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75章 战蛤蟆邪下

    不一会儿,徐驰浮出水面。这是一个小溶洞,顶上的徐头有一道裂缝,透下来一丝光明,又滴下一点点冰冷的水,落到徐驰头上,他抖了抖身上的水,看了看四周。这个小溶洞太小了,只有三丈来方,他四处摸索着,要是有宝物的话,那一定是这里了。终于,他发现在他正前方的徐壁上,插着一把剑,直末剑柄,要不是徐驰仔细摸索,还真的很难发现它。

    徐驰象是吃了xing fen ji般,用尽全力,紧握剑柄,一点点地往外拨,那把剑却好象生了根一般,动都不动。

    顿了顿,他真元灌注双手,脚踏实地,大喝一声:“起!”

    那剑终于都松动了,一用劲,剑拨了出来,只见半边徐壁都碎了,后面居然有一条通道,透来阳光,小徐洞顿时明亮起来,看得清清楚楚,徐驰也不管它,横剑眼前,仔细看看这把蛤蟆邪守护的宝剑。

    但见那剑体通黑,如墨染一般,但是,双锋未开。

    “呸,这是什么破剑,亏了还有一条蛤蟆邪守护。敢情是那蛤蟆邪瞎了眼了,竟然看中一柄破剑。”徐驰握着那剑,并没有感觉到它有多好,比起自己先前用的那柄青钢剑还不如。

    可就在徐驰要把那剑弃去之时,他身体之中的月影剑突然传来一丝躁动的感觉来,让徐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正当他疑惑之时,一道金光从那黑剑之中冒出来,钻入了徐驰的脑中。

    接着,他就听到一个声音道:“此剑乃是本尊采三界异宝所铸的剑胎,原本欲打造一柄惊天动地的神剑。却不料天劫临近,只好将此剑胎留下。你既然是有缘之人,得了此剑胎之后,切莫浪费了我一番心思。”

    徐驰朝着手中的剑胎看去,目光便不同了。

    那前辈竟然是飞升之前打造的这柄剑胎,那定不会是凡物,何况还是三界异宝所铸,必定非凡。

    徐驰感觉自己有些有眼不识珠了,握着那粗略的剑胎。舞了几下。

    虽然只是剑胎,可是徐驰现在感觉,这柄剑好像活过了一样,与自己有血脉相联的感觉。他猜想,应该是那前辈高人的神念封住了这剑胎,所以先前自己才感觉它是破铜烂铁。

    “也不知道那前辈是哪个时代之人,我还没有听闻近千年有飞升之人。”徐驰喃喃自道的。在地底寻了一圈。

    既然这是一个飞升之前的前辈所留,不可能只有这一柄剑胎,必然还有其他的异宝。

    除了那条徐驰还没有进去的小通道之外,徐驰并没有其他发现,于是他就把希望投到了原本隐藏在剑胎之后那条通道之中,希望有所收获。

    只见他沿着那条通道,朝阳光处走去。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大幽谷,迎面一块徐碑。上面刻着几个大字:迷仙幻境。

    一边还有一行小字:欲往迷仙幻境,必先击碎此徐碑。

    徐驰提了一个气,运转真元,引得剑胎嗡嗡作响,便道:“这有何难,待我打碎徐碑,去看看那个什么迷仙幻境。是何模样。”

    说时迟,那时快,徐驰宝剑一挥,真元骤发,砸向那徐碑,这是他目前能用的最高攻击的一招了,只见如成千上万把箭齐飞般一道道剑光直奔那碑,继而那一道道剑光聚拢在一起,有如神龙出海,一道强大无比的光正击中那徐碑。光影消散。

    而那那徐碑,却好象一点事都没有,徐驰双手麻木。心中想道:“好算计,骗我去砍徐碑,分明是加固阵法。”若是寻常之人,定瞧不出什么玄虚来。可是徐驰不仅是道曜门的弟子。更是仙耀门的传人,若这点阵法都瞧不出来的话,修为就真的练到狗身上去了。

    “看样子,那前辈留了一手。这阵法,我修为不及金丹都没有办法破除,看来只好先出去,等日后再来了。”徐驰不是那种贪得无厌之人,既然自己先前中了招,那只好认命。

    看了一此迷仙幻境的入门,徐驰转过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离开通道之后,徐驰将通道封了起来。

    那可是飞升之人留下的,徐驰怎么以能把它留给别人,自然要为自己打算了。这柄剑胎被自己取走了,其他人就感觉不到这水潭之下还有异宝。

    徐驰带着宝剑,沿着原路回去,游戏到一半的时候,他又封住了自己的真元,回那原先那个山谷中,看见紫芙坐在一块徐头上,正往他身上看,眼光盯着那把宝剑,有些吃惊道:“这就是你得到的异宝,哈哈!”

    徐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胎,又看了看紫芙的表情,心道:虽然说造型差了一点,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开心。

    “是啊,这柄剑挺沉的,我用起来蛮顺手的。”说着,徐驰就挥舞了几下,顿时间传来‘呼呼’的风声。

    “嗯,跟你蛮配的。”说着,那紫芙继续掩嘴偷笑。

    徐驰也不理会,自己知道自己手上这柄剑胎的价值。

    他的月影剑断了,正好可以借助此剑胎,将其恢复,说不定威力更胜从前。

    只是,现在他还没有这个精力,也没有那个修为去将月影剑与剑胎融合,重新打造出一柄剑来。

    紫芙看到徐驰手持一柄烂剑而来,却是十分开心,惊讶不已。笑道:“恭喜你得到宝剑,让我看看吧!”

