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76章 被设计好的梦

    徐驰小心的查看着四周,想要找到一些蜘丝马迹,从而找出冷远跟将岸的位置、忽然一阵强烈的杀气迎面而来,吹得让人心里发寒。[平南言情小说网]他遥望前方,只见一山谷之中,宝光闪闪,杀气腾腾。

    看上去,应该是一群人正在打斗,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要在此处作生死之争。徐驰初生牛犊,好奇心盛,一看有人打架,便朝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他跟紫芙打了一个招呼,朝着那山谷飞奔而去,到了谷口的地方蹿上了一颗树,俯视山谷,只见谷中一草一木都看得清清楚楚。

    谷中一共有七个人。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青年人,御动一把青色飞剑,正和另外的六个人撕杀。

    虽然是以一敌七,却丝毫不落下风。那青色飞剑突然分作七把,围成一个剑阵,看起来象是个天罡北斗阵。此时那个青年人却站于北极星位,

    七把小剑分别处于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天衡、闿阳、瑶光等位置,首尾相应。那人身法奇特,剑法更加妙不可言,

    他不动,阵不变,他一动,阵则变。他不断变化方向,那七把飞剑便连续变化。每一把飞剑都如同大海蛟龙般灵活,又似猛虎下山般威武,剑光闪动,剑影飞舞,疾迅豪放,气势磅礴。

    他的意念与剑合为一体,意到剑动,内外上下,协调精确。从徐驰看来,却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他带着剑动还是剑带着他动,只能看到那七把法剑一会高,一会低。或凌空前击,或居高下刺,种种剑法,各自使出。

    这一把剑提、点、勾、插;那一把剑却挑、截、格、带。每一把剑都好像有了生命一般,使出不同的招式。

    他全身发出huang se光芒,七把剑亦发出huang se光芒,璀璨耀眼,以徐驰的眼力,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出他是个青年人。却分不清他的具体容貌。

    围攻那个青年人的六个人,全都身穿黑衣,脸蒙黑布,只露出两个眼孔。若在黑夜,这样一身衣着,固然可以隐藏他们的行踪。但此时大白天的,却分明在告诉别人。他们不是什么好人,要么是强盗,要么是刺客。

    这六个人有五个是使用飞剑的,乌黑的剑,发着黑沉沉的光,这六个人分别对付着青衫青年的七把剑,六人对七剑却还处于下风。不过他们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也是一身黑衣,黑布蒙脸。却发着青色的光芒,混身有无数条绿色触手随风而动,活像一个毛毛虫。他御着双戟,时不时偷袭一下青年人。却似乎对这个青年人很是忌惮,不敢全力攻击。

    青年人不慌不忙地应付着这六个人的围攻,显得十分从容。徐驰看着双方就这样僵持着,青年人功力虽强。却也不能突破这六人的围攻,那六个人似乎落于下风,却也丝毫无损。心里想道:“这六个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我要不要下去帮忙呢?可要是万一帮错了人,那怎么办?”正想着时,巨变突起!

    那使双戟的黑衣人忽然青光大涨,光彩夺目。脚下不停的走动,双手指挥着空中双戟一前一后攻向青年人,而身上那些绿色触手见风即长,越来越长。如同万千毒蛇一般咬向青年人。

    青年人不敢待慢,huang se光芒大盛,手指连点,七剑快如闪电,将攻来的双戟一一击退。那些绿色触手横冲了过来,只见一道剑光闪过。将它们拦腰砍断。绿色触手长得快,剑光更快,始终不能接近青年人。忽然那黑衣人手一扬,几道白色光芒射向青年人。

    徐驰一见,叫了一声:“冰骨箭!”顿时满脸惊讶,接着便醒悟过来,两眼发红,跳了下去。而此时,青年人手一挥,一道huang se光墙挡住了那几只白骨箭。望了望徐驰,点了点头。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徐驰肯定那个黑衣人一定是将岸。此时不找他算账更待何时,真元大涨,喊了一声:“将岸!”

