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73章 斗法

    “媚姐,能问你个问题吗?”

    看着徐驰一本正经的样子,原本想要瞪徐驰的姜媚不得不把目光收回来。

    看到姜媚点了点头,徐驰清了清嗓子道:“媚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迷人。”

    “你……”

    “人家实话实说也生气,不跟你玩了。”徐驰只是想圆圆场,将把身份拉回到一个十三岁的小屁孩之上。

    “老娘我大ren da量,不与你这种小se lang生气。要不是看在你救了老娘一命的份上,早把你扫地出门了。”姜媚瞪了一眼徐驰,帮他盖好了被子。

    “救你一命?”徐驰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姜媚,他依稀记得自己只看到了一道白光钻入姜媚的身体,自己好像并没有救她啊。

    “是啊,风道长说那妖物想要夺取我的身体,是你及时出手杀死了那个妖物,不然我就成了妖物的傀儡了。不过也因为这样,你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说到这里,姜媚看着徐驰的眼神就有一些变化了,眼里充满了一种叫作柔情的东西。

    徐驰擦了擦口心,心中狂道:妖精啊,妖精,你比那妖狐还要厉害,迷死人不偿命啊。

    看着徐驰失神的样子,姜媚的脸不由一红,猛的咳了几声。

    徐驰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那个,当时我是被人控制,不记得发生什么了。”徐驰打着马虎眼,心中却是有些小得意。

    “嗯,我知晓。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一会再来看你。”说着姜媚起身就要走。

    可是徐驰哪里肯依。便开口道:“媚姐,陪我聊会天吧,我都躺了那么多天了,都快躺出病来了。”

    “真拿你这小子没办法,躺好来,不许乱动。”姜媚将徐驰的手塞回到了被子里头,温柔的说着。

    徐驰乖乖的由着姜媚摆布,只是认真的看着姜媚。

    在姜媚身上,他看到了一种属于职场女强人的气质。那种强大的气场让徐驰有些着迷。特别是她表现出来那种温柔一面,更是将徐驰彻底给秒杀了。

    “媚姐,如果你天天这样该多好。”徐驰眨了眨眼睛,脸上带着一股认真的表情。

    “什么样?”看着徐驰特别认真的样子,姜媚感觉好气又好笑。因为她知道,一会徐驰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从他先前偷偷抓自己……自己那里时,到后面明目张胆的抓。已经让姜媚有些不认识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了。

    好像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屁孩,而是一个花丛老手一般。

    “就是这样啊,温柔,还有笑容。平时媚姐都冷冰冰的,看着骨子都发冷了,没想逃就不错了。”徐驰半开玩笑的说着,时不时拿眼睛看了看姜媚的反应。

    “我平时很让人讨厌吗?”姜媚也认真了起来,一双迷人的眼睛盯着徐驰。

    “不,不。不,怎么可能讨厌,是有一种距离感,让人不敢接近。不过我能理解,因为媚姐是在保护自己。”徐驰轻轻的笑了笑,这样的女人他前世的时候也见过。但是,这样的女人只会让男人更有征服的**。从而让自己深陷危险之中。

    有时候,平凡未必不是一种最佳的保护。你越是让自己与人不同,越是增添神秘感,只会让人更加的注意你,更想的想得到你。

    “不过,好像在你面前我没有保护好自己。”姜媚轻轻的笑了笑,她使终还是感觉徐驰只不过不是小屁孩,一个也许刚刚对男女之情有一丝丝好奇的小屁孩。

    “媚姐是把我当孩子,所以没有一般见识嘛。要换成别人,估计就被揍成生活不能自理了。”

    “生活不能自理。嘻嘻,这个好,你要不要试一下。”说着,姜媚刮了刮徐驰的鼻子,让徐驰心神一荡。

    “那要是媚姐能伺候我,我乐意一辈子躺这床上不起来了。”徐驰邪邪一笑。

    “你想得美。”姜媚伸出素指。在徐驰额头轻轻一戳,笑的花枝乱颤。

    徐驰欣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道:“媚姐,你有没有想过找个如意郎君?”

    “没有,你这小孩问这个干嘛?”姜媚有些警惕的看着徐驰。

    “那能不能等我长大?”

    “等你长大干嘛?”

    “推,不是,是长大后娶你。”徐驰差点说‘推倒你’,好在最后时刻收住话了。

    “你想娶我?”

    徐驰力的点了点头,心中大声道:我想推倒你,只能想把你娶了。

    “门都没有,想要娶老娘人的多了去了,老娘都不曾看上一眼。就你这毛还没长齐的,还想娶老娘。”姜媚看着徐驰脸上似认真又似开玩笑的表情,只好当徐驰是开玩笑。

    “想一想归总可以吧,媚姐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如意郎君,小弟也有个发展的方向啊。”徐驰继续坏笑道。

    “嗯,不一定要多英俊,但是一定要有才华。”

    才华能当饭吃吗?徐驰暗自吐槽了一下。

    “还有,最好是个将军,常胜将军。”

    原来阿兵哥是你的菜,老子以后铁定从军。

    “再来,我这家业交给他,他给变成三倍。差不多先这样吧,等我以后想到别的再告诉你。”

    “媚姐,你确定你想嫁人?”徐驰彻底无语了,姜媚的财产那可是相当的富有,换成现代而言估计也得是全国富豪版前百名的主啊。别的不说,这个姜媚是当朝最富有的女人是绝对的。

    徐驰曾经暗自了解过,徐姜媚掌握着不仅仅是一个海云城百八之八十的收入,她的产业还在另外几个城市也是数一数二的,民间有传言姜媚手上握着一条海上航线,而且徐驰感觉此言非虚。

