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81章 最后的梦下

    也不知道是因为手中的月影剑,还是因为那黑熊的原因,让他的身体失控了。

    相比于徐驰的失控,黑熊也没有好受到哪里去。

    原本,它只是想挡下徐驰的一剑,可是哪里料到事情竟然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似乎被一股无形的神秘力量能控制了,身体如树一样牢牢的固定在那里,想要逃都不可能了。

    徐驰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月影剑离黑熊的胸口也越越近。

    慢慢的,他有一丝感悟。

    在《七曜剑诀》之中有类似的剑式,之前徐驰一直不能领会,可是现在他有了一丝明悟。

    手中的月影剑突然一颤,一股白光就散发了出来,好像在水面投下一块小徐子一样,让整个湖面都荡了起来。

    徐驰的手也跟着一扭,感觉手中充满了力量,便用力往前一刺。

    “扑哧”

    断剑没入了黑熊的身体之中,传来的声音让徐驰心中大定。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办到了,虽然不是借用自己的力量,可是这个结果已经让他满意了。

    一旁的上官无影也松了一口气,如果徐驰败了,所有人都要交待在这里了。

    徐驰的身子稳稳的落回了地面,而那只黑熊靠着墙的身体一点点的滑落下来,显然没有了气息。

    “徐驰,取其熊心与熊胆,有妙用。”这只妖熊不是上官无影杀的,战利品自然就属于徐驰了。他之所以出言提醒,是怕徐驰错过收取这些东西最好的时机。

    徐驰点了点头,手按在月影剑上,给黑熊来了一个开膛。将它的心脏跟胆都取了下来。

    就在这时,徐驰脑海里却传来了邪屠的声音:“小子,把它腹中的一枚黄丹取出来,我有用。”

    徐驰顺着摸下去,果然有一颗鸡蛋般大小的东西。

    只是他有些疑惑这东西有什么,为什么邪屠突然苏醒之后就点名要那个玩意。还没有等徐驰细看,那枚原本坚硬的东西突然软了下去,化成了一团水钻进了徐驰的身体之中。

    但是徐驰并没有担心,因为他知道这是邪屠搞出来。

    处理完妖熊的尸体之后。徐驰便走过去扶上官无影,想要离开这里。

    “等等,那边有个徐室,是那妖物收集的东西,我们去看看有什么。”上官无影虽是正人君子,可是面对这种意外之财,他也不会拒绝。

    徐驰一听。心头一喜。想来,那些应该不是什么俗物,不然成了精怪的黑熊也不会收集了。

    “喂,你们两真的杀了那黑货?”冷远在洛梨的搀扶之下,走了过来,惊诧的看着徐驰跟上官无影。

    徐驰点了点头,指着远处的熊妖的尸体。

    洛梨看到那具尸体,泪水就掉了下来,扔下冷远冲到熊妖的面前。挥舞着剑胎,怒骂道:“叫你把我tuo guang,叫你用鞭子抽我,叫你把我tuo guang,叫你……”

    看着不停挥舞着剑胎,把尸体砸成肉泥的洛梨,冷远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道:“原来你没有被那黑货给……”

    “当然没有,你闭嘴。”洛梨虽然愤怒,可是听到冷远的话还是回来头来瞪了一眼他,然后接着刚才的动作。

    徐驰与上官无影对视了一眼,显然他们先前都想错了,原以为洛梨被糟蹋了,其实只是被人扒光衣服抽打。

    扶着上官无影接着往前走,就被冷远一把拉住道:“喂,你们可别想把我扔下跟那个暴力女在一起,我可不想像成肉泥。”

    徐驰无奈的笑了笑。同样架起了冷远,三人慢慢的朝着不远处的徐室走去。

    还没有走到徐室的门口,就能看到一丝华光透出来。

    冷远突然直起身来,大叫一声:“法宝,然后就朝着那徐室奔去。”

    上官无影看了一眼箭步如飞的冷远,惊道:“他不是受伤了吗?”

