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80章 最后的梦

    “你不可能逃出去的,哪怕燃尽我的精魂,也不能让你跑出这个梦境。”蛤蟆邪再次凝聚在徐驰的面前,显然是要准备拼命了。

    “想死也别拉上我。”徐驰手掐法诀,想要将蛤蟆邪干掉,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

    “该死的,又进入了……”

    “上辈子,这有可能吗?”徐驰抬头看了一眼冷远,心中也是疑惑不已。若说不是前世,那这些画面是怎么回事?

    梦?

    这个可能性很小,梦是不可能存在连续的。

    “为什么没有可能呢,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你有这种情况,我听闻一些大能者也跟你有过一样的经历,而且他们对上辈子修行的感悟还在,所以这一世修为突破极为容易,哪怕是天天吃那些提升灵力的灵丹妙药也不会出乱子。”说着,冷远看着徐驰的目光就是有些羡慕了。如果徐驰真的如那些大能者一样,自己就算就是攀上了高枝,以后就前途一片光明了。

    “你想太多了吧。”徐驰摇了摇头,对此还是有些不相信。

    不,应该说是无法接受。

    不行,得找邪屠前辈出来问问。

    可是不管徐驰如何在识海之中叫唤邪屠,他对徐驰就是不理不睬,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

    自从上次徐驰弄了一些灵徐之后,他便发现那些灵徐正在不断的变小,似乎都被邪屠给吸收了。

    那吸收了许多灵徐,却也没有见邪屠有半点醒来的意思。

    “行了,别想那么多了,明天我们就发出了。你还是准备准备吧,我去躺会。”看着徐驰的表情,冷远便知道自己不便打扰于他。

    “嗯。”看了一眼冷远,徐驰又把目光拉了回来。

    他还在想,是不是那场景真的是上辈子的事情。

    也许,那邪屠会知道答案吧?

    可是,邪屠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

    徐驰不知道,那邪屠就更加不知道。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就到了第二天。

    天亮之后。一行三购置了一些干粮之类的东西,便匆匆上路了。

    此云海荒之地,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而且是最快的速度。若是路上耽搁一下,这个时间便要拉长了。

    这段时间,徐驰打算收集些材质,打造一柄新的血梭。

    上官无影有自己的飞剑。而冷远也得到了雀炎剑,倒是自己那柄月影剑与剑胎没有刻上飞行阵符,所以他不能借其飞行。

    而且邪屠告诉他,一柄好的剑是不应该刻上飞行阵符的。飞行法器最好是选择血梭,因为剑是用来杀敌的,不是用来逃跑的。

    术有专攻,器有特用。这,便是邪屠告诉徐驰的。因为世间有那么多法宝,并不是每一件的功能都一样。

    如果真徐驰的修为达到了金丹期。就算是一颗小徐子他也能站在上面翱翔九天。而且到了金丹期之后腾云术也可大成,不必借外物了。

    这一路,三人走的并不急。

    毕竟此去海荒他们也没有多少把握,倒不如边走边修行。那紫芙的情况也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倒不如在路上做点好事,积得福德,也算是为紫芙保平安吧。

    “无影兄。前面就是柳村了,不知是不是真的有鬼闹事?”半日前徐驰与上官无影还有冷远进入了一个落败的小镇之后,偶然间听到了柳村闹鬼的事情弄得村中大半人死去,余下也纷纷离开了柳村。

    “是与不是,我们去了便知。难不成区区小鬼就把你吓住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徐驰哟!”冷远拍了拍徐驰的肩膀,笑道。

    徐驰看了冷远一眼,笑道:“你看你两腿都打罢了,怕的是你吧!”

