang与绿光暴涨,惨叫声连连。

    徐驰因为释放这一道绿光,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原本在空中的身子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因此而昏死过去,只是没有了站起来的力量。

    他着自己放出的绿光越来越亮。而lan guang越来越暗淡,终于松了一口气。

    “徐驰。”

    “阿辰。”

    姜媚跟柳离还有二狗看到徐驰突然从庙宇之内飞了出来,又摔到地上所以就连忙朝他跑去。

    “别,别过来。”徐驰没有料到这一幕,想要出声阻止,可是相隔太远。徐驰的声音又过于微弱,根本没有人能听到。

    “轰”

    一声炸响,绿光与lan guang爆发出刺眼的光芒,然后快速的暗淡了下来。

    徐驰刚舒一口气。便看到原本绿光与lan guang消失的地方突然又冒出一抹淡淡的白光,瞬间钻入了姜媚的身体。

    “我操……”徐驰大骂一声,立马就失去了知觉。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驰幽幽醒来,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他有种置身于母亲怀抱的感觉。这股香味,让他的心神安宁。

    慢慢的睁开酸涩的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抹淡淡的黄光已经白色的床蔓。

    “我,我这是怎么了?”徐驰刚想会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使不上力气来。

    “你终于醒了。”一个柔柔的声音飘来,带着几分疲惫。

    紧接着,徐驰就看到正方面出现了姜媚的脸。

    她扶起了徐驰,喂徐驰喝下一杯水。

    “你,你没事了吧?”徐驰依稀记得,当时自己看到一抹白光钻入了姜媚的身体,不由的担心那是不是妖魂。如果是的话。姜媚的身体岂不是会被那狐妖给占据了?

    姜媚‘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这句话是我问你才对吧,看来你躺了几天,人也躺傻了。”

    “对了,道长他们呢?”如果刑道长跟风道长在的话,应该能知道钻入姜媚身体的是不是妖魂吧?

    “瞧我这记性,你等着我去叫他们。”说着姜媚就走了出去。临到门口时又回头看了一眼徐驰,才离去。

    没一会的功夫,刑道长与风道长就到了徐驰的床边。

    “徐小友,你总算是醒了。”刑道长将手搭在了徐驰了脉搏之上,良久长舒了一口气道:“还好,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刑道长,我这是怎么了?”与其说自己失去坐起来的力量,倒不如说现在的徐驰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这种感觉,与瘫痪病人的感觉无一二般。

    “徐小友不必担心,眼下你只是因为失力过度。修养一段时间便可下床。”刑道长收回手站了起来,又看了看徐驰的面色。

    听到刑道长这么一说,徐驰心里悬着的徐头终于落了下来,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成为瘫痪之人。

    “二位道长,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能否应允?”徐驰见识了刑道长与妖物的厉害。对于修真自然是多了几分渴望。

    “徐小友你且说来听听,如果我们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风道长看了一眼徐驰,眼中闪过一抹难过之色。

    虽然徐驰还没有开口,但是他已经猜到徐驰想说什么了。

    当初他们二人的确不愿意收徐驰为徒,因为他身上的先天灵气与因果煞气一但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后来他们没有想到,徐驰竟然没有一点儿坠入魔道的迹象,反而挣脱了灵傀符的束缚,恢复了神智,虽然后来他的一些行动还是受风道长的指挥,可是他却是在清醒的状态下。

    “我想拜你们为师,不知道可否成全。”憋了一会,徐驰还是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毕竟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如果现在不把握日后想后悔都没机会了。

    “这个……”刑道长顿了顿。

    “怎么了?”徐驰光听刑道长的口气,就知道他要拒绝自己了。只是,他有些不甘心,为什么自己不能修真呢?

    “实不相瞒,因为贫道在小友身上种下灵傀符,激发了你身上的先天灵气与因果煞气,虽然没让你坠入魔道,可是却毁去了你的机缘。恐怕小友这一生都无缘仙道,此乃我之过。”风道长一脸愧疚的看着徐驰,好几次都忍不住想答应徐驰。

    可是一但带着徐驰回到南行宗,只会让他陷入绝望之中。也许,他做为一个普通的凡人才会更快乐一些。

    徐驰也知道自己突然间有了那种力量一定与这两个道长有关。可是没有想到竟然给自己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心中冷笑一声,徐驰暗骂道:贼老天,你是存心玩我吗?先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有修真之人存在,又让我失去了修真的机会。我操,老子早晚把你捅出个洞来。

    强行压制住自己心内的愤怒,徐驰挤出一丝笑容道:“风道长不必自责,一切都是命啊。”