    “我不确定。我只能说我这辈子不可能嫁人。”说着,姜媚抬起头来,看一眼不远处的一副画,脸上有些哀伤的神色。

    良久,她才回过头来,摸了摸徐驰的小脑袋道:“我知道你想我开心一点,不过这并不是你能帮忙的,你乖乖休息吧,我明天来看你。”

    说完之后。姜媚也没再搭理徐驰,缓缓的走出门间。

    徐驰看到姜媚离开之时曾两次回过撇了一眼挂在房间左边的画,不由的有些疑惑起来。

    好一会,徐驰才把目光从那副只绘有两根毛竹跟两只小兔子的画上收回来,喃喃道:“这个女人不会是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吧,要不要这么狗血。”

    “皇上,您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嗯。我记得,水很多。”

    “我擦,我这算吐槽么,算吐槽么?只是,我希望最后的真象不会狗血嘛。”徐驰自言自语着,眼角不禁的有些湿润了。

    因为,他真的很怀念自己的世界。

    第二日清晨,徐驰换上了笑容,好像忘记了昨夜突然涌现出的那种情绪。

    赤着上身。徐驰在院子里做着俯卧撑。

    “八十九,九十,九十一,九……九十二……”

    “九……九十三,九十四。”

    “九十九,一……一……一百。”做完第一百个,徐驰直接趴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

    他的身体并没有那刑道长所料想的一样,需要两三年才能恢复。

    当然,如果刑道长如果能看到徐驰的腥部有一枚散发着淡淡紫光的小珠子,也许就会知道为什么徐驰在短短的几天内不仅恢复了身体,反而更加强壮了。

    二狗站在徐驰的身后,有些纳闷他这是干什么。

    “老,老板。”感觉身后有脚步身,二狗转过身去就看到了姜媚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粥走了过来。

    “你下去吧。”姜媚原本担心徐驰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风道长有交待过徐驰可能在一两年内都会出现情绪低迷的状态。

    二狗刚移开身体,姜媚就看到徐驰赤着上背趴在地上。结实的背布满了汗水。

    “徐驰你这是干嘛,快起来。”

    徐驰听到姜媚的声音,双手撑着站了起来,冲着姜媚一笑道:“没什么,只是躺的有些发慌所以做下动作。哇,好香啊。”徐驰直接拿过燕窝粥。走到一旁的徐桌上。

    看着徐驰精神奕奕的样子,姜媚会心的笑了笑,看着徐驰狼吞虎咽的样子。

    吃饭之后徐驰打了一个饱咯,引得姜媚一笑。

    “媚姐,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所以回去跟我老爹报个道,省得他担心。”徐驰感觉自己在姜媚这里呆着也不是个什么事,眼下必须尽快融入这个世界。

    经过昨夜,徐驰已经下定决心好好面对这个世界,以及面对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对于前世,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只希望尽早能寻到一个肯收留他的修真门派,看看有没有回去的办法。

    而要做好这一切,他必须去融入这个世界,了解这个世界的文化、经济、军政。

    “嗯,一会泡个澡回去吧,看你这身上脏的。”姜媚扫了一眼赤身的徐驰,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这个世界风民还不是那么开放,徐驰是姜媚第一个看到赤着身体的人,当然是一个小孩。

    “知道了,媚姐你还有事忙吧,这些事我自己来。”徐驰知晓姜媚每天要处理大量的事务,不可能把精力耗在自己身上。

    姜媚点了点头,看着徐驰把衣服搭在肩头吹着口哨就走开了。

    摇了摇头,姜媚喃喃自语道:“我倒是越来越看不清你了。”

    回到房中梳洗了一番,将藏在床底的两件东西往怀里一塞徐驰就离开了姜府。

    看着半掩的破门,徐驰就知道今天徐刀没有干活了。

    “老爹,老爹。”徐驰推门而入,就看到徐刀正在院子里磨着屠刀。

    “儿子。”徐刀听到徐驰的声音,提着屠刀就冲了过来。

    如果不是了解徐刀,徐驰差点以为他这是要把自己宰了。

    “老爹,把刀放下。我可不想当猪仔。”徐驰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让徐刀把屠刀一甩将徐驰抱了起来。

    “你这个死小子,出去玩也不跟爹打个招呼,活该宰了你。”

    “那老爹你可舍不得。”徐驰呵呵一笑,捏了捏徐刀肉肉的脸颊,引得徐刀咯咯直笑。

    “你这娃儿也长大了,出去走走也好,老爹总不能让你跟我一样当一辈子的屠夫。手上血沾多了,睡觉都不安生。”说着徐刀放下了徐驰。捡起自己的屠刀,打算继续磨利它。

    “老爹,我想去云海书院。”

    “你想通了?”以前徐刀求着徐驰去书院念书,可是徐驰死活也不乐意。哪里料到这几天不见,徐驰竟然主动要求去书院,把徐刀高兴的喜上眉梢。

    “嗯,下午就去。”

    “这么急?”

