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78章 心魔还是梦境?

    而徐驰也紧跟其后,朝着外面跑去。

    等三人抵达洞外之时,果然看到紫芙在人群之中。

    “多谢仙女相救,我们回去之后一定在家里安上您的排位,天天给您上供,上香。”一群人对着那紫芙又跪又拜。

    “呸呸呸,本姑娘还没死,上什么香。你们要再乱说,就休怪我不客气了。”紫芙大怒,抽出雀炎剑,便要伤人。

    “师妹住手,休要伤人百姓。”方远身形一闪,将紫芙手中的雀炎剑夺了下来。

    “怪了,这仙女姐姐先前还好好的,怎么发起疯了。”一个小童看着对冷远大打出手的紫芙,不由的说道。

    徐驰一听,皱了皱眉,心道:难道那紫芙是时好时坏?

    想了想,徐驰感觉的确如此。

    当时自己在对付蛇妖之时,那紫芙倒也算是热心肠,虽然不怎么讲道理,但也还算是比较正常的。

    可是后来她差点死在冷远手上后,就变得十分严重了。难道,是上了这个海岛的关系?

    “你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不还手。之前不是还要杀我吗,怎么现在软了?”紫芙没了雀炎剑,便握着粉拳,不停的朝着冷远砸去。

    冷远知道了紫芙的身世之后,心中愧疚不已,之前对她的怨恨早就烟消云散了,哪里还会还手。

    “冷远,先击昏她,我们带这些人离开。”徐驰见二人纠缠,便出言道。

    冷远立马一闪,为手为刀,在紫芙的脖子砍了一下,人便软到了他的怀里。

    趁着大家分心。徐驰将原先那名邪派弟子扶了起来,混在人群之中,朝着海边走去。

    那海边原本就停着两艘商船,所有人上了其中一艘后立马启航,一刻也不愿意呆在这岛上。

    看着大家对自己又跪又拜,除了说感谢的话之外,慢慢的有些人要跟徐驰等人学习仙术。

    “上官兄,现在怎么办?”如今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了他们是修真者的身份,恐怕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像徐驰这样的人存大。

    虽然说他们是出于救人的情况下不得已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的。可是其他门派的人可不会理会。若传出去,他们四人怎么也逃不过天下正道的追杀。

    “不急,我师门之中有一搜魂术,能抹去这些人的记忆,不过需要你们的帮忙。”上官无影虽然修为比其余三人精深,可是要同时抹去这么多人的记忆,却是难为他了。

    “这好说。这好说。”冷远嘿嘿一笑,终于放宽心了。

    “嗯。”上官无影点了点头,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对着众人道:“我现在就给大家变个戏法,你们看着。”

    顿时间,船上除了那个昏迷的邪派之人和紫芙之外,都把目光聚集在了上官无影的手上。

    这时,上官无影的手上突然冒出一道金光,引得众人纷纷叫好。

    “二位。将你们真元传给我。”上官无影沉道一声,手上的光芒更盛了。

    徐驰跟冷远也不犹豫,将手贴在了上官无影的身上,将真元传导给上官无影。

    不一会的功夫,人群之中立马安静了一下来,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

    “行了!”上官无影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在地。

    “辛苦了,你调息一番吧。”比起上官无影,冷远就轻松多了,只是消耗了一些真元。

    徐驰也差不多,但是此地还不算安全,所以他也没坐下调息,而是跟冷远负责起了警戒,以防被攻击。

    大约一个两个时辰后,船终于抵达了港口。

    徐驰跟上官无影还有抱着紫芙的冷远也不管船上那些还没有醒来的人,便匆匆离开了。

    此时。他们并不宜久留。

    一行人进了一家客栈之后,将紫芙放到了床上。

    三个围坐在桌子面前,面色凝重。

    “说吧,我们该怎么办,若那将岸所言非虚,那长老到此。怕是一场劫难。”冷远看了看徐驰跟上官无影,十分担心的说道。

    “我宗门离此地近些,所以由我回师门一趟,将这里的情况传回去,让我师门长辈前来击杀那邪门长老。”此事已经不是他们几个能解决了,只有求助师门。

    “也只好这样了,我要护送我师妹回师门。她这个样子不适合在外历练了,不然又不知道会生多少事非。然后,我们再去寻找青怜老人,看看能不能化解那心魔。”冷远说着回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紫芙,脸上尽是担扰的神色。