    剑胎便凌空而去,直奔那个黑衣人。这一招用的是“七曜剑诀”中最简单的一招,叫做“金曜逐龙”,一招使出,如有二龙同时攻击敌人,其中一条龙只是剑影,另一条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剑,但是二龙都饱含真气,如果击中要害,那肯定是没得救的。

    将岸听到背后风声,知道有人攻来,立刻运转真气,青光大涨,同时收回那些绿色触手,在身体四周形成一个保护层。[平南言情小说网]而那双戟也迎上了二龙,青光金光交战相映成辉。一时之间竟不分高下,待到双方将兵器收回,徐驰已经跃入谷中,两人对峙。青年人此时喊道:“小兄弟,没你什么事,你不要来渗和,快走吧!”

    徐驰道:“我与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他就交给我了。”

    青衣人刚刚已经看了徐驰那一招,知道不是弱手,此是听他说与之有仇,也就由他。便道:“如此你要小心,这个人暗器利害。”

    那白骨箭让徐驰吃尽苦头,当然晓得它的利害。他说道:“多谢兄台提醒,待我取他性命。”

    青衣人不再说话,将岸却说道:“你怎么还没死啊!”语词中颇有一种不敢相信又有些嘲讽的味道。

    徐驰道:“为了取你狗命,你受死吧!”

    将岸道:“只怕你没这个本事。”

    徐驰道:“多说无益,动手吧!”

    两人光芒大盛,看起来是要生死相搏。徐驰率先发难,一招剑式发出,只见剑影满天,朝将岸击去。这一招从上而下,不留余地,剑影下的都难免受到攻击。将岸看他一招使出,如有无数剑影攻来。不敢大意,青光大作,混身绿藤疯狂生长,一时之间竟将他包得满满的,他本来就胖,这一下便活像一个大圆球。

    那些绿藤不断的长,伸出无数的触手攻向徐驰的剑影。剑影锋利,绿藤众多,一时之间互相消耗着。谁也占不到便宜。将岸一边指挥绿藤御敌,一边将双戟发出,一前一后攻去。徐驰看到双戟攻来,手一挥,又是一招“金曜逐龙”打出,不过这一次却有了些变化,因为此时剑胎已幻化成了无数剑影。所以这次二龙全是剑影,二龙再一次撞到双戟,却依旧是旗鼓相当。

    徐驰的“金曜逐龙”发出后,也不停留,心念一动,召回宝剑,剑一入手,一招“水曜涛天”使出,那剑胎再一次脱手。钻入地下,只见地面波浪滚滚,无数剑影从地上飞起,直接击中将岸的护体绿藤,伸出去的绿色触手由于本体受到攻击,纷纷后退,拼命挡住那些剑影的前进。此时徐驰略占优势。

    但好景不长,那将岸也不示弱,他青光大涨,鬼叫一声,绿藤疯狂的长,一时间遍布四周,其中又一大部分往土里猛钻,不一会儿局面就不大一样了,空中剑影渐趋守势,地下却已经不行了。剑胎抵挡不住,跳了出来。徐驰一把抓住宝剑,一招“木曜大地”发出,这一招生死相搏,攻敌有备。

    天地之间剑影闪动,每一剑都朝将岸砍去。将岸也不迟疑。双戟出手,竟也幻化出无数光景,剑戟相撞,光怪陆离,金光,青光一时之间如放烟花,青光万道,金光万缕互不相让。

    正当此生死关头,徐驰将gong fa运至极致,金光喷发而出,徐驰发出一招“日曜九天”,本来这一招是要在敌人力竭之时才用的,威力巨大,却缺乏防守,徐驰看打他不嬴,便使出这一招来,只攻不守,是要一招决生死。将岸却不想与徐驰死拼,他手一挥,又是几道白光射向徐驰,然后便往后退去。

    徐驰看到白光,知道是冰骨箭,不敢硬接,只得收剑护身,移开到一边去。战斗略微一停,徐驰却不愿罢手,他躲过冰骨箭后,又使出那招“木曜大地”。不过只时将岸已经不想打了,他本来的目标就不是徐驰,况且没有自己,那五人很快就会落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于是他一声鬼叫便远远逃遁而去,那另外五个黑衣人听到这一声鬼叫,也毫不犹豫地跑了,速度很快,一瞬之息便无影无踪了。

    倒不是徐驰不想追击,一则此时真元损耗甚巨,二则敌众我寡,暂且退让,也是应该的。况且也不知道那个青年人有没有受伤,必须去看看才行。

    徐驰向那个青年人走去,那人也向他走来。徐驰先开口道:“在下道曜门徐驰,见过兄台。”

    那人道:“原来是徐兄弟,在下上官无影。”

    徐驰道:“莫非是道清宗上官无影东方大侠,失敬了!徐驰久闻大名,不想今日得见,当真荣幸之至!”心里却想道:“道清宗上官无影,修真界前五十的年轻少侠,不知道因为什么与这些人相斗”

    上官无影笑道:“兄弟过迁了,适才兄弟说与那蒙面邪教徒有仇,却不知所为何事?”

