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77章 醒来之前

    两人之间还是保持着距离,还是各自防备着对方。

    “你说修真之人是不是随心所为,只要不做那魔道之事,便算是正道?”半响冷远突然抛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徐驰看了看冷远,说道:“我想,应该是问心无愧吧。我猜每个门派总会有一条门规,不许门下弟子以强凌弱,不许勾结魔道。”

    “哈哈,这倒也是。”说完,那冷远目光闪过了一道精光,整个人看上去似乎不一样了一些。

    徐驰想,也许在他的心里其实也有愧疚吧。只不过修真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逼着让你变强。从而也让有一些人生出邪念,滋长心魔后来就坠入魔道,再无回头之日。

    “好了,先说说怎么对付将岸吧。他之前也隐藏了实力,我与他再次过一次手,让他跑了。”徐驰收起心思,正色道。

    冷远点了点头,说道:“我想这岛上应该不止他一个邪派弟子吧,这个魔头花重金骗了两艘商船过来,说这岛上有宝贝。我知道那些商人跟水手在哪里。如果猜得不错,那里应该是他们的临时据点。只要守着那里,就不怕逮不到他。”

    徐驰点了点头,回道:“也好,我们现在就动身,不能再让无辜的人受po hai了。”

    于是,在冷远的带领之下,两道人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一路飞奔,徐驰终于看到了关押那些凡人的地方了。

    那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外面修有两座箭楼,上面有人在盯着。

    “怎么办,要不要杀了那两个。把人救出来?”冷远侧过头低声问道。

    徐驰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现在还不确定将岸他们在不在里面,更加不知道有多少邪派弟子。若贸然杀了人,只怕会打草惊蛇。”

    “那难道就放任不管吗,那里面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那些邪派弟子会吸干他们有脑髓跟精元的。”冷远的手用力的抓了一把泥土,语气之中带着愤恨。

    徐驰看了看冷远,发现这个对凡人的生命竟然如此看重。他的确所他所说的那样,虽然贪宝。但却有原则的。

    “等等,似乎有人过来了。”修为到了开光期,徐驰的六感极为敏锐,所有就感觉有人朝着这边过来。

    “行,有你的,是将岸他们。你看,他们好像受伤了。”冷远看着远方。很快就认出来了为首的正是将岸,而他的身后跟着几个互相搀扶的人。

    徐驰皱了皱眉头,这些人正是他见过的。不过当时他们全身退,并没有受伤。难道,上官无影追上他们了?

    “现在杀出吗?”冷远似乎等不住了,身子弓了起来,蓄势待发。

    徐驰摇了摇头,沉声道:“再等等,他们受伤那些看守的人一定会通知洞内的人来接应。我们看看究竟有多少人。若我们栽了,洞里的那些凡人就真的完了。”

    “好,就再等等。”冷远冷静了下来,身子又趴了下去,一动不动。

    果然如那徐驰所料,那箭楼上的人发现自己的同伴受伤之中,就发出了几声怪叫。

    没一会的功夫。十几个黑衣人就从洞中鱼贯而出,朝着将岸等人的方向飞奔而去。

    徐驰跟冷远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担心。

    对方人手太多了,自己这边就两个人,恐怕不是对手。就像徐驰说的那样,若他们都栽了,那五六十人就真的没有人救了。

    “再等等,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师妹跟上官无影应该快追上来了。”徐驰沉住了性子,并没有贸然出手。

    “哦,你说的可是清道宗的上官无影?”显然这个冷远听过上官无影的名号。接着便听他道:“如果他来了,我们倒有些胜算。”

    “快把受伤的兄弟扶进去,留下一些人守住这里,那上官无影立马就追上来了,你们必须挡住他。只要刑hu fa一到,我们大计可成。”将岸似乎也受了伤。声音显得有些气弱。

    “是,堂主!”七个弟子跪了下去,然后飞快的站了起来,朝四处散开,藏入了地下,准备伏击上官无影。

    “好机会,希望那上官无影早点到。那将岸说有什么长老到,实力应该更强。”冷远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们记下那些人的位置,只要上官无影一出现,我们就杀过去。解决掉一个是一个。”徐驰扫了一眼,把那七个人的位置都记下了。不过,他对这邪派这种秘术却有些好奇,一个竟然能突然遁入土中,不留下一点痕迹,似乎与传说中的土遁术有些相似。

    如果可以,徐驰不介意留下一个活口,将这个秘术逼问出来。

    “来了,那丫头也在。”冷远很快就发现两道人影飞快的朝着这边奔来。

    “动手!”

    两道人影从密林之中蹿了出去,直奔那七个邪派弟子的藏身之地。

    在飞奔之中,徐驰已经开始发动火符咒了。

    就在快要接近这时,徐驰大喝一声:“去!”

    “轰!”