    徐驰点了点头。不由一笑。

    “哎哟,痛死我了。”

    冷远的惨叫声让徐驰跟上官无影顿时就笑了,忙朝着那边走去。

    只见徐室之有一个徐台,徐台之上摆着几件东西。

    其中一样是鞭子,泛着淡淡的绿光,看上去便不像什么俗物。

    除了那鞭子之外,还有一根黑漆漆的东西,看起来与黑熊的武器有些相似。

    再来,就是一把长剑,上面泛着淡淡的青光,品级不低。

    而冷远手中握着一个小鼓,外形与凡间小孩子玩的相差并不大,除了上面泛着淡淡的黄光之外。

    “这是我的了,这动魂鼓是我的了。”冷远握着那小鼓,激动的说道。

    “动魂鼓?”上官无影有些差异的看了一眼冷远。

    冷远哈哈一笑,说道:“不错,正是动魂鼓,这件法宝品级不低,应该是什么高人炼制的。有了这玩意,以后道爷我就不怕了。”

    徐驰也大为好奇,便问道:“动魂鼓有什么作用吗?”

    冷远嘿嘿一笑,道:“你试试。”说着,他便摇了摇手中的小鼓。

    就在这时,徐驰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的脑袋之中,搅得自己天昏地暗,头痛欲裂。

    “怎么样,滋味不错吧?”冷远无比宝贝的摸了摸动魂鼓,将它收入了怀中,然后看着台上的另外三样东西。

    “唔,刚好四件,余下的你们的了,至于你们怎么选择我就不管了。”说着,冷远看了一眼刚走进来的洛梨。

    “我要那鞭子。”洛梨就是被那妖熊用这鞭子抽的,所以她了解鞭子的作用,便直接开口了。

    被选走了两件,就余下一把法剑跟黑漆漆的短棍了。

    剑,徐驰没有什么想法,所以就把短棍拿了起来。既然能妖熊能看中。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徐驰,好眼光,这是九辰木,可能是这个世界上仅有九辰木,虽然九辰木作用不是很大,但是贵在稀有,肯定能换许多灵徐。”

    冷远不亏是喜欢法宝的,竟然都能认出来。

    也许别人拿九辰木没用,但是徐驰不同。如果他要打造神级的血梭。九辰木必不可少。所以,他对自己的选择十分满意。不由的,徐驰想起了黑熊使的那根棍子,于是走了出去。

    上官无影刚才发动的剑式已经把自己的法剑给震坏了,所以徐台上的飞剑是最适合他的了。

    抓起那柄飞剑,他抹去了剑上的一些污渍。

    “龙幽剑,好剑!”上官无影一抖。剑花纷飞,把冷远的睛眼都弄得老大。

    “五品飞剑,我的乖乖,我亏了。”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却没有惋惜的感觉。因为他已经有了雀炎剑,相比之下动魂鼓对他的作用更大。

    没一会的功夫,徐驰就把那妖熊使的长棍取来了,给冷远递了一眼神。

    “这应该是天星陨,你看这棍子里头带着亮亮的东西。”说着。冷远指了几处地方。

    徐驰嘿嘿一笑,握紧了天星陨打造的棍子。

    他没有想到,妖了一只熊妖,竟然得到了两样炼制血梭的顶级材料,看来自己离拥有神级的飞行利器不会太远了。

    一行人收拾一通,将地底化为了灰烬,并且将井口封去。才离开。

    洛梨似乎并没有打算离去,一直跟在徐驰他们的身后。

    为此,冷远曾跟徐驰打过几次眼神,不过徐驰并没有理会冷远。

    “喂,我说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啊?”最后冷远实在忍不住了,便开口问道。

    上官无影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但是一路没有停歇也有些受不了,便看了看四周,指着远处道:“我们上那休息一会吧。”

    徐驰点了点头,也无视了冷远的话。

    倒是洛梨瞧出了冷远的意思。走到他的面前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怎么,你嫌弃我碍眼?”

    “不,不,不,哪能啊。我是想吧,我们三个大老爷们。你一个姑娘家跟着多有不便。再来你不是发生了一些事,无须回师门禀明一切吗?”冷远倒也不是嫌她碍眼或者碍事,只是他要去找青怜老人,总不能随便遇上一个人就带上吧。

    “哼,我的事不用你管。”洛梨看了一眼冷远,走到了一旁。

    并不是她不愿意回师门,只是这样回去她恐怕就没命活着了。她的师弟是一位长老的儿子,现在不明不白的死了,自己却活着。别人会怎么去想?