    于是徐驰将怎么结识紫芙,怎么去云霞岛,怎么遭到偷袭等等事由说给了上官无影听。[平南言情小说网]只说得两人感叹不已。

    上官无影听完说道:“兄弟要去找回那雀炎剑怕是不大容易!”

    “喂,你也太没用了吧。”紫芙见战斗结束了,便从树上钻了下来,对着徐驰讥讽道。

    徐驰摇了摇头,自然这紫芙是有意打击自己,便也没跟她一般见识,指着她对上官无影道:“这位是紫芙姑娘”然后又着紫芙道:“这位是道清宗的上官无影兄弟。”

    “道清宗,名气很大,门内弟子很强的那个?”紫芙瞪大了眼睛,好像在看什么新奇的事物一般。

    那上官无影笑了笑,说道:“那是道友们给面子罢了,各门各派习的都是正统道家术法,并不好坏,强弱之分。”

    “哦。那这么说我不比你差了?”上官无影,这个名字紫芙感觉有些熟悉,似乎自己那个天杀的师兄有提过是什么道门俊才之一。

    “姑娘可以这么理解,强不与强在于个人,与师门并无多大关系。不是有句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么,大体上就是这个意思。”上官无影见这紫芙姑娘活波之中又有些顽皮,不由的笑了笑。

    “说的倒好听。算了,本姑娘不与你一般见识。”说完之后。紫芙再次把注意力移到了徐驰身上,问道:“你说你刚才怎么回事,怎么连那个天杀的都打不过,太丢脸了。”

    徐驰翻了翻眼皮,好气没气道:“你要厉害,怎么躲在上面不出来,还尽说我。”

    “那我没有雀炎剑在手。不然的话那小贼同,岂有活命的机会,哼哼!”说着,那紫芙双手抱着双臂,头微微向天看去,好像在说:你就是太弱小了。

    徐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像自言自语道:“哎,某些人的自我感觉是不是太良好了,都忘了自己是怎么脱险的了。”

    “你……”被人戳到痛处。那紫芙的脸就涨的通红通红的,咬牙切齿的瞪着徐驰。

    “我说二位,你们是要接着斗嘴呢,还是去找那个冷远讨回这位紫姑娘的剑。”上官无影感觉这两位新认识的朋友果然有趣,若与他们相处应该蛮开心的。

    “当然找我的剑了。”紫芙嘟了嘟嘴,虽然她知道徐驰之所以帮自己去追冷远,无非是出去好心。可是为什么自己看到他的样子。总是十分来气,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呢?

    徐驰虽然不高兴,可是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翻了翻眼皮,说道:“那冷远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没有办法追。”

    上官无影摸了摸下巴,沉思了片刻,说道:“不如去找那将岸吧,既然他们之前有合作过,应该会知道冷远的下落。”

    “还是你聪明。不像某人……”

    “喂,你别过份啊。大不了我帮不你找了,哼!”徐驰脾气再好,也受不了紫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哼,不帮就不帮。我又没求着你,你爱怎么就怎么样。”紫芙知道徐驰真的生气了,可是她不愿意低头。

    “我说两位,能不能别争了,还是去找将岸吧。”上官无影也感觉到气氛变了,徐驰似乎真的生了退意。

    “无影兄,很有幸认识你。在下还有一些俗事要料理,就先行告辞了。”说罢,那徐驰也不去看紫芙。

    徐驰再好心,也不愿意被人这样冷嘲热讽。先前救了她,已经算是抵过欺骗对方的事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处处与自己针锋相对。

    “喂……”紫芙看徐驰离开,终于开了口。

    “紫芙姑娘,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在下与你八字不合,不然留在这里找不自在,祝你早日找回你的雀炎剑,告辞了。”说着,那徐驰背起了剑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喂……”

    紫芙感觉自己特别的委屈,眼泪夺框而出。

    “我是不是做错了?”紫芙转过身来,看着上官无影。[平南言情小说网]

    上官无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紫芙的确有些无理取闹了。

    “也许徐兄弟说的对,道不同不相为谋,强求不得。何况修行之人出来,多半是有目的的,也许徐兄弟真的是有事缠身罢了,你不必多想。”

    紫芙点了点头,可是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直骂自己太过份了。

    说来说去,徐驰从来没有做错过什么,反而是自己过份了。于恩,徐驰救过自己的命,于情,徐驰真心帮自己找过冷远。

    可是自己呢,是如何对人家的?