    徐驰把剑胎递给紫芙,漆黑的剑体,入手十分沉,两锋锈钝,不知道他因何而开心。

    “好了,剑已看过,不知是不是我眼力差,没瞧出为剑虚实。好了,东西你也拿了,是不是可以跟我走一趟了?”紫芙看了一眼徐驰,虽然他并不是修道之人,但是武功却不弱,带着他至少有一个帮手。最重要的是。自己初入凡世,什么也不懂,找个人作伴,并不会有什么坏处。

    徐驰也不想太多,说道:“不管它了,我们走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好做,就随你去走走。”

    紫芙也不多言,说道:“好!”就唤出那把雀炎法剑。凌空而上。昨日她路过此地,刚好见到徐驰和那蛤蟆邪相斗,一时好奇便下来看看,没想到徐驰剑太烂,打不过那蛤蟆邪,便出手相救,本来扶危救困就是修道之人所应该做的事。没想到一时贪玩,却多了个帮手,这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

    千浪城,是南方临海的一个小地方,方圆不过数十里,人口只有数万,却是到云霞岛的最佳出海口。其实像紫芙这样能御物飞行的人是不用来这里出海的,不过她一则要等人同去。二则这里去云霞岛方向距离明确。所以就约定从这里出海了。

    走进小镇,紫芙便兴奋起来,什么都要看看,总是充满了好奇。可是她的美丽却给她造成了不少麻烦,一路上总有人驻足观看,与左右之人小声议论。

    徐驰紧跟着紫芙,东走西跑的。倒是很像一个跟班的。千浪城太小,只有一家客栈,叫“出海楼”,他们当然毫无疑问地就走了进去,而相约的地点也是在这里。

    这家出海楼并不大,甚至于可以说是很小,只有前面一个酒楼,后面一个别苑。此时已经临近相约的时间了,他俩走到二楼靠栏杆处坐下,叫了一瓶酒和几样小菜。菜很有特色。都是和海有关的东西。靠海吃海靠山吃山果然是有些道理。

    徐驰是个乐观的人,无论处于什么情况下他都会尽量往好的地方想的,此时心情不错,正应当好好看一看窗外的大海。这居于深山的人多少对大海有些好奇,徐驰也不例外。“真不知道那个云霞岛是什么样子的”徐驰想到。

    相约的人还没有到,徐驰自然要问一问到底要去那个云霞岛做什么了。不过他一看到紫芙狼吞虎咽的样子就有点心寒。但又实在疑惑。忍不住就问道:“紫芙,我们到底去那个云霞岛做什么啊,和谁一起去,你总得告诉我吧。”相识两日,徐驰这是第一次直接喊她的名字。

    紫芙呵呵笑了一声,说道:“好吧,我告诉你,我们去那里寻宝,有好多很好玩的东西哦!还有我师兄和他的朋友跟我们一起去。”

    徐驰心想:“寻宝,宝有那么好寻么!”不由得问道:“我们去寻什么宝啊,那里危不危险的?”

    紫芙说道:“不危险,有我在那会有什么危险。况且不是还有我师兄他们么?”

    徐驰说道:“你去过那个岛吗?为什么要我去啊?”

    紫芙道:“我没去过啊。不过我师兄说的是不会错的。至于为什么要带你去呢,这个问题好像你问你好多遍了!”

    徐驰道:“可你一次都没认真回答我啊?”

    紫芙笑道:“好啦,我告诉你啦,因为我和师兄打赌:我在和他汇合之前找到一个心甘情愿的人和我一起去云霞岛,就算他输,否则就是我输,而且这个人必需是他不认识的。”

    徐驰道:“而你认识的人他又全都认识,对不对。”

    紫芙道:“是啊,所以就顺便捡了个你回来充数。你可不许反悔呀,你欠我一条命和帮我做三件事的。”

    徐驰说道:“知道了!”心里却有些疑惑,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这此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小芙,你怎么先到了!”

    徐驰抬眼望去,只见两个青年人走来,说话的那个衣冠端正,峨冠博带,高大潇洒,颇有气度。后面那人就不太像样了,衣冠不整,肥胖臃肿,长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走到一起的。

    紫芙看到他来,高兴得跳了起来,说道:“我就不能先到么,你身后那人是谁呀!”

    那英俊青年显然就是紫芙的师兄了。只见他说到:“这位是我的朋友,雪灵宗将岸。这位就是你找来的朋友吧,果然是英雄少年。在下冷远,不知兄弟怎么称呼?”说着走向徐驰。

    徐驰对他颇有好感,于是朗声说道:“在下徐驰。你就是紫芙仙子的师兄吧。”

    冷远笑道:“你是紫芙的朋友。就是我冷某人的朋友,大家自己人不用客气.”说话间暗运一股真气,双眼目光如电,直视徐驰。徐驰知道对方有意试探自己,稍稍运气,目光清澈温和,竟如不见冷远一般。

    冷远大是惊讶,心道:“此人虽不是修道之人,却是内力精纯。好生了得的功夫。”脸上笑容顿收,杀机一瞬而过。却笑道:“兄弟好武艺。”

    远处传来阵阵海浪声,仿佛在提醒徐驰这里的海景有多么的美丽。坐在他这个位子上,其实正好远望大海,可他却一点都不关心那窗外的美景,他此刻关注的是这走来的两个人。

    紫芙的师兄冷远,长得堂堂正正。仪表不凡。看起来二十来岁模样,一副成熟稳重,深不可测的样子。而那个将岸,却实在是不敢恭维。一副死猪模样,让人一看就觉得特别的不舒服,连名字都起得怪里怪气的,叫什么岸剑!

    此时天色已晚,清风吹过,似乎有些凉意了。徐驰心道:“这么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怎么会走在一起呢?真是奇怪!且不理它,看看再作打算不迟!”