    “去去去,我这是给那凉水弄得一路拉肚子好不好。不跟你一般见识。看一会谁能收拾了鬼怪。”说罢,那冷远不甘心的走到一旁,死死的按住自己的肚子。

    说来也怪,一般的修真之人是遇上不这种事情的,可偏偏巧了,他冷远还真就遇上了。

    “你啊。还是保护好自己吧,省得与鬼物相斗之时又要拉,我可没时间帮你送手纸了。”徐驰不忘调侃一番,引得一旁的上官无影也笑了。

    “好了,你们俩就别闹了,快过来,我有发现。”上官无影站在村口,面色有些凝重。

    他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迹道:“你看闻闻这血,不是凡人也不是什么动物的血,似乎是什么妖物,我们可能遇上不是鬼物。”

    “不是鬼物?可是,凡人能伤的了妖物,想来厉害不到哪里去吧。看样子,我们不用出什么力了。”冷远看了看地上的血迹,歪嘴笑了笑。

    上官无影回过头来看了一冷远,说道:“切莫大意,我们还不能确定这妖物是不是凡人所伤,所以必警惕,不可轻敌。”

    徐驰也暂成上官无影的观点,点了点头道:“不错,上官兄说的是,我们还是谨慎些好。”

    于是,三人慢慢的往村中走去,四下观来望去,希望找到那只妖物的踪迹。

    只是将村子寻了一个遍,也没有任何收获。

    “不会是那只妖物已经被人收拾了吧,我用定妖盘看过,并没有妖物的踪迹。”

    冷远嘴口的定妖盘是一种法器,可以用来判断妖物的方位。但是不见得对任何一种妖物都有作用,只要是修为精深的妖物都可以避开定妖盘的追踪。

    “有两种可能,一是妖物已经离开,二是它的修为已经达到避开定妖盘的境界了,我们要更加小心才是。这里虽然感觉不到什么妖气,但总透着诡异。还有,这里阴气很重,适合妖物修行,它多半不会离去。极有可能藏在某处养伤。”上官无影有种感觉,在这里可能会遇到极为难缠的妖物。

    可是,光凭自己的感觉是不行的。

    “嗯,不如我们分开再找找,特别是阴气重的地方不能错过。”徐驰想了想,将背上的剑胎取了下来,朝着一条小巷子走去。

    冷远本来还想说什么时候,可见徐驰跟上官无影两人都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搜去了,他也不好意思留在原地不作为。只好朝着二人不同的方向走去。

    只是他并不认为这里会存在什么妖物,手中的定妖盘可是自己的师尊送给自己的第一件法宝,他就是不信那妖物能逃的出定妖盘的追踪,肯定是上官无影想差了。

    徐驰一个人走进了一座古院之中,这里的情况有些怪异。

    因这村落到处是妖气,而这处地方竟然有一丝丝的灵气。事异必有妖,徐驰感觉自己离那妖物很近了。也许就在这院子里的某一个地方。

    徐驰握着剑胎,心中隐隐有些担心。

    虽然说自己已经达到了开光期,但是自己有多少实力,他还不是很清楚。

    在院子当中,有一个古井,井边长满了植物,与院子的一片气死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走到井口一看,徐驰便发现一团团的暧气从那井中涌来。

    而且,这是一口枯井。怎么会有暧气冒出呢?

    想了想,徐驰还是打算把上官无影跟冷远叫来,以防不测。

    就在他想转身离开时,一个声音传来:“想走,现在迟了。”

    只见一个上身赤祼,肌肉bao zha,壮得不像样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彪悍的气息。

    “村子里的人都是你杀的?”徐驰眯了眯眼睛,他竟然无法看透对方是人还是妖,只是感觉到对方给自己一种不可战胜的气息。

    “是,也不是。不过我有必要你与废话这么多吗,你的血肉就是我最好的补品,受死吧!”说着,那匪悍无比的巨汉手里就多出一根黑漆漆的东西,朝着徐驰猛砸下来。

    徐驰身子灵巧一闪,躲开了对方的攻击,但是罡风却像刀子一般刮过徐驰的脸。生疼的厉害。

    徐驰手一抖,一枚火符就飞了出去。

    顿时间,大火腾空,热浪炎炎。

    “可恶,你怎么会有这等灵符。”虽然他闪开了这一道火符,可是对徐驰已经没有了起初的轻视。

    面前这个看不透的少年。似乎有着可怕实力。

    主就凭他刚才那一张火符,在修真界不是有强人在背后支持,就是自己有什么奇遇。这种人,向来洪运涛天,不会轻易夭折。

    对上这种人,最明智的办法就是逃,不然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逃无可逃,只有要这里才有活下去的条件,而杀死徐驰也是他做出最好的选择。

