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82章 梦如实上

    上官无影跟徐驰离开了酒楼,四下逛来逛去。

    而冷远跟与另外四位书生朝着天师观走去,一路上还呼朋引伴。

    赵方、王鸿等人在清河还是很有地位跟名望的,很快就有许多人加入他的队伍之中。

    落梨就混际在人群之中,他想看看冷远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自己才进的清河,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当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他们三个人一进来,就有这么大的事情呢。

    “似乎是有妖物存在,你能感觉到这里有一股淡淡的妖腥之气吗?”上官无影伏在王员外家里,指着院中低声的说着。

    徐驰点了点头,他也感觉到了这里有妖物出现过的痕迹。

    “似乎是很弱小的妖物,应该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从直观来看,应该是极为弱小的妖物所为,像是成型没有多久的妖物。

    从妖气来判断,应该不是动物所化的精怪,更像植物所化。

    若是植物所化,应该不至于到chi ren的地步吧。

    “不错,这里头应该有什么玄虚,我们得好好查一查。”上官无影也同意徐驰的看法,他也能瞧出不是什么厉害的妖物所为。就比上次他们灭杀的黑熊而言,连它的一个指头都顶不上。

    这样的妖物,的确还是惧怕灵符的。

    “走,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瞧瞧。”先前徐驰在出来之间问过赵方,把出事地点都记下了,现在他们就要去一一查看一番,看看能有什么收获。

    徐驰跟上官无影并没有什么寻妖盘,而冷远的那一个在上一次与黑熊妖相斗之时已被对方毁去。

    而冷远那边。正与天师观的ren da吵大闹,把官兵都引来了。

    “你们还想不想天师观的道长为我们清河城除妖了?”开口的,正是在城门敲了冷远银子的那个县令的侄子,虽然手握在刀上,却不敢抽出来。

    在他的面前,围着三百多个百姓,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哼,什么狗屁道长,收了我们的银子给我们的是什么破符?上次不是说有了符就不会被妖物所害。为什么我的妹妹又失踪了?”一个精壮的汉子手里握着一把砍柴用的柴刀,指着那个县令的侄子大骂。

    “反了你们!”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指骂,呛的一声就抽出了腰刀,正要斩下去。

    而冷远冷笑一声,脚下一滑,出现在了那人的面前,一手夹住了对方的腰刀。大声道:“怎么,做贼心虚了?”

    “是你……”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先前进了城的人之一。

    “不错,正是道爷我。乡亲们,随我进去问个究竟,不能让我们的血汗钱养了这些骗子。”说着,冷远两指一转,那腰刀立马断成了两截。

    顿时间,那名县令的侄子就傻了眼了。他没有想到。这冷远竟然如此厉害。

    “你,你们给我等着……”说罢,他便带着几个手下夹着尾巴跑了。

    “冷道长,这样做没问题吧?”赵方与冷远离的近,看到冷远有如此可怕的实力,心中惊骇不已,但是又担心一会那官差回来寻他们的麻烦。

    “怕什么。只要将那些骗子的身份猜穿,到时他们还能怎么样?”众怒不可犯,如果他真的傻到那种地步,那冷远倒也高兴,正好借着民怒把这样的人修理一顿。

    “冷道长说的是,我们还等什么,进去与那些骗子当面问个清楚。”有了冷远这个倚仗,王鸿原本的担心就不存在了。

    “就是,就是,我们快进去。大家撞门。”有了带头的,自然有跟随的。

    那些百姓可不是吃素的,往日里虽然不门事事,可是等他到他们意识到自己被骗之时,那怒火也是相当可怕的。

    冷远首当其冲,抬脚一踹那门就应声而倒了。

    这时。在人群之中一个女子突然掩嘴笑了笑,低声道:“还说我不懂规矩,难道你现在用的不是那种力量?一会我看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哼哼。”

    不用说,这个女子便是洛梨了。

    跟在人群之中,她也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心中对那些天师观的道长也是十分恼怒,竟然骗老百姓的钱,实在太可耻了。