    一声炸响,惊动了其他藏在地下的邪派弟子,纷纷从土里钻了出去,朝着徐驰跟冷远杀了过来。

    “你下次用灵符前能不能通知一下!”冷远已经瞄准一了个,准备他的血为自己刚祭练不久的雀炎剑祭剑。

    徐驰无语的挥出一剑,不再理会冷远。

    “是徐驰,我们杀过去。”上官无影发现前方竟然有人相斗,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个正是徐驰。

    “喂,你等等我。”紫芙修为不及上官无影,又失去了雀炎剑,没了飞空的能力,速度就比上官无影慢了许多。

    可是上官无影哪里会理会她这无理的要求。身形一闪,杀入了战圈之中。

    而此时箭楼上的弟子也飞身而下,加入了战圈。

    “师妹,我们的账一会再算,先杀了这些邪派弟子。”冷远正杀在兴头上,没有料到那紫芙一来不杀敌,反而先朝着自己拍出了一掌。

    “哼,把雀炎剑还我,我不就不跟你计较。”紫芙看着冷远舞动着曾属于自己的法剑。怒火更盛了。

    “被你打败了,接着!”冷远知道自己这个师妹是一根筋,认准的事情是绝无可能改变的。若不把剑给她,她肯定会对自己大打出手,从而让那些邪派弟子有机可趁。

    “可恶,你竟然把我的法剑祭练了!”紫芙勃然大怒,但却没有再对冷远出手。而是杀向了其中一个邪派弟子。

    霎时间,鲜血乱飞。

    不一会的功夫,这些实力不算强劲的邪派弟子就bei gan翻了。

    不过其中一个却没有死,而是被徐驰封住了筋脉,踢飞了出去。

    “走,我们去救人。”见所有人都倒下了,冷远握着原本自己的法剑就要朝着洞中杀去。

    “等等,我的账还没有跟你算呢,你别跑。”紫芙哪里肯信冷远的话。就当他是要跑了。

    “死女人,你再叽叽歪歪,我不介意再杀了你一次,杀了之后再奸污你的尸体。”面对这种无理取闹的女人,也许冷远的方法才是有效的。

    果然,那紫芙立马安静了下来。

    “徐兄弟,这是怎么回事?”倒是上官无影有些反应过来。因为他没有看到将岸的身影。

    “将岸那些混蛋抓了一些凡人关在山洞内,我们要去救人。”说完之后徐驰就朝着山洞飞奔而去,冷远紧跟其后。

    上官无影的动作也不慢,朝着二人追了上去。

    紫芙大骂几句,跺了跺脚,心不甘情不愿的也跟了上去。

    进了山洞后,徐驰就感觉阴风阵阵,好像有无数鬼怪在低叫一般,让人汗毛炸起,背后阴凉凉的。

    “好古怪的山洞。”上官无影嘀咕了一句。往怀里掏了掏,摸出一枚鹅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往空中一抛。

    那夜明珠好有了灵性似的,绕着上官无影的上空,徐徐的转动着。

    “好术法。”冷远赞了一声,然后往徐驰的方向靠了过去。对他来说,他的师妹不靠普。上官无影也不靠普,倒是这个徐驰比较让他放心。

    “缪赞了。”上官无影道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四周,缓声道:“此洞似乎是什么邪派的洞府,好重的煞气。

    “不管了,先找到那些无辜之人再说。”徐驰也顾不得这里有多古怪,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找出那些被邪派弟子拘禁的海商先,不然多耽搁一会,他们就多一份危险。

    “嗯,大家还是小心一点为好。”说着,那冷远突然祭出一个小铃铛,也散发着淡淡的银光,将四周照的更加明亮了。

    “你最好被那将岸杀死。”紫芙跟了进来,没头没脑的就吐出一句让大家都不快的话来。[平南言情小说网]

    徐驰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这个不知轻重缓急的女人。

    “别管这疯丫头,我们先找人。”说完之后,冷远也没有再理会紫芙自顾的往里头走去。

    越往里走,阴气就越重,就算是他们几个是修行之人,也冷的不住的打着寒颤。

    紫芙缩着身子,拉着上官无影的袖子,身子哆索不停。

    对此,上官无影表示很无奈,又不能跟那紫芙说让她放开手,因为这与他处理为人的方式有些相背。

    “我,我们还是走吧。说不定那些人已经死了,我们没有必要为他们冒险!”终于,紫芙受不了这里的阴森恐怖,提议道。

    “闭嘴,要出去你自己出去。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疼爱你这样的弟子,丢光我们灵恒宗的脸了。”冷远厉喝一声。

    “我……”紫芙被冷远一喝,顿时一呆。

    “冷兄,我对你深表同情。”徐驰拍了拍冷远的肩膀,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滚你娘的,老子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求师尊收她为徒。当初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如果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一掌劈了她,省得败了我们师门的名声。”对一个正道的修真弟子而言,竟然说出了放弃的言语,这让冷远感觉十分的羞耻。