    徐驰一瞧徐刀的表情就知道他在为学费的事而操心。便笑着说道:“爹,你放心,你儿子有银子。”说着徐驰从怀里摸出一个钱袋,递到了徐刀的面前。

    “一,一百五十两?”徐刀怎么也不敢相信徐驰竟然拿出来了这么多钱。

    “嗯,反正爹爹你别管这钱哪里来的。你儿子是什么人你也知道,不会不干净的。”

    徐刀摸了摸徐驰的脑袋,有些得意道:“那是,我儿子我还不能不了解。行了。这些钱你留在自己身上。你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谢谢老爹,但是这钱你留一百两,我拿五十两就够用了。”徐驰以前也在云海书院呆过小半年,知道那里跟后世的寄宿学校差不多,半个月才能回一趟家。

    至于为什么去书院,徐驰自然有自己打算。

    在那里都是屁点大的孩子。没有什么纷争,也没有勾心斗角。再来,云海书院名气很大,里面的老夫子个个都是才华满腹,能学到不少东西。

    徐驰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的,只是帮着徐刀整理了一些东西,磨了几把屠刀。下午两父子吃了一顿大餐后,徐刀就送徐驰出门了。

    云海书院位于海云城城西外的明镜山的山角下,那里有一片大好的草场,风景秀丽。是一个修身养性,读书识字的好地方。

    按着记忆,徐驰一路飞奔,一个时辰之后就出现在了云海书院的大门外。

    云海书院是由大大小小的竹屋构成的,占地约三亩,院内有弟子约八百人。分不同的等级:甲、乙、丙、丁、戊。

    甲等里面就学的多半是五到十岁的小童,以识字练字为主。

    乙等则是十岁以上的孩子,修习诗词歌赋。

    丙等就是十五岁以上的弱冠少年,修学的范围很大,但是有自主选择的权力,具有科举的权力。

    丁等则是成年人所呆的地方,所学的东西与丙等相似,院内多半是参加过科举或者说准备参考的人。

    至于戊等就是一些天才所在的地方,是书院重点培养的对象。这里面出来的人,多半是将来会混际官场的人物,也是书院之中地位仅次与老师的人物,据说十分难对付。

    不过徐驰来这里不是来对付他们的,而是来学东西的。

    再来,他只是甲等的书童,也没人关注他。

    “咦,那不是甲等的徐驰吗,他怎么又回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徐驰的侧面响起,让徐驰皱了皱眉头。

    不过他也没有怎么理会,径直的往记忆中甲等的院落走去。

    “你不是不知道这个傻子得了失心疯,估计又发病了。”

    走到甲等的书院前,徐驰被一人挡了下来。

    这人他认得,正是甲等书院的老师——李远。

    “徐驰,你不是休学了,今天又跑这里来干嘛?”李远对于自己书院之中年龄最大的徐驰自然印象深刻,他还记得徐驰对读书写字是深恶痛绝的。

    “李执教,小生是回书院修习的,这是我的学费。”说着徐驰就取出三十两银子递到了李远的面前,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李远看了一眼徐驰,心想这孩子莫不是傻了。学费不过十两,他拿三十两给自己是干嘛?

    “李执教。学生知先生好酒,那二十两权是学生给先生您的酒钱,别无他意。”说着徐驰也没再理会李远,自顾的往书院内走去。

    这头年,徐驰如果想呆在这书院里,还需要李远的点头。以前李远就八不得赶徐驰走,因为徐驰只会带着甲等的学生到处玩,是个十足的害群之马。

    “喂,你给我回来……”李远有些没回过味来。想要叫住徐驰却发现他没影了。

    “这小子上道了?”李远是整个云海书院的奇葩,他生性好酒,但又才华绝伦,经常与书院内其他执教争吵。原本他是戊等的执教,因为得罪了书院的院长而被贬到了甲等,同对的工资也被扣了一半,完全不能满足他胃中的酒虫。

    chi ren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李远将二十两留了下来,就为徐驰办手续去了。

    对于徐驰的回归,可把甲等的那些小孩乐坏了。

    以前徐驰在的时候,经常带着他们爬树掏鸟蛋,下水摸鱼,可以说是他们玩乐的领头人物。

    所以徐驰一出现这些孩子就围着徐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把这书院半年里的事情都说了个遍。

    徐驰听完之后满口答应以后会接着带他们去玩,不过却定下了一些要求。

    这年头,什么最重要?

    人才。不错,就是人才。

    而对徐驰而言,现在他一无名,二无财,上哪去笼络人心?

    自然是甲等书院这些孩子,以前徐驰在这里呆过,这里的孩子都十分聪明。而且家底都不差,是最好的笼络对象。

    如果徐驰想在这个世界上立足,自然不能少了帮他做事的人。就算他投身修真界,为什么就不能培养自己的势力呢?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弱肉强食。

    徐驰现在准备从娃娃抓起,为自己将来培养出一批人才来。

    不得不说,徐驰是一个有野心人物。上辈子生错了时代,也没有好的机遇。而如今上天给了他一个重来的机会,为什么不好好把握呢。

    看着这些孩子在自己的命令之下乖乖坐回书桌面前,徐驰露出了一抹笑意。这第一步棋自己走的很成功。接下去就看自己如何把握了。

    甲等书院里的七十二个孩子的未来,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徐驰给操控了。

    时间过的飞快,徐驰已经到这书院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来,徐驰已经完全把甲等的书童握在了手中,就算是李远的话这些书童也不听了,只听徐驰的命令。

    对于这一点。李远也没有放在心上,反正每天总会有一个孩子从家里偷来一些酒送给他。所以他就睁一只眼,闭一眼任由徐驰指挥这些孩子。

    甲等书院有自己独立的草场,几乎与其他书院隔离,没有人知道徐驰在甲等书院里做些什么。

    “立正。”徐驰穿着一件马甲,手里握着一杆长枪,大叫喊道。

    底下的七十二孩子立马挺直了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徐驰。

    “全体都有,向左转。”