    但是,徐驰已经走了,她想道个歉都不可能了。

    …………

    “这个婆娘,还以为自己是天上的仙女吗?”徐驰还从来没有遇到一个像紫芙这样不知好歹的人,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救过她的命吧。

    可是这女人倒好,弄得本少侠欠了她钱似的,老摆一张臭脸,还处处讥讽我。

    越想。徐驰就越发的生气起来。

    不由的,拔出剑胎乱舞一通。

    霎时间,树木纷纷被斩断,横七坚八的倒下去。

    发泄完之后,徐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胎,又看了看自己发怒后的树林,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

    “奇怪了,难道是心魔?”冷静下来后的徐驰细细想来,发现自己之前的行为有些反常了。

    别的不说。自己是一个堂堂的大佬爷们,竟然跟一个女人一般见识了?

    不管,既然离开了,徐驰断也不可能回去。因为,实在拉不下面子。虽说自己可能是受了心魔的影响,可是那紫芙针对自己是事实。

    若真的回去,估计还得受气。说不定又引动心魔。

    “心魔出,就意味着我要突破了,得找个地方把心魔化去然后提高修为。”想了想徐驰还是感觉要先解决心魔的问题,不然很有可能被其害死。

    就在徐驰发完火冷静下来后,紫芙跟上官无影已经踏上了追寻将岸的路上了。

    徐驰四下扫了扫,发现远处一个山洞,握着剑胎,就朝着那山洞飞奔而去。

    山洞之中布满了淡淡的水气,好像被雨水充刷过一样。

    不过。这种海岛潮湿也是正常的。徐驰在洞中转了一圈,拾了几块灵徐之外,并没有别的什么发现。

    于是,他弄了一些杂草跟乱徐放在洞口,并且在洞中拉了几条线,上面挂着铃铛。另外,他还在洞口安放了几张水符。只要有一人来,就会触发他布下的陷井,从而提示他有人闯入了。

    经过冷远的事情,徐驰的警觉性要比以前高了。

    有了一次险些丧命的经历,徐驰就不愿意发生第二次。何况,不是每一个次邪屠都会出手救他的,万事还是靠自己比较实际。

    盘腿坐下,徐驰开始运行起玄天心经。

    这套gong fa一但运行起来,就可以让心魔无所遁形。自从徐驰跟龙元子分别的这段时间,他就没有再修练过玄天心经。才会让心魔滋长。

    以前的徐驰所修练的,不过是没落的修真世界之中道曜门的gong fa,非仙耀门这种上古大门派的gong fa可比的。

    这是一种质与量的超越,若没有亲身体会,完全不能理解这其中有何不同。

    慢慢的,徐驰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内部的情况。

    顺着身体。徐驰看到了自己的识海。

    现在,他的识海不过一颗黄豆般大小,对于一缕用于内视的神念来说,这个空间还算可以的。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身处一个相对窄小的房间,就是那种只能安下一张床之后就容不得其他的那种。

    识海就如同一片海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只是这片海现在来说,有些小。

    不过徐驰相信,识海的空间会越来越大,而神念也会变得粗壮。从有一个小孩,慢慢长成大人一样。

    心魔,就是隐藏在识海之中。

    想要除尽心魔就必须找到它,从而剿灭。

    徐驰化身为一缕神念,在识海之中搜找了起来。

    修为低的时候,心魔的力量也低。

    找了一圈,徐驰锁定了它的位置。

    “别的光芒都相对暗淡,唯独这里特别亮一点,应该就是这里了。”徐驰的神念一扭,变成了一小小的徐驰,手中还握着一柄细长的剑,似乎就是徐驰的剑胎的样子。

    “心魔,受死吧!”