    而此时,徐驰内心已经恨死风道长了,心中不停的骂道:wo ri ni个仙人板板。好好的为什么选上大爷,你丫知不知道老子是穿越而来的啊。我干,老子的意识控制不是也被你丫的给废了。

    “小友海涵让人羞愧,不过还希望小友不要将当日之事泄露出去,不然的话会引来麻烦。”刑道长有些不敢去看徐驰的眼睛,毕竟这一切都是由自己的私欲所造成的。

    “这个在下知晓,蒙蔽世人嘛。”徐驰歪了歪嘴。冷笑道。

    这时风道长从怀里摸出一卷由长形玉条串成的书简放到了徐驰的面前,轻声说道:“这卷《天髓经》是我们二人偶然得来,虽不是什么高明的gong fa,但是有凝神静气的作用,算是给小友的一点补偿。”

    “还有这瓶丹药对小友颇有益处,一并赠于小友。切且,每十日方可服一丸,不可多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刑道长接过话去。从袖子当中取出一个小瓷瓶一并放到了徐驰的手中。

    从刑道长肉疼的表情上上判断,徐驰感觉这瓶东西应该重贵重。

    “那就多谢二位了。”这种东西越越好,不管怎么自己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将那妖物杀死。拿这点东西,理所当然吧。

    “小友不必客气,我们师兄弟还想小友帮忙劝一劝你那兄弟与我们回南行宗,莫让我们行非常手段。”刑道长先前就打算收柳离为徒,如果事态发展成这样他就更想带着柳离回去了。

    “哦。你们愿意收柳离为徒,那就太好了。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你们就放心吧。对了,二位道长准备何时离开,我有些道法上的问题想讨教讨教。”徐驰想,虽然自己不难修行了,可是了解一下修真界以及道法还是可以的吧,兴许能找一个方法训练自己的意识控制能力。

    “我们准备一个时辰之后离开,所以对于小友的这个要求恐难以答应了。”刑道长没有想到徐驰竟然提出了一个这样的要求,要知道这可是修真界之中的大忌讳。也难怪刑道长有些不悦了。

    “哦,那就算了。还请二位请我那兄弟前来,我劝劝他。”徐驰闭上了眼睛,心中又骂了一通。

    没一会的功夫,柳离就到了徐驰的旁边,死死的接着徐驰的手关切的问道:“阿辰。你没事了吧。你不知道你昏迷了三天三夜多让我人着急,还好你总算醒过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义父说了。”

    “瞧你说的,我爹他没事吧?”听到柳离提到徐刀,徐驰便有些担心。如果让徐刀知道这件事,胆小怕事的他也敢提着杀猪刀跟刑、风二位道长拼命。

    “义父他还不知道这件事,姜老板跟她说你去外地玩几天。”

    “哦,这样就好。对了,那两个道长不是要收你为徒吗,你怎么不去?”徐驰知道这柳离在知晓真的有那本日记中南行宗的道士之时,他不知道有多兴奋,多想跟那道士学道术。

    “我们说好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他们不收你,我也不去。”柳离握着徐驰的手,无比坚定的说道。

    “阿离,你傻啊。他们不教我,你可以学了回来教我啊。再说了,我现在这个样子就算去了也学不到什么,倒不如你先去。等我身体好了,就去南行宗找你。你不知道啊,朝中有人好做官,你在里面混好一点,走走后门人家就收我啦。”徐驰知晓这个柳离对自己有一种盲目的相信,只要自己说什么他都一定会相信。

    果不齐然,听了徐驰讲的这些话后,柳离猛的点头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好。那我一会就跟他们去,等我学会了全教你。”

    看着柳离自信满满的样子,徐驰笑了笑道:“那两个道长还送了我些东西,说不定我学成之后比你还厉害呢?”

    “真的,在哪里?”柳离顿时两眼放光。

    “在我手上,你帮我藏起来,我现在动不了。”

    柳离立马掀开被子,果然看到徐驰手上有两件东西,立马将它们藏进了徐驰的怀中。

    两人又互相嘱托了一番。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躺在床上,徐驰心中暗自想道:估计柳离进了那里就要被xi nao了,靠他传我gong fa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老子也信不过那两个老道的话,他们之前不是说老子会坠入魔道吗,不是屁点事都没有。

    想着想着,徐驰不由的又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又是三天三夜。

    等到他再次醒来之时。又闻到了上次那股淡淡的香味,便知姜媚在这房中。

    这一次,徐驰发现自己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与四肢了,不由的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被压着。