    只要吃了徐驰的血肉,不仅能增长自己的实力,还能夺取他的气运,gong fa。

    “那你的死期便到了。”徐驰这次为了去海荒,可是准备了不了少灵符。而他见这妖物对火符十分忌惮,心中的担心也就少了许多。

    我打不过你,我就不信烧不死你。

    “鹿死谁手还说不定。”若换成半个月前,他肯定不会与徐驰动手,而是想办法躲开这些修真之人。

    可是半个月前他杀死了一个道人,还吃了他的血肉,修练了他的gong fa实力大增。他笃信,先前进入村庄的三个人自己加以小心,分而击之的话就有必胜的把握。

    虽然徐驰有些超乎他想像,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底牌的。

    “是吗?”徐驰手一抖,七张火符就飞了出去。

    他,这可是下了血本了。

    那汉子脸色唰一下就变了,他料定徐驰还有火符,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有七张一起扔出来。

    败家,太败家了。

    心中虽怒,但是却不敢硬接这一记。

    一张火符还能应付过来,可是七张他就没有信心了。

    身子一扭,化成一团黑烟,便朝着井中钻去。

    徐驰见他逃去,便蹿出了院子,大喊上官无影跟冷远。

    听到了徐驰的呼唤。二人立马赶到了他的面前,忙道:“怎么了,你有发现?”

    徐驰嘿嘿一笑,说道:“不仅有发现,还与那妖物斗了一把。”

    冷远大喜,连道:“在哪,在哪,是不是被你收拾了?”

    徐驰摇了摇头,说道:“就在这院子里的古井里。刚才我与他斗了一翻,他便化成黑烟钻进井里头了。”

    “那还等什么,灭了他啊。”冷远祭出雀炎剑,朝着院内杀去。

    上官无影跟着徐驰,也到了院之当中,便看到冷远趴在井口,似乎想要跳下去。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上官无影喝道:“冷兄小心,那里是一个阵法。”

    “阵法?”冷远往后一跳,指着那井道:“什么阵法?”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天罡镇邪阵。”说着,那上官无影指了指远处的一口铜钟道:“你们看那口铜钟,还有左边的三颗柳树,再上加右边的一口装满水的缸,还有就是门后贴的符。”

    徐驰跟冷远两人顺着上官无影指地方看了一圈,果然发现一丝门道。这些东西好像是有人故意为之,而且按着某种阵法的位置安放的。

    这些东西,形成一股力量,中心位置正好汇集在井口。

    “我观这阵法应是凡间人所设,如果这些东西都换成法器的话,这口井绝计不会让妖物成了栖息之地。”上官无影走到铜钟面前,用力一拍。

    传来了阵嗡嗡的声音。然后那铜钟就碎裂了。

    “我们可以下去了,不过要小心。我怀疑那妖物被什么邪气入侵了,才会利用这阵法。我刚才破去了阵法,极有可能引发了异变。”上官无影不得不破去阵法,如果不破的话他们下去之后就出不来了,会被阵法形成的力量能镇压在下面。

    虽然说天罡镇邪阵是镇压邪气的,可同样会形成一种无形之墙,让有修为之人都出不来。只是他有些好奇,那妖物是如何进出自如的。

    可要不进去,那妖物躲在里头不出来。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守着这村子。

    他们还有要务在身,要赶去海荒找那青怜老人,寻求解救紫芙的办法。所以,眼下只有收拾了这只妖物,他们才能安心的去办事情。

    进入了古井之后,徐驰便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潮湿的地方。时不时有水滴在身上。

    而且在他的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山洞,如同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凶兽一般,等着他们自己钻进它的嘴里。