    进入了天师观之后,冷远便瞧见三个道长盘坐在远处的台阶之上,双眼微闭,似乎并没有发现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在他们的身后却站着一排十二三岁的小道士,手里都握着一把钢剑,瞪着进来的百姓。

    “狗娃。”

    “二牛。”

    “小虎。”

    “东子。”

    进来的百来人中,有三十几个叫出了那些小道士的名字,显然这些小道士是他们的孩子。

    “爹,娘,你们怎么来这里闹事了,快回去。”几个小道士站了出来,但并没有放下手中的长剑。

    看着自己儿子的样子,那些父母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办是好,只好巴巴的看着冷远。

    “不关这些孩子的事,是那三个骗子的错。”冷远一步步朝着那三名道长走去,用神念扫了一下。

    这三人,并不是什么修真之人,身上没有半点灵气,倒是有些气虚,精气不足的样子。

    “你是什么人,敢对我们天师无理,还不退下。”一个小道士冲了过来,横在了冷远的前面。

    冷远轻笑一声,手轻轻往前一摆。

    那名小道士的身子轻轻一飘,就落到了远处,但是毫发无伤。

    这时,人群里传来惊呼,大叹冷远道法了得。

    只是这一手,便让人群安静了下来,看着冷远。

    “妖孽,还不住手。”盘坐在中间的道长猛的站了起来。大声喝道。

    “妖孽?”所有人都把目光汇集到了冷远的身上。

    “谁是妖孽,大家自有公论。本道乃是方仙观的修道之人,路过此地见妖气横行,便想来问一问几位道友,你们镇守此地可曾为民除害?”冷远知晓那些道人的心思,故而将方仙观与为民除害几个字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妖孽,你休有狡辩。昨夜我们与你斗法,你自知不敌便将王员外家里的两个的婢女吞食,以为恢复了一点妖力。带着这些被你蛊惑的百姓,就能对付我们吗?”那名道长一脸正气凛然的说着,好像真的是那一回事一样。

    此时,另外一名道长也站了起来,喝道:“妖孽,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就算你现在杀在杀了我们,继续祸害清河城的百姓。但是总会有道法更强的道人前来收了你。我劝你,还是早日离开此地,寻一处地方感悟天道,方是正途。”

    冷远看这几个道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自己就是那普渡世人的神仙一样。

    百姓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冷远,好像相信了那些道人的话一样。

    不过,这也不能怪这些百姓。

    这些道人在他们心里本来就是权威,若不是有赵方跟王鸿几个带头,说了一堆显示那些道人的确是骗子的话来。估计没有一个人会这样闯进来。

    “假道士,别以为说的天花乱坠就有人信你们的鬼话,信你们还不如信那妖物是大善人来的实在。你说看看你们所画的符,狗屁都不是。这根本不驱妖,只能招妖。”冷远也不客气,如果现在不是不能动手,他早一剑把这些假道士的小命给取了。

    “放屁。这些灵符是我们用尽灵力所绘,岂能招妖。你这妖物,如果不信且与我们等斗法,看谁是妖物。”

    “哈哈哈,好笑,好笑。半点灵气没有的人,竟然说是用尽灵力绘符。好,这法我便与你们斗上一斗。”冷远大笑一声,转过身来,扫了一众人一眼。指着其中一个拿着扁担的农人道:“老丈,借你扁担一用。”

    还没有等那老丈点头同意,他手中的扁担就出现在了冷远的手中。

    这时,那三个道人心头一惊。

    他们现在终于意识到,冷远的确是身怀道法之人。至于自己,道法的确没有。只是有一些不精明的术法,邪术罢了。

    但是现在骑虎难下,只好与那冷远斗上一斗,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三位,请吧。”说着,冷远将扁担一横,一股气劲四处散开,吹的那三个道人摇摆不定。

    谁强谁弱,不用比底下的百姓已经瞧出了个大概。

    “你,你仗势欺人。”一个道长往后退了几步,面色大变。

    他们已经感觉到了冷远的杀气,心念俱灰,只求那县令早点过来,不然今日再无活命的可能了。

    “我欺人,我怎么欺人了?倒是你们,骗了这些百姓的钱,就不怕天雷轰顶吗?”