    徐驰站了起来,说道:“我留在此地查看情况,以防有变。”总有一个人要留下来,而自己有自己的目的,自然就应了。不过就算他不应,留下来的也只有他了。

    “那好,我们就分头行事吧。两位,来日再聚,我告辞了。”说着,那上官无影取出一张符纸,轻喝一声:“遁”,便消失在了原地。

    “土遁符,清道宗好底蕴呐!”向来对各种宝贝有极大占有欲的冷远不由的舔了舔嘴唇,引得徐驰一笑。

    “行了,你就别羡慕了,赶紧带上你师妹回山门吧。对了,令师妹的情况好像时好时坏,你自己注意。”说完之后,徐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么早就赶我走,太不地道了。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等我送师妹回去后,再与你痛饮三百杯。[平南言情小说网]”

    “好说,好说!”徐驰伸出手,跟冷远紧握了一下。

    然后,冷远就抱起紫芙,朝着外面走去。

    冷远前脚刚走,徐驰后脚也跟了出去了。

    那个邪派弟子还留在船上,徐驰不想生出什么意外,便急忙朝着那边赶去。

    到了船上后,徐驰就找到了那个邪派弟子。带着他朝着密林走去。

    将那名邪派弟子绑好,徐驰解开了他身上的穴位与禁制。

    “啊!”那名邪派弟子吃痛的叫了一声,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了。

    “我劝你别乱动。”冷的剑胎直接对方的脸。

    虽然剑胎并不锋利,可是那名邪派弟子却能感觉它释放出来的气息,能轻易了结了自己。

    “仙师,不,不要杀我。”那名邪派弟子见势不妙,立马就哀求道。

    徐驰瞪了一眼,说道:“把你那遁地之术说给我听。你要不乐意,我就用你们邪派的摄神术自己找。”

    听到摄神术三个字时,那邪派弟子打了个激灵。

    徐驰心中暗喜,他本不会什么摄神术,只不过听闻邪派有一门极为阴毒的功夫叫摄神术,能将对方的记忆一丝不差的摄过来。而那被施了摄神术的人会极为痛苦,全身上下精元尽散。全身变得干瘪,神魂也会消散。

    “我说,我说。”那名邪派弟子不知是诈,便将那遁土之法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徐驰细细的品了几遍,发现这gong fa似乎残缺了,不由怒道:“你竟然敢拿假的骗我?”

    “上师饶命,饶命啊。这gong fa本就不全,我不是有意骗上师的。”如果他能磕头求饶的话,一定会对着徐驰磕破头的。

    徐驰的眼睛在对方身上扫了几圈。确定对方没有骗自己后,又接着道:“暂且信你一回。现在你告诉我,你们在那云霞岛是做什么?”

    “这个……”那邪派弟子虽然怕死,可是涉及本门秘密时,却有些犹豫了。

    “说与不说?你要不说,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说着,那徐驰卷起袖子。一副准备要施那摄神术的样子,吓得对方直尿裤子,求饶道:“我说,我说。”

    “我们的宗主发现云霞岛上竟然是本宗的发源地,便派我们堂主领着我们进入岛内想要搜寻宝物,不料却发现一卷古书,上面红记载了一门神通,可以让人修为大增。于是堂主就让我们抓来一些渔民跟百姓去血祭。我还听说,这种秘法需要牺牲一个强者,所以堂主就故意传回消息说有重大发现。引来一个长老。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求上师饶我不死。”

    “你们堂主是不是叫将岸,胖胖的?”为了对方嘴中的堂主就是将岸,徐驰厉喝道。

    “是,是,是。就是将堂主。上仙,我知道的都说了,可以放我走了吗?”

    “死你是逃不掉了,但是给你一个痛快却可能。”说话间,徐驰手上猛一发力,剑胎就将那名邪派弟子的头给砍了去。

    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既然套到了自己要的消息,徐驰就没有留手的可能。

    施一道火符咒,将尸体化成了灰烬,徐驰就离开了密林,回到了客栈之中。

    躺在床上,回想着那名邪派弟子的话,徐驰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那土遁之术竟然是残破的,自己若要练了,岂不是只能钻钻土,习来何用呢?

    思来想去,徐驰还是决定修练一翻,不管如何也算是一门不错的心法,既然得到了,不练就不白不练了。

    于是,徐驰全身心的投入了修练新的gong fa当中。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那上官无影带着几个师门长辈前往那云霞岛,刚好在山洞之中遇到了那名邪道长老,合力之下将其击杀。

    而冷远呢,刚刚护送自己的师妹回到师门,并且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时的告诉了他的师尊,只是避开了自己杀人夺宝的事情。