    上官无影取出夜明珠与法剑,回过头与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朝着山洞走去。

    徐驰手里扣着一张火符,不紧不慢的跟在身边,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十分谨慎,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明huang se的光芒将四周的环境都照亮了,徐驰细仔的看着四处的环境,发现这里除了潮湿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大家小心一点,我的寻妖盘转的飞快。”冷远一手紧握雀炎剑,一手托着寻妖盘,十分紧张的盯着自己手中的寻妖盘,时不时往四下看去,似乎想要发现那只妖物的踪迹。

    上官无影点了点头,目光之中隐隐透出几分担心。

    原本,他以为这里应该充满了邪气。

    可偏偏,一点邪气也没有,看上去极为正常。

    “你们看,那里有尸体。”徐驰指着远处,脸色一变。

    只见在他们三人的前方,堆着无数的尸体,看上去如同小山一般。

    那些尸体被人堆成塔形,一具具都干瘪瘪的,好像被抽光了精气与血液,只剩下一副皮囊包着骨头。

    “好狠的妖物,将这些人的一切都吸尽了。”上官无影咬牙切齿道,恨不得将那妖物碎尸万段,为这些枉死的人报仇血恨。

    “你们说,那妖物会不会吸走了这些人的灵魂,练成鬼怪?”徐驰蹲在地上,查看了一下这些尸体,发现他们的表情都极为狰狞,显然生前受过许多折磨。这种情况,多半是一些妖邪之人想要抽取对方的灵魂,练成一些至阴的鬼物或者魔宝。[平南言情小说网]

    “极有可能,你们看这四周的布局,极阴极煞。恐怕那妖物正在炼什么魔器。这等妖物若不除去,恐有更多无辜百姓会被其害死。”冷远也是怒上心头,平生里他素来痛恨妖物,恨不得将天下间的妖物都斩于剑下。

    “先不管那么多,找到那妖物再说。”徐驰站了起来,看了看远处无尽的黑暗。当下,只有找那只妖物再说。

    他手中的火符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还有三张。这三张徐驰不指望能烧死那妖物,至少也能将其困住。这一次。一定不能让它给逃了。

    “对,徐驰说的是。拖一分,那妖物就强一分,我们快走。”说罢,上官无影引着夜明珠急步朝前走去,冷远跟了上去,徐驰殿后。

    这个山洞似乎很深。走了大约近半个时辰,竟然还没有见到尽头。

    不过,在不远处的地方似乎有忽明忽暗的光线,让三人精神一震。想来,那妖物定在那光芒附近了。

    “大家小心行事,务必将那妖物击杀,绝不能让他逃了。”上官无影低声的说着,然后将夜明珠收了起来,朝着那光芒潜去。

    三道人影非快的朝着那光芒靠近。想要将妖物一举击杀。

    只是等到三人抵达光芒处之时,却看到一个浑身赤lu的少女躺在地上,不停的翻来滚去。

    冷远的雀炎剑一抖,正想朝着那名少女刺去,却被上官无影挡了下来:“不可,这女子似乎不是什么妖物。”

    “你们看她的手上。”徐驰眯了眯眼,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在对方身上下了禁制,让其动弹不得。

    “这是符纹,似乎是一个门派的标志。”上官无影皱了皱眉,目光之中透出一丝寒意。

    冷远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瓶子递给徐驰,说道:“让她吃下去,等她醒后你问问情况,我与无影再四下找找。”

    徐驰点了点头,脱下外衣给那女子盖上,然后橇开对方的嘴,塞了一颗指头大小的丹药。

    然后徐驰便盘腿坐了下来。剑胎横放在双腿之上,心神合一,感应着外界的情况。

    用六识,比用眼睛观看要更加的敏锐,因为有时眼睛会骗你,但是你的其他感觉不会骗你。

    时间一点点过去的。徐驰发现四周的情况有了一丝丝的变化。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靠过来,带着摄人心神的寒意,让人心里发毛。

    徐驰一手按在剑胎之上,正想来个出奇不意的横扫,耳中却传来女子嘤咛的声音,让他睁开了眼睛。

    “你,你是谁?”那名女子紧紧的抓着徐驰盖在她身上的外衣,冰冷的眼神盯着徐驰。

    徐驰站起身来,缓声道:“在下道曜门徐驰,不知道友是否知道那妖物的下落?”

