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87章 荒海

    离开了海荒之地后,徐驰在邪屠的要求之下,在海荒之地的wai wei找了一处山洞。

    进了小山洞之后,徐驰就用巨石把山洞口给堵上了,以防止有人或者妖物发现他藏在山洞之中。

    修为已经不知不觉到了辟谷期的徐驰已经可以两三个月不吃不喝了,所以他不必要准备什么食物,只要有一些水就可以了。

    这次徐驰准备好好修练一段时间,等到邪屠修复自己的本体之时也不会被他瞧不起,做为一个强**宝的主人,压力也是很大的。

    至于冷远与上官无影怎么样,徐驰现在无心去理会了。

    他与邪屠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以理会。

    时间一点点过去,徐驰不知道自己在石洞里呆了多久,他也不在意自己呆了多久。他只想把这段时间没有时间修练的gong fa尽数学会,这样才有自保的力量。

    ………………

    风轻云淡,阳光洒在湖面上,让整个湖面变得波光粼粼,好像银海一般。

    在湖边站着一个衣裳破旧的少年,旁边蹲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狼。

    “扑通”一声,少年一个猛的扎进了水里,小狼紧跟其后,也跳到了湖中。

    这时,一个衣着翩翩的男人从一旁的林子里走出来,剑眉星目,气度不凡,身上有衣服纤尘不染。

    “好久没有见到阳光了,没有闻到新鲜的空气了,zi you的感觉真好。”那男人眯着眼睛看了看阳光,好像对自己的眼睛一点伤害都没有似的。

    “徐驰,你小子洗快点。这里可是海荒之地,我们赶紧找个好地方享受美食吧。”

    “这个邪屠真够feng sao的,竟然花了全部的仙元石修补了本体,还弄出一个身外化身,太浪费了。”徐驰翻了翻白眼,如果他知道花了那么多仙元石,这个邪屠只用来修补自己的本体,反而让乾坤图的品级下降的话,他打死都不会把仙元石都给邪屠。

    现在的邪屠。实力还不如徐驰。

    “来了,来了。”无奈的搓了搓身子,徐驰草草的清洗了一翻。他可是在石洞里呆了半年,再不洗洗他都要疯掉了。

    “洗个澡都的拖拖拉拉,你还想成为绝世强者,少发点白日梦吧。”邪屠抖了抖衣服,手上多出了一把扇子。悠然自得的把玩着。

    “还敢说我,你自己把自己弄成这样花了半年时间,我洗个澡还不到一刻钟。”嘴上徐驰自然不敢说,所以就在心中排腹了一番不满。

    “你别忘了你脑子里想什么我全知道,怎么还敢怪我浪费了仙元石?你懂什么,我这是给你压力。你提升,我自然也能跟着提升。”邪屠厚着脸皮,开始教训起徐驰,滔滔不绝。让徐驰不得不认输求饶,再也不敢暗地里说什么了。

    “你小子别以为我现在很差劲,大爷我还是有许多神通的。比如眼下,我就能让你千里传音符变的更强,这不就收到你们师门传来的求救信了。”邪屠身子一变,变成了一张巨大无比的传音符。

    “所有道曜门在外历练的弟子,收到千里传音之后立马赶到申州的申汉城。这里发现了魔踪,速来支援。”

    “咦,这不是含烟师姐的声音吗,我们快去。”徐驰听出那传音的声音竟然是冷含烟,整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立马换上衣物,朝着外面飞奔而去。

    “愚不可及,不知道大爷我的身外化身有七十般变化吗,快滚上来。”邪屠的身外化身竟然变成了柄血梭,冲着徐驰吼道。

    徐驰这才回过神来。跳上了邪屠所化的血梭,朝着那申州的方向飞去。

    邪屠就是邪屠,所化的血梭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已经飞出了数千里,可是徐驰还是感觉不够快,恨不得转眼就能飞到那申汉城去见冷含烟。

    “急什么。再急你也到不了申汉城,怕不怕大爷我挌下你不走了,哼。”邪屠受不了徐驰一个劲的崔自己快点,他已经用了最大的速度,让天下间的修士都望尘莫及了。要知道,急速飞行可是要耗费指头大小的仙元石的。

    现在邪屠手上,只有三块人头大小的仙元石仅存着了,这可是邪屠的命根子,他舍不得用掉。

    听到邪屠的威胁,徐驰只好乖乖闭上嘴巴。

    盘坐在血梭上,摸着小云的脑袋,心里十分担心冷含烟的安危。因为一般的情况下,外出历练的弟子是不会用千里传音符向他人求救的,除非遇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他也不知道现在道曜门有多少弟子在外历练,又有多少弟子赶往那申汉城。不知道自己赶到的时候,冷含烟有没有性命危险。