    他朗声说道:“山野之人,有什么功夫好不好的。倒是两位必定道行高深啊!”说着招呼两人坐下,喊了小二,添了瓶酒,几样小菜。不一会儿,酒菜备齐。四人坐定。

    冷远举杯笑道:“徐兄弟实在是太见外了!”然后转身对紫芙说道:“不知道芙妹是如何认识到徐兄弟这样的青年英杰的?”

    紫芙呵呵笑道:“这你不用管,现在你认输了吧!答应我的事可不许反悔啊!”

    冷远哈哈笑道:“我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反悔过!这次去云霞岛如果有所收获的话,任由你选好了!”

    紫芙笑嘻嘻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冷远接着说道:“不过你总要说说你是怎么认识徐兄弟的吧!不然为兄就输得有点不明不白了。”转身又对徐驰说道:“徐兄弟你说对不对!”

    这个问题实在是很不好回答,天知道紫芙愿不愿意说啊!徐驰只得两眼望着紫芙,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紫芙看到徐驰望来的目光,呵呵笑道:“好啦,我说!我说!”于是将如何看到徐驰和蛤蟆邪激斗落败,自己如何相救的情形大大的夸张之后再绘声绘色的描述起来。

    当然重点是在徐驰败得如何的惨,怎么连御器飞行都不会,自己如何轻易取胜的。那蛤蟆邪如何不堪一击等方面了。

    至于那颗蛇宝和徐驰怎么得到剑胎她却一点都没提,倒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因为还没等她描述完自己是如何英勇无敌时,冷远已经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

    冷远打住了紫芙的话,面对着徐驰,问道:“徐兄弟是用剑的吗?不知道是师出何门?”

    徐驰笑道:“在下只是随便学了几招劈柴砍树的剑法。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至于师门何处,我久居山林,从未访得名师,所以至今无门无派,让兄长见笑了。”

    冷远道:“剑是兵中王者,徐兄弟学了几招劈柴砍树的剑法,就重创蛤蟆邪,勇气可佳啊!”心里却想道:“这个人看起来似乎深藏不露,天下隐世高人众多,或许是那一位的弟子也不一定。但是照紫芙那么说的话,又好象道行不高,连御器这种各门各派都有的浅易之术都不会。想来应该是武艺低微,偶有奇遇以至于有些内力罢了!而且紫芙定是夸大其词,那有什么蛤蟆邪啊,顶多也就是一条大莽蛇罢了。”此时他却不知道徐驰学的是正宗道家gong fa,内力深厚是因为真元浑厚,被他封印所致。而那蛤蟆邪也是修行日久结成蛇宝,绝对不是什么大莽蛇。

    徐驰听到冷远说自己用几招劈柴砍树的剑法重创蛤蟆邪,也不解释,只是淡淡说道:“那有的事,蛇是紫芙打死的。”

    冷远也不管事实如何,说道:“此次我们去云霞岛,危险重重,小兄弟是否了解?”

    徐驰到目前为止,对云霞岛的了解也就是这个岛名和岛上有宝而已。听到冷远这么问。赶紧说道:“我一点都不清楚啊,还要麻烦冷大哥给介绍介绍!”

    冷远笑道:“你不了解就要和我们一起去啊!我看你还是不要去吧!很危险的。”

    徐驰正想说话时,紫芙已经叫起来了:“不行,他一定要去,他不去我不就输了吗?有我们在能会什么危险!”给她这么一说,冷远更加坚信徐驰道行不高了。

    徐驰听她这么一说,想的却是自己不可能不去了,而且就算死也不能失信于人啊,何况她对自己的确算是有恩!于是下定决心。朗声说道:“我去,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

    冷远见他态度坚决,也不好执意反对,只好说道:“好吧,四人一起去,关于这次的活动,我和你说一说。”

    原来这个云霞岛。方圆有几百里,高山密林,妖魔鬼怪什么都有,还有很多树精、花妖、藤怪什么的。岛上有无数溶洞,大不不一,据传百年之前,纵横一时的邪魂教总部就设在那里。邪魂教灭亡之后,留下的无数收集到的宝物就埋藏在那里。但这些并不是岛上最吸引人的东西。岛上最令修道之人向往的却是一种宝玉,那是可以用来做玉符的顶极宝玉。自邪魂教被灭百年以来。就有无数的青年才俊前往寻宝,其中满载而归也不在少说,当然也有一些倒霉的一去不回。

    冷远简单地说了一下岛上的情况后,说道:“这次我们去的主要目的是寻找宝玉,所以我们按照以前别人走过的路直接到岛中心的最高山就可以了。切切不可以轻易进入密林和那些溶洞,更不可以去招惹那些怪物,一切要小心行事。”

    紫芙突然抢断话题。说道:“走人家走过的路,那还找什么宝啊。当然要走别人没走的路,找别人找不到的宝啦!”

    徐驰正想说自己的看法,紫芙眼光就盯了过来,说道:“有我和师兄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用怕。你担心什么?”

    徐驰苦笑道:“我只是想说小心使得万年船,万事还是小心点好而已,那有怕什么!”

    紫芙怒道:“你就是怕了!你是不是不想去,不想去就不去。”

    徐驰虽然对她说话的语气十分不满,但碍于她对自己有恩。只好忍住,解释道:“不,我没有,我是贪生怕死的人么?”