    听到‘妖物’二字时,那女子身子一颤,竟然大哭了起来。

    徐驰挑了挑眉,无可奈何道:“道友,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

    也许是因为徐驰的语气很重,让那女子顿了一下,再次将目光汇集到徐驰脸上,怒道:“我也想知道那畜生的所在,它不仅杀了我师弟,还,还……”

    “行了,你先穿好衣服,我们一起去找到那妖物,杀了它为你们报仇吧。”不用那女子多说什么,徐驰就猜到那女子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

    “谢谢。”她看到徐驰转过身去,默默的站起来,将徐驰的衣服穿了起来。

    只是它终究只是一件外衣,而且领口极低,穿在身上便露出了一道雪白的沟来,让她羞红了脸。

    可是一想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她不由的咬了咬唇,咬出血也浑然不觉。

    “我是寒水门的洛梨,多谢救命之恩。”落梨走到了徐驰面前,行了一礼。

    “无须客气,我们一行有三人,另外两个去找那妖物了,我们赶紧跟上去吧。”徐驰想了想,把剑胎递给了她。

    “你还能一战吧?”除了剑胎,徐驰还有月影剑,倒是这洛梨什么武器也没有,就算不用与那妖物相斗,至少也要保护好自己,不让别人分心吧。

    洛梨点了点头,说道:“我还可以,可是你把法剑给我了。你呢?”

    徐驰轻轻一笑,祭出了月影剑,四周的空气就一寒。

    “好霸道的飞剑,只可惜断了。”看到青光绕转的飞剑,洛梨的瞳孔一缩,心中惊骇无比。就算是她们师门之中的顶级飞剑与徐驰的月影剑一比,也要逊色不少。

    “走吧,我来引路。”说着,徐驰握着月影剑走在前头。剑上的青光为两个照亮了前路。

    在这昏暗的环境里,洛梨脑海之中不断闪过那妖物在自己身上做的事情,寒意透身,不由的往徐驰靠近了一点。

    从徐驰身上散出来的热量,让她感觉到一丝安心。似乎只要跟着徐驰,就会平安离开这里一样。

    跟在徐驰的身后,洛梨握紧了手中的剑胎。眼睛四下看来看去。那妖不是一般的强大,不然她的师弟也不会遭了毒手。

    “你别怕,我们会杀了那只妖物,为你师弟报仇的。”徐驰感觉到背后的洛梨十分害怕,身子也有些颤抖,便安慰道。

    因为,一但过去害怕,遇到妖物的话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举动,从而影响到徐驰做出正确的判断与攻击。

    所以现在先安抚一下对方的情绪。是比较适当的。

    “谢谢你,我一定会亲手杀了那只妖物的。”似乎从徐驰的话里感觉到了一丝关心,洛梨微微一笑。

    两人接着往前走去,月影剑的光芒并不强,所以能照到的地方也是有限的。只是这样,两个人在黑暗之中也显得特别明显,一眼就能瞧见。大大的暴露了自己。

    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徐驰还做不到在黑暗之中完全不借助光芒。

    也许等到他的境界更高之后,就完全不用光线也能在黑暗之中如同白昼一样。

    “徐驰,是你吗?”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徐驰一听,便判断出来是冷远的声音,便急步走了过去。