    看到洛梨的样子,上官无影瞧的有些出神。

    倒是徐驰咳了几声说道:“如果姑娘愿意跟着,我们也没有异议,只是我们三人有要事在身,且凶险无比,不愿姑娘涉险罢了。”

    “是极,是极,徐驰说的是。我们此行要去海荒,路上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凶险之事。洛姑娘你还是尽早回去吧,有缘我们自会再聚。”冷远咧嘴笑了笑,一副:哥哥是怕你遇险的样子。

    洛梨将头微微昂起,说道:“谁说我要一直跟着你们了,只是这段路顺道而已,到了目的地我自然会离开。”

    徐驰点了点头,也没有再理会。

    四人休息了一小段时间之后,便继续赶路。

    一路上风平浪静,也没有遇到什么事情。

    莫约三日之后,四人抵达了一处叫青河城的地方。

    “呐,你们看,我没有骗你们吧,我的确是来青河城的。”洛梨指着城门说道,眼神之中却有些迷茫。

    原本这里是她的家,只是已经离开了十几年了,不知道家中还有没有人在。她出生不久父母双亡,由叔叔带大,四岁之时被她的师尊看中,收入门内。

    “知道了你没有骗我们,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别过了。”冷远急着赶路,若是所到之外没有精怪存在,一般是不会停留的。

    反正他们这些修道之人,一天只要休息两三个时辰,白天夜黑赶路也是极为平常之事。

    “嗯,那上官公子。徐公子,我们就有缘再聚。”洛梨完全无视了冷远,对着上官无影跟徐驰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就进了青河城。

    冷远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对着上官无影跟徐驰道:“这丫头也真小心眼,太气人。”

    “行了,明明是你一路上与人绊嘴,惹得人不开心了。像我跟无影,人家不也是客客气气的?”徐驰拍了拍冷远的肩膀。又接道:“我说真不进去修整一夜,又赶路啊?”

    吃了几天的野味,徐驰嘴上都淡出味儿来了,正想找个好地方解解嘴谗。

    冷远嘿嘿一笑,回答道:“哪能啊,这青河城山青水秀,定是养mei nu的地方。小爷我今晚还想去喝点花酒解解闷呢。”

    “冷远,别怪哥不提醒你,早晚有一天你这道行都得毁在女人身上。”徐驰语重心长的说着,引得上官无影微微一笑。

    而那冷远浑不在意,长叹一声道:“哎,你不懂女人就别在那里叽歪,哥告诉你,这女人吧就是修行的调剂,瓶颈的橇子。等你哪天有哥这般领悟了。你就离大道不远了。”

    “我呸!”徐驰作了作鬼脸,不再去瞧冷远这个活宝。

    “嗯,我看这事有谱。冷远兄弟的大道,便是女人。他不是自称妇女之友嘛,估计道行深了去了。”上官无影与徐驰跟冷远混久了,自然也沾了点幽默,对着冷远取笑道。

    “看看。看看,这才是我的兄弟。”说着,冷远大笑一声,拍了拍上官无影的肩膀,投给徐驰一个鄙视的眼神。

    三人在嘻笑之中,朝着那清河城走去。

    刚到城门,三人就被守城的兵士给挡了下来。

    “你们三个行迹可疑,不得入城。”

    这下冷远可就不太高兴了,黑着脸道:“刚才不是进去一位姑娘,怎么也没有见你拦下。怎么到我们这里就形迹可疑了?”

    “你瞧瞧你们的打扮,再看看你们的怂样,八成是马贼,行迹哪里不可疑了?”那兵士也是耍起横来,腰刀一抽,匪气十足。

    “你……”

    眼看冷远就要发作。徐驰立马拉住了他,笑着对那人道:“不知道这位军爷怎么样才能进城呢?”

    “好小子,够上道。一两,一人一两我便放你们进去。”

    冷远更怒了,喝道:“你们怎么不去抢啊?这般收银子,不怕我们告官吗?”

    “不怕你笑话,清河城的县令是我表舅,这里除了他最大以外,便是小爷我了。还有,其实这一两银子你们不亏,我们还送你一道灵符,省得被妖物叼去没地方哭啊。”说着,那个兵士与几个手下就大笑起来。

    闻言之后,上官无影皱了皱眉。他行走凡间也有一段时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而徐驰却有些了然,清河城这个地方地处偏僻,山高皇帝远的,县令基本就是士皇帝了。只是,他所说的妖物,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入此,那就入乡随俗吧。”说着,徐驰用肘顶了顶冷远,示意他别胡来。

    冷远黑着脸,看了徐驰一眼,十分不高兴的道:“好,入乡随俗。”说着,手一抖,三银子就落到了那兵士的脚下。

    这时,那几个人就怒了,纷纷拔刀。

    倒是为首的那个笑了笑,说道:“干嘛呢,跟银子过不去是吧?”