    紫芙似乎还想说什么,冷远就抢过话来,说道:“徐兄弟说得对。我们要小心谨慎,不可大意。时候不早了,大家准备准备,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紫芙无话可说,气呼呼地往后面别苑走去。

    酒楼后面就是别苑,只有几个房间,不过看起来生意并不怎么好,只有徐驰四人住店,并不见其他客人。想来是因为这里地方偏僻,人口又少,没什么过往商人吧。徐驰也不管那么多,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就准备睡觉。

    窗外月华如洗,星光闪烁。一阵清风吹过,纤云四处卷动。徐驰并没有睡着,他正坐在窗边,看着这美景呢。

    东方吐白,晓露未干。徐驰四人已经结完账,走出城外了。他们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便各自御物飞行凌空而起。徐驰当然不会暴露自己的实力,跳上了紫芙祭出的那把雀炎法剑。

    至于冷远,他的法宝是一把漆黑发亮,长约一尺的宝剑,看他那剑的模样,应该是把很不错的剑。而那个岸剑祭起的却是一对双铁戟,戟是战争中常见的武器,它有长短之分,士兵通常用的是长戟。而像这种双铁戟用的人却不多,修道之人就更少了。岸剑驱起双戟,看起来更加与众不同。

    天高云淡,朝阳初升。阳光透过天边那层薄云,将它染成红色,缤纷灿烂。一道道金光透过彩霞,直奔人来。光彩照人,令人目眩,不能直视。悠悠蓝天云淡风清,徐驰有如处身于虚无缥缈之间,朵朵白云,穿身而过,阵阵清风,流于指间。那远处的千浪城早已看不清晰,而那高山流水,大河长江又都显得那么的小,那么的微不足道。

    脚下大海,此时却别有一翻景色。海面辽阔一望无际,海水湛蓝和天一色。只见鲸波万里气势磅礴,海风呼啸波澜壮阔。徐驰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场景,渐渐的有些入迷。阵阵凉风拂面,带来满脸露水,丝丝凉意,似乎在提醒他要集中精神,以免失足坠落大海。

    一行人终于到了云霞岛上面,找了个平坦地面落了下去。按照冷远的说法,这里就是岛中最安全的地方。大多数人都是从这里入岛的。

    那块平地四周都是密林,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处似乎有路。冷远手持宝剑,在前面开路。徐驰却走在最后,手中紧紧握着那把剑胎,全精神灌注地注视着四周。

    一路上好象很顺利,他们没有遇到什么怪物,不过茫茫树海参天林立。地上只有点点光斑。头上却有千枝万叶,满地枯枝烂叶,寸步难行。徐驰四人好不容易走了十来里路,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座小山峰,看来可以到那里去休息休息。这一路上平静得出奇,却透着一股怪异,一种不安。

    不是说这岛上到处都是妖魔鬼怪,树精花妖吗?不是应该满地毒虫怪蛇吗?怎么都不见了。一阵风吹来,发出沙沙的声音。徐驰惶惶不安。心乱如麻。

    就在此时,只听见嗡嗡的声音响起,一声两声,无数声响起!徐驰连忙收紧心神,目光如剑扫射四方。忽然只听见“啊”的一声,紫芙尖叫起来。

    顺着紫芙手指的方向,徐驰看见满天绿影。不对!是满天绿蜂。一只一只朝他们四人飞来,少说也有十几万只,整片天都是绿的,徐驰后退了两步,真气运转,两眼发光,注视着这满天的绿蜂。

    “大家小心,这是毒蜂王,混身是毒利害无比”冷远说道。

    毒蜂王有成年男子拳头般大,通体发绿。长满绿色茸毛,带有黄环或红环,有巨毒。它们对外界ci ji异常敏感,任何动物都逃不出它们的感觉。

    这种毒蜂王十分好斗,它的叮蛰非常可怕。一般在大树上筑巢。然而最为可怕的是,这种毒蜂王进攻起来十分疯狂。任何动物只要进入它的巢穴一里半的范围内,它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发起攻击。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种毒蜂王一但发起攻击,就会不死不休,就算人长途奔跑几天几夜,它们也会不知疲倦地穷追不舍。直到一方死亡为止。所以有这种蜂的地方,其它动物是无法生存了。就算你个体再利害,也打不过这数以十万计的毒蜂。

    “嗤!”的一声响起。一只毒蜂王向徐驰扑来,徐驰随手挥舞那把剑胎,光芒闪过,那绿蜂一分为二,断为两半,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十分恶心。

    徐驰还没来得急收剑,数十只毒蜂已经飞到,徐驰剑光闪动,将它们一一杀死。毒蜂王越来越多,徐驰舞动剑胎,每一剑过后都有数十只毒蜂王被砍成两半。

    他的速度极快,只见那些绿蜂一近他身外一尺处便昏死过去,掉落地上。徐驰知道,凭着自己的剑法,那些绿蜂一时半会伤不了自己。他要趁这个机会,看一看他们三人是怎么做的。

    紫芙显然对这些绿蜂不屑一顾,只见她轻轻浮起一丈高,召出雀炎法剑,在她的身外一尺左右,围着她旋转,形成一个防护圈,发出阵阵热浪。

    雀炎法剑发出的护体火墙比之徐驰的护体真气更为利害,那些绿蜂接近她三尺左右便起火堕落,烧得精光。

    紫芙双手也没闲着,她左手捻剑诀,右手两指夹着一张灵符。随后念道:“吾奉威天**,江河日月山海星辰尽在吾掌中,无上玉清王,速把飞天欻火降下,助吾斩妖除魔。急急如律令!疾!”随着“疾”字念完,手一扬那张灵符飞向空中,只见满天火雨,那些绿蜂一触即死。其它树木花草却一点事都没有,真的是很神奇。

    冷远祭出飞剑,全身发出黑光,只见那光越来越厚,才一瞬间就变成一件护甲模样,形如实质紧贴身体。那护甲黑得发亮,发出阵阵寒气。绿蜂只要靠近他二尺距离,便结成冰,掉落地上。他的飞剑也不是吃素的,只见黑光到处,绿蜂纷纷冻结成冰。直接落地,砸得粉碎。

    那飞剑速度极快,横冲直撞,视绿蜂为无物。每一剑过,便有成千上百的绿蜂呜呼哀哉!徐驰心想:“北方生寒,在地为水,在色为黑。看来这个冷远五行属水的,师兄妹一火一水,不正好相克么?心里想着。不由得有点惊讶,心中暗叹!”