    他只看到冷远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右肩之上,表情看上去十分痛苦。

    “怎么回事?”徐驰将先前冷远递给自己的丹药取出,倒了一颗给冷远服下。

    冷远吐出一口气,说道:“那妖物太狡猾了,引开了上官无影之后来偷袭我。幸好我的反应快,给了它一剑,才逃过一劫,现在我们赶紧去找无影吧。”

    徐驰皱了皱眉头,扶着冷远站了起来给了洛利一个眼神,说道:“你看着他。我去找无影兄。”

    如果带上冷远,行动就不方便了,万一对方死死的咬住冷远,只会让人投鼠忌器。

    冷远想了想,同意徐驰的建议。

    自己现在这样,的确不便参与战斗,还会成为负担。

    徐驰握着月影剑,朝着前方奔去,隐约间他已经听到了打斗的声音,让他有些担心。

    上官无影虽然修为比自己略高一畴,那妖物亦不比自己差,一对一,加上妖物的狡诈,说不定上官无影会吃亏。

    飞奔了一段距离之后,打斗的声音越来越大了,隐约间还有一些光芒。

    徐驰加快了步伐,很快就看到了两道人影而时纠缠在一起,时而分开。

    “妖物,看打。”徐驰看那上官无影就要被妖物中的黑棍给击中,大喝一声,朝着它刺了过去。

    因为徐驰的突然出现,让妖物失了一下神。

    就在这片刻之间,上官无影已经闪开了对方的攻心,心中有些后怕。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能应付对方了,可是哪里料到,这妖物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可是自己的真元损耗的却是十分厉害。

    如果再拖下去,自己就难逃一劫了,幸好这时徐驰及时出现,救了自己一命。

    徐驰的月影剑不停的往那妖物的身上招呼而去,让妖物步步后退。

    因为,从月影剑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它有些恐惧,似乎是一种强者的气势往自己身上压来,提不起反抗的意识来。

    而敏锐的徐驰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自然就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剑雨就更加凶猛了。在你来我往之间,妖物渐渐被徐驰逼到了角落。

    上官无影也加入了战圈,顿时间那妖物就手忙脚乱,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乾坤无极,阴阳借法,斩!”上官无影手捏指决,沉喝一声。

    只见他手中的飞剑光芒大涨,整柄剑看上去好像活过来一样,让周围的充满了灵气。

    隐约间,徐驰还看到一把巨剑的虚影,朝着那妖物斩去。

    似乎也感觉到上官无影这一招威力绝伦,那妖物惊叫一声,立马化成一团黑烟想要逃去,可是上官无影的剑诀哪里是那么容易逃脱。

    虽然化成了黑烟,可是它还是没有逃去的时候,剑光已经将它笼罩了。

    传来一阵阵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徐驰,我已经无力了,接下去交给你了。”刚才这一招,已经抽空了上官无影所有的力量,他已无再战之力。

    徐驰点了点头,将目光锁在黑烟处。

    那妖物被上官无影斩中,伤了本命精元,立马就显出现了。

    只见一只巨大的黑熊趴在地上,身上一部分血内暴露出来,看上去极为凄惨。

    徐驰冷笑一声,手中的月影剑一旋,带起一阵劲风,朝着那黑熊斩去。

    就在这时,突发异状。

    黑熊狂爆一声,站了起来,身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身高猛然间拔高了许多,喘出的气都让周围的小徐乱飞。

    它伸出双掌,往前一拍,带着一股可怕的气息朝着徐驰涌去。

    徐驰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气劲,心中咯噔了一下,身子一转,如同陀螺一样朝着那黑熊的胸口钻去。

    一股股气劲将徐驰的衣服扯的粉碎,而更多的罡气汇集在黑熊的胸口,形成了一种保护,让徐驰身子悬停在空中,如同陀螺一样不停的转着,一点点往黑熊的胸口钻去。

    上官无影无力的坐在远处,看着面前诡异的一面,好像时间都停顿了下来似的。

    徐驰心中也是十分惊骇,自己的真元被一点点抽出来,然后维持着身子不停的悬转,让他有种地转天旋的感觉。

    想要停下,却有些力不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