    当下,那些人便收起刀来,冷脸看着徐驰三人走进城内。

    才走了没多久,徐驰就笑出声来了:“你小子行啊,障眼法有大进啊。”

    冷远昂着头,有些得意道:“不就是变些个银子嘛,这有何难。”

    原来,刚才冷远给的并不是银子,只是几枚小徐头,用了一些变化之术。

    对于这种人,这个办法还是蛮解气的。

    “走,喝几杯去。”冷远感觉还没有解气,准备喝几杯,然后晚上去吓吓那些人,让他们再也不敢为非作歹。

    刚才他留下银子的时候,顺便在他们身上留下点小玩意,方便晚上找到他们。

    至于冷远心里的这点小九九,徐驰跟上官无影显然没有觉察到。不然,一定会阻止他这么做的。

    三人朝着一家酒楼走去。浑然没有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都盯着他们。

    “哼,还说要马上走,三个大坏蛋。”刚才盯着徐驰三人的,正是行前进城的洛梨。原本,她想出去邀请三人吃一顿,可是没有想到刚转身走几步就看到徐驰他们三个在城门口被挡了下来,于是她便隐藏在暗中,看看这三人究竟有什么打算。

    徐驰三人进了酒楼之后,便要了一个雅间。

    三人点了一些东西之后。便听到隔壁有人说道:“你们听说了吗,前几天刘员外家又出事了。”

    “出啥事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疑惑。

    “死了,死了两个丫鬟。”先前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怒意。

    “不,不可能吧,那。那刘员,员外,不是交,交钱最多的,他府,府上怎么也死人了。”第三个人的声音响起,其疑惑的味道更浓。

    “是啊,我也感觉奇怪,明明刘员外在天师观捐了那么多钱。买了大量的法符与法器,怎么可能会死人呢。”

    “也许那天师观肯定就是骗钱的,这五个月来买了符又死的人还少吗?”

    “那又有何办法,全城的百姓不还是相信天师观的那几个骗子。”

    徐驰跟上官无影还有冷远听了之后皱了皱眉头,感觉这事有蹊跷。

    他们进入城内之里,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妖气,亦或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他们这些修真门派弟子的习惯。每到一处有人居住的地方,都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妖孽出没,有的话就想将其收服或是除去。

    两个雅间由一道门隔开,可以相通。

    于是,徐驰便拉开了房门,手里抱着一坛酒。

    雅间里的四人就不太乐意了,瞪了一眼徐驰。

    “大位大哥,小弟请你们喝几杯。”说着,徐驰便为他们倒满了酒,可是却没有人敢喝。

    这倒也是。如果一个陌生人进来不由分说的给你倒酒,你估计也不会去喝。

    徐驰也给自己倒了一碗,喝了一大口后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看着另一个雅间的人道:“我们几个初来此地,对那天师观的灵符有些疑惑,想请几位大哥解解惑。并不其他意思。”

    “对对对,我感觉那天师观太不靠谱了,这灵符画的歪歪扭扭,哪能镇得住什么啊。”说着冷远就摊开一道灵符,指着上面在他看来狗屁不是的灵符说道。

    “哦,没有想到几位也是有些眼力的人。不错,我等也感觉那天师观有敛财的嫌疑,只是……”

    “张兄,祸从口出,我们还是上心为上。”

    那个被称为张兄的人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王贤弟,我等乃是读书之人,本有权议论此事,有何说不得。”

    “不错,张兄说的对,我也感觉那灵符有些作假。别的不说,我爷爷那一辈也是道家出身,对灵符之事我也知晓一些。那些,本就是鬼画符,哪能称的上灵符。”另外一个黑衣少年饮下徐驰倒的酒,正色道。

    “瞧瞧,像赵方这般的才配的上读书人三个字。”

    面对张某的挤兑,王某只好咧嘴一笑,将目光投向了徐驰他们三人。

    “在下王鸿,不知几位是?”