    唰,所有的孩子立马用标准的军姿向左转。

    这三个月时间来,早上徐驰领着这些孩子读书识字,下午就用现代化的军事训练方式操练他们。

    起初他们还有些抵触,可是徐驰开发了许多游戏,又不停的灌输一些军人的意识,才算把这些孩子的心性给控制住了。

    除了这些之外,徐驰还从二狗那里弄来了一些拳普,来教这些孩子。

    习武,这是大半少年儿时有过的想法,而徐驰满足了他们这个梦想,还不停的灌输一些江湖侠客的事迹给他们,大大ci ji了这些孩子的武侠梦。

    每天傍晚,总能听到甲等书院传来一阵‘喝,哈,喝,哈’的声音。

    而徐驰自己每天晚上总是抱着那本《天髓经》琢磨着上面晦涩的内容,一些不解的地方他就拆分开,拿去向李远求教。

    李远也不藏私,倾囊相授。通过这几个月的接触,他已经发现徐驰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恨不得把毕身所学都教给徐驰。好让他在身徐驰找到在戊等书院授课的感觉。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见流失,转眼间徐驰已经十五岁了,再有一年,他就要行冠礼,成为一个成年人了。

    而现在的徐驰个头已经达到一米七五左右了,比起近两米的二狗只差一个头。

    若是站在人群之中,肯定不会有人觉得徐驰只有十五岁。

    两年时间,让徐驰的气质有了很大的变化。这段时间里,徐驰已经成了李远的得意门生。将他的才学掏去了大半。

    不过李远有些烦恼是徐驰并无意参加科举,而是对神仙之道感兴趣。经常泡在书院的藏书阁里寻找有关于仙人异志的书,乐此不疲惫。

    而甲等的那般大小孩民受了徐驰的影响,对神仙之道异常着迷。有了徐驰的diao jiao,这些孩子身体也是异于常人,打起拳来也是步步生风。

    但是有一点,除了这些孩子跟李远之外。外人并不知道他们在甲等书院练拳,他们也没有在外人面前表现过自己会拳脚功夫这一件事。

    在他们各自大人的印像里,他们才学丰富,写得一手极为漂亮的好字,而且行事之间隐隐有大人的气度。回到家里也不吵不闹,守在大人身边,做一些经常能感动他们大人的事情,比如为自己的父母洗脚,或者处理一些事务。

    古代的孩子早熟。而他们比那些孩子更加的早熟。

    他们昐着徐驰找到一门修仙的法门,教他们御剑飞行的仙术,斩妖除魔。

    而徐驰也没有让他们失望,经常用意识控制表演一些隔空取物的事情,就更让他们对徐驰以及徐驰勾画的世界着迷的不得了。

    至于那卷《天髓经》徐驰已经摸的差不多了,那是一本锻体的法门,据说可以让人修习道法变得更加容易。

    可是徐驰一直没有一门gong fa来考证这个说法。倒是因为练了一年的《天髓经》让徐驰的意识控制能力得到了提升。

    以前他只能控制几两重的东西,而且他能控制十斤重的铁球移动三米。

    至于拳脚上的功夫,他已经能与二狗斗上十几个回合,算是有小成了,当然这还主要是二狗对着他总是心虚的状态。

    这一天,是甲等放假的日子,这是一个长假,有两个月之久。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

    放假前徐驰将甲等的这些孩子叫来,吩咐他们回去之后不要忘记练拳。不要忘了读书。这些孩子自然点头称是,依依不舍得离开了书院。

    对他们而言,书院才像一个家,七十三个兄弟聚集在一起,一起玩,一起训练。一起流汗,一起吃睡。

    徐驰告别了李远,背着小包就往家里赶去。

    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徐刀,他心里还是怪想念的。

    不过更让他想念的是那个姜媚,那个楚楚动人,勾人心神的姜媚。

    徐驰现在可以确定,当年钻入姜媚身体的白气并不是什么妖狐,但却是一股精纯的力量,一股让姜媚越来越年轻的力量。

    现的姜媚看上去就与二十刚出头的少女似的,皮肤嫩的就跟婴儿似的。

    私底下徐驰把当日的事情告诉了姜媚,为此姜媚也接受了自己的变化,但还是有些担心。因为她不愿意自己成为妖狐的傀儡,更加不愿意自己越发越年轻的身体是一场梦。

    没有一个女人不希望自己青春永驻,但是偿过这种滋味之后就更难以放弃了。

    所以,在徐驰的you huo之下,姜媚投入了大量精力来搜集关于修真界的资料,有了不小的收获。

    至少现在徐驰知道了除了南行宗之外,还存在着正气道、天行门、八卦门这几个修真门派,每个门派都有分内门与外门,外门弟子学的是粗浅的符术与武技,而内门弟子所修练的才是真正的修真之法。

    徐刀这两年在徐驰的诱导之下开了一家酒楼,生意红火,也算是海云城新冒出来的富人了。

    以前瞧不起徐刀的人,现在只能用羡慕与嫉妒的眼神瞧徐刀了。

    而徐家的破屋也重新修过了,有了大户人家应该有的气派,家里也添了六个下人。

    一回到家,徐驰就看到徐刀站在门口等着自己。除此之外还有一人,那就是徐驰最想见到的姜媚。

    “爹,媚姐。”徐驰一个飞扑,抱住了徐刀,而眼睛却飘向了姜媚。

    姜媚嘟了嘟,用嘴形说了三个字:“小se lang”

    “走,爹给你准备了好一桌东西。”说着徐刀就拉着徐驰往里走。

    “媚姐。”徐驰拉起姜媚的手,一并自己家内走去。

    姜媚原本想挣脱,可是徐驰那有力的手紧紧的握着。只好作罢。

    现在坊间已经了传言,说姜媚已经被徐驰给拿下了,对此流言姜媚是又气又恼,心中恨透了那些嚼舌根的人,可又无可耐何,谁叫自己跟徐驰以及徐家走的太近呢?