    回过头来,看看那个将岸又是如何杀绿蜂的。

    只见双铁戟祭出,混身发出青光,也形成一个守护圈,不同的是守护圈竟伸出无数的触手,那些绿蜂一接近便被那些触手缠绕起来。绞得粉碎。绿蜂多,触手更加多。

    远远地看去,就好象一个毛茸茸的青色怪物,十分怪异。他的那两个铁戟也没闲着,来回飞奔,就如两片利刃来回切肉一般,所到之处风卷残云,凛冽肃杀,绿蜂随之粉身碎骨。

    徐驰心想:“东方生风。在地为木,在色为青。这个将岸看来是木属性的。”

    徐驰看到他们的攻势比自己猛烈得多,也暗暗加强了剑胎的威力,只见那剑发出一丈多长的金色光茫,所到之处,绿蜂触及立死。

    在外人看来,那光芒就像一把大大的扫帚。秋风扫落叶般在绿蜂群中乱扫。每扫过一处,便有上千只绿蜂掉落。

    冷远此时也在暗暗观察着徐驰,在他看来,徐驰剑法毫无章法,在绿蜂群中上下左右胡乱扫动,虽然威力不小,却并不高明,攻击这些绿蜂尚可,与人相斗就不行了。

    试问武艺高超的人又怎么会让他这样扫中呢?看得他心中阵阵发笑。

    绿蜂虽多,却对这四个人毫无威胁。转瞬之间。绿蜂便被清扫干净了。谁都明白,大家都没有用尽全力。但是到底使用了几成,各人心中都有数,对四人功力高低也有了各自的看法。

    地上的蜂尸堆满了一地,有烧焦的,有冻死的。有被撕成碎片的,还有被一剑两断的。但不管是怎么死的,这十几万只绿蜂一瞬之间便死在一起,搞得满地都是黄黄绿绿的,那就太过恶心了。四人看了心中都不大好受,特别是紫芙,杀死他们时还挺兴奋的,此时却跑到一边呕吐个不停。

    四人走到山下时,天色已晚!随便找了个地方生火,准备过一晚,明日再作打算。

    徐驰四人一夜jing zuo,都没有入睡。在这种地方,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有危险,更何况今天还大大的打了那么一场,谁能睡得着呢!徐驰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却小心提防着,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心神。他是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只要一有什么不对劲,他的剑立刻就能给敌人致命的打击。

    众人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夜,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看来这个地方因为有毒蜂王的存在,是什么怪物都没有的。他们四人都是修行有成的人,一夜jing zuo,便精神抖擞,天刚微红,人就都起来了。

    晨光暗淡,空气清新。徐驰睁开眼来,正好欣赏一下这岛中美景。身后是一座小山,面前是一个山谷。只见繁花似锦,百草丰茂,树高林密,郁郁苍苍。远处高山瀑布,近处鸟语花香。说不尽的美景如画,道不明的意气风发。徐驰忍不住高声呼喊,那声音便在山谷中往返回荡。这真是人间少见,妙不可言。

    他们四人往身后那山走去,只见险峻峥嵘,怪徐嶙峋。这山这谷,仿佛是从来没有人迹到过。四面山重水复,此处山深谷幽。如果此时,依山傍水处有一间草房,那一定是神仙住所,里面住的定是仙人无疑。徐驰心想:“老天爷真是鬼斧神工,如此美景,就是比那蓬莱仙境,琅寰玉洞,也是不多让的,可谓是人间第一世外桃源啊!”

    他们四人,此时正在一个山洞外入口处。[平南言情小说网]这个云霞岛,溶洞众多,这便是其中一个。冷远提议进洞看看。于是四人便缓步走进那个山洞。里面并不是漆黑一片,因为这个山洞顶上有很多开口,如同一个个窗那样,阳光毫无阻挡地透了过来。这座山,这个洞或许应该形容成一块雕空的徐头更为恰当些。只不过是这块徐头大了点,而雕空的地方却少了点罢了!

    山很大,洞更深,他们已经走了两个多时辰,却还看不见尽头。一路之上。他们走得很慢。因为他们要仔细看看四周的徐头之中是否有要找的东西,特别是那些在积水中发亮的。走了这么久,倒是真的给他们捡了几块玉徐,最大的一块都有拳头般大小。

    “看来传言不虚”徐驰心中叹道。

    最高兴的却是紫芙,她毫不犹豫的承担了保管玉徐的责任。还跑在了最前面,欢呼雀跃喜形于色!

    这个山洞太深了,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他们都走了大半天了,还是一点都没有见底的情形。不过到了这里,光线就暗了下来。几乎都要看不见了。就在此时,紫芙不再往前走了,因为她的前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就在紫芙俯瞰那个坑时,异变突起,而此时此刻徐驰正站在她身边。

    攻击他俩的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两个人。紫芙的师兄冷远和他的那个朋友将岸。

    只见冷远使了个眼色给将岸,点了点头。将岸手一挥,几道白影朝徐驰和紫芙打去。

    紫芙此时正想着该往那个方向走,好找到更多的宝物呢。那里会想到会有人会偷袭自己,麻痹大意之下,三道白影正中后背,深深的埋在她的身躯里,幸好没及五脏,一时之间神智还算清醒。她躺在地上。一脸不信地望着冷远,两眼无神呆若木鸡,喃喃问道:“为,为什么?”

    徐驰一直都提防着四周,此时一听见风声响起,立刻知道有人暗算自己,急忙往旁边一闪。但已经来不急了,只觉得左臂发麻,头脑天旋地转,立时站立不稳。他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暗算,幸好那箭只是擦过左臂,伤得应该不重。但却觉得心如油煎,柔肠寸断。他明白那箭定有巨毒,站稳身躯,喝道:“你为什么暗算我,这是什么暗器?”