    说着,一阵电闪雷鸣,更让三个道长吓的面色铁青。

    “仙师饶命,仙师饶命,我们也是一时贪念所至,还请仙师高抬贵手。”三人齐齐跪倒在地,大声求饶,样子狼狈不已。

    这时百姓顿时怒了,纷纷要求那些道长归还自己的银子,而那些家里没见了家人的更是愤怒,一个个要冲上去要了那三个道长的命。

    就在这时,徐驰跟上官无影挤进了人群,握住了冷远正要扫去的扁担道:“慢,先别杀了他们。”

    “怎么了?”冷远知道徐驰是不会无故把自己挡下来的,肯定还有什么事情。

    “那些失踪的少女应该没有死,我们先问出她们的下落再下手不迟。”原来徐驰跟上官无影查看过几处案发现场,发现所留的血迹并不是人血,而是动物的血迹,就判断那些女子应该没有当场死亡。

    可是,为什么要造成是死掉的假像呢?

    也许是‘妖物’只是想虏走那些女子,而不是想要杀了她们。

    再后来,他们又发现了一些端倪,发现所谓的妖物不过是一种邪法,应该是人为控制的。

    于是一路跟踪。就到了这个天师观。

    “说,你们把那些失踪的少女关哪里去了?”冷远将扁担一横,对着一个道人的下巴恶狠狠的说道。

    “不,不,我们没有。”骗人事小,还了银子便可,不一定会要了性命。可是要认了这事,必死无疑。

    要知道,就连那县令的女儿也是失踪人口之一。

    就算冷远他们放过自己。那县令也不可能放过自己。

    “你们可不要逼我们用非常手段,在我们的面前就没有什么秘密而言。说吧,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如果我们自己找到那些失踪的女子,你们就不是死那么简单了。我定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比死还可怕。”冷远没有想到这些人不仅骗了百姓的银子,还抓走了那些少女。不用他说什么,大家都能想到那些女子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我说,我说。”其中一个道长猛的磕着头。乘着冷远不察之时,一道黑光就从他的袖之中钻了出来。

    冷远冷笑一声,大手一挥。

    一道黄光大放,那黑光传来一声尖叫,化成一滩血水,洒落在地面。

    没过一会,一棵万年青的的植物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我道是什么,原来只是这点邪术。既然你们不肯合作,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冷远一步步朝着那三个道长走去,目露凶光。

    “在,在后院的地下室,我,我带你们去,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很好,我也感觉到了,他说的不假。不过,这事交给官府处理吧,我们的手还是不要沾上这种人的血了。”说着,徐驰看了一眼冷远,朝着后院走去。

    那些百姓其中一部会守着那三个道长,另外一些跟着徐驰走向了后院。

    徐驰很快就感应到了哪里有人,便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果不奇然,三十几个少女被人关压在下面。全身均是伤口,没有衣服裹体,十分凄惨。当场,就有不少人认出了那些少女,抱起她们痛哭不已。

    当天,清河城的百姓大摆酒席。宴请徐驰三人,就连那县令也亲自来感谢了,还给了徐驰他们一些银子,只是他们并没有接受。

    这些银子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他们随便扔出一个东西,都能换很多银子。再说了,这玩意对他们用处不大,还白白承了人家一个人情。

    无数百姓对徐驰等人表达了自己的谢意,纷纷要给他们三个人立个像什么的,徐驰等人坚决不同意。

    这自己还没死呢,立个像算是什么意思呢。

    为此,那洛梨却表示很开心,她就乐于见到冷远吃鳖的样子。

    三人只是呆了一夜,第二天天没有亮他们就悄悄跑了。

    若再呆下去,天知道会被这些热情的百姓弄成什么样,指不定送来一个又一个的娃来让他们做师父。

    只是,有一个小尾巴一直跟着他们。

    饶是三人修为不差,却都没有发现洛梨在后面跟着。

    因为先前的事给耽搁了一天时间,所以就急急的赶路了,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什么人跟着。

    此时,冷远跟上官无影身上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所以就想早一点去海荒之地,找到那青怜老人,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办法解除那紫芙身上的毛病。