    冷远的师尊听说有一青怜老人兴趣有办法,便差遣他前去与徐驰等人汇合,一起去寻找那青怜老人,为自己的爱徒弟解忧虑。

    等到冷远赶到徐驰那里时,发现上官无影已经比他早到了。

    当夜,三人把酒言欢,约好明日起程去寻找青怜老人。

    当夜,徐驰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整理着这段时间的收获。

    自从跟龙元子分别之后,一路过来也遇到了不少的事情,修为也有也了精进,更多的是阅历丰富了。对人性有了更多的了解。

    虽然儿时也经历了人"qing ren"暧,也体会被人欺负的事情,可是那里终归是小山镇,人性还算质朴,可是外界不同。

    物质丰富,生活优质,也十分繁华。可是人的**也多而杂,暗地里的下流手段也多。

    一路行来,徐驰心性也成熟了许多。不比在山中的时候。大家都十分和睦,手足情深。旁系瞧不起他们,却也没有达到让人无法承受的地步。说来说去,也只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实力太弱。

    好比后来,月曜一脉大家修为大进之后,旁人的目光立马便不同了。

    而认识了冷远之后,他便发现其实人性是复杂的。

    而想不被别人伤害。只有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让对方无法得逞。比如在官场之上越升越高,或者在某个行业成为金字塔顶的人物,要么就是拥有彪悍的力量。只有这样的人,才不会被打败,却有击败别人的力量。

    慢慢的吸收着淡淡的灵气,徐驰吐出了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

    修为达到开光期之后,他对符咒的领悟还处于摸索阶段。又碍于自己修习的是真正的修真gong fa,与现在世界的体系完全不同,想要与人互相印证都难。

    龙元子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他远在天边。而邪屠虽然近在眼前,可是却时常沉睡,就算醒了时间也极为短暂。

    正当徐驰想试着唤醒邪屠之时,却听到外面有动静。

    “是哪路高人。不必躲躲藏藏了,出来吧!”徐驰盯着窗外,用极底的声音道。

    “原来道友已经发现我们了!”

    房间之中突然多出了一男一女,身着道袍,清气徐徐,显然是正道之人。

    “在下道曜门徐驰,不知两位道友深夜造访所谓何事?”敌我不明,徐驰仍旧保持着警惕。

    “在下月华派松风,这位是师妹松雨。我二人前来,是为云霞岛之事。”松风缓声道。而他的目光在徐驰身上扫了一圈。

    “刚才贸然到访,实属事情紧要,还请徐道友莫怪。”松风见那徐驰收起了断剑,对他欠了欠身。

    徐驰摆了摆手,笑道:“误会一场罢了,无事。无事。对了,不知二位前来是因何?”

    “我们之前在追捕一位万邪宗的邪派弟子,一路追到了云霞岛,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恰巧遇到徐道友拷问邪派弟子,便一路尾随,想请徐道友联手对付邪派之事。”

    听完松风所说,徐驰心头一跳。不知道这两人知不知道自己逼问那邪派弟子有关于土遁之事?

    虽然心中有疑,也有些担心,不过徐驰嘴上却说道:“对付邪派弟子,乃是我正道弟子义不容辞之事。”

    “如此甚好,我们打探到今夜会有万邪宗的弟子到城外一处荒庙寻找一件邪器,想徐道友一同前往。”

    徐驰点了点头,答道:“那就走吧!”

    于是,三人就朝着城外走去。

    前路阴森惨惨,天似黑得极快。乌云遮天,星月无光,阴风阵阵。

    徐驰三人朝着城外的荒庙行去,速度极快。

    寒风猎猎,冷渗人骨。不期使人心生怖意,似怪异,又似再寻常不过的夜路。虽然觉不出哪里不对劲,三人却愈发谨慎。

    “好古怪的地方哩!”松雨首先开了口,往四周瞅了瞅,心下略起了紧张,往松风与徐驰中见挪了下,俏脸上却竟有些兴奋的神采。

    “是啊,这里不简单。师妹和徐道兄可要小心了。”松风沉默了一会儿,双手捻了个诀,周身忽透出亮光来。

    很快便见一团柔和白光升起,将三人罩入。三人皆只觉一亮,四周亮敞,往外的一片漆黑亦少去几分恐怖的感觉。

    徐驰有些吃惊,盯了几眼,喃喃道:“阴魂之流?

    似疑问,又似自语。

    声音不大,但在这空寂处传开,却分外清晰。只松风两人这时竟无反映,好似不曾听见一般。

    此后,便是极久的沉默,三人便不再作声。

    忽乐,一缕幽幽笛声传来,好似早已存在。

    白光幻灭。

    “铛!”

    “铛!”

    忽的两声剑鸣在这暗夜幽笛中响彻。白光中,放出一赤一黄澄盈盈两道光芒。正是松风与松雨祭出的飞剑。这两道剑光所在竟是徐驰身侧!