    不由分说,徐驰挥剑朝着那心魔斩去。

    “呼!”

    心魔发现自己被徐驰识破了,卷起了一道小风,化成一个面目狰狞的人形怪物。

    看体形,它是徐驰的两倍。

    “没有想到你还有几分本事,不过就算让你发现本魔又如何,你能剿灭本魔吗?就算杀了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诚服于我吧,我族将赋予你更强大的力量,享不尽的寿命!”心魔的巨爪在空中舞动着,带起一股股的黑气。

    “我呸,让我成魔,做梦!你们魔有什么好的,还不是被我们正道人士追的四处躲藏。享不尽的寿命。我呸,是享不尽的追杀还差不多吧!”徐驰提气往那心魔杀去,可是他却忘了自己只是一缕神念所化,只有那缕神念的力量,完全不能借用真元。

    “哈哈哈,无知的人类,你的神念太过弱小了,让你瞧瞧本魔的厉害!”说话间,那心魔身子一扭。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狼,张着血盆大口朝着徐驰飞扑而去。

    徐驰见执不妙,立马闪开。

    “可恶,我连最初级的心魔都对付不了,还谈什么别的?”徐驰嘀咕一句,手中的长剑再次刺向那个心魔。

    心魔,上古的门派对它有许多定义。有的人认为。仇恨心、贪念、妄念、执念、怨念等都属于心魔。

    心魔可以一直存在、可以突然产生、可以隐匿、可以成长、可以吞噬人、也可以历练人。

    也有门派认为,心魔是修行者在自己的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瓶颈之时,识海就会吸入心魔之形,形成天魔入侵的景象。只要突破心魔,就能达到更高的境界。

    不过仙耀门认为,心魔分两种。一种就是人自己产生的称为念魔,它没有力量,只会利用幻像。而另一种就是天魔,天魔不仅会利用幻像。更具备与修行之人一样的实力,你有多强,它便有多强。

    徐驰刚的行动,不过是在试探对方是念魔还是天魔。

    不过,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只有一个修行之人有对付天魔跟念魔有了很多的经验之后,才能分别的出来。

    不过徐驰只是头一遭遇上心魔,哪里能推断它是念魔还是天魔呢?

    《仙耀法典》之中提过。每次对付完心魔之后,都会对道法有新的领悟。

    现在的徐驰慢慢的品到这句话真正的意思,不是对付完,而是在对付的过程之中。

    这里是徐驰的识海,它才是这里的主人。

    古语有言,客随主便。

    徐驰想那心魔竟然能变化形状,自己也可以!

    于是,他的神念一动,立马就化成了只巨大的黑熊,发出一声咆哮。

    “没有想到你竟然识破了这一点。不错,不错,有点潜质,不过还是太弱小了,受死吧!”那心魔大喝一声,变成了一只更大巨大的怪鸟。朝着徐驰扑了过去。

    徐驰冷笑一声,心中笑道:中计了!

    原来,徐驰是故意引诱对方变得比自己更加巨大。因为这个识海的空间有限,体形越大,越不利于行动,而徐驰化身的黑熊却刚刚好,不笨重也不瘦弱。

    锋利的熊爪配合着灵活的动作,没一会的功夫就在心魔身上留下了数百道伤口。

    “不,这不可能!”心魔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奄奄一息的半跪着,不甘的看着徐驰。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像你这种弱小的心魔,我都对付不了,老子倒不如自废修为回家种地!”徐驰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化成一道流光,朝着那心魔刺了过去。

    在那心魔倒下去的那瞬间,徐驰的识海发生一些变化,那些光芒变亮了几分。

    他有了一丝感悟,笑道:“原来只是念魔而已,没有想到我竟然还怕狼?”想到这里,徐驰不由的想到自己小时候去山上采药时差点成了黑狼嘴下的食物。自那以后,徐驰听到狼嚎身体都会抖。

    只是没有料到,自己拥有了这样的实力,在心底的角落里,竟然还隐藏这种恐惧。

    念魔果然厉害,竟然能发现自己隐藏在深层里的恐惧。

    定了定神,徐驰的神念退出了识海。

    一时间,他恢复了身体的六感。

    此时徐驰发现,自己的六感变强了。

    就算闭着眼睛修练,也能隐约“看”到周围五丈左右的环境。

    不仅是六感,徐驰发现自己的灵脉都变粗了一些,一些灵窍正汇聚着气旋,徐徐的转动着,玄妙无比。

    “开光,我到开光期了!”徐驰欣喜的叫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自己击败了心魔之后,自己的修为竟然突破了。