    一路,三人尽量不休息,饿了就胡乱吃一点,累了就休息一两个时辰。

    经过半个月的时间,他们终于接近海荒之地的边缘了。

    海荒之地,由一座座山峰组成,雾气缭绕,好似仙境一般。可是知道海荒之地的人都知道,这里可不是什么仙境,而是绝命之地。

    那些雾,多半带着毒气,常人一但吸入,便活不长久了。

    为此,他们三人还特别炼制了避毒丹,以防止自己中毒。

    除此之外,这里看上去绿盈盈,可是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因为你从这里听不到一点儿声音,也感觉不到任何有动物或者人存在的痕迹。

    “你们说,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有人生活?”冷远看了一眼,便感觉这里不适合任何人生存,哪怕是他这样的修真之人。见了这种地方也想绕着走。

    “不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兴许人家就喜欢这样的地方。你看吧,这里四处是毒气,还有可怕的妖物,如果你想躲开什么人,这里最合适不过了。”徐驰半天玩笑道。

    “还真别说,这里方的确是个避难的好去处。你看吧,你要不想活了,有成千上百种死法。多好。”冷远皮笑冷不笑的说着,将自己的雀炎祭了出来。

    万一一会要遇上什么妖物,恐怕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还是现在握在手中踏实一点。

    “行了,你们两就贫了,我们赶紧进去吧。赶了这么多天的路,还不是为了找那青怜老人吗?”上官无影虽然是对徐驰与冷远的玩闹心态见怪不怪。可是眼下却要提醒一下他们,别光顾着说笑而忘了正事了。

    “知道了老伯。”冷远耸了耸肩,嘿嘿一笑,朝着前头走去。

    就在这时,徐驰突然转过身去,盯着远处:“什么人出来吧,何必躲躲藏藏的呢?”

    上官无影也瞧了一眼远处,但是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便问道:“怎么了?”

    “你们两个都没有发现。这一路上一直有人跟着我们吗?”徐驰在五天前就发现后面有人跟着,但是对方跟的并不是紧,所以他也不好说破,更加不方便折回去查个究竟。他想,海荒之地那么危险的地方,对方应该不会再跟上来了吧。

    可是没有料到,对方不仅跟上来了。而且距离也拉近了许多。

    这就让徐驰不得不怀疑,对方是心怀不轨了。

    “什么,有人跟着我们,不会是洛梨那丫头吧。我看应该就是她,她上次说去清河城明摆的就是骗我们的,我们都在那里呆了一天了,还闹出那么大的事情,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影,除了她还能有谁?”

    徐驰听冷远一说,感觉**不离十。应该是洛梨。

    “出来吧,难不成还要我们过去请你出来不成?”徐驰捡起一颗小徐子,轻轻的抛了抛,往那处地方射去。

    “哎哟,知道是人家还拿徐子扔人,你们存的是什么心嘛。”刚才洛梨没有料到。冷远竟然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更重要的,徐驰怎么会现的,而且在这之前就发现了,可是他为什么当时不说出来呢?

    “果然是你这个丫头,我说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竟然一路跟到了这里。”冷远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洛梨,没有想到她还真有毅力,跟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被人发现。不,是没有被自己跟上官无影发现。

    “还有你这小子,明明早就发现了,为什么都不说。”

    徐驰微微一笑,道:“因为她没有什么敌意,不然我早出手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五前天徐驰虽然发现有人跟着,可是并没有发现对方有什么敌意,而且也不会故意靠的很近,好像就是有一个同样的目的地,并不是有心跟着的人。

    “说吧,你跟来究竟是为哪般?”冷远可不相信洛梨说的,她无处可去,或者说闲着无聊。

    上次她师弟死的事情,她还没有传回去过,难不成是怕师门之人对付她?