    冷远哈哈大笑。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怪你千不该,万不该跟着紫芙来。呵呵,看在你就要死的份上,我让你死个明白。白兄弟发的暗器叫冰骨箭!它先是用死人白骨削成,然后放到百毒液中浸泡七七四十九天。使它巨毒无比,最后经过将兄弟神功锻炼坚固才成。中这冰骨箭的人,任你神通广大,也是绝对活不过对时的,你中了这箭,又身处荒岛深洞,你还能活命吗!呵呵!呵呵!”

    徐驰一声惨笑,道:“既然我活不了,你总得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吧!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紫芙不是你师妹吗?”

    冷远道:“不错!她是我师妹,可师傅却将雀炎法剑传给了她。哼!你不知道那雀炎法剑的利害,那可是天底下不可多得的法宝。有了它,我就可以扬威天下!”

    徐驰道:“所以你骗她到这里,目的就是要杀死她,好夺取她的雀炎法剑是吧!”

    冷远道:“不错,我告诉她要来这里寻宝,可我要寻的宝就是她手中的雀炎法剑!”

    徐驰道:“你还故意和她打赌,目的就是防止她带别人来?却没想到会有我这个倒霉蛋跟着她!”

    冷远道:“你很聪明,可惜聪明人死得快!”

    徐驰道:“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她是火属性,那把雀炎法剑应该也是火属性的,可你应该是水属性的吧?那剑你能用吗?”

    冷远道:“你说得不错,可却不晓得那雀炎法剑的妙用。那剑固然是火属性,可它却暗含另外四种属性。但是它最吸引人的却是它能够存储大量的能量,只要将它收入气海,无论你是什么属性,它都能在气海充足之时储气,不足之时补气,这样就相当于一个人有了两个气海,也就能够使用现在用不了的神功。呵呵!紫芙功力平平,有了宝剑我却不是她的对手,可恨啊!”

    徐驰道:“可是剑在她的体内,你打算怎么取剑呢?”

    冷远道:“她中了冰骨箭,真气必然外泄,一两个时辰之后,便会耗光。一但她没了真气,那剑自然就会显形离开她。到时我手轻轻一扬,剑就到手了,这有什么难的!”

    徐驰道:“所以你便邀了帮手,准备偷袭不成就强攻吗?看来你是志在必得啊!”

    冷远道:“不错,我还将她带到这荒岛深洞。呵呵!只要她一死,我就将雀炎法剑深藏于气海。呵呵!”

    徐驰道:“如此一来天下便无人知晓你的奸计,只会猜想你突然神功大进。甚至于你可以深藏不露。关键时刻给敌人来个意想不到是吧!”

    冷远道:“不错!”

    徐驰道:“你好毒的心计!”

    冷远道:“多说无益,那雀炎法剑已经显形出来了,我这就送你和她一起去吧!”

    话末说完,剑已飞出,直射徐驰,准备给他来个透心凉!而那个将岸一招得手后,便呆立一旁,不再说话了,好像这事跟他没关系一般。

    徐驰看见冷远飞剑攻来。也不迟缓,大喊一声,解开封印,释放出真元。全身真元运转,发出的金光竟达半丈。

    手一扬,剑胎飞起,一招“剑射四方”使出。他这一招。大巧不工,威力无穷。

    因为冷远小视于他,又见他身中冰骨箭,真气损耗甚巨,于是只是将飞剑攻向徐驰,既不防守,也没有准备后招。

    而徐驰此时命悬一线,不得不解开封印,避过那一剑后。便全力攻了上去。

    冷远吓了一跳,他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徐驰忽然之间,金光暴涨,轻轻一避,跃过自己的飞剑,一剑砍来。竟有如千百把同时而砍来,不能分清真假。

    一瞬过后,便见一把发出金光的巨剑朝自己当头砍下。冷远必竟是青年才杰,江湖经验丰富,不像徐驰这初入江湖的菜鸟少年。只见无风自动,他的身体竟如落叶被风吹动一般,往后经经飘去,堪堪避过一剑。虽然如此,前胸也免不了被剑气所伤,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上至下划过。顿时血如泉涌。

    那个将岸反应也快,只见双戟如同飞剑一般前后而来。而此时徐驰一招得手,招势已老,见那戟来,便再也无力追击,只得收剑护身。

    冷远为剑气所伤。后退到一边去止血疗伤了和徐驰对阵的是将岸。

    此时场上两人,一个是储锐已久,一个是重伤在身真气不续。情势强弱分明,徐驰勉强提气,挥动宝剑守护全身,他可不敢轻举妄动。而将岸刚刚也被徐驰那一招吓了一跳,此时全神灌注,不敢分心。他看到徐驰只守不攻,也不出招。心道:“拼损耗自己优势明显,那白骨箭的毒他是最清楚的,就算只是擦伤,也是必死无疑的。”

    “你,你不是凡人,而是修真之人。”冷远总算是回过味了,吃惊的看着徐驰。

    徐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好算计,好算计,竟然隐藏了自己的修为,骗过了我们所有人。”将岸吐了一口淤血,叽声道。

    “不过这样又何妨,中了我的冰骨箭,就算你是修行之人,也无力回天了,去死吧。”将岸大喝一声,朝着徐驰扑了过去。

    徐驰明显感觉到自己真元越来越弱,再这样下去,不用打就输了。只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喊一声,金光顿时涨了不少。心念一动,剑胎脱手而出,一招凌厉的剑式使出。