    “我呸,冷老头,当初要不是你我还在做我的小郡主,哪里要吃那么多苦头。师尊对我好怎么了,我父王每年送那么多灵徐给师尊。就换一枚续气丸。”提到这个问题,紫芙也是一肚子的怨气。

    “我呸,当时你的小命难保,要不是本大爷发善心,你能活到现在,能仗着师尊对你的宠爱欺压其他师兄弟?别以为山上的师兄弟都怕你,只不过是不想与你一般见识罢了。就你那三脚毛的修为。伙房的老杨都能把你打败了。”冷远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冲过去给那紫芙几个巴掌。

    “喂,你们两个怎么也吵起来了?”上官无影对紫芙这个奇葩也相当无语,她好像跟谁都能吵的起来。

    “上官兄别介,估计就您这样高风亮节的高人才不会与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亏她以前还是郡主,连个勾栏的女人都不如,呸!”冷远已经做过一会杀人的事情了,所以心中完全没有了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行了。行了,这位姑娘本心倒也不坏,就是被宠坏了。也许经此之后,能开窍不少。”上官无影嘴上这么说,无非是想给两人一个台阶下。

    不过,那紫芙似乎不太乐意,正想开口。却听到徐驰喝道:“心魔,这女人身上有很浓重的心魔之气。”

    刚才徐驰正想用神念查看一下四周的环境,看看能不能寻到那些无辜之人,却感觉到一丝心魔之气从那紫芙的身上传来。于是,他又往那紫芙的身上一探,被吓了一跳。

    那紫芙身上有极重的心魔之气,比起徐驰先前经历的那个不知道强了几百倍。

    可是奇怪的是,一个人的心魔这么重,怎么没有入魔?

    “什么?”一旁的冷远身子一颤,诧异的看了一眼徐驰。

    “我说你那师妹身上有很重的心魔之气。感觉它十分强大,按理说她早该入魔的。”徐驰实话实说。

    所以那时很多人就好奇,为什么草青氏的人会那么厉害。经过多年的了解之后,他们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草青氏人的修练任何gong fa都不会有心魔。没有心魔,修练自然不会遇到瓶颈。加上他们对道法有一种天生的感悟,就让草青氏处于不败之地。

    而这个结论很快也被魔族发现了,是于魔族绞尽心思,终于找到了po jie的方法,那就是给所有草青氏的族人种下天魔咒。

    传说,中古时期的某日天降黑雨,持续了三个月的时间。

    所有人都在调查黑雨的原因,却一直没有结果。慢慢的,就有人发现青草氏的人变得极异暴怒,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对别ren da打出手,还伤及了许多无辜。

    草青氏当时的族长便发现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就知道草青氏要毁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那族长料定都与魔族脱不了干系,于是他发动了二十万草青氏的修真之人,对魔族发动了疯狂的攻击。

    魔族也没有想到当日原意po jie草青氏强大的作为,却成为了魔族灭族的导火索。

    那一场混战,持续了二十年之久。

    魔族被灭尽,而草青氏也余下不到千人。

    这草青氏活下来的人,无一不是强者之中的强者。他们修为强大,但是内心却住一个强大的心魔,不管他们如何应对,都无法打败心魔。

    最终,他们选择了自废修为,做一个凡人。

    听到这里,三人不禁动容。没有想到,那草青氏竟然如此强大,也如此的绝决。要知道对一个修真者而言,最痛苦的事莫过去修为被废了,何况还是自废修为。

    “我原以为草青氏的人只存在于古书里,没有现在今日竟然有幸见到一个。”

    “原来我的先辈们竟然统领过修真界,这么厉害!”紫芙两眼放光,一副迷醉的样子。

    徐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心道:虽然这紫芙没有入魔,可是有些表示却是受了心魔的影响,倒也是个可怜之人。

    想来那句‘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是铁的道理啊。

    “所以,紫姑娘种种,也许并非本心,而是受了心魔影响罢了。”上官无影叹惜一声,久久无言。

    “没想到师妹她竟然是这样的身份,难怪师尊会对我说她有些行为并不是有意的,让我谅解,原来是师尊她老人家早知道了。”冷远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自己这个师妹原来是中古时期强大种族的后代。

    难怪当初见紫芙时她乖巧无比,才让冷远生了怜悯之意,引她入门。

    “我既救了你,又害了你。”当初自己没求自己的师尊收紫芙为徒,她也活不过一年,可是修习了道法之后她就性情大变,活着却不像自己了。

    “不知道有何po jie之法?”冷远生出一丝歉疚之意,便想弥补。

    上官无影摇了摇头,叹道:“据说有一青怜老人po jie法方,但是也未曾有听过草青氏的人前去一试,倒也未知。”

    一时间,山洞里就没了声音,显得极为安静。压抑的气氛并没有如他们当初所想的那样缓解开,而是得凝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