    可这就怪奇了,这样的话她应该远远的逃去,不应该跟着自己这些人啊。她没有回报师门,不代表人家不会派人出来查这些事情吧。

    但凡是修真门派,门内都会保存每个弟子的本命精血所制成的玉牌,只要人一死,那玉牌就会碎掉,从而师门就会知道派下山去的弟子有没有死掉。

    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洛梨师门的人早就得了洛梨师弟死去的消息了吧。

    如果她的师弟背影深的话,应该很快就派人出来追问还没有死的洛梨是怎么一回事。

    “我怕我师门的人追来,自己又说不清楚,所以就……”

    “喂,你这不是存心害我们吗?枉我们当时救了你一命,你可不能陷我们于不义啊。”冷远心头一跳,如果真的如这洛梨这么说,估计她师门的人应该快追上来了。到时那些人听可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肯定认为自己这些人与洛梨勾结,杀人夺宝了。

    “你。你们太可恶了,我,我怎么可能陷害你们?”洛梨心头一慌,倒也不是因为她真的有这个想法,而是她没有往这个层面想去,可是经过冷远他们一说,如果自己师门的人追上来,多半会这么认为。

    “那你赶离开这里,就说没有见过我们。我们可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你知道不?”冷远寻思着,这个洛梨估计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好心提醒到。

    他们到了这海荒之地,已经是凶多吉少了,再来个外敌那就彻底别活了。

    “我,我一会就走。”洛梨把目光转向徐驰跟上官无影,似要向二人救助。

    徐驰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便听那上官无影道:“洛梨道友,此去海荒深处,定比外面要危险的多。不如趁着你们师门之人还没有寻上来之时,你且去找个去处,总是这样在外漂泊也不是个办法。”

    听了上官无影这话,洛梨眼睛一红,差点都流出泪来了。

    “多谢无影大哥,小女子拜别了。”进去,九十一生。在外面至少还有逃命的机会。

    只是有些人,明明知道这些的结果,却还是在挣扎着。

    看着洛梨三步一回头,徐驰回头瞧了一眼上官无影。

    “兄弟,人家姑娘瞧上你了。”徐驰拍了拍上官无影的肩膀,嘿嘿一笑。

    上官无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你可不能乱说话,哪有的事。”

    “有没有,某些人心理清楚的很。不过别怪做兄弟的话太难听,这个女人在外面很危险,你若有意最好把她带回去保护起来。”徐驰看了一眼还没有消失的洛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时,上官无影突然拨开了徐驰的手,朝着上官无影追了过去。

    冷远与徐驰相视一笑,看着上官无影冲过去一把抱住了洛梨。

    两人在那边厮磨了一段时间,至于说了些什么冷远跟徐驰只好各自心里乱猜了。

    “怎么样。你们说了什么?”冷远八卦的情绪瞬间爆发出来,如同一个小女人一般,两眼放光。

    上官无影鄙夷的看了一眼冷远,声音有些沙哑道:“关你什么事,赶紧动身吧,我们要早点出来。”

    至于上官无影与洛梨之间说了什么。这成了一个迷。只有当事人,才会知道。

    冷远跟徐驰也不在意,虽然不知道谈了什么,但是能从上官无影的情绪之中感觉出来,他接受了徐驰的提议。

    也许不用多久,他们可能喝上这份喜酒。

    上官无影在师门之中地位不低,想要保住一个女人不算是一件难事,不然徐驰也不会提那个建议了。

    三人整顿好之后便朝着那海荒之地走去,三人心情各有不同。

    对于徐驰而言,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磨历自己的机会。只有在生死存亡之际,人才会有一些突破。

    那种生死的压力之下,如果你不突破,那么就只能被淘汰。

    这一次,徐驰不想依靠邪屠,只想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海荒之中有所收获。

    海荒之地凶险不假,可是它里头却有修真者梦寐以求的各类材料,几乎所有的材料都能在这片地方找到。

    除此之外,还有流传说,这海荒之地其实是远古时代修真界的核心地带,在这里有无数的门派与洞府,同样也有着许多遗失的法宝。

    当然,传说的可信度向来不高。至那海荒之地存在之后,并没有人能证明那个传说的真实性。

    穿过一片小林子,三人终于见到了海荒之地。

    站在这里,你能明显的感觉到,哪一个部分是海荒之地。

    似乎,整个海荒之地都被一种奇怪的力量包围着,一但接近就会让有一种被zhen ci中的感觉,时隐是现,极为难受。

    硬着头皮,冷远看了一眼海荒之地,说道:“如果你们两个后悔,还来得及。”