    “哦,我们是方仙观的记名弟子,出来游历,恰巧路过此地,正想去拜会那天师观的道友,切磋一下。”冷远微微一笑,从怀里摸出一张灵符,接着道:“这是在下所绘灵符,大家对比一二,自然知晓那天师观所画究竟是不是灵符。”

    那王鸿走了过来,恭敬的用双手接过那张huang se的纸符,细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妙啊,妙啊,此等笔法,此等符文,才称的上是真正的灵符。仅观一眼,便让人精神一震。”

    听到王鸿如此夸赞,三人立马也站了起来,互相传看了一遍。

    “聚,聚神符,竟然是聚神符。”那赵方神色激动,双手都有些颤抖了,看着手中的灵符两眼放光。

    “什么是聚神符?”王鸿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是一种能让人精神聚集的灵符,听我爷爷说将此符贴于身上,让人做起事来事半功倍。”

    “没有想到此地竟然有识得此符之人。妙哉,妙哉。”冷远这张符原是修真界极为平常的符,多半门派的入门弟子所修习的其中一门本事就是画符。

    “聚神符竟然有如此妙用,难怪方才让人感觉精神一震。相比之下,那天师观的符根本就是狗屁。”

    “不错,那些玩意哪能算符,三岁小儿画的差不多。”一群人议论了一翻,而那赵方捧着聚神符,交还到了冷远的手中。

    “不知道几位道长可否赐下灵符赠于我清河城百姓呢?”赵方眼睛看着冷远。目光里透着几分敬意与期待。

    冷远点了点头,对于赵方的话感到十分的满意。

    这并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他想到的是整个清河城的百姓。

    “这倒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们有些好奇,这清河城是不是真的有妖物存在?”徐驰接过话来,扫了一眼众人。

    其中两个摇了摇头,两个点了点头。

    这算什么回答?

    “还是赵方来说吧。”看到自己一方达不成一至的回答。他们便将赵方推了出来。

    赵方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之中有人认为真的有妖物存在,但我跟王兄认为清河城里出的怪事并不是妖物所为,而是人为。”

    “哦,说说你为何这么认为?”上官无影看了一眼赵方。

    “是这样的,从三年前县令府上突然出现了一些怪事,时常有一些东西不见了。当时县令就想啊,什么人这般大胆,竟然敢上他那去偷东西。于是。就派了大量人手盯着。只是没有想到,东西还是接着丢,而且物件也越来越大,就在所有人的眼睛之下没掉的……”

    开始是丢东西,后来就连县令的小妾都不见了。

    慢慢的,就传出了是妖物所为,于是县令就下了悬赏除妖。

    赶巧。十日之后有两个道士进了清河城,说他们发现此地有妖物,前来收服。于是不到一日的功夫,县令的小妾便被寻回了。

    那县令十分感激,便将悬赏的银子分文不少的拿出来要给那两位道长。但是那两个道长分文不取,说是那妖物并没有被他们杀死,只是打伤了。为了保护清河城的百姓,他们要在此地修建道观,保一方平安。县令自然乐意,便用银子给那两位道长修建了道观。还提名‘天师观’。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过几个月就会有一些少女失踪,失踪之时总会留下一滩血迹,大家都以为是妖物吃了那些失踪的少女。

    所以百姓就纷纷向天师观求救,天师观便拿出了一些灵符,说是那些灵符是用尽他们的灵力所绘。可够防止妖物近身。可是他们灵力已耗尽,得不到灵药的补充,不能给每人都一道符。

    于是那些银人就出高价买走了那些灵符,说是给天师购买灵药之用。

    果然,那些买了灵符的人家里就没有再出过事,于是前去购买灵符之类东西的人也越来越多。

    可是好景不长,半年前开始,不管你家里有多少灵符法器,还是有少女失踪,而天师观的人便说那妖物已经恢复了实力,光光灵符就对付不了它,还需要一些特制的法剑之类,当然价格更高了。

    只是,不论买什么也没有用,还是有人失踪。

    听完之后,徐驰跟冷远还有上官无影皱了皱眉头。

    修真界之中,还没有灵符能让妖物不得近身一说。灵符主要作用,就是辅佐修真之人对付敌手的,如果没有修真之人真元崔动,灵符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顶多像聚灵符一样,让人精神集中罢了。

    徐驰断定,那天师观的人肯定是大骗子。至于有没有妖物,这个还不好说。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得会会那些天师观的几个骗子,让百姓们知道他们的嘴脸,以后也不会再上当了。

    “这样吧,我这位师弟与你们前去会一会那些天师观的骗子,我跟他一起去查下有没有妖孽作祟。”