    千里传音符,其实能将消息传至万里之远,只是需要一些时间。离的近,收到消息的时间自然就短了。

    可是海荒之地离那申汉城至少八十万里,这得传多少天能才传到。如果不是因为邪屠,徐驰可能永远都收不到这道求救的迅息。

    “臭小子,还有一天的时间大爷我就能赶到了,你有时间就用传音符联系试试,别跟失了魂似的,不就一个女人嘛。”邪屠见徐驰如同木头一样呆坐着,不由的出声提醒到。

    感觉到对方的关心,徐驰连忙取出那千里传音符,手掐法诀,一道道黄光就注入了千里传音符之中。

    “含烟师姐,我是徐驰,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危险?”说完之后,几道彩光从那千里传音符之中激射出来,冲向了天际,消失在了徐驰的视线里。

    现在,他就昐着千里传音符能得到回应,这样他的心才能安定下来,而不是像这样感觉到坐立不安。

    时间一点点过去,传音符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徐驰握着传音符的手都冒出汗来了。

    小云感觉到徐驰的紧张,不由的往徐驰怀里噌了噌,好像在说“你别担心,她不会有事的。”

    “希望师姐她们能平安无事,不然我一定……一定。不,师姐一定不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在徐驰的呢喃之中,他离那申汉城也越来越近了。

    一路急飞,终于在一天之后赶到了申汉城。

    可是。他并没有感知到冷含烟等人的方位。

    当初,冷含烟是跟韩幽一起下山的,两人修为都不弱,就算遇到什么难以对付的事情,也知晓退避吧。

    但让徐驰担心的是,传音符并没有任何回应,好像之前收到的消息都不曾存在一样。

    他在申汉城快速的转了一圈。也没有门派留下的标识。

    会不会是传音符有误呢?

    就在徐驰担心之时,传音符突然传出一道迅息:申月峰北,石洞,莫下。

    得了消息,徐驰一刻也等不住了,打听了一下申月峰的位置之后就踩着血梭往那里飞去。

    没一会的功夫,徐驰已经在一处幽黑的石洞里了。

    “这深渊果然古怪,竟然能禁制住道法。还好仙耀锻神诀玄妙无比,竟然能用神魂之力驱策岩石。”徐驰自言自语。将目光投在了眼前的数十块石头之上。

    原来,他进入申月峰北面寻找石洞之时,因为一时不查,被一股邪力卷入深渊之中,经过许久才跌落实地。到了这里他才发现,自己的真元好像被冰冻住一般,所有道法全然作废。就连一个小小的火球都施放不出来。

    还好他处事沉稳,并没有慌张。不然,就被这深渊之中的无数邪异之事给吓蒙过去了。

    风起,云现,电闪,雷动。

    在这深渊底下,这种异象是不该出现的。可是偏偏给人一种很自然的感觉,仿佛这里长久以来就是这样的。

    徐驰眉心处白光闪现,面前的那些石块正在慢慢聚合,小半会的功夫。一个三人高的石人就出现在了徐驰面前。

    这,就是仙耀锻神诀里的密技——唤物之术。比起那各门各派的御物之术,这种唤物术让人有一种“活”的感觉。

    因为,御物之术不论再怎么精妙,所控制的物体再怎么灵活,都是死的。可是唤物术不同。让人感觉经由唤物术的物体都会活过来一般。

    比如现在徐驰眼前的石人,就给人一种“活”的感觉,还能感觉到它很憨厚。

    徐驰拍了拍石人的身体,笑道:“有人来了,随我看看去!”

    说着,徐驰朝着入口处走去。

    “师尊,这里好生邪异!”一个少年不知怎么的,面红耳赤,鼻子上还挂着些血迹。

    细一看,原来一个年约三十的妇人的裙子不知为何被撕了一截,露出两条粉白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难怪这少年会受不了,换作徐驰也要大大的躁动一把。

    “承风,小心点,此地邪异无比,已经有同门弟子被困其中,我们要多加小心。”

    “是师尊。”那名叫承风的弟子不好意思的抹了抹鼻子,眼睛从那妇人身上转开。

    “你们站着别动,千万别动!”徐驰见二人要进来,立马出声。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迈出那个圈,一切都变了。

    “这位道友,你也是被邪力卷进来的吗?”那妇人看到徐驰与一个奇怪的石人并肩站一起,有些警惕的看着徐驰。现在敌我不明,还是小心些为妙。

    “你想说什么,直接点!”虽然红宣不太高兴,可是并没有鲁莽,必竟这里的邪乎劲让人很是不舒服,好像能影响人的心神。

    “一但走出了这个圈子,真元将会被禁固,所有道法无法施展。要不要进来或者出去,你们自己决定!”