    转头一眼,发现姜媚着趴在床边,自己的手就被她压在身下。

    他动了动,发现自己的被一团软软的肉给压着,心中顿时一乐。

    “我的乖乖。不会是d罩杯吧。”不由的,徐驰又轻轻抓了一下。

    “什么地灶杯?”一个不悦的声音传来,让徐驰打了一个激灵。

    “那个,媚姐,你醒啦。”徐驰老脸一红,别过头去不敢去看姜媚。自己趁着人家睡着之时偷袭对方的小白兔被逮了个正着,饶是徐驰脸皮厚也不敢造次。

    “怎么。你还希望我睡着是不是?”姜媚嘟起嘴来,她没有料到徐驰竟然如此大胆,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摸,摸自己那里,真是可气又可恼。

    “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刚醒来,所以想坐起来。”徐驰连忙解释自己不是有意的,可往往有事情是越抹越黑的。

    “徐驰,你刚才不是抓的很舒服吗。怎么现在就给老娘怂了。”姜媚没有想到徐驰还死不认账,顿时火气更旺了。

    “没有,没有,媚姐你误会了,我真没……”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怂。”

    靠,欺负老实人啊。佛也是有火的。

    徐驰二话不说,身子弹坐起来,双手贴在姜媚的胸前,还用力的抓了两把。

    “谁说老子怂了,现在就抓给你看。”

    “啊……”姜媚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尖叫一声。

    徐驰歪嘴笑了笑,趁着对方没有打掉自己的手时又抓了两下。

    “徐驰,我要杀了你。”姜媚脸色顿时转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徐驰哪肯就范,跳下床去就跑。

    姜媚一把抓过去却落了空,不由的抓过枕头朝着徐驰砸去。

    徐驰跳上了桌子,避开了姜媚的偷袭。

    “给我下来。”

    “不!”

    “你下不下来?”

    “是你让我抓的,现在又生气,小气。”

    “我呸,老娘何时让你抓了。”

    “哪里没有,你用的是激将法,如果不抓我还是男人吗?”

    “你本来就不是男人,给我下来。”说着那姜媚就朝着徐驰扑去。

    徐驰立马往退步了一步,桌子立马就翘了起来。

    好在姜媚眼及手快,一把抱住了徐驰,但是却因为失去重心摔倒地。

    徐驰整个人陷到了姜媚的身体里,脸正好对着姜媚那挺立的"shuang feng"之间,不由自主的噌了几下。

    “徐驰。”

    “啊!”徐驰立马反应过来,从姜媚的身上翻了过来,闪到了一边。

    “我不是故意的。”徐驰连忙解释。

    “你……你给老娘站着。”

    “yeada”徐驰做了一个立正与敬礼的动作,样子十分滑稽。

    “什么鬼话连篇,看来躺几天把你脑子也躺坏了。”姜媚瞪了一眼徐驰,接着道:“过来,躺下。”

    徐驰瞪大了眼睛,心中狂喜道:hygd反推倒了,太有爱了。

    不过事实证明,徐驰想歪了。

    他躺上后不久,姜媚就把被子盖好了。

    “小se lang,给我老老实实的躺着,我去给你弄碗燕窝粥。”说完之后,就留下一头雾水的徐驰走开了。

    “女人变脸果然就跟变天一样,害大爷白高兴一场。”说着,徐驰不由的想起刚才那种让人心神俱爽的手感,不由的淫笑几声。

    “他妈的,为毛老子是个十三岁的小屁孩啊,你让我如何御姐啊。”想起自己这样的身份,徐驰顿时感觉自己有种阳痿男的绝望。不,这比阳痿更他娘的伤男人的心。

    就算之前发生的一些不太和谐的事情,徐驰敢断定姜媚肯定不会想歪,只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天真又好色的小屁孩看待,这让十三岁的身躯之下那个二十三岁的男人情何以堪啊。

    心中还在意淫着,徐驰没有听到姜媚已经回到了房中。

    “小se lang,给老娘起来喝粥。”姜媚用小碗盛了一些走到徐驰的旁边,看她的架势是准备喂徐驰了。

    徐驰心中有些欣喜,开张嘴:“啊!”

    这个表现,让姜媚有种拿勺子砸徐驰脑袋的冲动,不过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吹了吹还有些热的燕窝粥送到了徐驰的嘴边。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我要多吃点,以后没人喂了。”

    “大se lang。”

    “我不喜欢这个称号,没实际好处。”徐驰正想大发牢骚,可是迎上姜媚那双水湾湾的眼睛立马就闭上了嘴巴,乖乖的配合姜媚递上来的燕窝粥。

    一连吃了八碗,徐驰终于感觉到铇意。

    “好了媚姐,我吃铇了,再吃下去就撑死了。”

    “撑死你活该,叫你使坏。”姜媚取出手帕给徐驰擦了擦嘴角,然后将小碗放到了桌子上再次坐回到了床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