    这两年来,姜媚再也无法把徐驰当成一个小孩来看待了。不论是从他的外形。还是他给自己的一些经商上的建议,都是一个老成的人才会有的。

    可是徐驰呢,还是在自己面前装小孩子,撒娇。

    在潜移墨化之中,姜媚已经把徐驰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至于男女之情,似乎并没有如徐驰期盼的那样。

    一顿丰盛的晚饭过后,徐刀就去休息了,而徐驰则跟姜媚在院中赏月。

    “徐驰,我有一个你感兴趣的消息。”饮了一口洒。姜媚突然站了起来,明亮的眼睛盯着天上的明月。

    徐驰在藤椅之上吃着葡萄,歪过头来看着月下的姜媚,不由的为她玲珑的身姿失了神。随着年龄的增长,徐驰发现自己对姜媚有的不仅仅是**了,更有一丝丝情愫。不过徐驰控制的很好,并没有让姜媚觉察。

    “说来听听。不会是哪里又有了妖怪吧?”

    姜媚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神秘的表情,接着说道:“你把你上次说的酒方给我,我就把这个消息给你,绝对让你物有所值。”

    姜媚说的酒方是徐驰这两年鼓捣出来的,是用后世的蒸馏法,大大的提升了酒的品质。如果投产的话,可以为姜媚带着巨大的财富。原本徐驰就想与姜媚合作来运作这种酒,毕竟她有强大的商业网,可以保证收入又不会带来太多的麻烦。

    “媚姐。你这辈子算是嫁给钱了。酒方我可以给,不过我想我们两人联手,赚尽天下。”钱财嘛,当然越多越好了。上辈子徐驰就是个金钱控,这辈子他也没有改掉这个习惯。

    “求之不得。”姜媚顿时一笑,徐驰的能力她已经见过了。他圈钱的能力让自己折服,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他已经让徐刀成为了一个拥有八间酒楼、六家客栈以及三条商船的人物了。

    “媚姐,你就别买关子了,赶紧说吧。”徐驰有些期待起姜媚新得到了情报,如果能值得起自己的那个方子,肯定是重磅消息了。

    “诡月门,诡月门准备开始招徒了,我们海云也是他们招徒的选择点之一。怎么样,这个消息值钱吧?”姜媚坐了下来,激动的说道。

    “诡月门,就是那个落败的门派?”诡月门,徐驰听过,这是五个月前姜媚新得到了消息,是一个处在海云城与天落城交界之间一处深山里的小门派,据情报显示诡月门的人已经落败到靠买灵符为生的地步了。

    在这一个地方,显然不是徐驰的最佳选择。

    “不错,正是那个诡月门。而且我写信求证过柳离,他说诡月门以前是修真大派,后来被魔门围攻,所以导致了落败,现在已经淡出了修真界,连外门弟子都没有。”姜媚十分谨慎,既然她准备在诡月门下注,就不可能不去调查清楚。

    “如此说来,诡月门还是有底蕴的。也好,既然别的门派都不愿意收我们,那就诡月门了。砸,用钱砸,他们不是缺钱嘛,我们就用钱砸。什么资质都是狗屁,老子不信我成不了修真门派的弟子。”去年的时候,徐驰去过一趟南行宗,还没有见到柳离的面就让人赶出来了,所以他刚才才会如此表现。

    “这个不好说,根据新掌握的消息,他们似乎不缺钱了,不然也不会收徒了。不过,你真的打算去试一试吗?”说到修仙。姜媚心中也有些期待,特别是这两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变越年轻之后,又听徐驰说修真之人有驻颜与长生之术,心中的期待更不用去说了。

    “当然,我活了十几年,等的就是这么一天吗?”徐驰站了起来,目光之中闪现出一团紫光的光芒,并没有被姜媚觉察。

    他在书院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投身修真界吗?

    他赚那么多钱干嘛。不也就是为了投身修真界吗?

    “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吗?”徐驰有些激动,心想着终于有机会再次见到那些修真之人,心中的那被压制住的**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人已经到了,就在你爹的远方客栈。”姜媚再次抛出一个重磅消息,砸的徐驰有些晕头转向。

    “不好,赵大跟赵二在那里。”徐驰立马清醒过来,那家远方客栈的掌柜就是自己书院之中赵大跟赵二的老爹。他吩咐过赵大跟赵二。但凡是有道士入住,都要上去探一探消息。如果真是诡月门的人,估计赵大跟赵二就栽了。

    “我要去一趟。”说着,徐驰就起身就走。

    “我也去。”姜媚看着徐驰担心的样子,原本想叫来二狗,但想想对方是修真之人,就算叫上二狗也不见得有用。而且对于修真之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那些人并不想凡人知道的太多。

    徐驰为了及时赶到,所以从后院骑马而出。却没有想到姜媚也跟上来了,只好拉她上来,共骑而去。

    环抱着姜媚,徐驰闻着对方的体香,某处地方不由的有了反应。

    “徐驰,你用什么东西顶我?”未经男女之事的姜媚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由的问了一句。

    “没啥。”徐驰总不能告诉她说自己的老二顶着人家的雪臀吧?

    突然间。姜媚回过味来,噌道:“小se lang,你竟然敢……”

    “媚姐,这也由不得我啊,谁叫你那个地方太……太诱人了。”被人戳破,徐驰老脸一红,往后挪了挪。

    可是在马上奔波,只让徐驰某处地方往对方那里挤去,让他痛并快乐着。

    姜媚好几次想下马,可是想到诡月门。只好忍了,心里暗中骂道:好你个死se lang,以为这两年长大了,没想到还是那么坏。

    “吁。”赶到远方客栈,徐驰立马翻身下马,把缰绳扔给迎上来的小二。

    “少东家。您这么晚了过来有事吗?”