    开光期与筑基期有实质性的差别,现的徐驰可以将神念附着在普通的剑之上,操控它。达到真正的御剑伤人。

    不过,想要御剑飞行却不可能。

    开光期的识海还太小,神念也弱,无法达到御剑飞行的要求。

    但是,对徐驰来说已经很知足了。

    自从修练了《仙耀法典》之后,他就偏离了原本的修真层面。

    像道曜门这种门派,所修练的道法全都是取巧之术,对自己的依仗要小的多。他们的神念必须附在法器之上,才操控法器。不像现在的徐驰。哪怕是一枚徐头,他也能将它就成可怕的武器,伤人于无形。

    最最重要的,就是可以用符咒了。

    所谓的符咒,并不是特定的咒语,而是对天地灵气的感应与操控。好比现在的徐驰,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凭空生火。那是因为,他可以聚集四周的火灵气,将它们点燃,威力与他制作的火符差不多,但是所耗费的真元天差地别。

    光是制作一张火符的真元,就足够徐驰发动十次火符咒了。

    当下,徐驰就试验了一下。

    神念之中想像着火的灵气朝着自己聚集过来,很快徐驰就能感觉四周的温度升高了,一种肉眼无法看到。而神念却可以感觉到的火灵气正在他的面前欢快的跳动着。

    徐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将火灵气聚集在手的上方,不断的压缩它的体积。

    “去!”

    徐驰沉喝一声,紧接着就传来了一声轰响。

    一团巨大的火球突然击中了徐璧,引得山洞坠徐乱飞。

    徐驰大笑一声,冲出了山洞。

    开光大成,他可不想被乱徐给压死。

    “是你。你竟然没死?”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徐驰的面前,一道剑光就朝着徐驰射了过来。

    徐驰一惊,身子一扭,躲了过去。

    “冷远,是你!”徐驰当下看到冷远手里握着雀炎剑,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冷远收起剑来,在徐驰身上扫了一眼,说道:“不错,是我。你可真让我意外,中了将岸的冷骨钉竟然没死。而且还变强了一些。”

    “嘿嘿,让你失望了?”徐驰嘿嘿一笑,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冷远点了点头,接着道:“既然没死,那就是你这小子命不该绝。所以,我现在也不为难你。”

    徐驰眼珠子转了转。看了一眼冷远,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你不杀我,但我却没有说不杀你呢。”徐驰的剑胎传来了一阵嗡嗡声,好像迫切要与那雀炎剑一较高下。

    “哈哈哈,就你还想杀我?别做梦了,老实告诉你,我之前只不过是为了让将岸放心,所以隐藏了真实的修为。以你的力量,十个都不够看。我之所以不杀你,只是想跟你做一庄买卖,你干不干?”似乎是为了表达诚意,那冷远将雀炎剑收了起来。

    徐驰好像来了兴趣,摸了摸下巴问道:“什么买卖?”

    冷远嘿嘿一笑,直截了当的说道:“杀将岸,夺他的宝贝!”

    “倒是一桩好买卖,不过我为什么要干。你这种人,不可靠,说不定到时跟将岸联手把我干掉了。”徐驰说的完全是实话,因为这个冷远有前科。他连自己的师妹都舍得下手,对自己更不会客气了。

    没有想到,徐驰的话一出,那冷远就大笑了起来:“你小子不会还因为我对我师妹下手的事而介怀吧?”

    看着徐驰点了点头,那冷远接着道:“我想你既然没死,那我那自命不凡,自以为自己是天仙的师妹应该也没死了?怎么样,是不是受不了她,才分道杨镖?”

    徐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来不仅自己受不了紫芙那个女人,就连她自己的师兄也受不了。

    “至于对你,那是因为你自己太傻,竟然被那丫头哄到这岛上来。我问你,如果你要杀人夺宝,会留下活口吗?”还没等徐驰回答,那冷远就道:“肯定不会,所以我们之所以对你下手,也是为了自保罢了。不错,我是贪宝。也会不择手段,但是我冷远还是有原则的。”

    徐驰哑然一笑,没有想到这冷远竟然如此大方的承认自己好宝,还不择手段。这点看,他倒是爽直之人。不像一些伪君子,明面上坦荡荡,但是背地阴起来人来也是十分高明。

    “你有何原则?”