    听到徐驰称自己师弟,冷远就老大不爽了。

    不过外人在场,冷远也不好发作。只好给了徐驰一个:一会收拾你的眼神,然后跟着那几人走了出去。

    上官无影跟徐驰离开了酒楼,四下逛来逛去。

    而冷远跟与另外四位书生朝着天师观走去,一路上还呼朋引伴。

    赵方、王鸿等人在清河还是很有地位跟名望的,很快就有许多人加入他的队伍之中。

    落梨就混际在人群之中,他想看看冷远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自己才进的清河,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当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他们三个人一进来。就有这么大的事情呢。

    ‘似乎是有妖物存在,你能感觉到这里有一股淡淡的妖腥之气吗?‘上官无影伏在王员外家里,指着院中低声的说着。

    徐驰点了点头,他也感觉到了这里有妖物出现过的痕迹。

    ‘似乎是很弱小的妖物,应该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从直观来看,应该是极为弱小的妖物所为,像是成型没有多久的妖物。

    从妖气来判断。应该不是动物所化的精怪,更像植物所化。

    若是植物所化,应该不至于到chi ren的地步吧。

    ‘不错,这里头应该有什么玄虚,我们得好好查一查。‘上官无影也同意徐驰的看法,他也能瞧出不是什么厉害的妖物所为。就比上次他们灭杀的黑熊而言,连它的一个指头都顶不上。

    这样的妖物,的确还是惧怕灵符的。

    ‘走,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瞧瞧。‘先前徐驰在出来之间问过赵方。把出事地点都记下了,现在他们就要去一一查看一番,看看能有什么收获。

    徐驰跟上官无影并没有什么寻妖盘,而冷远的那一个在上一次与黑熊妖相斗之时已被对方毁去。

    而冷远那边,正与天师观的ren da吵大闹,把官兵都引来了。

    ‘你们还想不想天师观的道长为我们清河城除妖了?‘开口的,正是在城门敲了冷远银子的那个县令的侄子。虽然手握在刀上,却不敢抽出来。

    在他的面前,围着三百多个百姓,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哼,什么狗屁道长,收了我们的银子给我们的是什么破符?上次不是说有了符就不会被妖物所害,为什么我的妹妹又失踪了?‘一个精壮的汉子手里握着一把砍柴用的柴刀,指着那个县令的侄子大骂。

    ‘反了你们!‘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指骂,呛的一声就抽出了腰刀,正要斩下去。

    而冷远冷笑一声。脚下一滑,出现在了那人的面前,一手夹住了对方的腰刀,大声道:‘怎么,做贼心虚了?‘

    ‘是你……‘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先前进了城的人之一。

    ‘不错。正是道爷我。乡亲们,随我进去问个究竟,不能让我们的血汗钱养了这些骗子。‘说着,冷远两指一转,那腰刀立马断成了两截。

    顿时间,那名县令的侄子就傻了眼了。他没有想到,这冷远竟然如此厉害。

    ‘你,你们给我等着……‘说罢,他便带着几个手下夹着尾巴跑了。

    ‘冷道长,这样做没问题吧?‘赵方与冷远离的近,看到冷远有如此可怕的实力,心中惊骇不已,但是又担心一会那官差回来寻他们的麻烦。

    ‘怕什么,只要将那些骗子的身份猜穿,到时他们还能怎么样?‘众怒不可犯,如果他真的傻到那种地步,那冷远倒也高兴,正好借着民怒把这样的人修理一顿。

    ‘冷道长说的是,我们还等什么,进去与那些骗子当面问个清楚。‘有了冷远这个倚仗,王鸿原本的担心就不存在了。

    ‘就是,就是,我们快进去,大家撞门。‘有了带头的,自然有跟随的。

    那些百姓可不是吃素的,往日里虽然不门事事,可是等他到他们意识到自己被骗之时,那怒火也是相当可怕的。

    冷远首当其冲,抬脚一踹那门就应声而倒了。

    这时,在人群之中一个女子突然掩嘴笑了笑,低声道:‘还说我不懂规矩,难道你现在用的不是那种力量?一会我看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哼哼。‘

    不用说,这个女子便是洛梨了。

    跟在人群之中,她也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心中对那些天师观的道长也是十分恼怒,竟然骗老百姓的钱,实在太可耻了。

    进入了天师观之后,冷远便瞧见三个道长盘坐在远处的台阶之上,双眼微闭,似乎并没有发现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在他们的身后却站着一排十二三岁的小道士,手里都握着一把钢剑,瞪着进来的百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