    上官无影将手按在了冷远的肩上,而徐驰则是冲着冷远点了点头。

    兄弟,是不会半途抛弃的。

    “谢谢你们。”冷远无比坚定的说着,握了握拳,朝着前面走去。

    三个人的步伐异常坚定。动作也十分的流畅。

    从他们迈开步子的那一刻,已经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像一头随时捕猎的猛兽一般,可以随意出击,保持着攻击与警惕性。

    他们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会碰到什么怪物。

    只有做好拼死一战的准备,才有可能闯过重重困难。

    “听说青怜老人所在的地方是一片紫色的花海,这样的我们的目标就小的多了。”不然,在群山俊领之中。想要找到一个人,无异于登天一般。

    “嗯,可惜这里不能御剑飞行了。”刚才冷远有试过,发现只能离地不到半尺的距离,而且消耗极大。

    徐驰的眼睛半眯着,细细的感应着四周。

    他刚才感觉到邪屠苏醒过来了,可是自己的呼唤并没有得到回应。所以他便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

    暗中发动过咒符,并没有受影响。

    他推断,在这里极有可能有一些禁制,xian zhi了一些法宝的能力。

    如果想要在这片地方平安无事,只有靠自身的实力,而不能依托任何的法宝。

    “不仅如此,我看一些法宝完全失效了,难怪会被称为修真者的坟地。在这里,我们没有了法宝的倚仗。实力就减了大半。”上官无影进入之后也不管的试验着,毕竟他们对这里的环境不了解,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进行测试。

    这种做法,在修真界是比较普遍的,只是有人喜欢在明面上测试,有人的喜欢在暗中测试。

    “不错,除了道法不太受影响以外。法宝都有影响。所以,除了我们自己的实力之外,就没有任何依托了。接下来,我们要知道丹药的效果是否会受到影响。”这一次来,三个准备了大量的丹药,如果丹药都会受影响的话,三人就要考虑要不要往前了。

    丹药失效,就意味着保命的机会都被人夺了大半。

    明知是送死,三人就不会那么傻的继续往前。

    风中带着一点儿血腥味,淡淡的却让三人眉头紧锁。

    根据其中的浓度与风向来判断。流血的地方不会超过一千米。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要不要过去瞧瞧?”冷远锁定了方向,低声的问着。

    自从他们进入了海荒之地之后,尽量收敛自己的气息,也极少开口说话,能不说的就不去说。

    因为一但开口说话。就意味着可能暴露自己的位置。

    有一些妖物听觉超常,万米之内的细小声音也能落入它的耳中,从而判断是不是猎物。

    徐驰挥了挥手,表示要过去瞧瞧。

    上官无影也点了点头,同意了徐驰的看法。

    进入海荒之地,寻找青怜老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许走几十步也有可能看到,也许在这里呆上几年也不见得有任何的收获。

    与其这样,还不如过去瞧瞧,说不定有别的收获。

    三人如同影子一般,悄无声息的往传来血腥味的方向奔去。

    莫约两刻钟之后,三人出现在了一棵巨数的后面。

    徐驰双眼直射远方,将远处的一只妖物瞧在眼中。

    那是一只浑身呈灰色,如同豹子一样的妖兽,体形如同牛一般大小,头顶有三根散发着淡淡黄光的角。

    角豹。

    很快,徐驰就从脑海之中收集到了这种妖兽的资料。

    这是一种以速度与力量见长的妖兽,智力低下,但是有极强的攻击性。还有一点,就是它有十分可怕的感知能力。

    就在刚才,徐驰他们三人摸到树后之时那角豹已经回过头用碧色的大眼瞧过一回了,而且时不是还抬起头来用鼻子嗅一嗅。

    冷远眼中竟是‘怎么办?’