    “道友,你说的可是真的?”承风从未听过有这样的地方,或者有这样的大神通,不免有些疑惑。

    “你可以试试!不过,你走出了这个圈,就没有办法再走回去了!”徐驰说的可是大实话,他之前试了无数次,总是被一股力量给挡了回去。

    “那又如何。我来试试!”红宣倒也不是不相信徐驰,只是她看徐驰都处在圈外,而且没有多在的凶险,故而想要试试。

    轻轻迈出一步,红宣脸色大变。心中想道:他说的没错,果然真元被禁固了。

    “师尊,怎么样?。”承风有些焦急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语气之中充满了关心之意。

    想要回身,却发现被一股力量活生生的挡下来了。

    “前辈。且听我一言。”徐驰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那些胆怯一扫而空。

    红宣皱了皱眉,点了点头,答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不必忌讳!”

    “我想请令徒想办法离开这里,把这个消息传出去,顺便通报一下道曜门。说门下弟子三、冷含烟、韩幽等人被困在这深渊之中!”

    红宣本来担心,可是现在自己的真元被禁固了,如果自己的弟子也跟自己一样迈出了圈子,岂不是连报个信的人都没有了吗,当下就点了点头。

    但是承风却拒绝了,大声道:“师尊不可,万一这人是邪道假装,估计在此布下疑阵you huo各大门派前来怎么办?”

    听了自己弟子的话,红宣身子不由的一震。感觉承风说的极有道理。

    徐驰没有料到这个修为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承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也没有生气。他能这么说,代表他是一个聪明人,而且能为大局而考虑。

    “晚辈要也是刚被吸入此地,对此深渊也不堪了解。二位能来此,想必与我一样收到门中弟子传音了吧。所以晚辈才出此下策,希望各大门派知道这里。也知道这里有多可怕。”这样的一地方,寻常修真之人进来怕是没有半点实力,若真遇上邪道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更可怕的是,就连邪屠那样的存在在徐驰迈出那个圈子之后也沉寂了。

    红宣思考一阵之后,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也好,承风你出去将这里的事通告掌门,然后你亲自去趟道曜门。”

    “师尊……”

    “快去,难不成还要我赶你?”长袖一甩,有些生气了。

    “好,我会想办法离开此处。师尊你自己要保重。若你有个三长两短,弟子我就……呸呸呸,师尊您洪福涛天,肯定会没事的。”承风甩了自己一巴掌,然后祭出自己的飞剑,想要离开这里。

    可是才飞出了三米来高。他就被一股力量给镇压了下来,跌倒在地。

    深渊到底有多大,徐驰不敢确定。至少,以他的感觉来说,至少不比上次他被抓走后关的那个山洞小。

    不过由于神念都无法释放出去,根本就没办法查探。

    放在石头人头顶上的夜明珠发着乳白的莹光,能照亮大约十米左右的范围。

    这个范围,对于徐驰跟红宣来说,的确是小了点。而且,还让他们暴露在黑暗之中,算不得明智的做法,可又不得不这么做。难不成,黑灯瞎火的乱摸一通,然后回来时路都找不到?

    每走三十步,徐驰总会细心的蹲下来,拔出腰中的短剑在地上跟墙壁做上一个记号。这是一片叶子的形状,样子跟红宣头上的一枚银簪的纹路一样。

    原本红宣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不过看多了就感觉十分眼熟。这才想起来,原来徐驰印的标记是自己的银簪的图案,不由的脸上有点滚烫。

    这枚银簪是红宣已故的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一件遗物,她很舍不得带。今天不知怎么的,出门前竟然将它插在了头上。

    按理说,徐驰看红宣的时间没有超过一分钟,却连这种细微的东西都记得清清楚楚。

    看着那张沉默的脸,红宣思绪有点飘呼起来。

    红宣出神之际,突然听到徐驰说道:“前辈,靠近一些,有妖物前来。”

    看着徐驰一脸凝重,将她护在身后,并且让石人绕到自己旁边的举动,红宣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空中传来几声让人发毛的幽鸣,接着就是一丝浓重的血腥味,让原本对这些十分厌恶的红宣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汗。现在可不比以前,道法全失,以剑招跟身手。不可能对付的了妖物。