    他身上极暗的一层青光流转,昏弱黯沉,肉眼难辨。这是这群青光挡下两口飞剑悍然攻袭。

    这时,白光消失。

    荒草如丛,乱徐堆弃。星光下,那庙墙颓顶斜,蛛网尘封,门户破败不堪。不知不觉。三人竟已到了这荒庙。

    风与松雨两人神色空洞,不发一言,赤黄两道光芒再次亮起,冲天卷来。徐驰面沉如水,只手轻轻一弹,秋水长鸣,如清鹤飞九天以长唳。泠泉潆幽涧而响彻,澄明悦耳,悠远清古。

    剑鸣盖过那古怪笛声,松风两人一顿,赤黄两道剑光缓了下来。徐驰要得正是这一瞬,他长身一闪,如疾电飘鸿,飞至两人身前,出手如电。飞出四道青光,没入两人双耳内。这两人此刻才停了下来,只站着一动不动。

    笛声戛然而止。

    “哼……”

    一道女声忽然四面八方传来,飘忽无定,却有十分妩媚,这简单一声,似嗔似喜。似怨似欢,有千种柔情般直叫人沉迷其中。

    徐驰面色不变,冷哼一声,秋水铮洌,青光流转,蓦的化作黑白二色光华往左侧十步开外那虚空处斩去。

    嘶哑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使人禁不住发怵,毛骨耸然。那处现出一青面獠牙,肢如利爪的厉魄来,嘶叫着向徐驰扑去。却忽作青烟腾散。片刻便消失无去。

    徐驰神色漠然,秋水去势未减,黑白剑气如流,依旧漫旋。

    金戈相击之声作响,那虚空处竟又现一道黑影。秋水黑白阴阳剑气的一击之前可谓从未失手,屡试屡灵。这次却似未使那黑影有所损害。不过一顿,它便鬼魅如轻烟般扑来。

    黑影飘忽,却有若怒虎,风扬气啸,声势夺人。随即又化作凶兽张巨口,黑沉沉几见獠牙血齿,似要噬人,眼看便要一口吞来。

    徐驰手中一引,只剑荡去。青光吞吐如虹,漫若靛彩青霞。

    剑光与黑影所化巨口撞击,光华暴开,气劲如啸,黑影一散一拢,成一人状,五官清晰,却是一英俊少年,鬼气森森,阴冷邪异无比。剑势已尽,徐驰则连续后退两步,才住脚占稳。“鬼王吗?”他淡淡说道。

    那邪异少年忽开口道:“桀桀,小子,有几分见识!”口气显然有些惊异,复又杀机森然,狞笑道,“你竟会这等剑诀……可惜没有剑意的修为你最终亦要死于我手。”

    回应他的,是一道黑白剑芒,徐驰连引剑诀,剑芒黑白光华大作,幻灭无定,飘忽散形。徐驰叩指作剑诀状,轻喝了声:“疾。”

    黑白剑光荡散似雨,纷扬如搅粥,朝那诡异少年涌去。少年双手一搓,一道邪异的黑光腾起,似怨魄厉鬼般嘶叫着向徐驰扑去。

    黑白剑光灵动如蛇,“唆”的一声,扫向少年那邪异的黑光。

    被徐驰认作鬼王的少年杀机暴盛,浑身黑色光芒猛窜,月锁深云,淡淡的星光下如幽冥鬼火,分外骇人。黑光如熊熊冷焰,有若轻烟,鬼魅般闪身而上。

    一道有若匹练的剑光卷至,如涛。

    避无可避。

    “魂灭!”

    那少年鬼王厉啸一声,手中已是黑云涌起,翻滚不息,森寒无俦,膨胀着爆冲开来。

    剑光如练!

    如作黑白双色的长龙裂空。

    黑云“蓬”一声破碎,弥天四散。

    一股幽绿色的血液从那鬼王胸中飞溅,他痛苦地嘶吼一声,身上黑云翻滚涌荡,怨恨地看着徐驰,面色说不出狰狞。

    “小子!只杀你不足泄我恨……”

    见徐驰长身纵剑,不为所动。

    鬼王正待说什么,忽然刚才那莫名诡异的女声再次响起。

    “至邪,你还罗嗦什么……”依旧是那样飘忽不知所在,而充满you huo。

    鬼王不再说话,只是他那一瞬间下意识地往庙正中败缺神像敬惧的一望,如何能逃得过往徐驰的双目。

    深沉如渊的瞳眸幻绽出寒芒,清寒冰冷,漠绝凌霜。

    突然间华光爆涨,徐驰用手挡了一下。

    等他再看眼前时,哪里有什么鬼王,也没有那破庙,更加没有松风与松雨这对师兄妹。有的,只是随风摇曳的烛火,散发着淡黄的光芒。

    “难不成入梦了?”徐驰喃喃一句,发现自己的剑胎横放在自己的膝盖之间,根本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

    有些疑惑的站了起来,徐驰倒了一杯水。

    水凉刺骨,让徐驰打了一个激灵,猛然清醒过来。

    “心魔已除,怎么会有这样的梦?”徐驰神念钻入识海之中,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