    徐驰扶着姜媚下了马,对着小二道:“赵大跟赵二呢?”

    “回少东家话,二位少年正在后院习字。”

    “行了,把马栓好,这没你事了。”说着徐驰就拉着姜媚往里走去。

    这时,就听到那小二低估道:“原来姜老板真成了少东家的女人啦,还共乘一骑,太厉害了。”

    听了这话,姜媚的脸顿时就一生寒意。

    徐驰只好尴尬的笑了笑,松开了姜媚的手,往里走去。

    “赵大,赵二。”

    “老大,你怎么来了?”两道身影朝着徐驰的方向钻了出来,冲着徐驰敬了一个军礼。

    徐驰看了一眼身上还着着墨香的赵氏兄弟,沉声道:“你们这里是不是住了一个道士?”

    “嗯嗯嗯,今天下午刚住进来的,后来有事出去了,我们哥俩正准备一会上去摸摸。”赵大跟赵二头点的跟打鼓似的,眼里放着精光。

    聪明的兄弟两瞧徐驰亲自前来,寻思着那道长估计是修真之人,不由的问道:“老大,那个道长就是修……”

    “嘘,是与不是现在不能确定,你们两小子好生呆着,我去会一会那道长。”说着徐驰就准备去见一见那诡月门的人,却没有想到脑门突然被一物件击了一下,让他立马警惕了起来。

    “是谁?”一把将姜媚拉到身后,徐驰低喝道。

    赵大跟赵二立马反应过来,与徐驰三人围成一个圈,将姜媚护在中间,拳头紧握。

    “你们不是来找贫道的吗?”黑暗之中,一个人影走来。

    在灯笼的光线下,一个身着青色道袍,年约四十的道人背着一把长剑走到了四人的面前。

    “诡月门的道长?”既然被对方识破了,徐驰也只好硬着头皮叫出来了。

    “不错。在下正是诡月门的诡月子。想必你们就是前阵子派了大量人手打听我诡月门的幕后人物了吧?”诡月子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徐驰。

    徐驰皱了皱眉头,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看样子前辈出来收徒也是假的吧,目的就是为了引出我?”

    “算你反应不慢。不错,我来海云城的目的就是会一会你,看看什么人对我诡月门如此关心,是否有人居心叵测。”诡月子点了点头,看着徐驰的目光和顺了一些。

    感觉到对方的寒意减少了几分,徐驰拱了拱手道:“在下只是仰慕诡月门,故而想投在贵派门下。并无恶意。”

    “是吗,从打这两年的表现,以及你的多方打探,你已经引些一些门派的注意了。你可知晓,你这些举动会给你们海云城带来灭顶之灾?”诡月子捏了捏胡子,眯着眼睛看着徐驰。

    “前辈何出此言?”

    “因为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而你让太多人知道了这个秘密。我们这些人岂能让你们活着?”

    闻言,徐驰不由的大惊失色。怪自己太过鲁莽,把修真门派的那些人想的太过和善了。是啊,人家处心积虑的守护着那些秘密,如果被人知晓岂会放任不管?

    “还请前辈相救,徐驰为一已之欲死不足惜,但那些孩子与我媚姐是我无辜的,他们是受了我的蛊惑,还请前辈莫怪。”徐驰当下就跪了下来。如果因为自己而害死那些甲等的孩子以及姜媚,他会自责一辈子的。既然这个错是由自己的私欲所造成的,就由自己来承担吧。

    “敢于担当,算贫道没看走眼,起来吧。你不是一心想投入仙门吗,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给你们蜀山会这个机会。”诡月子嘴里的蜀山会是徐驰恶搞出来的。是他给自己以及甲等的那些孩子起的名头,目的是想像以往看过的那本仙剑奇侠传中蜀山御剑流那样的存在。

    “前辈,我没听错吧?”徐驰掏了掏耳朵,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没错,我以诡月派第九十七代掌门的名义向你保证,此言非虚。”

    “诡月派,掌门?”徐驰彻底傻眼了,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个修真门派的掌门,那可是大佬级的人物,竟然要收自己入门掌。卧槽。那不是关门弟子了?

    “不错,难道你不相信贫道所言?”诡月子瞪了一眼徐驰,做一个掌门做到这种地步也是够丢人了。别的门派都是普通弟子到外头物色弟子,哪像自己竟然跑了十万八千里前来收徒弟的。

    “信,信,当然信。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说着徐驰再次跪了下去,却被一股力量能弹了回来。

    “慢,还没到这一步。你那蜀山会的弟子我多半都看过,大多都可以收入门内,但是鉴于你们在这里搞出了这么一件事,没把屁股擦干净之前我还没想把你们带回去。”诡月子瞪了一眼徐驰,如果这次不是自己来的早一点,恐怕别的门派早派出内门弟子把这里移为平地了。

    “那师尊的意思是?”师尊这个名号,诡月子是跑不掉了,反正徐驰决计赖上诡月子了。

    “你们三人退下,我与徐驰有话有说。”

    徐驰转过身来,对赵大跟赵二打了个眼色。这两人他倒放心,相信不会乱说。

    不过姜媚,就要费上点时间了。

    “徐驰,你相信他说的?”姜媚前前后后理了一遍,知道自己这次跟徐驰闯了大祸,及有可能波及整个海云城。从她收集来的情报之中,也有个别地方从人间蒸发过。从一些证据来看,是修真门派所为。

    “嗯,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说着,徐驰轻轻的拍了拍姜媚的手背,给了她一个‘你放心’的表情。

    姜媚坳不过徐驰,只好瞪了徐驰一眼,跟着赵大跟赵二离开了。

    “师尊,您有何吩咐?”徐驰嬉笑着走到了诡月子的面前。

    “你什么什么把屁股擦干我什么时候带你走,而且我不可能一次性那你们全带走。”诡月子刚才看过徐驰的根骨,倒也算是适合成为诡月派的弟子。

    “那个师尊,这事影响的范围有多大?”