    希望这些妖物也跟我们一样吧!红宣想到我们的时候,看了一眼徐驰,朝他靠了过去。

    一股男性特有的阳刚之气钻入红宣的鼻间,不自觉的感觉到一股暧意,让原本阴冷的四周变得暧烘烘的。

    原本修道的男子阳气会特别旺,据说那些长老们如果在夜间,细看的话会给人一种火团的感觉。

    这样阴冷的环境之下,靠近他的确是不错的选择。不过,要是没有妖物的话就更好了!想归想。可也知道这不太可能。因为,已经有三只妖物靠了上来。

    小心的握着剑,红宣不由的跟着徐驰背靠着背。

    “你小心守着西面,石人会助你的!”说着,徐驰轻喝一声,四周发出“咯咯”的声音。

    瞬间,数十块石头朝着红宣的方向聚拢过去。慢慢的汇集成一个石人的样子,只不过比起之前的要小了一号。

    这也没有办法,之前徐驰用唤物术的时候消耗过大,能做到这样已经尽了他所有的力了。

    也不知眼前的三只是什么怪物,反正徐驰没见过。这种怪物,竟然带着金属的光泽,带着一种漠然的眼神看着徐驰跟红宣,没有急着上前的意思。

    将手中的短剑轻轻一抛,反手面对自己。

    “前辈。捂住你的鼻子!”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红宣已经配合的捂好了,徐驰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红宣还不清楚为什么徐驰会这么要求,不过却听了他的话,将自己的鼻子给捂住了。

    猛然间,红宣只感觉周围空气一动。原本站立在她背后的徐驰已经不知去向。

    眯着眼,红宣注意着四周的情况。虽然有两个石人紧紧护着她。可是对那种吐着红炎,明显有妖法的妖物而言,现在的自己太弱了。

    “呯!”

    原来在红宣对面的妖物还想扑来来,却被一股力量撞了出去。等到它跌落在地时,已经成了两截。

    惊骇的看了一眼地面上妖物,又将视线移到了徐驰身上,怎么也不敢相信徐驰轻易的就把这三只妖物给击弊了。要知道,能吐红炎的妖物至少修练了三百年左右,比起一个金丹期的修道高手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就是偏偏这样的三只妖物,全都被拦腰截断了。倒地上没有半点活着的迹向。

    “石,徐驰,你刚才用的是什么gong fa,竟然眨眼间就将三只妖物给斩杀了?”第一次,这是红宣第一次见到有人用除了道术以外的方法干掉了三只妖物。心中的震撼不言而喻,嘴巴都张的大大的。

    “一种战技。一种非常实用的战技。偶然间学来的!不过,我配合了一些毒药,不然还真难对付!”说着,徐驰掏出一颗丹药递给红宣,接着说道:“吃下这颗避毒丹,对你有益。”

    “避毒丹?”红宣听过避水珠、避火珠,可还是头一次听说有避毒丹这种东西。

    徐驰走到其中一只妖物面前,飞快的将它的皮毛剥下来,又从它的脑门处挑出一颗拇指般大小的huang se珠子,动作极其熟练,好像做过千百次一样。

    “不错,这是我自己制出来的丹药,能让人七天内不中任何毒。”这玩意跟战技一样,自然是邪屠教他的。现在没有的东西,不代表远古时期没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红宣也不敢问的太多。既然自己没事了,所以也没有必要再深究下去。

    “你想学那套战技么,我可以教你!”继续拨着另一只妖物的尸体,徐驰淡淡的说道。

    如今徐驰深处地底深渊,也弄不清楚这里究竟有多大,有什么样的东西存在,如果红宣学了这套战技,倒也不至自己一个人苦斗。

    “你,你真的原意教我?”红宣激动的看了一眼徐驰,虽然不知道他这套战技是什么来头,可是它能发挥出这么可怕的实力,足以让一心追求仙道的红宣心动。

    只是,他真的愿意把这种无比厉害的战技随便教人吗?

    说来,两人不过点头之交,一下子就教自己这等厉害的战技,的确让人不太相信。

    望了一眼红宣眼底的兴奋,徐驰将妖物脑门处挑下来的珠子扔给了红宣,说道:“只要你想学,我就教你。不过,不许告诉任何人!”

    用力的点了点头,红宣下了决定。对方既然这么相信自己,而且肯将这种秘技教于自己,当然想学了。

    至于徐驰会不会悉数教给自己,她也不放在心上。只要能学个一招半势,在这地底就有了一丝自保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