    “量力而行,不与魔道为伍,下手就不回头。”

    “冷远。你倒是一个妙人啊。看样子,我们这桩买卖似乎可以做了。”徐驰恨的主要是那将岸,如果当时不是他发出了冰骨钉,自己也不会那么狼狈。更何况,将岸还是魔门弟子,他身为正道弟子自然不能放过。

    “必须做,那将岸竟然坑了我。说自己是正道弟子。他奶奶的,没有想到他竟然邪派人士,当着我的面吸干了一个女童的脑髓,当杀!”说着,冷远猛的拍了一掌,地面就留下了一道深坑。

    “可恶!”徐驰没有想到那将岸竟然干那人神共愤之事,实在可恶。这样的魔头,不杀了恐怕有更多无辜的人要遭殃。

    徐驰能感觉的出来,那冷远是真的愤怒。而不是装出来的。

    现在,他对这个人有了一些改观,似乎他并没有那么可恶。除去他夺剑的事情,其他的地方并没有什么。

    而他们之所以对自己下手,正如那冷远所说,的确为了保护自己。杀人夺宝之事,若传出去。冷远可能就会被师门追杀了。

    “不过,你就不担心你那小师妹把你夺宝杀人的事传出去吗?”徐驰好奇的问了一句,想要知道他要如何应对这件事。

    “不会的,你不了解那个丫头。她从来不会让别人知道她吃亏的事情,因为她在面子。你不知道,老子当年将她看个精光,她连一个屁都不敢放。不过,那女人虽然脾气差了点,身子倒也蛮撩人的。若兄弟你有兴趣,抓回去diao jiao。diao jiao兴许也不错哦!哈哈哈……”说着,那冷远解下腰间的葫芦扔给了徐驰。

    接过那葫芦,打开盖子,一股浓浓的酒香就飘出来了。

    没有犹豫,徐驰猛的喝了几口,赞道:“好酒!”

    “哦。你不怕我在酒中下毒?”冷远惊讶的看了一眼徐驰,他扔过去只不过是试探一下,可是结果却有点与他的设想偏离了。

    “我想冷兄应该不是这种人吧,再说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宝贝,不值得你废心机吧?”徐驰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对冷远还是有提防的。不过他现在修为已达开光期,神念一扫就知道酒中有没有下毒了。

    “妙人,妙人,你也是一个妙人啊。冲你这么爽直,算我老远欠你一条命。若我与将岸相斗之时,你暗中伤我我不计较。”冷远倒有些对徐驰刮目相看了,毕竟曾对他下了狠手,险些要了他的命。可是徐驰倒好,竟然真的不在意了。

    “哈哈哈,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大笑一声,徐驰又喝了几口酒,便扔回给了冷远。

    上官无影头顶上的夜明珠突然一滞,便听他道:“心魔重,却不入魔。怪哉,莫非紫姑娘是中古草青氏的遗脉?”

    “咦,你怎么知道?”紫芙瞪大了眼睛,看着上官无影,心中疑惑不已。自己是中古草青氏传人是家族之中的核心机密,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俊哥哥怎么知道?

    “原来你真的是,妙哉,奇哉。”上官无影眯了眯眼,看了看紫芙,想通了她为何浑身上下都带着火气。

    “上官兄,你神神叨叨说的是什么意思?”眼下,徐驰一往边往走,一边问向上官无影。

    这样,能缓解一下越来越紧张的气氛。

    那冷远也一脸的好奇,目光在紫芙跟上官无影之间扫来扫去。

    上官无影顿了顿,便向三人解说到何为草青氏后人。

    原来在中古时期,草青氏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力量,每个草青氏的后代一出生都拥有沟通天地的能力。他们修行极为容易,是那个时代的强者,几乎所有修真门派都依附在草青氏的庇护之下。

    要知道中古时期,魔族众多,实力强大,不比现在。那时的修真者要比现在各大门派的掌门都要厉害几分,可是在魔族面前却走不了几招,唯独草青氏的人能击败魔族,让他们盘踞在荒无人烟的地带,不敢为非作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