    “很大。大到让你难以承受。想必过几天,他们就会向你们官府施压,交出你们这些人,还有连带着你们的家人。”诡月子有些凝重的说着,这是他遇到的第三次这样的事情,以前都没有涉及到这么多人。

    “官府?难道官府一直知道修真界的存在?”徐驰大吃一惊,但是回头一想也对。上一次妖狐的事情,也不正是因为官府向南行宗求助吗?

    “他们只是知道一些外门的存在,但也是受xian zhi的。不然上次妖狐的事情也不可能有南行宗的人出现。这点上相必你也知晓一些。不过你这次涉及人的才多了,现在那些门派已经把这事摆到台面上了,如查事态再严重,那些内门就会介入,到时死的就不是一两个人了。”如果不是诡月子亲自打探,他还真不知道徐驰借着姜媚的手在天下间撒下了好大一张网,专门收集修真门派的资料。

    不仅如此。徐驰还亲自培养了七十二个人,更重要的他们还是学子,极有可能步入官场,左右政局的人。如果让他们清楚的知道修真界的存在,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风暴。所以,必须在这场风暴没有形成之前将它灭杀,至少是在外人眼中它灭杀了。

    徐驰摸了摸下巴,很快有了主意。

    “那就跟官府演一场戏,把我推到前面去。说我鼓吹妖术怎么样?对待这种人一般都会有火刑,到时师尊把我偷偷弄走不就成了?”

    “嗯,倒也可行,你自己去实行吧,我到时会救你的。只要平息了这些事件,把那些人的目光给蒙住就行了。世俗的事他们多半不愿意有太多的介入,这也是我们这些门派的规矩。”徐驰的想法与诡月子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他便同意了徐驰这么做。

    “那我这就去,拖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说完之后徐驰对着诡月子行了一礼,离开了小院,去找那姜媚商量这件事了。

    待徐驰走后,诡月子满意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希望你是我们诡月派崛起起的希望望,光光你那蜀山会已经让我很吃惊了,有了这七十几个弟子,我相信诡月派会崛起的。”

    找到姜媚跟赵大赵二之后,徐驰就严令赵大赵二保守这个秘密。顺便他们二人通知蜀山会的成员,明天中午到书院集合。

    然后徐驰才带着心事重重的姜媚往家里走去,两人在马上一直沉默着。

    ………………

    不行,不能这么继续迷失了。

    不知怎么的,徐驰突然清醒了过来。

    随着他的清醒,渐渐的眼前的一些场景就开始变得模糊了。然后慢慢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地方,无尽的黑暗。

    “这,这怎么可能!”外面的蛤蟆邪完全不敢相信,徐驰竟然摆脱了记忆对他造成的束缚。

    原本它还以为徐驰会坚持不太久,可是现在它才知道自己想错了,时间远远超过了它的预期,对它的消耗极大,不然一时间徐驰也不可能摆脱记忆碎片的束缚,回归到混沌状态。

    如果徐驰还接着抵抗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彻底摆脱掉那些记忆碎片对他的束缚,也能再次控制自己的身体。到了那时,蛤蟆邪再想要逃就难了。

    “难道,本尊就这样放弃了吗,好不容易占具了一副身体又要放弃了?”蛤蟆邪非常的不甘心,因为它们的特殊存在,所以只能夺取那种有修行在身的人的身体,平常人的身体是容纳不了它们的邪魂的,不然在古墓里的时候它完全可以占具其中一个盗墓贼的身体就可以远遁天涯了。

    “可是,不放弃又能怎么样,死吗?”蛤蟆邪自言自语着,它守在墓中千年,就是想逃离那里,如今的身体虽然差了一点,可勉强还能用。要是留下来接着对付面前这个高深莫测的徐驰,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灭的一干二净。

    “走,必须走。”下定注意之后,蛤蟆邪便开始准备逃跑。不过。想要一时就逃开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它一丝邪魂还留在徐驰的脑海之中控制着那些记忆碎片。

    如果立马从中抽离了,徐驰就可以瞬间清醒,但要是留下那一丝邪魂,徐驰就可以时时刻刻感应到它的存在。

    而此时,处于混沌之中狂奔的徐驰看到了一丝光亮。

    于是,他朝着那个光亮处飞奔而去,想要将那处缝隙打的更大一点,让光亮驱走黑暗。

    奔跑了许久之后。徐驰终于抵达了那处缝隙,然后他用自己身平最强的力量开始攻击那里。

    他的攻击是有效的,很快那里的缝隙就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多的光源从那里照出来,将黑暗一点一点驱离。

    突然之间,一阵轰鸣声传来。

    徐驰心头一喜,他知道只要这些好像玻璃一样的晶壁碎掉之时。就是他脱困之日。

    果然,当大量的光线照进来之后,徐驰的意识终于恢复过来了。

    眼前,是一副真实的场景,绿色的烟雾腾腾,而在那烟雾之中的正是那只蛤蟆邪。

    “妖孽,死吧!”徐驰大吼一声,手中一翻,一道布符出现在他的手中。朝着那蛤蟆邪的头顶拍去。

    “不,这不可能!”蛤蟆邪怎么也不敢相信,此时徐驰竟然脱困了。

    “着,我先灭了你的魂识!”蛤蟆邪大急,再次将徐驰拽到意识世界之中。

    “意识世界,这里我可以为所欲为,你就等死吧。”突然被徐驰逃离。蛤蟆邪不得不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手段。