    这一招攻敌有备,摆明了决战的态度,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招发出,天地之间尽是剑影,有如实质。最利害之处却在于那些剑影会来回攻击,除非徐驰换招,不然剑影便不会消散。

    将岸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一招的利害之处。只见他青光暴涨,混身发出无数条绿色触手朝徐驰的那些剑影攻去,而双戟却是一前一后攻向徐驰的身体。

    但见那些绿色触手和剑影一碰,便被剑影砍断,但是绿色触手越来越多,而且被砍断的也会立刻长出,反观徐驰的剑影却越来越淡,最后纷纷消失。才一瞬间,那双戟便已攻到徐驰面前,徐驰左闪右避,双戟前后夹击。

    瞬息万变,徐驰身上多了数十道伤口,空中的剑影也所剩无多,只能堪堪挡住那些绿色触手的前进。刚刚还是徐驰出招先攻的,此时,便已是攻守互换了。徐驰无可奈何,只得招回剑胎,挥动它去挡住那双戟。

    徐驰不断地后退,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了,在他的身后。便是那深不见底的坑洞。就在此时,只见一把飞剑攻来,那是冷远的,他现在已经有所恢复了,用尽全力,毫无保留的补上这最后一剑。

    徐驰终于都挡不住了,那一剑正击中剑面,他脚一退,一步踏空。掉落坑去。

    冷远哈哈大笑。他走到紫芙昏倒处,手一用力,那把雀炎法剑便被他吸入手中,脚轻轻一踢,紫芙就被他踢入坑中。

    一阵笑声从远处传来,冷远和将岸终于御剑而去了。

    此时洞内坑下,却别有一翻情形。其实说来。那个坑并不深,甚至于可以说是浅。只是洞中光线不足,黑暗之中也就难以看清楚。冷远也没想那么多,中了冰骨箭的人是不可能活过对时的,他很清楚这一点。

    然而天下之事却总是那么的巧,此时坑中两人却都没有死。

    徐驰全身无力,刚刚的战斗他已经耗尽了真元,其实损耗他真元最大的并不是刚刚的战斗,而是那擦肩而过的冰骨箭。太利害了。

    他动不了,心里却很明白,神智也很清楚。就在他丹田气海即将枯竭之时,一丝阴凉之清自丹田升起,一瞬之间便传便全身。

    “臭小子,你能不能别每次都在我恢复一点的时候给我找麻烦。”邪屠的声音在徐驰有些绝望的时候响了起来。

    “前辈,你终于恢复过来了?”自从上次从海外跟青月回来之后。徐驰就再也没有跟邪屠有过联系,所以许多问题都压在了他的心里。

    “恢复过来又有何用,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不是浆糊做的。一个敢于人在前暴露自己修为的女人,就是那种有胸无脑的女人。不过,还算你有点警觉性,知道一直封住真元隐藏身份。不然的话,老子定要弃你而去,另换明主。”邪屠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但是徐驰却知道,他是真的动怒了。

    “前辈。我知道错了。还请前辈救救我们。”徐驰虽然中了巨毒,但是以他的修为,只要给些时日,就能驱除身上的毒,可是那紫芙修为太差,自己驱毒是不可能的。但又等徐驰帮忙,她早就命丧黄泉了。

    “哼。你以小子后给放机灵一点,别老要我来救场。我不是仙人,能点会算,知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不行。”这也怪不得邪屠会这样生气,徐驰好歹得了那神魔血肉,还受了天龙子的指点,竟然连两个筑基期都不到的废物给暗算了,实在太丢乾坤图这种至宝的脸面了。若以传杨出去,他乾坤图日后还不被其他灵宝笑话死。

    “是,是,是,我记住了,一定不再让前辈失望,”徐驰心知那邪屠生气的原因是自己不太长进,心中也有愧疚。若是自己实力不是这么差劲,也不至于遇上这样的事情。

    此时的紫芙,全身受到毒液的侵蚀,痛苦可想而知。全凭着那颗蛇宝,才能堪堪支持得住。如果不清除这些毒液的话,她早晚也是要死的,只不过时间长了一些,要比别人承受更大的痛苦罢了。

    邪屠冷哼一声,数道金光从徐驰的身体之中散发出来。

    没过一会,徐驰就听到了紫芙传来一声轻哼。

    徐驰心中大定,知道邪屠已经将那紫芙跟自己身上的毒给除清了。

    “小子,多寻找些灵徐,老子用的着。”邪屠已经感觉到了,这海岛之中有大量的灵徐,对他有莫大的作用。

    “是,我一定办到。”徐驰连忙点头,下定决心要多找一点灵徐,好让邪屠恢复过来,自己就能学到更多的法宝。

    “行了,你去吧。”邪屠声音又安静了下去,进入了沉睡之中。

    在邪屠沉寂之后,徐驰从怀中摸出了一些丹药,自己服下了一些,又给紫芙吃下了一些,然后盘腿而坐,开始吸收起灵气来。

    而那紫芙不久之后也幽幽转醒,看着那青光绕体的徐驰,瞪大了眼睛。

    “你,你是修真之人?”紫芙感觉到四周的灵气都往徐驰的身上汇集而去,不由吃惊的说道。

    徐驰睁开了眼睛,缓声说道:“不错,我是道曜门的弟子。”

    “你竟然骗我?”紫芙没有料到,徐驰的修为竟然经自己高出了许多。一想到自己还以为他是凡间武者,还想引他入仙门。却哪里料到是自己眼力太差了,没有瞧出徐驰的虚实。

    “不存在骗不骗,我本是修行之人,在凡间行走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倒是紫芙姑娘你,在人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怕师门责罚,不怕被其他修行之人灭杀吗?”徐驰说的话倒也不是故意针对紫芙,而是修真界的法则。

    所有修真之人,不得对凡人展示出自己的身份。不然不但会被本门所追究,若被其他修行之人发现,可以出手斩杀。

    “我,我只是,只是一时贪玩。”紫芙自然知道徐驰所说的话是真实的,因为她出山之时她的师父也有交待过,切莫在凡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实力。可是玩性颇大的紫芙下了山之后。早把自己师尊的话扔到了耳后。

    经过徐驰这么一说,她打了一个激灵,说道:“你,你不会杀了我吧?”