    而上官无影眼中则是‘别乱动’

    倒是徐驰目光一直锁定在角豹身上,并没有发现冷远与上官无影在用眼神交流。

    在徐驰的资料中,他也找到了角豹的弱点。

    不,说是弱点倒不如说是他的强点。角,就是那三个角。

    角豹的三个角能释放雷电的能力,攻击力极强,但是同样也是它的弱点。只要能毁去它的三个角。那么角豹就不具备威胁性了。

    此时的角豹还在啃食着地上的尸体,那是一只低等的野兽,连妖兽都称不上的海荒之狼。这种狼是海荒特有的,数量极多又有惊人的繁殖能力,往往一头母狼就能生二十只小狼,还有它的生长速度也极快,三个月就能成年了。

    所以在海荒之中的妖兽大多喜欢猎杀海荒之狼为食,但是又会控制捕杀的频率,这也是让海荒之狼群体壮大的主要原因。

    不管怎么说。但凡是妖兽就不完全依靠捕食为生,它们可以吸收月华或者灵气转化为妖元,以此来维系自己的体能消耗,最长时间可以维持在两到三个月的时间。

    一但捕食海荒之狼也就意味着这只妖兽的妖元消耗的差不多了,正处于孱弱的阶段,这时动手往往胜算会大一些。

    可是徐驰不知道上官无影跟冷远是不是知道这些信息,所以他也顾不得与二人商量。双腿一发力,身子就腾空跃了出去,在空中取下背的的剑胎朝着角豹的脑袋斩去。

    而角豹似乎早就料到有什么东西偷袭于它,只是当它发现眼前之物时呆了一下。

    人类,它从来没有见过,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什么。

    “你爷爷。”冷远暗骂一声,也不再拖拉,抽出自己的雀炎剑也杀了过去。

    他刚才正想询问一下徐驰,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妖物。可是他认得海荒之狼,所以感觉没有什么好处可捞,但是哪里料到徐驰竟然二话不说就出手了,速度快到让他惊诧。

    上官无影也动了,既然徐驰选择了动手,那只能速战速决,不然血腥味会引来更多的妖物。

    徐驰的剑胎每挥动一次。就听到风啸的声音,让角豹不住的后退。

    面前这三个‘妖物’已经超过了角豹的承受范围,特别是那奇怪的‘妖物’还会用力伤力极大的法宝。

    三个人各自负责一个方向,将角豹围了起来。

    “徐驰,你发什么疯?”冷远抽回刚才被角豹闪开的雀炎剑,看了一眼目露凶光的徐驰。

    “杀了它再说。”一头处于弱势的妖兽徐驰岂能放过,它顶头的三个角可是炼制法器的好材料,往日里想要弄到手是十分困难的,往往是有价无市。

    听徐驰这样的回答,冷远也不好追问。他知道。自己问的再多,现在徐驰也不会搭理自己。

    “小心它的角,能释放雷电。”徐驰不忘提醒二人,因为他不确定这两人是不是知道角豹有这样的能力。

    “我呸!”冷远挥动了雀炎剑,带动一些火星朝着那角豹斩了过去。

    眼见自己就要命中对方之时,角豹突然大吼一声。头顶上的三枚长角透出一抹诡异的紫光,朝着三人射去。

    紫色的电弧击退了冷远,将他重重的甩了出去,传来他的叫骂声。

    徐驰与上官无影对视一眼,两人夹击,将角豹逼的步步后退,但也没有伤到它几分,反而让它更加狂怒了,连连释放出几道电弧组成的光球,击向徐驰跟上官无影。

    徐驰手一招,一块绿色的盾牌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他动用了木咒符的力量而凝聚的木气之盾,看上去还有些透明,但是对电球却起到了防御的作用,至少不会被电球伤及。

    剑影漫天,卷起层层气浪朝着那角豹袭去。

    那一道道虚幻的剑影都是由真元所凝,虽比不得实剑那般,但也具有不小的杀伤力。这一点,角豹现在有了很深的体会。

    它完全不解,明明只有一柄剑,怎么会突然冒出几十柄或者更多。

    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不住的往外冒,让空中的血腥味浓重了几分。

    不过角豹肉身坚硬,这些剑伤并没有伤及到要害,却让它有些胆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