    此时,徐驰和蛤蟆邪正在对峙着。不过,徐驰前的那只蛤蟆邪足足有三人高,无比的巨大。

    “这是怎么回事?”徐驰心中不由一凛,怎么感觉自己又身处一个莫名奇妙的地方了。

    “邪风破!”蛤蟆邪突然大吼一声,一道huang se的long juan feng就朝着徐驰奔袭而来。

    “这怎么可能?”徐驰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也太牛逼大发了,和自己记忆之中那‘修真世界’的手段不相上下。

    “只要我想的到,没有我做不到的。”蛤蟆邪冷笑一声。再次弄着long juan feng袭击徐驰。

    “只要想到就会有吗?”徐驰好像突然抓住了什么,然后心中狂笑道:比想像力,你竟然和人比想像力?

    那好,就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想什么就有什么?

    于是,徐驰想像着自己有一把锋利的仙剑。

    果然,他的手里突然就出现了一把七彩流溢的神剑。

    ‘呔‘沉喝一声。徐驰的手中就分出一道流光,朝着那妖蛇飞去。

    它快速地游向徐驰,疾如闪电。徐驰全神贯注,正待它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剑光一闪,空中顿时有数十把剑影劈向妖蛇,剑声呼呼,剑光闪闪,那蛤蟆邪不敢逼近,只见它磨牙吐信,巨尾一扫,顿时有如山崩,那巨尾扫到之处,草木尽折,飞沙走石,打得无数块石头朝徐驰飞来。

    徐驰心存一念,舞动钢剑,一招‘横扫千军‘使出,半边的天空闪着无数的剑影,只见那些飞来的石头全都被打碎,还有几道剑影落到了那蛤蟆邪的身上,激起了几点火花。那怪口中喷着烟火,吐着舌信,蛇头拱一了拱,又逼近了徐驰数丈,一人一怪相距已经不足十丈了。那怪巨尾一摆,向徐驰打来,这一下速度极快,如果被打中,那是力道吓人,就算徐驰是修真之人,那也肯定会变成肉泥的。

    再看徐驰时,只见他双脚往地上一点,身体已经向后飘过十几丈了,这下距离又拉远了,手中青钢宝剑舞动,一招凌厉的剑法使出,地上立时如水波激荡,一波一波向蛤蟆邪而去。现在没有了那些飞石挡住剑势,只见近百道剑芒尽数打在蛤蟆邪身上,那妖蛇受了这一招也只是受了一丁点伤,它身上的那些黑鳞多了几十道白痕,有一二十片好象已经折成两块了。

    蛤蟆邪愤努了,它数百年来在这潭中,守护着潭底那件宝物,饿时吃些山禽野兽,从来都不敢远离,刚刚还在潭底睡觉时,也不知那里掉了块石头下来正砸在自己的头上,把自己弄醒,爬上潭后就看到这个人杀气腾腾,不怀好意,忍不住就想吃了他,自来了这里后就从没吃过人了,人肉可是自己的最爱,今天居然送上门来。可恼的是刚刚自己小看了他,居然被他打坏了这么多的金鳞。

    真是可恶啊,可恶!

    蛤蟆邪猛地将头一扬,呼的一声,往前直蹿,快如狂风,瞬间就到了徐驰身前,口生紫烟,眼光如电,猛冲直撞。原来这妖蛇头上有一角,其硬可比金钢,若被撞到,金石亦碎。徐驰自然知道其中利害,莫说那头上之角,就是那妖蛇一身的毒,就不是好玩的。忙将身子扭动,往后直退数十丈,堪堪避过了妖蛇之吻。

    见到妖蛇来势已缓,其劲已衰,大吼一声,反冲向前,大剑一扬,一招‘见龙在田‘使出,这一招是‘残影剑法‘中最凶猛的一招,所谓‘见龙在田‘就是要等敌人势衰力竭,后劲已尽之时,猛的发招,不守全攻,一剑砍下,万夫不挡。

    这一剑用十成功力,能发三倍之威,大巧不工,直砍而下,任你是百练金刚,亦无全身之道。那妖蛇显然没有防备,刚才气恼之下,发力前冲,只望凭着头上坚角,一撞之下,将这个可恶的人撞飞撞死,没想到他竟然能无声无息地飞跃而去,现在自己去势太强,招势已老,变动无然不能!

    只见那人剑光一闪,剑影无数,每一把剑影都如有千斤之力,直奔自己而来,要避却已无力,无奈之间只能崩紧全身肌肉,硬抗这一剑了。

    只能盼他功力不强,自己金鳞坚固,这一剑伤不了自己。此时徐驰却是真力狂运,巴不得这一招之间,就把这可怕的妖蛇砍成两段,只见他全身闪着金芒,用尽全剑,如同天神一般,剑直冲而下。

    这千万剑影中其实只有一道是真的,其它都是它的残影,只见千万把剑同时砍在蛇身上,但只有蛇头金角处一声巨响,那金角和钢剑同时崩裂,继而破碎,妖蛇两眼冒星,往后直退。而徐驰一招击中后也往后退,只觉得两手麻木,没有知觉,本来他用的是单手剑的,不过刚才那一招他却不由得将左手紧握住右手,双手拿剑直砍而下。

    猛地吸气,双拳紧握,两眼死死地盯着那妖蛇。那妖蛇刚刚被他那一下打得两眼尽是星星,叫了两声,便盘在一处,昂头四处观望,好似在等着敌人的进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