    若徐驰真的动手,自己就死定了。

    徐驰嘿嘿一笑,说道:“若我要那么做,何必救你呢?”

    听了徐驰的回答,紫芙的脸立马就羞红了,在心中暗骂自己太笨了。

    “好了。你先调养一下,然后我们去找你那个败类师兄,杀了他。”徐驰差点被那冷远害死,若不杀了他怎么平心中之恨。

    还有,那个冷远作为卑鄙,不杀了他不知道还有多少人遭殃。说什么,徐驰也要杀了他。替天行道。

    听到徐驰提及自己的师兄,紫芙也气的直咬牙。没有料到,平时对自己宠爱有加的师兄,竟然为了一柄飞剑对自己痛下杀手,不由哼道:“我一定要夺回我的飞剑,杀了这个ren zha。”

    “知道了还不调息?”徐驰瞪了一眼紫芙。

    紫芙回瞪了回去,说道:“哼,修为高有什么了不起。之前还装的多无知,多善良,现在就这么凶巴巴的。”

    于是。两人就安静了下来。

    面对紫芙的‘恶语’徐驰只好哑然一笑。

    这事,说来自己的确有些责任,因为自己知道紫芙是修行中人,就不必要隐瞒实力,大可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徐驰却因为心中的游戏心态从而没有如实相告。

    看了看紫芙。徐驰也闭上了眼睛,开始养精畜锐了。

    徐驰料定,那个冷远跟将岸恐怕还留在岛上,等自己跟紫芙都恢复之后,就可以去找那两个人报仇了。

    现在他们二个肯定十分得意,正好可以趁其不防备的时候将其干掉。

    至于紫芙,先是被自己的师兄算计一道,又失了宝剑,想来不会轻易饶过对方吧。

    人心险恶,也真不是嘴上说说。

    徐驰这才跟龙元子分开没多久,就遇上了。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后,紫芙睁开了眼晴。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紫芙心里已经原谅了徐驰欺骗自己这件事了。要不是他,自己早就死翘翘了。

    “怎么样,好些了吗?若差不多了,我们就去找你那道貌岸然的好师兄算算账了。”徐驰盯着紫芙,活动着身上的筋骨。

    “屁的道貌岸然,是狼心狗肺,不,是猪狗不如的混蛋才是。表面装的对我多好多好,原来就是想我的雀炎剑,我一定要抢回来。”说着,那紫芙银牙咬的咯咯直响个不停。

    “行了,骂人的话先省了,你还有没有别的兵器?”徐驰没有想到,这女人翻起来也是毫不客气的。

    紫芙摇了摇头,她自己最大的倚仗就是那柄雀炎剑了。

    “行了,我这剑胎先借你用一下,记住要还给我。”说着,徐驰把剑胎递给了紫芙。这剑胎,他可是要用来跟断掉的月影重练一柄新的飞剑。

    “这么难看,送我都不要。”紫芙见那徐驰如此宝贝那剑胎,心中疑惑不已。这么没有买相的法剑拿出去,还不丢死人了。

    “行了,知道还就行,我们走吧。对了,路上见到什么灵徐不要放过,这算是我救你的酬劳吧。”徐驰耸了耸肩,纵身一跃,飞出了深坑。

    “小气鬼,财迷。”紫芙嘀咕了一句,看样子徐驰这个形象要一直留在她心上了。

    紫芙想这样也好,就不用欠这个小气鬼的人情了。

    这年头,不管在哪里,人情债是最难还清的,往往越还欠的就越多。

    两人顺着原路抵达了山洞外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徐驰叹道:“活着的感觉真好。”

    “哼!”

    听到紫芙十分不高兴的声音,徐驰双手抱头,歪过头道:“紫芙姑娘,跟你有深仇大恨的不是我吧?”

    紫芙瞪了一眼徐驰,怒道:“要你管,我就喜欢哼,哼,哼,哼,哼。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就哼!”

    徐驰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前方向走。

    “你去哪里,等等我……”现在手上没了雀炎剑,紫芙的信心就损了大半,万一又冲出一群怪蜂来,她可没有信心能平安无事。

    “某人不是很厉害吗,我自然去找你的大仇人,帮你夺回雀炎剑了。”徐驰很无奈的回答着,心中有些不解这女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怎么就弄不清楚自己该干嘛呢。

    “呸,谁要你帮了。你自己要帮仇,别把我当旗子,本姑娘才不要欠你人情。诺,这是我之前拾的灵徐,我们两清了。”说着,紫芙扔给徐驰一个粉色的小袋子。

    徐驰接过手掂了掂,说道:“这也才少了吧,你这一条命就值这几块灵徐,说出去都没有信。”

    “你,你别太可恶。本姑娘的命金贵着呢,这只是订金,我自然会还清的。哼!”说完,紫芙就别过头去,心中大骂徐驰小气鬼,死财迷。

    “行了,行了,不跟你争了。不过,你要不要你的雀炎剑了,要的话就跟上来。”说完之后,徐驰也不理会紫芙,寻着那踪迹追过去。

    因为没了血梭,而徐驰的修为又不达金丹,想要真正的御空飞行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有莲胎期的修为那也可以习那腾云之术,虽不及御剑飞行,那也比千里马要快上一些。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密林深处飞奔而去。

    紫芙心里已经把冷远杀了千次万次了,恨不得把他的皮都给剥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